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781

“m的我倒要著著是你的骨頭硬邁是你的嘴硬來人給他一點苦果子吃”警察隊長見陳天明不合作他也馬上兇著臉叫那個警察過來準備用手銬銬著陳天明再慢慢地折磨陳天明。
  不會又想用手銬來銬我?陳天明在心里暗暗想著。他想到以前自己曾經被周力權用手銬銬過不過當時自己打得他叫爹叫娘。看來一會自己又要大顯神威了!“你們真的不怕?”陳天明突然站起來說道。
  “呵呵我們就是公安我們還怕什么?”警察隊長笑著說道。另外一個警察已經向陳天明沖了過來。
  就在他將要沖到陳天明身邊的時候奇怪的事情出現了那個警察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沖不到陳天明的身邊他們之間好像有一堵墻似的。
  “你媽的小黑你是不是吃飽沒事干啊我叫你把他銬起來你怎么在那里站著不動啊?”警察隊長看到那個叫小黑的警察在陳天明的面前站著竟然沒有把陳天明銬起來他不由生氣了。
  “隊長怪事啊我竟然沖不過去這陳天明面前好像有什么東西擋著我似的這世上不會有鬼?“小黑是一個無神論者但現實發生的事情又讓他不得不信。
  警察隊長罵道“這怎么可能呢”他邊說邊往陳天明這邊走過來但他也和小黑一樣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就走不過去了。
  “隊長你也走不過去嗎?”小黑害怕地說道。這個人不是鬼就是高人一切太奇怪了。
  “是啊奇怪”警察隊長小聲地說道。“陳天明你到底想干什么?”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你們到底想干什么?這事情明明是沈元利不對你們卻要冤枉我硬要逼我簽那個不符現實的口供。如果按我以前的脾氣我一定把你這里鬧翻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警察隊長說道“我們這些小人物只是聽命行事誰對誰錯也由不了我們。”警察隊長沒有剛才的那氣勢洶洶他現在知道人家陳天明也是一個不好惹的人。
  “好了我不跟你玩了你們呆在那里給我好好地坐著我剛吃完飯也要在這里好好地坐著休息一下。”陳天明把內力一吐然后坐回剛才的椅子上。
  小黑與警察隊長就沒有這么好運陳天明的內力把他們往前一送他們就揮得四腳朝天還好他們是屁股先著地只是疼一下沒有受傷。
  “明少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干的你先在這里坐會我去做點事情好嗎?”警察隊長見這樣不是辦法他想著出去給錢占通風報信。
  “不行你們在這里好好陪一下我不能出去。”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小黑偷偷地拿出手機準備往外面打電話但他只覺自己的手一抽好像有一股風把自己的手機給搶走了。他抬起頭一看不由呆了只見自己的手機正向陳天明飛過去。
  陳天明把內力一收接過小黑的手機“你叫小黑是嗎?我最后說一次如果你們再搞小動作我就馬上廢了你們就如這手機一樣。”說完陳天明手中小黑的手機又自己飛了起來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啪”的一聲手機在空中自己爛了。
  “明明少你千萬不要亂來我們會很老實的”警察隊長也看到人家陳天明的實力這樣的人連警察也敢惹聽說錢占是省公安廳廳長跟太子黨有關他也一樣不看在眼里這樣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惹得起呢?
  “老實就好小黑剛才不好意思了弄壞你的手機如果我有錢的時候會賠給你的。”陳天明微微一笑說道。
  “不用了明少這手機是小意思它也比較舊了我正想換一臺。”小黑心疼地說道。這手機可是最新的進口貨他花了幾千塊買來的。
  陳天明說道“你們呆在那里乖乖坐好你們能走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說完陳天明拿出自己的手機拔弄了一下。
  ——
  錢占跟兩個警察帶著張麗玲與阮紫軒走進旁邊的審訊室開始那兩個警察還是中現中矩的問著張麗玲與阮紫軒的有關資料過了一會其中一個警察說道“你們把那個陳天明是如何打沈先利的事情交待一下。”
  張麗玲頓了頓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開始在談生意沈先利想跟我做一些別的交易我不肯當我們想離開的時候沈先利就叫十幾個人把我們圍起來他們要打我們。我的朋友才出手自衛打他們事情就是這樣的。”
  “你把陳天明打沈先利的事情詳細說一下至于前面的那一段你可以不說。”那個審問的警察說道。
  “為什么不說難道你們不記嗎?”張麗玲畢竟在商場上混了一段時間她已經聽出那個審問警察的某些意思。
  “這個不是重點現在人家沈先利告你們打他我們當然是要記陳天明打沈先利的事情。”警察說道。
  張麗玲說道“有你們這樣審案子的嗎?”
