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787

“娘的這此警察也太可惡了連我們虎堂的總教練也敢抓是該教訓一下他們。對了施運文你們沒有鬧出人命來?”副旅長看到那邊被陳天明打碎的桌子不由嚇了一跳他知道這次來的官兵都是全付武裝聽說他們連火箭筒也帶來了。只要他們稍為不小心一下子彈打多一點就會死上一些人的。玩歸玩但千萬不能把人家警察打死。
  施運文搖著頭說道“沒有這個請首長放心他們不經打我們才拉開陣勢準備打他們就投降了。”
  “那你們扔手榴彈要小心一點不要破壞公物啊!”副旅長指著前面打碎的桌子說道。
  “副旅長你有所不知那桌子不是我們扔手榴彈炸的是總教練用內力在遠遠的地方一掌就打碎的。”施運文說道。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說說”副旅長已經忘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他想聽一下當時的情景。
  施運文旁邊的副官急忙對副旅長說道“首長當時我在場我跟你說一下。”那副官急忙把當時的情景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
  施運文現在有殺人的沖動媽的這么好的拍馬屁機會卻給你這個小子占了這還得了好歹自己也是你的領導啊!想到這里施運文對副官說道“你現在到外面給我守著門口不要讓閑余人進來。”
  “是”副官見施運文對自己下了命令他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副旅長對施運文說道“你帶我到總教練那里幫我介紹認識一下。”
  “副旅長你跟我來。”施運文帶著副旅長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為副旅長與陳天明互相作了介紹。
  “總教練啊你好我很高興認識你。”副旅長緊緊地握著陳天明的手不放那熱情的勁兒讓陳天明起了雞皮。難道副旅長有那樣的嗜好?想到這里陳天明有點害怕了。
  “副旅長你好我也很高興認識你。”陳天明拼命地把自己的手拉了出來。他看著副旅長還是一付依依不舍的樣子他現在有種想馬上去洗手的沖動。
  錢廳長看到自己叫來的部隊首長跟陳天明套近乎他忙走到副旅長的身邊小聲說道“副旅長你看我兒子的事情你們能不能通融一下這樣搞下去對大家也不好。”
  “錢廳長這事情很難辦這些人我管不了就算是有些人是我的手下但他們是受特殊命令過來的那命令就算是我接到也是要堅決執行。”副旅長不好意思地說道。
  “什么?那么說我兒了就這樣被人家整了?那好我要到軍委上面告狀。”錢廳長恨聲說道。他就不信以自己的關系還告不倒這些官位不大的小兵。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你是錢廳長你想告到軍委是嗎?那好不過我先讓你看一些東西”說完陳天明把一些假口供拿出來還放了警察隊長與小黑倆人的精彩錄音。
  “這如……”錢廳長也是懂法律的他知道陳天明只要把這些送上法院不要說自己去到軍委就算是去到主席那里也是沒有辦法。
  “這是我的律師他到時會把你兒子還有你的這些警察噢差點忘了沈先利先生了呵呵你們都要吃官司。”陳天明厲聲說道。
  副旅長看到這些警察敢欺負自己部隊的人他心里也火了“錢廳長如果這些是屬實的話那你可不能手軟否則我們部隊也不會罷休。你說是嗎?總教練。”副旅長對陳天明媚笑著。虎堂現在是軍委最牛的組織對虎堂總教練他肯定是要過好的了。
  “總教練?副旅長這個人是什么人?”錢廳長到現在還不明白自己的兒子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更新更快盡在支持文學支持!錢廳長這個是軍事秘密你沒有必要知道。”副旅長馬上板著臉說道。他剛才也聽施運文說了龍組的人本來是幫錢占的但也被陳天明給扣了起來。所以副旅長現在馬上跟錢廳長劃分界線表明立場要不然自己可能也會像龍組那三個人一樣的下場。
  想到龍組的那三個人副旅長心里暗叫痛快如果像施運文所說的一樣這三個龍組的人回去一定會受到很重的處分而龍組在國家領導人面前的形象也會大打折扣。這下可爽了這個虎堂總教練真是為軍委爭先啊!
  “副旅……”錢廳長急了這個副旅長怎么能這樣啊平時大家都一起吃過飯還有說有笑的怎么今天說翻臉就翻臉。
  “副什么娘的錢廳長你今天如果不表個態那我們的人就不撤等上面來人處理這件事情我們再走。”副旅長是一個聰明人陳天明的身份特殊且陳天明現在又有證據。而錢占他們也太過分了不但逼人作假口供還想在審訊室里強暴女人。聽說某個女人還是總教練的女朋友看來公安這條線是要開始整頓了。
  “我我……”錢廳長不知道怎樣說了像自己兒子他們干的事情是要追究刑事責任且自己又不能偏袒這叫自己如何是好啊?
