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803

對我們到下面喝酒去“許柏想想也是明眼人一看到楊桂月的表情就知道她喜歡陳天明俗話說不是冤家不聚頭嘛!
  “你是不是被人用磚頭砸到腦袋了我們都喝了這么多酒還去喝什么酒?”許勝利罵道。
  “呵呵我高興嘛”許柏笑著說道。
  許勝利說道“走我們下去吃點東西剛才我還沒有吃飽呢!”許勝利跟著許柏下樓去了。
  陳天明只覺得自己頭很重睡得很不舒服。自己平時在家里睡覺都有枕頭的怎么現在都沒有睡到枕頭呢?頭暈暈的他把頭抬起來用手撐著身體慢慢地往后面移去。
  咦靠到了這枕頭有點怪怪的但還是很軟的想不到許勝利家的客房也有這么奇怪的枕頭枕著就像枕著女人的身體似的。
  難道這枕頭是仿真人塑料做成?由于陳天明醉得不清醒他沒有睜開眼睛。
  咦怎么這枕頭有兩個高聳突出的東西摸起來就像女人的酥峰很柔很軟。陳天明的腦袋剛好碰到那兩個突出的東西他伸出去摸了一下發現真的好摸非常有彈性。他又用力去捏了好幾下手感非常好好像跟自己女人身上的酥峰差不多。
  不錯啊這是什么東西啊?怎么像女人的酥峰啊?這仿真人塑料也太厲害了我摸也摸不出來。想到這里陳天明慢慢睜開醉惺惺的雙眼。
  楊桂月也不知道在床上睡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口謁想喝水。
  特別是她發現自己的胸膛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壓著很重好難受接著自己寶貴的胸前好像被什么東西抓著似的那東西好像是手且在不斷地抓著自己的那里。
  于是她拼命地睜開眼睛一看“啊!”楊桂月發出驚人的尖叫原來她發現自巳的身上枕著一個人頭而自己的酥峰被人抓著估計就是那枕著的人抓自己。
  聽到驚人的尖叫陳天明也醒了一些他在暗想“這聲音怎么有點像楊桂月怎么她在自己的身邊驚叫?難道她吃飽沒事干?
  對了剛才我在她外公家喝酒然后喝醉了難道我進錯房間上錯床剛才那像女人酥峰的東西是楊桂月的酥峰?”
  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從床上跳起來定睛一看“啊楊桂月怎么是你啊?”現在陳天明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摸誰不好怎么摸楊桂月呢?且還摸人家的酥峰這下慘了不知道許勝利他們睡覺沒有還在不在下面?這下陳天明的酒已經醒了。
  “咦許柏你聽到上面傳來小月的尖叫嗎?”在客廳看電視的許勝利問旁邊的許柏。
  “我聽到了老爸不會他們現在就開始了?小月叫的聲音也太大了一點也沒有女孩子的矜持”許柏點點頭說道。
  “唉現在的孩子哪跟我們以前一樣啊不管他們我們看我們的電視。”許勝利搖搖頭說道。
  “陳天明你你為什么跑進我的房間睡我的床?”楊桂月厲聲說道。她想著剛才陳天明用頭枕著自己的胸膛摸著自己的上面她現在恨不得扒陳天明的皮抽陳天明的筋。
  “這這是你的房間?”陳天明打量了一下房間發現這房間里有一點女人的味道不像是客房。
  “這當然是我的房間了難道是你的嗎?”楊桂月氣憤地說道。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喝著喝著就糊涂了接著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來到這里。”陳天明哪會想到自己是被許勝利與許柏倆人算計趁他喝醉把他扶到楊桂月的房間。
  楊桂月指著陳天明的鼻子說道“陳天明你是有意的你趁我喝醉接著你自己裝醉就摸上我的房間還還摸了我。”想著剛才陳天明摸自己的酥峰楊桂月又羞又氣她正可惜自己為什么不在房間里準備一支槍。
  “喂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人格我陳天明是那樣的人嗎?”陳天明嚴肅地說道。不過他想著剛才自己摸到楊桂月的酥峰手感真的不是一般的好m的想不到胸女的那里這么有彈性摸起來好爽啊!
  “你就是那樣的流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一直想占我的便宜今天有機會了你當然是想對我那樣了。”說到這里楊桂月的臉紅了。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切我摸誰也不摸你啊?你也不自己低下頭看看自己的那里要大不大要高不高我哪有什么興趣摸啊?我不是說了嗎?剛才的那是誤會我以為這是你家的客房你是枕頭我睡著睡著覺得有什么東西頂著我的頭所以我才動一下想不到動錯了。”m的早知道自己運功把酒逼出來好了裝什么英雄啊現在出事了。
  “陳天明我跟你拼了”楊桂月聽陳天明這樣侮辱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地方她氣得沖上去揮著拳頭像女人打架似的打著陳天明。
  陳天明見自己理虧也不好還手且人家楊桂月也沒有用武功他只好邊跑邊說道“胸女你有話慢慢說嘛你動手干什么啊?”
