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7)      第1943章(01-27)      第1944章(01-27)     

流氓老師783

高大男人繼續說道“你到時就會知道了你如果識相的現在就乖乖聽我們的話要不然你會發現你得罪我們比得罪錢占更是可怕。”
  “你們不是錢占的人?”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笑話我們只是占少的朋友不過你現在連我們也得罪了你就等死!”高大男人看著陳天明身邊的張麗玲與阮紫軒說道。
  只要有這兩個女人在身邊陳天明肯定不敢自己一個人先走。
  陳天明說道“是嗎?我倒要看看你們的本事有多大能不能讓我死呢?”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陳天明一看是田俊揮打過來的。
  “喂俊絆你來到公安局了嗎?”陳天明說道。
  “天明事情有點麻煩聽說你惹了一個叫占少的人他父親是省公安廳的廳長現在我進不了公安局與小七還在門口。“田俊輝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一聽忙小聲地說道“俊輝那人的后臺很硬嗎?你不敢得罪?”
  “天明省里不比在m市這里有關系和當官的人一大把我只是一個小律師得罪不起啊。就算我出來求情人家也不會給我面子。我一會再打電話找別的關系看看你在里面怎樣?”田俊輝關心地問道。
  “也沒有什么我只是把錢占給打了m的他想欺負我的女人我不給他一點教訓氣消不下去。”陳天明笑著說道。
  “什么?你打了占少?”田俊絆吃驚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是啊他想非禮麗玲我不把他的**割了數年輪算是他的命好了。”就是因為陳天明怕錢占后面的后臺所以他才留了一手沒有把事情做絕。
  “天明這次麻煩了這個錢廳長最護短特別是對他那個寶貝兒子錢占很溺愛要不然錢占也不會在省里無法無天。我要快點打電話才行看能不能找到人求情盡量把大事化小。”田俊輝說道。
  “俊輝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很難解決?”陳天明問道。
  “是的我在省里對于這些高官算不了什么”田俊輝點頭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已經用手機錄了他們逼我口供的對話這也不行嗎?”
  “在省里肯定行不通除非到京城去。天明你要小心一點我現在要打電話找人了我有同學在京城當律師我問問他有沒有什么辦法?”說完田俊揮就掛了手機。
  那三個男人一直在外面守著但他們也不靠近陳天明這間審訊室。他們見陳天明掛了手機便說道“外面現在全是警察都是荷槍實彈的聽說連特警也來了你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你不要害了你身邊的兩個女孩。”
  “我都說了我現在不想走”陳天明說道。
  “你找人是沒有用的你叫來的人在外面根本進不來。”高大男人說道。看來他也猜出陳天明剛才接的電話是外面的人打來了。
  “是嗎?那我再找找人看看”陳天明笑了笑繼續拿出手機打起電話來“喂是一行嗎?”陳天明小聲地說道。
  “老師是我啊你是不是想教我一此絕括?”陳天明的手機傳來了一道爽朗的聲音。
  陳天明說道“不是的老師我現在有點事情被人抓在公安局里想看你能不能把老師救出去。”
  “什么?老師你被人抓進公安局里?”那人不相信地說道。“以老師你的武功哪有人能抓得到你啊?老師你不是跟我開玩笑今天好像不是愚人節啊?”
