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798

當天晚上陳天明便讓小妮與何桃教其它女人學內功心法他在旁邊為各個老婆們打通經脈忙得不亦樂子。因為他在打完經脈或者之前是要摸一下美女們的酥峰或者捏一下粉臀過過干癮。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就起來去忙了因為今天是馮一行與龍組小高比武的日了時間訂在下午三點地點在省城外郊區的一個空地上。
  鐘向亮也給陳天明打了電話不過陳天明沒有空他叫林國帶人跟鐘向亮去處理一下有關事情特別是去那帝天夜總會找方翠王、看能不能抓到葉大偉他們。
  許柏也給陳天明打了電話雖然他和許勝利不去但聽他說他已經派人帶了攝像機去可以在家看現場直播。
  “二舅你們也太黑了我們在那里忙你們卻在家吹空調看直播這世道還有沒有天理啊?”陳天明對著手機罵道。反正許柏經常跟自己說笑自己罵他也沒有什么的。
  “喂天明你怎么這樣說領導的啊?有你這樣說領導的嗎?
  你小心我給你穿小鞋。”許柏恐嚇著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誰叫你不親自為我們加油啊還躲在后面下賭注一點人情味也沒有。我不管了如果一行輸了你就給我十萬塊。”
  “不會?天明聽說你還挺有錢的有什么公司的你還叫我這個窮鬼給你錢啊?你也太缺德一點了。”許柏罵道。
  “誰叫你們這樣啊”陳天明回罵道。
  “不是我們不想去啊只是你們這樣的比武還有賭注的我們哪敢去現場者啊?”許柏苦笑著
  陳天明說道“原來是這樣、我錯怪你們了。”
  “那當然了我告訴你就我那個愛者熱鬧的老爸特別想去場者了但考慮到身份問題、他不敢去而巳。這個現場直播還是他想出來的且他還叫我自己掏錢請電視臺的人去現場衛星直播氣死我了。”許柏說道。
  “你像個土財主不宰你宰誰啊?”陳天明笑道。
  “你怎么這樣說我想當年我是軍區最帥的美男子追我的女從m市排到省城呢?”許柏吹牛了。
  陳天明沒好乞說道“得了你就不要吹了你這付模樣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
  “天明這次我聽說龍組那邊也是程如調帶隊他們的領導也沒有去你一定要爭氣啊!“許柏對陳天明說道
  “我靠你這菇不應該對我說、應該對一行啊!是他打還是打、許柏首長你個天的腦袋進水了嗎?”陳天明緊地問道。如果真是如此他得馬上打電括給許勝利讓他快點送他的寶貝兒子進醫院醫治好歹大家都是假親戚嘛是要關心一下的。
  “你才腦袋進水呢!陳天明我警告你這比武是你說要比的且那天我聽你說有把握所以我把賭注弄大了一點如果你贏不了我跟你沒完、就這樣了你快點去省城!”說完許柏就掛了電括。
  陳天明無奈地把手放回口袋里誰備開車去約定比武地點。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
  “我靠有什么事情不一起說干嘛桂了又打過來呢?“陳明自言自語拿起手機著也沒看地接通說道“二舅你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吃飽沒事干?我正在開車呢!”
  “陳天明你叫誰二舅?我警告你我們的關系是假的你要跟我家里人套近乎要不然我跟你沒完。”手機里傳出楊桂月生氣的聲音。
  陳天明一聽是楊桂月打來的他說道“胸女我不知道是嘛我以為你是我的二舅叫錯了不好意思。呵呵不過我聽的聲音像個男的特別像四十多歲的男人也難怪我聽錯。”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死你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楊桂月的這話巳輕成了她的口頭撣。她聽到陳天明這樣侮辱自己她覺自己又要暴走了。
  “好啊楊桂月你如果現在真的能一槍打死我我真的是服了你。”陳天明笑著說道。逗這個胸女真是爽
  “你你……”楊桂月氣得說不出秸來
  陳天明說道“我什么我啊我知道我長得帥但你楊桂月也不要老是纏著我啊?你是警察、要注意一下形象。”
  “我才不纏著你呢?陳天明你以后不能叫我二舅作二舅婷楊桂月警告著陳天明。
  “我哪里叫許柏作二舅了剛才我跟我另外一個女人的二鼻電菇你又打過來我才以為你是他呢!不過楊桂月你也知了我的女人多二舅也特別多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我還看不上你呢!“陳天明故意氣著楊桂月。
  “陳天明我個天不是跟你吵架的我事情找你。”楊桂月強恩著自己心中的怒氣為了一會要去者虎堂與龍組的人比武要控制自己的情鍺。
  陳天明不解地問道“你又有什么事情啊?我警告你、你不老給我找麻顱你又不是我的女人。”
  “你一會去哪?”楊桂月問陳天明
  “去泡妞。”陳天明想也沒想就回答了。
  “陳天明我跟你說正輕的。”楊桂月生氣說道。
  陳天明沒好氣地道“我是說正輕的泡妞不是正輕事嗎?”
