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814

任候濤也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老師我聽彥青說你準備等貝康過來談判是嗎?”
  “是”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我倒要看看這個貝康是一個什么人教出的兒子這樣無法無天如果今天我不給他們一個教訓我咽不下這口氣。”
  “那我現在打電話叫多點人過來。”任候濤邊說邊拿出自己手機。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候濤現在還沒有那個必要我就用玄門掌門的身份跟貝康談判如果他們得罪我們他們也是沒有什么好果子吃。我們玄門雖然沒有貝家這么多錢但我們會武功的人不少我一會主要是跟他們講道理。如果他們要打橫來的話那我們再跟他們一起打橫。這里是京城你不是說過嗎?我們還是先講道理只要我們有道理就不會有人說我們虎堂欺負人了。”
  “老師還是你厲害我聽你的。”任候濤笑著說道。“我一會就在旁邊看著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再出面。”
  沒有過多久別墅外面駛進幾輛小車那些小車一停下從車里就沖出十幾個大漢他們全是施展輕功往別墅飛過來。
  張彥青與李鈞等人見有人想往別墅里沖他們馬上揮起內力打出去。“啪啪啪”那些大漢發現里面的人內力渾厚他們全被里面的內力打得攻不進去。
  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大聲叫道“我是貝康是哪位高手在里面綁架我的兒子貝文富可不可以給我一些薄面我會有重謝的。
  陳天明聽貝康來了他也大聲說道“貝康家主我是玄門的掌門你的兒子貝文富對我做了一些壞事你來了正好我們聊聊
  貝康見自己的人講不去他急忙說道“那你可以讓我們講去談一下嗎?”
  “太多人談不來你帶兩個人進來就行了”陳天明說道。
  突然外面響起急促的警笛聲接著一大隊警察拿著沖鋒槍跑進院子的別墅。
  “貝董歹徒在哪里?他們有沒有把貝少怎樣了?”一個像是領導模樣的警察跑到貝康的面前擔心地說道。看來是貝康打電話給這些警察過來救貝文富。貝康是一個聰明人他想通過自己的能耐與警察一起鎮壓綁架自己兒子的人這樣歹徒死掉也就順理成章。
  貝康對那領導警察使了一個眼色然后再看了別墅里面一眼。
  警察心神領會地點點頭接著他走到別墅的門口說道“里面的是什么人?我是市局的刑警隊長請你們馬上出來回話。”
  陳天明對旁邊的任候濤說道“候濤我看現在到你出場了。
  任候濤對陳天明點點頭后他便與張彥青一起出去。任候濤走到刑警隊長的身邊說道“你是市局的刑警隊長嗎?”
  “我是”刑警隊長見自己的話這么厲害一叫里面就有人出來他心里非常得意。看來今晚貝康要好好謝謝自己了。
  “我們現在辦事請你們警察馬上離開。”任候濤邊說邊把自己的虎堂證件拿了出來遞給刑警隊長。
  刑警隊長仔細地看了一會確認這證件是真的后他急忙把證件還回給任候清小聲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們也只是接到報警電話趕過來我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說完刑警隊長急忙跑回警車里讓那些警察快點離開。
  貝康愕然了明明刑警隊長剛才還很威風的但為什么里面出來兩個人后警察就要撤走了。“隊長你們這就走了嗎?”如果警察不在貝康他們只能與玄門的人用江湖方法來解決但剛才那些人顯示高強的武功貝康是沒有把握的。玄門是武林中的一個大門派武功高強這是眾所周知的。
  刑警隊長向貝康點點頭他們便急匆匆地離開了就像他們急匆匆地來。刑警隊長不是不想向貝康說明情況但現在虎堂就與龍組一樣是一個特殊的部門他們還能管自己自己哪敢理他們的事情啊!
