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780

“能怎么不能呢?我們公安局就是說理的地方美女到時你想怎樣說都行。”錢占淫蕩地笑著說道。
  陳天明看著錢占那付色狼樣他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m的這樣看我的女人如果不是說這是在省城麗玲她們也在這里我一定按著你的豬頭狠狠地揍你一頓。陳天明瞪著錢占。
  賀平忙說道“占少大家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至于到公安局里說清楚嗎?要不然我們上去說占少我請大家吃飯。”賀平也不知道陳天明與他們以前有什么過節不過他還是想息事寧人。
  “賀老板不好意思這次的事情不是我不給你面了你們酒店的人還是站在一邊現在警察正在辦案如果跟誰有誤會就不好了。”錢占暗示了賀平一下。
  “賀老板你去忙你的我們的事情我們解決走我們出去再說。”陳天明也不想在酒店里鬧事。說完陳天明拉著張麗玲與阮紫軒的手臂走了出去。
  那些警察也緊緊地跟著陳天明他們有些已經把手按在腰間作拔槍的姿勢。
  沈先利看著陳天明他們在心里不斷地喊著“陳天明你們跑啊快點跑啊最好讓警察他們把你們打死”現在的沈先利有點小人得志的樣子他想著上段時間自己對錢占的投資果然沒有白費。先不要說那些警察就是錢占身邊的三個男人就非常厲害。
  出了門口陳天明停下腳步說道“我們跟你們去公安局不過我們自己開車去不坐你們的車。”
  “不行如果你們逃了怎么辦?”沈先利急忙說道。好不容易遣到陳天明他們如果他們趁這個機會開車逃走那是要到m市找人了m市不是他的勢力范圍。
  錢占擺擺手說道“沈哥沒有事的你別怕你不是說過那個女的是什么公司的總經理嗎?如果她也逃的話那我們就到她的公司去抓人別的地方我不敢說但全省我還是有點關系的。”
  “你們放心我們不會走的我就要看看你們警察是怎樣辦案的沈先利先叫人打我們我是出于自衛”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如果他們敢亂來那自己就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陳天明他們上了小七的車警車在前錢占的車在后一前一后地夾著陳天明的車而沈先利也帶人在后面跟著。上了車后陳天明就打了幾個電話。而錢占與沈先利也在不斷地打著電話他們就不信到了公安局還整不死陳天明他們這里可是省城他們的天下。
  一到公安局門口陳天明就看到那里已經又站著十幾個拿槍的警察在等著他們。“你們這是叫我們回來協助調查還是準備開戰啊?”陳天明看著這樣的陣勢冷冷地說道。如果是想硬來的話那他也不管了大不了先不要以前的公司先把錢占他們廢了再找許勝利這個假外公幫忙。
  “因為你們有暴力傾向所以為了慎重起見我們要多派人手看著你們。”錢占說完又指著小七說道“你只是司機這事情跟你暫時沒有關系你就不要進公安局了你在外面等著!”錢占以為小七是張麗玲雇來的保鏢只要不讓小七進來剩下的事情就容易辦了。可他萬萬沒有想到武功更厲害的陳天明還沒有出手呢!
  “你們跟我們進去錄口供。”剛才的那個警察隊長對陳天明他們說道。
  “我也要進去看看”小七哪肯在外面等著呢!他大聲地說道。
  陳天明時小七說道!“小七竟然他們說錄口供的話你就在外面等著沒事的這里可是省城應該是能說道理。”
  小七聽陳天明這樣說了只好不再嚷嚷反正老大的武功這么厲害自己還是在外面等著一會還有人要過來呢!
  “你們快點進去!”錢占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么配合他還以為一會要自己身邊的三個男人動手把小七控制住呢!