  “我聽說你們虎堂跟龍組的比武你現在就是去比武現場對嗎?”楊桂月見陳天明不跟自己說真菇她只好說了。
  “喂胸女我知道你喜歡我但你不能這樣啊我干什么你都要調查請楚你可以給我一點**權嗎?”陳天明惱火地說道“當然了這個世界比我長得帥的人還沒有出世、你就不要要求么高嘛隨便找一個有我一半帥的人嫁過去就行了有我一半帥的人也是很帥的了。“
  “陳天明你再說我就生氣了”楊桂月認真地說道。
  陳天明也認真說道“好了我不跟你玩了你哨么事?”
  “我想跟去著一下你們的比武”揚桂月說出自己的目的。
  “給我一個理由。”陳天明說道。反正他只是一個人開車位置還有很多
  “我想看啊你不會這么小氣、連這個也不肯我聽司令部里的一些人在討論著你們今天下午的比武呢?”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是一個小氣的人嗎?只是我不想跟你去而已。”
  “陳天明我很想看一下龍組跟你們虎堂的武功這次的事情就當我求你了。”楊桂月說道。
  陳天明心想可能楊桂月不知道有現場直播這玩意要不然也不會求自己帶她去。這個胸女果然是一個好動狂這么喜歡看人家打架。
  楊桂月聽到陳天明沒有說話她繼續問道“陳天明行不行啊?”
  聽著楊桂月那嬌柔的聲音陳天明的心里一軟他點點頭說道“好你跟著去就跟著去但要說好你去到那里只能看不能給我惹事。”
  “我知道了你現在哪我馬上去找你。”楊桂月高興地說道。
  “你還是告訴我你在哪里我開車去接你。”陳天明說道。
  “我在市公安局宿舍門口等你你快點過來啊!”說完楊桂月掛了手機。
  陳天明開車到市公安局遠遠地就看到楊桂月穿著便衣站在門口右邊等著。“上車”陳天明把車停下來說道。
  “讓我來開我怕你自己開車到那里后會累影響比武。”
  楊桂月走到車門前說道。
  “天啊又不是我比武是別人比武好不好?”陳天明白了楊桂月一眼說道“再說了就算我比武我也不敢給你開車啊我懷疑你還沒有駕照開車像跳舞似的左扭右擺我還想多活幾年命。
  楊桔月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誰說我沒有駕照?”
  “你有駕照也是通過后門買的哪有像你那樣開車啊?”陳天明說道。
  “那時你氣我我要打你當然是不抓方向盤那車能那樣開已經是不錯的了。”楊桂月說道。
  “好了你快上車我們要遲到了。”陳天明催促著楊桂月。
  在車上楊桂月可惜地問陳天明“這次只是你們虎堂跟龍組的一個隊員比武嗎?你不上場嗎?”
  “楊桂月我聽你這話好像有點其它意思你是不是很想我出場見識一下我的光輝形象啊?”陳天明故意說道。
  “切你哪有什么光揮形象我是想看一下你被人家打得滿地找牙的情景那才叫爽呢?”楊桂月興奮地說道。
  “你這個小屁孩懂什么叫爽啊?不對楊桂月你是不是跟人家做個傷天害理的事情了知道什么叫爽?”陳天明淫蕩地看著楊桂月豐滿的酥峰說道。m的叫她胸女一點也沒有錯那對高胸不知道是怎樣來的?難道是經常鍛煉來的?陳天明在心里暗想。
  楊桂月生氣地打了陳天明一下罵道“陳天明你不要這么流氓好不好?虧你還是一個老師這么下賤!”
  “喂胸女你有什么話就直接說嘛你動手動腳干什么啊?
  天啊你不要拉我的手了你再這樣我們就要同歸于盡了。”陳天明被氣得發狂的楊桂月拉著手他發現自己開的車也開始跳舞了。
  “哼誰叫你那樣說我啊本小姐可是金枝玉葉哪像你這個流氓那樣天天想著一些流氓的事情?”楊桂月見這招可以嚇陳天
  明她繼續說道“你說你錯了要不然我就繼續拉你的手大家
  司歸于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