  貝康眼睜睜地看著警察們離開他心里暗暗叫要糟。能出來兩個人與警察說上幾句話就讓警察走的人肯定是不簡單自己的兒子怎么惹上這樣的人。剛才里面玄門的掌門說是自己兒子惹了什么事情而不是綁架兒子看來自己是要進去了解一下情況才行。
  雖然貝康還可以從外面叫多點高手過來但是自己的兒子在里面人家里面的人也不少武功又厲害。沒有辦法的貝康只好對里面叫道“玄門掌門我現在就進去有事好商量。”
  陳天明說道“進來讓你的人不要輕舉妄動要不然我可不客氣了。”
  “哎呀爸你快點救我啊我的兩條腿斷了。”貝文富叫道于是貝康帶著兩個手下進到一樓大廳當他看到貝文富躺在地上慘叫著的時候他的心就像刀絞一樣。“我是貝康請問誰是玄門掌門?“貝康也感覺到陳天明可能是但他還是要問一下。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我是貝家主請你到這里坐!我們是要談談要不然我就廢了你的兒子貝文富。”
  貝康看著陳天明說道“掌門你是不是先讓我看看兒子?他這樣子好像不那么好。”貝康就是這么一個兒子他哪能讓自己的
  兒子受這樣的折磨。
  “不行事情還沒有談妥之前你兒子就是這樣了。”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我知道你們玄門厲害但我們貝家也不是吃素的。”貝康咬著牙恨聲說道。貝康哪受過這樣的窩囊氣如果不是兒子在別人的手上他現在就想動手了。
  陳天明說道“貝家主如果我不是看在你們貝家的份上我現在就把你的兒子廢了然后送到公安局坐牢。我既然敢叫你來談判我就不怕你的報復你不信你現在可以試試看你能不能在我的手上救下你兒子?”
  貝康也冷靜下來了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一個惹事的主還是先聽一下陳天明說說到底發生什么事!“好你說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陳天明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貝康從飛機上的爭吵開始一直到他沖進來救下小紅打斷貝文富的雙腿。“貝家主你說遇上這樣的事情我能不這樣做嗎?我的學生可是要參加全國的數學竟賽你說她第一次來到京城就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是貝家大少爺派人抓她你說這事情捅到上面去貝文富到底要坐多少年牢呢?
  貝康看了陳天明旁邊的小紅一眼他心里直罵自己的兒子混帳平時玩玩別的女人還算了現在連人家女中學生也搞還被人抓住了這下可麻煩了。特別麻煩的是這個玄門掌門好像很有關系連警察來了都不敢管他的事情。
  不過貝康還是叫一個手下去問了一下被抓住的人得知事情正如陳天明所說他也頭疼了。“掌門這次的事情不好意思你能不能放過我的兒子?只要你開的條件不過分我都可以答應。”
  貝康也不敢跟陳天明硬來人家只是來京城陪學生比賽但出事后馬上叫來這么多厲害的人且自己兒子理虧在先。
  陳天明笑道“貝家主我不是不給你面子但這樣的事情確實令我非常氣憤當時我還警告貝文富但他硬是不聽我只有這樣。你說你可以開什么條件。”陳天明也知道人家貝家不是省油的燈如果硬是把貝文富送到公安局估計他也是可以有關系弄個什么保外就醫把貝文富保出來。因此他剛才直接把貝文富的雙腿打斷再占些小便宜就行了。
  貝康想了想說道“掌門這樣我給你們一百萬你就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可以嗎?”
  “呵呵一百萬?”陳天明輕蔑地笑著“貝家主你有沒有女兒?有的話我給你一千萬你就讓她陪我一晚。”
  “你你不要自以為了不起!”貝康生氣地站起來他想動手了。剛才他已經跟外面的手下說了只要里面發生情況他們就馬上沖進來。
  陳天明也站起來說道“貝家主我沒有什么了不起不過我覺得你也沒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你的兒子現在我的手上他要**我的女學生且他還派人來殺我我的人想救我的女學生時你的人還想干掉他們。你說我們自衛干掉你的人或者自衛把你兒子打殘廢了要不要負什么責呢?
  而且你兒子想**少女你還當他的幫兇我把你打殘廢了會不會負什么責任呢?就算我現在對付不了你但你的兒子肯定是完蛋了。貝康你自己考慮清楚!不要動不動就想動手我最討厭婆婆媽媽的人。”
  剛才還憤怒的貝康一聽陳天明這樣說他也氣不起來了。他發現剛才自己想動手的時候面前的陳天明一點也不怕不怕自己抓住他做人質。看來這個人是玄門的掌門肯定是非常不簡單。
  “好我答應你我給你一千萬這樣行了?”貝康嘆了一
  口氣說道。他就當自己賭錢輸了一把算了現在自己不是招惹這些人的時候。特別正如這個人所說自己的兒子這次做的事情太過分了自己跟他們動手是一點道理也沒有。
  “笑話我剛才說要一千萬嗎?”陳天明微微一笑“本來我是想意思一下的但剛才貝康你好像想動手所以我現在要的不是一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