  這公安局跟上次陳天明大鬧的派出所不一樣這可是一個大地方里面的房間非常多且裝修也很好。
  進了里面錢占指著一個房間對另幾個警察說道“你們帶陳天明進里面錄口供沈先利在那邊錄我們帶這兩個女的錄口供。
  “不是一起錄嗎?”陳天明看著錢占那色迷迷的樣子皺起了眉頭如果他與張麗玲她們分開的話事情可能就會麻煩。
  “當然不是了我們要你們各自把當時的情景說出來以便我們核對你們快點進去我們沒有時間和你們耗我們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辦。”警察隊長沒好氣地對陳天明他們說道。
  “天明”張麗玲現在也感覺到氣氛不一樣這里面的審訊室這么多如果進到里面關著門的話她的心里有點害怕。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們現在不接受審訊等張總的律師來了再!”在車里的時候陳天明已經給上次救自己的田俊輝律師打了電話由于輝煌酒店要在省里開分店有些法律上的事情他找過田俊輝所以現在田俊揮算是輝煌酒店的兼職律師。
  “你們的律師來了也沒有用我們要先錄第一口供如果你們不錄的話我們是不會讓你們見律師。”那警察隊長冷笑著。這樣的事情他們見多了畢竟省城有錢人和有關系的人特別多他們有辦法對付。
  “那她們在哪里錄口供?”陳天明問道。
  錢占指著要陳天明錄口供旁邊的一個房間說道“就在你的旁邊你們快點進去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我們的時間是寶貴的。
  “好麗玲你們進去有什么事就大聲地叫我”陳天明一看到張麗玲她們錄口供的地方就在自己的隔壁他也放下心來。
  錢占聽了在心里暗暗偷笑這審訊室隔音效果非常好只要把門關了就算自己在里面**這兩個美女她們拼命地喊救命外面是聽不到聲音的。
  陳天明進了審訊室警察隊長坐在陳天明的對面他拿出筆錄放在桌子上而另外一個警察把門關上接著也坐到警察隊長的旁邊。
  “姓名性別工作單位”警察隊長問著陳天明。
  因為這是在省城陳天明也不與警察們鬧別的事情反正人家錄口供也是這樣他也一一地實說了。
  “你把當時你是怎樣打沈先利的事情說一下”警察隊長嚴肅地說道。
  陳天明看著他們好像也蠻公正的不像一些警察一等犯人進來就開始動手動腳。于是陳天明也把當時打沈先利的事情說了出來過了一會警察隊長把一份筆錄放在陳天明的面前說道“陳天明你看一下里面的內容跟你說的有沒有出入如果沒有你就在下面簽個名。”
  陳天明看了一下發現里面寫的內容跟自己剛才說的一模一鼎h一點出入也沒有且連一個錯字也沒有出現。難道他們真的秉公辦事?陳天明在心里暗暗懷疑。“我是在這里簽名嗎?”陳天明指著空出的地方問警察隊長。
  “是的就在那里簽名”警察隊長點點頭說道。
  “呵呵不跟你們玩了你再寫過一份!”陳天明把口供放在桌面上笑著說道。
  “你是什么意思啊?”警察隊長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怎么回事他當了這么多年的警察都沒有聽到被審問的人說這樣的話。
  陳天明扳著臉說道“你不要以為我不懂法律你只是問我后面一部分前面一部分怎么沒有問了?我為什么打沈先利的我是怎樣被他們十幾個人打又是如何自衛的?像剛才你故意問我打人的情節我被打的情節不寫。如果我簽名的話那我就是故意打人了而不是自衛打人性質是不一樣。”
  “這這是一部分一部分的錄你先簽這個名字一會我們再錄另外一部分。”警察隊長想不到陳天明這么聰明他剛才還以為可以蒙混過去了呢。只要陳天明把名簽了那他就是承認打沈先利可以定罪了。
  “不可能哪有一部分一部分的簽你除非把當時的情形完整寫下來我才簽名要不然我就不簽。”陳天明搖搖頭說道。看來很快就要大鬧天宮了象這樣的警察一般是先禮后兵的。
  警察隊長陰陰地說道“如果你配合的話那你受的苦是少了很多要不然你不但受苦還要坐牢你知道嗎?剛才你得罪的是我們的占少是省公安廳廳長的兒子只要他動動手指你們這些從鄉下來的人個個都沒有好果子吃。還有那個沈先利是有錢人只要人家肯出錢你們更是吃不了兜著走。”
  “呵呵看來你們是準備對我來硬的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反正他不怕只要警察敢動自己那自己就不客氣了。
  “陳天明我老實告訴你我有十多種打你你又告不了我們的方法而且有沈先利的口供你肯定是出不去了現在你只是想著要吃多少苦果子而已。你識相的就乖乖聽我們的話要不然占少發起火來后果是很嚴重的。他可是太了黨的人唉不過跟你這種鄉下的人說太子黨你也是不懂的。”警察隊長搖搖頭說道。
  “我也老實告訴你我不是好欺負的如果你們敢得罪我那你們也得吃不了兜著走。“陳天明也正色地說道。m的來硬的誰怕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