  但楊桂月哪會聽陳天明的話她現在恨不得把陳天明殺了他占了自己的便宜還侮辱自己的那里簡直是把她給氣壞了。
  頓時陳天明與楊桂月在房間里撞翻了不少的東西發出響聲。
  “老爸他們會不會打起來啊?”聽到上面的響聲許柏的心里有點不踏實。
  “哪會啊?兩個喝醉的人能打什么?難道他們打醉拳?”許勝利擺擺手說道。“沒事的你就放心!”
  “那也是老爸你的意思是說現在的響聲是他們的那個?”
  許柏不相信地說道。“他們也太厲害了唉年輕就是好做什么都厲害。”許柏一臉的羨慕。
  許勝利不以為然地說道“這有什么想當年我血氣方剛的時候比他們還厲害呢?再說了他們不是喝了酒嗎?這酒性一起當然是比平時厲害了。嘿嘿!許柏看來我們是成功了你就等著喝喜酒!”
  “呵呵那就好了我們終于把小月給推銷出去了。”許柏拍著大腿高興地說道。
  ——
  “陳天明你有本事就不要跑”楊桂月右手插腰氣喘吁吁地罵道。她覺得自己的喉嚨越來越干手腳也沒有力看來自己的酒性還沒有過。
  “楊桂月你有本事就不要追”陳天明跑著跑著就不小心用上了內力體內的酒都被他給逼出來了。
  “我要殺了你”楊桂月恨恨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胸女你就省省你不是我的對手你殺不了我我說了我是無意的我哪會想占你的便宜嗎?”
  “哼”楊桂月再也跑不動了她坐在床沿邊喘著氣。
  陳天明見楊桂月不追自己了他也站在那里不跑了。“你剛才叫得這么大聲如果讓你外公他們知道我們睡一間房我的名聲就沒有了。”
  聽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才想來了她急忙說道“你快點出去不要讓我外公知道。還有今天的事情我會記下來我跟你沒完”
  “那就這樣我先走了”陳天明想著自己還是回家反正自己現在已經清醒。
  “陳天明你等等”楊桂月叫道。
  “干嘛難道你還想再打嗎?”陳天明問道。
  楊桂月指著陳天明后面的水杯說道“你幫我拿杯水過來我要喝水。”
  陳天明把水杯遞給楊桂月說道“那就這樣了我要走了。
  哎喲m的胸女竟然敢踢我?“陳天明手中的水杯剛被楊桔月接過他的腳就被楊桂月狼根地踢了一下。
  “嘻嘻這是一點小利息你剛才占我便宜的事情我還沒有跟你算呢!”楊桂月看到陳天明兇著臉想向自己走過來她急忙說道“陳天明你如果敢再走近我我就大聲叫非禮看我外公不把你斃了。”
  “算你狼”陳天明根狼地瞪了楊桂月一眼開門出去了。
  陳天明一下到客廳就發現許勝利與許柏在看電視。眼尖的許柏發現了陳天明“天明你醒了?”許柏笑得有點曖昧。
  “我我醒了”陳天明支支吾吾地說道。如果自己進錯房間的事情讓許勝利他們知道的話那自己就慘了。
  “呵呵年輕人的身體就是好恢復得快。”許勝利一語雙關。“天明你坐下來看電視!”
  “不了我還有事情我現在回m市。”陳天明向許勝利他們打了一個招呼后便急匆匆地跑了。
  許勝利對許柏說道“走我們上去看一下小月順便套一下她的話看什么時候可以擺酒。”
  當許勝利倆人走到楊桂月的房間門口時他們呆了。因為現在楊桂月的房間門是開著的他們看到楊桂月正在房間里整理著東西楊桂月的房間就好像被賊人洗劫過似的難道剛才天明與小月不是在做那神亂性的事情而是在打架?
  許勝利向許柏使了一個眼色暗示許柏開口問。許柏見老爸下命令了他只好硬著頭皮問楊桂月“小月你怎么了?”
  “啊!”正在整理房間的楊桂月沒有想到許勝利與許柏會出現她急忙紅著臉叫道“沒沒有什么你們去睡覺都這么晚了。”說完她急忙關上了門。
  許勝利看到楊桂月那敏捷的身手心里一沉他心痛地說道“完了我的好酒今天晚上可是白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