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779

“是啊就是那個小子你快點給我打電話讓占少快點過來我的仇人在這里。”沈先利小聲地對手下說道。他認識了一個叫占少的人聽說是跟太子黨有關系的。就算占少不與太子黨有關系就憑他老爸是省公安廳的廳長就可以在這里橫行霸道了。
  “是的我馬上打。”那手下急忙跑到旁邊給占少打電話了。
  沈先利焦急地在陳天明他們后面偷偷地跟著他怕陳天明走了到時他要找陳天明報仇又麻煩了。占少啊占少你快點帶人過來!沈先利在心里暗叫。
  這時小七把車開了過來陳天明招呼著張麗玲與阮紫軒讓她們上車。
  看到陳天明他們要上車走人沈先利終于也忍不住了他急忙跑出來叫道“張總你等一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沈先利?”張麗玲看到沈先利的出現心里不由一驚她急忙用眼神暗示陳天明快走上次沈先利可是報警要抓陳天明。
  陳天明也看到了沈先利他握了一下拳頭說道“沈先利你是不是想麻煩啊?是的話你就出聲。”
  “不是我怎么會找你們的麻煩呢?“沈先利看到陳天明想動手的樣子他害怕了他又不是沒有見過陳天明出手人家可是一個人打十幾個人如果陳天明現在要打自己的話一定像打豬頭一樣。
  “那你想干什么?”張麗玲不相信地說道。她也知道沈先利的為人他絕對不會這么輕易放過陳天明。
  沈先利看著漂亮的張麗玲暗暗吞了一下口水“麗玲是這樣的我想大家再談一下上次的事情我可以優惠一些給你的。”
  “優惠給我?”張麗玲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這怎么可能呢?
  上次沈先利都是那樣說今天是怎么了?先是賀平不計成本的把地皮賣給自己現在沈先利又說優惠給自己難道自己今天走了好運?
  “是啊你們不要急著走嘛我們好好談談。”沈先利已經走在張麗玲的前面他想只要自己能留下張麗玲陳天明一定不會先走。
  “沈董不要了我已經找到地皮了下次我們再合作”張麗玲不知道沈先利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她也不想跟他在這里說話。以她現在的實力是同時吃不下兩塊地皮。
  沈先利見張麗玲不想跟自己談要走他急忙向后面的幾個手下罵道“媽的你們在那里看什么鳥啊?你們還不快點過來幫我求一下張總留下來那可是賺錢的生意啊!”
  沈先利幾個手下聽沈先利罵他們也忙跑過來向張麗玲說著好話。
  看著沈先利他們嘻皮笑臉的樣子陳天明也不知道如何打發他們。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都在求著張麗玲做生意自己怎么能用強呢?陳天明看了張麗玲一眼發現她也束手無策不知道怎樣辦。
  “嘰嘰”兩聲汽車急剎的聲音接著陳天明他們抬頭一看發現酒店門口停著兩輛車一輛是小車一輛是警車。兩輛車的車門同時打開下來了一群人。
  沈先利看到領頭的人高興地叫道“占少我在這里啊你們快點過來上次打我的人在這里。”現在沈先利的表情就像見了老娘似的。
  “沈哥是誰敢打你啊?我看他是吃了豹子膽”一個青年大聲地叫道。
  陳天明仔細地看了那個叫占少的青年長得還算過得去不過臉上一付被酒色掏空的樣子。
  “就是他叫陳天明”沈先利指著陳天明大聲地叫道。錢占來了他也不用繼續演戲過好張麗玲他們。
  陳天明冷冷地像看著小丑似的看著沈先利“沈先利你剛才是故意跟我們說生意目的想讓我們不能走讓你的救兵過來?”
