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801

“你們還是拿著花多買點營養品吃如果自己吃不完給其它隊員寄一點最好是越多年的人參越對你們練功有用。”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老師你說有沒有千年人參啊?”華亭興奮地問著陳天明。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當然有了不過這樣的人參在外面是買不了的且這世上也非常少估計你們吃了有我現在一半這么厲害。”雖然陳天明沒有吃過千年人參但他吃過千年天山雪蓮所以他相信是有的。
  “如果讓我挖到一根就好了”華亭異想天開了。
  施運文在華亭的腦袋上敲了一下說道“像你這種呆鳥能挖得到嗎?讓我去挖還差不多。”
  “施運文我警告你你如果再敲我的腦袋我就跟你拼命。”華亭氣憤地說道。
  馮一行對陳天明說道“老師我們去輝煌酒店大吃一頓喝小酒叫小妞大家今晚不醉不歸!”
  “喂一行你長不長眼睛啊?師母在這里你也敢說這樣的話?”華亭捅了桶馮一行說道。
  “切老師剛才說了不是師母”馮一行說道。
  “你笨啊現在不是以后難說啊你破壞老師的好事一會老師抽死你。”施運文說道。
  這時楊桂月白了大家一眼然后把自己的手機遞給陳天明說道“你聽電話我二舅讓你聽的。”
  “二舅什么事啊?”陳天明接過手機便說道。
  “天啊她的二舅老師也叫二舅?”馮一行的眼睛睜得像燈籠這么大這下闖禍了自己還叫老師去酒店叫小妞呢?
  “天明不錯你小子有點本事能讓一行贏。”許柏在那邊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笑著說道“那當然了我說過的話算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對了天明你剛才是不是給一行那小子吃了偉哥什么的他好像瘋了似的平常都沒有見他這么厲害。”許柏問道。許柏在想如果是的話他想問一下那東西吃了做別的事情也是不是這么厲害。
  “不是我只是用刺激他的穴道方法反正這事情一言難盡以后我有空再給你!”陳天明說道。“二舅你怎么知道我在小月的身邊?”m的不會是楊桂月整天跟別人炫耀說她跟自己在一起?
  “我看到的”許柏說道。
  陳天明奇怪了“你看到的?”
  “你忘了你們那邊現場直播嗎?我從鏡頭那里看到你和小月在一起”許柏說道“你小子厲害啊帶人比武也不忘泡妞公私兼顧看來我很快就可以吃你們的喜酒了。”
  “我不跟你說了沒事我掛了”陳天明說道。
  “你現在帶小月回司令部我老頭子說今晚跟你喝兩杯他正高興得在大廳里卡拉o呢!”許柏大聲地說道。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這個這個不好我要與一行他們喝酒呢!”
  “他說還要叫小妞。”楊桔月急忙在旁邊大聲地說道。
  馮一行一聽腳軟快要昏倒了自己這次慘了本來以為不是師母的美女原來是師母估計今晚老師回到家是要星球大戰男女雙打的了。
  “你到別處涼快去男人說話女人不要插嘴”陳天明瞪了楊桂月一眼惱火地說道。
  馮一行又要昏倒了人家都是真的是厲害啊不但武功厲害對付女人也厲害。如果是自己肯定不敢對女朋友說這樣的話不但去泡小妞還叫女人到一邊涼快男人說話不要插嘴。經典啊!
  “哼”楊桂月回瞪了陳天明一眼走到一邊不理陳天明。
  “天明你這樣不行的男人嘛有時去風流是可以的但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風流啊這樣影響不好。”許柏言傳身教。
  陳天明說道“二舅我今晚不去你們那里吃飯了。”
  “不行我老頭子說了如果你敢不帶小月來他馬上叫人綁你來你可要知道你現在身邊虎堂的人歸我管。”許柏奸笑著。
  “算了去就去”陳天明說完便掛了電話。
  “胸女過來你還要不要手機?不要的話就送給我”陳天明晃了一下手中的手機。
  厲害啊!馮一行又在心里叫著。老師竟然叫自己的女朋友作兇女看來自己有時間是要向老師請教一下馴女之術。
  楊桔月氣呼呼地走過來拿走自己的手機罵道“陳天明我二
  舅跟你說什么了?”