  這時剛才被施運文叫出去看門口的副官跑了進來“報告門口來了幾個人聽他們說是龍組的人要見我們這里最高的首長。
  副旅長征了一下“又有龍組的人來了?總教練你作主你現在是這里最高的首長。”
  現在陳天明也不客氣他對那副官說道“你讓他們進來我要看看他們怎么說如果不給我一個說法我是不會罷休的。”
  “對不罷休。”副旅長急忙對陳天明說道。雖然他現在的軍銜比陳天明高但陳天明所在的虎堂是一個特殊組織在特殊情況下可以管他們所以副旅長還是要看陳天明的臉色行事。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一看竟然是許柏打過來的。
  “首長好”陳天明故意大聲地說道。
  “天明你就不要跟我來這個了剛才一行已經給我打電話告訴我情況了我對你們那里發生的事情也很清楚且剛才龍組的有關負責人也給我打了一個電話。你這小子這次惹的事情很大啊!”許柏罵著陳天明。
  陳天明笑道“我也沒有辦法我是不想惹事但人家惹我要我認一些莫須有的罪名且還想強暴我的兩個朋友我不得不出手啊。現在請首長指示我應該怎樣做。”
  許柏小聲地說道“天明我很贊成你今天的惹事娘的不給那些兔崽子看看我們的厲害他們簡直是在外面胡作非為了。如果不是遇到你是一般人的話那又是一個冤案啊!”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把他們全干掉了那我現在就動手了聽說外面還來了幾個龍組的人。”陳天明興奮地說道。
  “你別我只是說說而已。現在這樣畢竟你也占了一些便宜連龍組的人也抓了。剛才龍組的負責人給我打電話說了他們會査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絕對不會縱究自己手下作惡那龍組的三個人就讓龍組的人帶走。
  反正今晚的事情我會寫一份報告送到上面畢竟今天可是我們虎堂第一次行動啊!那三個龍組的人肯定沒有好果子吃能挫一下龍組的銳氣爽!不過可惜不是由我指揮給你這個小了亂叫人搞一通反而沒有我指揮爽啊!”許柏可惜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那你現在過來!我讓你指揮。”
  “我是不過去了這樣的小事情如果我這個虎堂最高領導人過去太有點大材小用了。天明反正這次的事情已經鬧大了你也有證據你見好就收不要再糾纏下去讓那個錢廳長自己處理估計他現在也不敢偏私。你如果能占點小便宜就行了聽說那個什么董事長有點錢的不知道他會不會給你們一點精神賠償。龍組那邊你就不要為難人家了畢竟大家都是為國家辦事讓他們自己清理門戶算了。”許柏小聲說道。
  “二舅這可是你說的”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他也知道不能把人家逼得太死自己占點便宜就行估計錢廳長他們現在也不敢動自己了。而沈先利剛才被華亭打得也非常慘人家也很好心地說華亭沒有打他。
  “你這小子你這么大的人不會見機行事啊?反正剛才我不是說了嗎?只要你做的事情有道理我就會支持你。呵呵今天真是爽我現在打電話給我老頭子說說讓他也高興一下。龍組我們虎堂不是孬種。”說完許柏掛了電話。
  “喂喂你不會是掛了電話?”陳天明看了一下手機發現許柏已經掛了電話他生氣地說道。“我靠一點道德也沒有再見也不說一聲就掛電話下次我一定要先掛你的電話。”
  副旅長一聽心里更是佩服陳天明人家總教練就是牛啊連首長也敢罵。
  “你們誰是這里最高的首長?”副官帶講來幾個男人最前毖b的是一個四十左右歲的漢子高高瘦瘦的。
  “我是你們是什么人?”陳天明明知道人家是龍組的人但還是在故意問道。
  “我們是龍組的這是我們的證件。”高瘦男人拿出自己的證件遞到陳天明的面前說道。
  陳天明看了高瘦男人的證件一眼這個高瘦男人原來叫程如調是本省龍組的負責人。“失敬了原來是程先生清問你們有什么事情嗎?”反正是演戲陳天明干脆演得逼真一點只要他們處于被動自己就能占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