  “呵呵那當然了要不然你以為我這么好心跟你們說那些費話啊?陳天明上次你打我打得過癮今天我看你跑不了。”沈先利得意洋洋地笑著。
  “沈哥這個美女不錯啊她是什么人?“錢占看著美貌如花的張麗玲流著口水像張麗玲這樣的美女他是很少玩過難道這個女人是沈先利的女秘書?錢占淫蕩地想著。如果是的話一會叫沈先利讓自己帶到酒店里開個房間玩玩。
  “占少上次就是因為這個女人那個陳天明打我你一定要把他們全給我抓起來還有這個女秘書”沈先利看了阮紫軒一眼覺得這個女秘書雖然比張麗玲差上一點點但也非常漂亮且看她的樣子好像還是處級女人。
  錢占一聽沈先利這樣說忙高興地點頭說道“好這樣好來人把他們全給我抓起來我就不信他們沒有王法了。”錢占是市公安局的一個副科長但因為他父親的關系所以省里的公安系統都是給他面子聽他的話。
  從警車下來的警察馬上把陳天明他們三人圍了起來其中一個好像還張開手想動武。因為上次沈先利已經清這些警察吃過飯還送了紅包。正所理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他們現在當然是要賣力了。
  “你們是不是想不分青紅皂白就抓我們?上次沈先利可是先叫人打我們我們自衛的。“陳天明看著那幾個警察說道。上次他在m市痛打了那些像毒瘤的警察看來這次也是要出手了。
  在車里的小七看到陳天明被警察圍了起來他馬上從車里沖了出來大聲地說道“你們誰敢動我老大我就要他好看。”說完小七把自己體內的內力放了出來一股強大的氣流逼得那些警察紛紛后退。
  因為陳天明見小七經常跟著張麗玲他怕小七的武功不行所以暗暗為小七多輸了幾年功力。雖然小七現在對混元功掌握得沒有吳祖杰他們好但也進步非常大比吳祖杰與詹綺相差不是很大。
  “占少怪不得他們這么牛原來他們會武功。”錢占后面的三個男人不約而同地說道。他們是從錢占的小車下來的且穿著平常的衣服應該不是警察。
  “呵呵那一會麻煩三位大哥了小弟到時讓沈哥好好感謝你們。”錢占看著小七說道。
  “占少大家都是兄弟這些客氣話就不要客氣了。”這三個男人也是會武功的他們能看出小七的武功但卻看不到陳天明會武功。因為陳天明的內力已經藏在體內雖然沒有達到反璞歸真但陳天明不使出來別人是感覺不到的。
  反而陳天明就能感覺到這三個男人是練武之人且武功不錯。
  不過陳天明才不會把這三個男人看在眼里。只是他現在有點擔心的是聽沈先利的意思是想把張麗玲與阮紫軒一起扣下來如果現在張麗玲倆人硬是要走的話那可能會惹麻煩了。
  人家警察請你回去協助調查但你不但不去還襲警的話就算張麗玲現在能走但她所管的公司也會受到牽連。
  這時酒店的保安也跑了過來他們有些是玄門弟卑當著到掌門被警察圍了起來他們也想動手了。他們才不管什么警察不警察的打了再說。
  “你們是不是想打警察?我看你們這酒店有問題是不是跟他們是一伙的?”其中一個警察大聲地叫道。雖然他聽說輝煌酒店有很硬的后臺但他們敢公開在占少面前打警察的話那酒店估計也不能開了。
  “我們不是想打警察我們只是想大家冷靜下來把事情搞清楚畢竟這是酒店就算你們是警察也應該按法辦事。”其中一個玄門弟子對警察說道看來他是玄門在這里的負責人。陳天明當時怕他們會意氣用事讓他們來之前惡補了不少有關法律的知識。
  “我們現在是想請他們回公安局協助調查如果他們不配合還敢襲警察的話那我們也不客氣了。”一個隊長說道。他見錢占在旁邊看著自己也不能示弱。只要自己是錢占的人到時錢占的老爸肯定會給他們挪動一下位置的。
  賀平也收到消息急忙趕過來“發生什么事情了?”
  “原來是賀老板啊是這樣的這幾個人涉嫌在上段時間打了沈先利董事長我們的警察準備帶他去公安局協助調查想不到他們想動手你的保安好像想幫他們。”錢占見賀平親自過來他也不敢不給一點面子。畢竟能在省城開一間這樣的大酒店沒有很大的后臺是不行的。
  “占少你誤會了我們的保安怎么會胡亂幫人呢?他們以為發生什么事情趕過來看看的。你也知道了我們做酒店的開門就是客誰也得罪不起所以希望大家有事到外面說你們一鬧我們這生意就難做了。”賀平雖然這樣說但語氣也挺有點肯定。反正有軍區為酒店撐腰老板又在身邊他賀平還怕什么啊?
  “陳天明你們跟我們到公安局走一趟還有那個司機雖然你們一、兩個人可能逃得了但其它人可能逃不掉且你們這一逃后果是非常嚴重的。”錢占淫蕩地看著張麗玲和阮紫軒他現在巴不得陳天明與小七逃走他好把張麗玲與阮紫軒抓回公安局“好好”審問。嘿嘿到時自己就可以一邊問一邊摸著她們豐滿的酥峰和渾圓的臀部那才爽啊!
  “天明我們跟他們回公安局我就不信公安局不能說理了”張麗玲生氣地說道。現在他們在省城人家的地盤是不能像上次陳天明幫李欣怡那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