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68 你不嫌棄的話

練了十個周天的陳天明睜開了眼睛他每打一次電話就練九個周天然后再起來打電話所以他一點也不累。
  想糊弄我沒門。陳天明冷冷地笑道。
  反正他下午是沒有課上午吃過小紅給他買來的早餐又接著練功看能不能把香波功更上一層樓。
  “陳……天……明……”門外傳來像是豬叫的聲音。
  陳天明不用猜也知道是哪個豬頭的聲音他昨天和今天凌晨也領教過了。
  “噢!是李校長啊!快請進是不是準我的假了?”陳天明滿臉的熱情好象要把臉貼到李校長的屁股上。
  李校長現在真像是一個十足的豬頭。兩個眼睛因為睡眠嚴重嚴重的不足快瞇成一條線好象一對熟透的桃子臉上的皺紋也也平常增添了好幾道亂蓬蓬的頭發可能忘了梳洗像一個鳥窩。
  現在的李校長是無法用文字來形容他的怒氣。
  他為了方便自己把學校的辦公電話改成了自己的家庭電話。按照教育局的有關文件學校的電話是要二十四小時開通如果出事打電話找不到人的話哪個學校的負責人就要負全部的責任。
  本想撥掉電話插頭的李校長想了想還是沒有勇氣撥掉。
  后來聰明的他通過電話的來電顯示看到陳天明分別是0點、2點、4點給他打的電話時間的間隔是兩個小時。
  他就在電話旁一直等了兩個小時想一會電話響的時候好給陳天明一個臭罵可是點到了陳天明的電話還是沒有打來打他的手機關機。在等到快7點的李校長只好上床睡覺了。
  從來都沒有這么好睡的他正睡得正熟電話又響了起來。
  他抓起電話就喊“你他媽的給不給人睡覺!”
  誰知道電話那邊是他們教育局的一個副局長他又只好解釋了半天才讓那副局長的怒氣消下來不過他另外要賠上一桌的酒席道歉。
  那副局長說了他們學校的有個老師打電話到教育局告狀說李校長不讓老師請假就算是把課上完、把值日、坐班做好也不行這是惡霸的行為。
  副局長批了李校長好一會最后的歸納就是這是社會主義社會是講人權的地方美國不理解我們難道我們中國人不理解我們自己嗎?希望那老師說的只是一個假象李校長肯定、絕對沒有出現這樣的事情。
  那個老師是誰副局長一直都沒有說。不過李校長閉上眼睛也猜得著那肯定、絕對是陳天明。
  “陳天明我問你有你這樣的請假的嗎?”李校長生氣地沖著陳天明喊。
  陳天明讓他在辦公室里失態在門口下跪昨晚一夜都沒有睡好。
  如果他現在用刀的話一定會沖向陳天明。
  “校長我上課的時候沒有時間請只有休息的時候才有時候請假啊。并且我真的是有急事。如果不是有急事的話我能三更半夜打電話給你向你請假嗎?”陳天明理直氣壯地說道。
  “誰讓你不給我請假如果你準我假的話我還打你的電話干什么?你不是說了嗎?有事離開學校要向你請假嗎?”陳天明嘀咕著。
  “你?你?”李校長氣得說不出話來。
  “李校長我現在還是有事我準備今天中午和今天晚上再跟你請假你如果不給我批假我會一直請永遠不放棄。”陳天明一付不怕困難迎難而上的勁頭。
  “什么?”李校長張著他那大嘴巴。
  如果陳天明還給自己家打電話的話他家的那個母夜叉不生剝了自己才怪。
  “你你以后沒有事可以離開學校不用向我請假了。”李校長忙說要整陳天明用這個辦法看來是行不通的。
  “要的我要有組織要有紀律性我準備今天晚上每隔一個小時就給你打電話向你請假。”
  “不用了你只要沒有課、不用值日不用坐班你就可以離開學校不用跟我請假了。”還好現在跟他說清楚如果他陳天明還是這樣請假的話他是活不下去了。李校長想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
  陳天明正在房里得意的時候劉美琴來了。
  “陳老師昨天真是謝謝你。”劉美琴看著陳天明害羞地說道。
  “沒事舉手之勞。”陳天明暗叫好險。如果她不是電線壞的話他是束手無策了。
  “你經常回家嗎?我很少時間見你在學校。”
  陳天明一呆不見我在學校難道她經常來我的房找我?
  “噢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我一般都回家。”陳天明攤開手“你請坐。”陳天明才發現自己到自己都沒有讓劉美琴坐。
  “喝水嗎?”去倒水的陳天明才發現他的水壺沒有水了。“不不好意思沒有水了。”陳天明的臉有點紅。
  “我不喝。”劉美琴笑著說。
  今天的劉美琴穿了一件低胸桃形的上衣可惜是沒有站在高處的機會了。陳天明為自己大嘆可惜。
  “你的房間收拾得很整齊。”劉美琴贊道“我很少見男孩子的房間收拾得這么整齊。”
  陳天明謙虛地說“沒有我太會收拾房間。”
  陳天明說得是真話房間不是他收拾的是小紅收拾的。她基本上是每兩天就收拾一次。想到小紅陳天明心里有一種暖暖的感覺。
  “我在這會阻你嗎?”劉美琴的話里有些期待。
  “不會我反正也沒有事。”陳天明覺得和劉美琴不知說什么好好象她問他答有點審問的感覺。
  “你吃飯了沒有?”劉美琴小聲地問道她不敢看陳天明頭稍微低下十臉上的兩腮有點微紅。
  “我?還沒有吃。”這個陳天明是不用擔心的隔壁那有一個免費的飯廳一會就有飯吃了。
  “那如果你你不嫌棄的話……”劉美琴害著羞吞吞吐吐不敢看陳天明。
  “天明吃飯!”隔壁傳來何桃的女高音。
  劉美琴一聽身體一震失望地說“陳老師是是何老師叫你吃飯嗎?”
  陳天明點點頭“是啊是何桃叫我吃飯。你剛才跟我說什么?”
  “沒沒有什么我是說我不打擾你了我走了。”劉美琴的聲音平淡中帶有點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