  “讓我和你回你外公家吃飯。”陳天明說道。
  “你去我外公家干什么?我又沒有邀請你”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是你外公求我去的好不好?如果是你叫我去我才不去呢!”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找死你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楊桂月生氣地罵道。
  馮一行他們見人家要開戰了急忙借口就跑了。特別是馮一行他心虛得很這一切都怪自己本來他以為這星球大戰男女雙打要陳天明他們回家才開始的沒有想到現在就要開始上演。
  陳天明不理楊桂月他往自己的小車走去。
  “陳天明你要去哪?”楊桂月跺著腳說道。
  “這里只剩下我和你了難道我們不走還要在這里風花雪月嗎?我對你可沒有那個興趣。”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
  “你等等我”楊桂月見陳天明已經進了駕駛座她也急了如果陳天明真的開車自己一個人走扔下自己的話那自己得走路回家了。
  到了司令部門口外面的哨兵就把陳天明的車給擋住了。楊桂月把自己的證件拿了出來哨兵才放行。
  “你們這里挺嚴的。”陳天明說道。
  “那當然這里住的人都是司令級別就算是認識的人這些哨兵都要看證件對人要不然是不能進的”楊桂月說道。“或者是里面打電話過來讓哨兵放行。”
  陳天明的車剛停在樓前許柏就高興地跑出來了。
  “天明這次你們干得不錯我老頭子說會給你和一行弄個什么三等功的”許柏說道。
  “不會只是打一場這樣的小架就可以立功了?”陳天明問道。小說整理發布于
  許柏興奮地說道“你不知道我們軍區的人經常給龍組的人欺負我們又不能拿他們怎樣這次雖然是一場小架但意義非常重大讓我們揚眉吐氣了。這次還看龍組的人敢對我們威風不?”
  “二舅你們不是叫我們回來吃飯嗎?怎么我們一來你就說這些?”楊桂月覺得今天看得不過癮最好是陳天明跟那個龍組的什么程先生打陳天明被程先生打得吐血這才好看啊!
  “對我們進去吃飯菜都準備好了就等你們回來。”許柏說道。
  “二舅有什么好菜啊?”陳天明吞著口水說道。
  楊桂月氣憤地說道“陳天明你不能管我二舅叫二舅。”
  “楊桂月你什么意思什么不能管你二舅叫二舅?難道叫三舅?”反正陳天明見許勝利他們也知道自己跟楊桂月的關系他也不客氣了。
  “小月你這樣說就不對了雖然現在天明還沒有言正名順地叫我二舅但這是遲早的事情”許柏笑著說道。
  楊桔月氣得紅著臉跺了一下腳罵道“二舅你也跟陳天明一起欺負我我不理你了。”說完她跑進房子里面。
  許柏害怕地說道“天明慘了我為了你得罪我們家的調皮鬼我沒有什么好日子過了。”
  “切你怕什么你沒有看我罵她她又不能對我怎樣?”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她不敢對你怎樣?但對我敢怎樣啊!許柏在心里慘叫著。
  陳天明與許柏進了客廳許勝利與楊桂月倆人已經在那里坐著聊天。
  “天明你來了快坐你今天辛苦了”許勝利的意思好像是今天比武的是陳天明如果馮一行在這里的話一定是氣得要跳樓。
  “外公你客氣什么啊我只不是耍了一些小手段你就不要叫我回來吃飯了你讓二舅給我一百幾十萬就可以了嘛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這么客氣。”陳天明笑道。
  “撲”正在喝湯的許柏給咽著了。這個臭小子坐著說話不腰疼一百幾十萬自己還想到哪里嫌呢!
  “陳天明你不要這么市儈好不好?”楊桂月罵著陳天明。
  許勝利也看到陳天明與楊桂月的不對勁他向許柏使了一個眼色說道“許柏我們到廚房里看一下你媽準備的菜怎樣了?”
  “爸你一向不理這些的?媽準備的菜不用看一定非常好吃”正在低頭喝湯的許柏哪看到許勝利向自己使的眼色。
  “咳咳咳”許勝利拼命地咳嗽著。
  “爸你怎么了是不是也咽著了?你慢慢吃嘛不要這么急”許柏抬起頭看到老爸向自己拼命地使著眼色他懂了。他馬上站起來說道“爸我們去看看。”
  楊桂月見許勝利與許柏離開了她瞪著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來我外公家不害怕嗎?你看你喝湯的樣子特別難看你斯文一點好不好?”楊桔月見陳天明像在自己家里一樣舒服地喝著湯她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這可是她的家而不是陳天明的家。
  陳天明說道“害怕?我怕什么啊?我有很多女朋友經常去她們家吃飯我已經很有經驗習慣了。”
  “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楊桂月氣憤地說道。她聽到陳天明說那樣的話心里就有一種很怪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