  “呵呵美女我們可是專業警察怎么沒有這樣審的呢?”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錢占笑著說道。“你們快點寫然后叫她們簽名就行了。”干這些霸道的事情錢占是最在行的了。
  “知道了占少”那個警察點點頭然后在筆錄紙上快速地寫著。過了一會那個警察把口供放在張麗玲的面前他的大手已經擋在一部分口供上讓張麗玲看得不清楚。“小姐你們可以簽名了簽完名就可以走了這只是小事。”
  張麗玲看了口供一眼說道“你們把手放開我要認真看一下看看里面的內容有沒有跟我剛才說的一樣。”
  “一樣的你看看這里面不是跟你說的一樣嗎?”那個警察指著那陳天明打沈先利的內容說道。
  “這里只是說陳天明打沈先利還有前面沈先利先叫人打我們的那一段呢?你們怎么沒有寫啊?”張麗玲不解地說道。
  “有寫了就在前面只是我的手蓋著而已。”警察笑著說道。“你放心我們警察還能騙你們嗎?你們快點簽名好回家從省城到m市還有一段路呢!”警察故意好心地捉醒著張麗玲。
  張麗玲搖搖頭說道“你如果不放開手讓我看一下我們是不會簽名的。”張麗玲在心里冷笑著他們這些警察還以為自己是三歲小孩這么容易蒙騙自己在商場上什么騙子沒有見過啊?就算拿到口供仔細看一下沒有事的情況下還要拿起來摸摸紙張有沒有折起來不要讓別人騙了。
  “你們不相信我們警察?”那警察板著臉說道。
  “不是相不相信的問題是手續問題如果我沒有認真看過我是不會簽名的如果你們只寫陳天明打沈先利一段而不寫沈先利叫人打我們那一段這是不符現實”張麗玲沒有表情地說道。
  錢占見那兩個警察騙不了張麗玲她們簽名他便走過去說道“讓我來我就不信這兩小妞這么嘴硬。兩位美女我最后問你們簽不簽?”
  張麗玲與阮紫軒同時搖搖頭說道“不簽!”
  “那好竟然你們不肯合作那我就要好好地爽一下了同時玩兩個女人我還是有能力做得到的。”錢占看著張麗玲與阮紫軒倆人豐滿的酥峰淫蕩地笑著。
  “你你要干什么?”張麗玲看到錢占慢慢地向自己這邊走過來不由害怕了。錢占的那種眼神她作為女人的懂那是野獸的目光只有一個男人要想對女人做那種事情的時候都會有那種目光。
  “哈哈我想干什么?誰叫你不識相啊如果你們乖乖地聽話把名簽了我不但不會對你怎樣還會派人送你們回m市但如果你們不聽話那我一會就把你們的衣服全脫了慢慢地玩。”錢占奸笑著。他現在看著張麗玲與阮紫軒就好像她們已經沒有穿衣服了她們潔白細嫩的身體已經躺在自己的身下讓自己拼命地玩弄著。
  阮紫軒害怕地說道“這這是公安局你們敢亂來嗎?”
  “公安局又怎樣?你不知道全省的公安都是我老子開的嗎?我老爸就是省公安廳的廳長我就算對你們那樣了也沒有人敢說什么?再說我哪會對你怎樣啊?一會旁邊的這兩個警察兄弟會幫我作證的我沒有動你們你們至于跟誰上床做那種事情我就不知道了。”錢占又是一陣大笑。
  “看來你一早就設下圈套給我們鉆的”張麗玲冷靜地說道。
  她現在想著如何拖延時間讓陳天明來救她們。
  “當然了你們以為我們是黑社會啊我們是人民警察我們所做的事情都是有證據的。一會我先把你們上了再按下手印就行了。至于簽名嘛我會把你們的手指弄廢一個因為你們寫不了字當然是按手印就行。可惜啊像你們這樣的美女被弄廢手指真的是非常可惜啊!”錢占輕嘆了一口氣。“不過你們還是有機會的上次有一個女孩就是害怕了自己脫光衣服從了我我上了她之后也就放過她還送她一筆錢。她現在的生活過得非常滋潤在別的地方我不敢說大話但在我們這省你完全可以橫著走我在后面保你。”
  張麗玲罵著錢占“哼想不到我們國家竟然出現你這樣的敗類你不要得意我的朋友一會就過來救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