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69 吃醋

陳天明已經餓得腸都快青了他拿起碗就夾菜迫不急待。
  “陳天明我問你剛才是不是劉美琴老師剛才在你的房間。”現在的何桃像極了一個吃男朋友醋的女人。
  “是”陳天明邊答邊夾起了菜何桃炒的菜雖然沒有空工酒店的好吃但他吃起來絕對是豎起了拇指。
  “慢你不要吃了今天沒有你的飯。”何桃奪過陳天明的飯碗。想不到女人吃起醋起來這么可怕。
  陳天明忘了自己曾經在哪看過的一本里面說吃醋的女人是最可怕的但它應該還加上一句吃醋的女人也是最漂亮的。
  何桃因為生氣而嘟起了嘴兩腮也氣得鼓鼓的。不過這不影響她的美貌反而因為她的小家女的生氣讓她顯得嬌氣逼人。
  “你好美!”陳天明目不轉睛地盯著何桃特別是她那對豐滿的**上。可惜今天何桃穿的衣服如果他站起來的話應該是可以看到里面一點的風景至少會看到某些溝溝的。但他不敢無緣無故地站起來看何桃里面的胸部。
  “哼!”
  “天地良心你好美!如果我說假的就讓我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哼”不過這次的聲音沒有剛才的那么火。
  “剛才劉老師是向我道謝。”陳天明開始了他的解釋。
  “道謝?”
  “是她叫我去她房間修電!”
  “修電?”何桃緊皺著眉頭。
  陳天明一看暗叫糟糕。他和何桃就是因為修電而開始的。
  “你給我出去。”這下何桃氣得兩腮鼓鼓。現在雖然何桃也很漂亮但更嚇人。
  “就是修電而已沒有發生什么事情。”陳天明連忙解釋。
  他不知道何桃能不能聽得進去。不過那書上說生氣的女人一般是聽不進去的。
  “什么?你還想發生什么事情?”何桃氣得走到門口拉開了她的房門。
  “不是不是。”陳天明忙走到門口繼續滅火。
  “出去。”何桃指了指門口。
  書上所說一般女人都是說反話的奇怪動物她讓你出去其實是讓你不要出去。
  陳天明拉住何桃的手把門關上“你聽我解釋啊大家是同事她叫我去修電難道我不去嗎?”
  何桃一聽氣也就消了一點“你放手。”
  “你不生氣我就放手。”難得有機會拉住何桃的手他才不會這么傻放手。不過何桃的手太滑幾次都差點讓她掙脫開。
  “看你的熊樣是不是沒有把人家的電修好別人來說你了。”何桃白了一眼陳天明。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把她的電修好了。”陳天明低著頭好象是要給何桃批判的樣子。
  “你!”何桃的火又好象著了。
  “那我以后讓你高興讓她失望把她的電修壞。”陳天明討好著何桃。
  書上說女人生氣了一定要順著女人的意哪怕是殺人放火違法的事也要先順著答應因為當時生氣的女人是沒有理智的。等她不氣的時候也就是有理智的時候她肯定是不會讓你去的因為她哪舍得你去殺人放火呢?
  “什么?你還想幫她修電啊?”何桃的聲音由剛才的低又回到了現在的高。
  “不不不我以后不幫她修電了就是校長來教育局長來我也不幫她修了打死我也不修。”陳天明拍著胸膛信誓旦旦地叫道。
  原來英雄不是這么容易當的。陳天明開始在心里汗了。
  “這樣不好!”何桃沒有想到是陳天明吹牛她認真地想了一會說道。
  “那那以后我先向你匯報你審批同意之后我再去修不同意我就不去修了這樣行不?”陳天明連自己也佩服自己了想不到自己這么有演戲的天分那書上寫的一招一式全讓他活靈活現地在今天用上了。
  “你去不去關我什么事?”何桃又降低了一個。
  “當然關你的事你現在是我的領導我不聽你的聽誰的?”陳天明一臉的陰險。
  “我什么時候是領導了你不要胡說。”何桃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她哪會是學校的什么領導。
  “在我家我媽就是我爸的領導我媽讓我爸向東我爸決不敢往西我媽讓我爸吃飯我爸決不敢吃菜。”陳天明認真的說道。
  “呸!”何桃終于明白是什么回事了。
  “你你放開我的手。”何桃終于發現自己的小手還給某個人緊緊地握著不放。雖然她有點不舍但是她還是要把手掙開。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你不生氣我才放。”男子漢大豆腐說過的話陳天明怎能忘懷呢?
  “我我不生氣了你你放開。”何桃又輕輕地掙了一下手還是不能掙開。
  “不生氣也不能放。”陳天明現在可不是大豆腐是無賴了。
  “為什么?”何桃奇怪了。
  “這么柔軟的小手我怎舍得放開呢?這可是我作夢都想的事情。”陳天明見何桃沒有生氣也就更大膽了。現在的他不但想抓何桃的小手還想抓抓她豐滿的**。特別是何桃現在好象有點緊張那**也跟著動了起來直讓陳天明看得下面有點反應了。
  “我吃飯了。”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
  “那我更不放。”
  “為什么?”
  “你有飯吃我沒有飯吃。”
  “你你也吃。”何桃現在才想起剛才是她不讓陳天明吃飯她“撲哧”地一笑。
  “那我吃了。”陳天明終于看到了雨過天晴特別是何桃的那一笑讓他看呆了。
  早知道那本書這么好就應該好好地看看了。回去要好好找一找好象叫什么必勝術還是什么絕招了。
  “那我以后想拉你手的時候再拉了。”陳天明還記得臨放手時講條件。
  何桃支支吾吾地沒有說清。
  不過陳天明還是大人有大量把手放開了。其實苦練香波功的他好象大概聽到何桃是答應的了。
  “何桃我一直吃你的免費午餐真是不好意思。你幫我算算要多少錢?我給回你。”陳天明邊吃邊說出自己的想法。畢竟何桃也是老師讓她出錢是不好的。應該是他養她才對要不會讓她看不起自己的。
  “不對了。你如果真的想謝我的話那就請我吃頓飯!”何桃想了想說道。
  “那行你說在哪?隨你挑。”這下陳天明答得非常爽快。
  “在空天酒店那的菜式不錯價錢也不貴我挺喜歡去那吃的。”何桃其實也是為陳天明省錢反正到時她點便宜的菜就行了。
  “好就去那明天是星期六我去你家樓下接你。”陳天明和何桃約好了時間。
  陳天明也沒有想到明天的請客吃飯竟然是他和葉大偉真正較量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