  “真的這事情說起來話長有個人叫人打我我自衛把他們打了。可沒有想到那人叫警察把我抓了且是很有后臺的人。我是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且身邊還有兩個女孩我怕傷害到她們只好跟他們來公安局了。”陳天明說道。
  “媽的老師你現在哪里我馬上就過去他們是不是不長眼了連我的老師也敢抓老師他們沒有對你怎樣?”那人關心地問道。
  陳天明笑著說道“沒有我只是打了他們一頓而已。不過你要小心那人叫錢占是省公安廳廳長的兒子。”
  “我就說嘛我馮一行的老師哪會這么孬種啊?打得好打得妙老師你能告訴我你是怎樣打的嗎?精不精彩啊?”那個叫馮一行的好像忘了陳天明要叫他來救人他現在正專心致志地要聽陳天明的事跡。
  “我靠你現在是想聽我說故事啊還是想我被人用槍亂射而死啊你來不來你不來我就叫別的同學了。”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
  “來來老師叫到我哪能不來啊?老師你說你在哪個公安局我馬上開飛機過去。”馮一行大聲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現在也在省城就是市的公安局里。”小說整理發布于
  “原來你就在省里啊老師你太不夠朋友了來到省城也不給我打個電話我一會就到。”說完馮一行把手機掛了。
  剛才與陳天明通電話的馮一行是虎堂里一個小分隊的隊長許柏為了方便大家溝通同一、兩個省的隊員就到入一個分隊而那些隊員里面官銜最大的就是隊長負責以后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就近聯系分隊隊員。
  在訓練的時候許柏就給了陳天明一份虎堂隊員的聯系名單陳天明為了好記只是把十幾個分隊隊長的電話錄在手機里。在平時聊天的時候那些虎堂隊員非常敬佩陳天明的武功他們紛紛說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給他們打電話特別是來到他們那里讓他們盡盡地主之誼。
  因此陳天明這次就想看看這些虎堂隊貞有沒有那個能耐幫自己把這事情搞掂如果不行的話可能就要打電話給假外公了。可沒有想到那個馮一行的性子比自己還急他一聽自己被抓到公安局只是問了地址和簡單聽一下事情之后就掛了手機說馬上過來了。
  沒有過多久市公安局的上空就飛過來三架軍用直升飛機那飛機一到上空就在那里來回地盤旋著。
  “哇厲害啊人家占少就是占少出一點事情連部隊的軍用飛機也給調過來了。”下面一個拿著沖鋒槍的警察看著天空說道。
  “那當然了誰叫人家老爸是廳長啊看來里面那得罪占少的人要吃苦頭了。”另外一個警察沒有拿槍他是這次過來增接隊伍的負責人是副局長。這次過來他只是帶了三十個警察另外特警那邊來了二十人。
  剛才錢廳長給他打電話了一定要保證他兒子錢占的生命安全另外不能放過一個壞人。這飛機不是他打電話申清調過來的不過副局長用腳趾頭也能想得出來人家錢廳長擔心寶貝兒子特地叫空軍過來增援。這下里面的歹徒就算是插翅能難飛了。
  那飛機還是在上空盤旋了一會接著有人在上面用擴音器喊話了“下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全部被包圍了限你們在三分鐘之內放下武器然后蹲在右邊的角落里否則我們就要開火了。”
  副局長一聽呆了這上面飛機的人是不是喝醉或者睡著沒有醒在說夢話啊這話應該對那歹徒說怎么聽起來好像是對他們說的。想到這里副局長也從警車里拿出擴音器大聲地說道“兄弟你是不是叫錯了我們是警察你看清楚一點歹徒還在里面的一樓他夾持人質呢!”
  “我說的就是你們這些警察你再說我們的老師是歹徒媽的我就開火了我首先聲明我這次帶來的是小型導彈雖然小但可以把你們下面幾十個人全炸死肉漿。”上面的人大聲地罵著。
  “什么?老師?你們不是我們的人嗎?”副局長蒙了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上面那些軍用飛機是歹徒叫來的?天啊現在的歹徒真是無法無天連空軍的飛機也敢劫了。
  突然從公路那邊開來了一輛軍用卡車那卡車一停在公安局門口后面的車廂就被打開了從里面跳出幾十個全拿著沖鋒槍的軍人他們好像是全付武裝連手榴彈都掛在了身上。
  “隊長我已經來了這點小事還是讓我來你們就在上面乘涼看風景。”又是一個擴音器在軍用卡車里響起。
  “小施你行不行啊?”飛機上面的人問道。
  “我靠我哪里不行啊你就看著你給我三分鐘三分鐘如果沒有搞掂外面的警察那就由你來。”在卡車的人說道。
  “好我等你三分鐘。”在飛機上面的人說道。
  卡車里的的人喊道“全體都有一分鐘內包圍一分鐘完全射程瞄準。”
  這時在外面的人們也看到今天市公安局跟以前不一樣先是幾十個警察出現再到上空飛來三架飛機且還說里面有導彈要發射。接著又是來了幾十個軍人他們要說三分鐘內解決里面的警察。
  “天啊軍人和警察不走一伙的嗎?這到底走怎么回事啊?”
  路人甲大聲地叫道。
  “你懂什么啊?人家這是在拍戲你沒有見過人家外國好來塢拍的片子那才是大制作上面用的飛機一用就是十幾架哪像我們國家啊只是用三架。唉國產就是國產我們投入的錢比不上人家啊!”路人乙先是沒好氣地白了路人甲一眼再輕嘆一口氣一付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怕不得原來這是拍戲啊!”路人甲在路人乙的提示下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