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777

“我一定會努力的謝謝老大。”孫蔚廷高興地說道。只要小五能教他武功他哪管叫什么呢!
  “我叫小五你以后叫我小五哥就行了不要老大老大的叫難聽。”小五擺擺手說道。他只不過是受老大陳天明所托而已。“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孫蔚廷。我以后叫你小五哥。小五哥你是不是現在就教我武功啊?”孫蔚廷興奮地說道。他太想學武功了。
  小五搖搖頭說道“現在不行你還要回家吃飯呢這樣這個星期六的早上我找個地方教你這是我的手機號碼你把你的手機號碼也給我留一下如果有人找你的麻煩你就找我不過是外面的人才找我如果是學校里的學生你找你的老師。”
  孫蔚廷拍著胸膛說道“這當然學校的學生哪能欺負得了我啊?這些小事就不麻煩小五哥以后有小五哥罩著我外面也沒有人敢欺負我了。”說到這里孫蔚廷又是一陣得意的笑聲。
  “蔚廷你學了武功后一定不能仗著自己會武功欺負別人還要多幫助自己的同學要努力學好習。”小五把陳天明跟他說過的話轉述了一次。
  “我知道了小五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學習不會丟你的臉。”孫蔚廷又拍著胸膛說道。
  “那就這樣了你們快回家!星期六我們再聯系。”小五讓孫蔚廷他們快點回去。當他看著孫蔚廷他們走遠后小五拿出手機給陳天明打電話了。
  蔣東沒有想到半路殺出一個人來把大飛他們打跑了他正想出去教訓小五時他的手機響了。“喂爸有事嗎?”蔣東打開手機小聲地說道。
  “小東你回來一下我有急事找你。”手機里傳出蔣炎的聲音。
  “爸很急嗎?”蔣東問道如果讓小五跑了他以后上哪找小五啊?
  “是的你快回來就這樣了你舅舅也在這里。”蔣炎說完就掛了手機。
  蔣東聽父親這樣說他也不敢再在外面逗留他急忙打了一輛的士就回家了。
  回到家蔣東就看到蔣炎與賈道才倆人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小聲地說著話。“爸舅舅有什么急事啊?”
  “小東是這樣的很快市里會進行清查行動我知道你已經控制一些幫派你讓那些幫派這段時間不要有大動作且你要這樣。”說完賈道才在蔣東的耳朵邊小聲地說著。
  過了一會蔣東高興地說道“舅舅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堂哥蔣南明天也會過來幫你他是你在外面的代言人到時m市大部分的勢力就會在我們的手中。”賈道才高興地說道。
  “那我們可以對付陳天明了嗎?”蔣東期待地看著賈道才。只要能對付陳天明那小紅就是自己的了想著小紅那驕人的身軀蔣東心里就興奮。
  “這個不是我能決定到時如何由你三叔公決定。”賈道才搖搖頭說道。
  蔣東點點頭說道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我知道了。”
  “那就好我們現在再從詳計議。”賈道才又低下頭小聲地對蔣炎與蔣東說著話。
  今天一早陳天明就與張麗玲到省城去見賀平。因為陳天明見張麗玲整天為著省里地皮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他心疼得要命。所以他讓賀平以輝煌酒店的名義再用許勝利的關系買下了一塊地皮現在轉手賣給張麗玲的公司。
  當陳天明跟張麗玲說有地皮的時候張麗玲聽到那么低的價格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不是她對地皮也比較熟悉她真有點懷疑那地皮有問題哪里有這么便宜的事情比那個色狼沈先利的地皮還好還要便宜。
  “天明你說那個賀平總經理是不是跟我開玩笑啊?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他給我們的價格非常低他們基本是沒有什么賺的了。”張麗玲不相信地對陳天明說道。
  “麗玲我剛才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嗎?我跟賀平是老同學又是好朋友他主要的生意是酒店行業所以不想弄房地產所以他就照顧我這個老同學了。且他想你以后多多照顧他的酒店。”陳天明說道。
  張麗玲笑著說道“你真是說得及時如果我再找不到地皮的話我那個項目就要擱淺了。”
  “呵呵當然了你現在才知道你老公厲害嗎?這樣的皮的事情還不是手到擒來。”陳天明故意吹著牛說道他知道自己越是這樣說張麗玲反而是不相信自己有這樣的本事。
  “嘻嘻你就吹人家賀總這次是看到老同學的份上幫你的你哪有什么本事啊?如果你有人家賀總的本事我就不要這么為家里的集團公司操這么多心了現在我們又成立集團事情更加多。”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麗玲你不知道啊賀平那個小子哪有我本事我有這么多美女老婆他可是光棍一條且我的能力也是非常厲害的。”說完陳天明邊說邊淫蕩地掃了張麗玲高聳的酥峰。如果不是前面坐著小七和阮紫軒陳天明真想與張麗玲在車里**地玩一會。張麗玲穿著西裝套裙非常性感讓他好想把手伸進她的西裝裙子里面。
  “陳天明。”張麗玲哪會不知道陳天明說的是什么意思她紅著臉罵道。這個害人的家伙每天晚上一回到家里就好像要大戰七國似的個個姐妹都被他搞得兩腳酥軟有氣無力的。
  張麗玲也知道陳天明在那方面很強好像是可以控制似的如果只是自己的話他把自己送兩次天堂后他也滿足了。如果是幾個姐妹的話他卻可以一直跟幾個姐妹一起玩等到大家都滿足了他才最后滿足。這個害人的家伙難怪他要找這么多女人如果是自己陪他的話晚晚那樣對自己自己哪有精力工作啊?想到這里張麗玲的臉又紅了。
  “麗玲你在想什么啊?”陳天明看到張麗玲的臉紅了不由奇怪地問道。
  “想什么也不關你的事你好好想一下怎樣討你的老同學歡心快點把合同簽下來。”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天啊讓我去討賀平的歡心?麗玲你不是這樣讓老公我去出賣色相那賀平可是男的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撲哧”在前面的阮紫軒終于忍俊不禁地笑出聲音來。
  張麗玲在陳天明的腰肉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生氣地說道“我是要你想一下你老同學的喜好然后我們盡量投其所好大家拉好關系你想到哪里了?”
  陳天明無奈地說道“我這個老同學沒有很多的愛好唯有一個最明確的愛好。”
  “什么愛好?”張麗玲問道。
  “他是色狼喜歡美女。”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你以為別人都像你一樣啊?”張麗玲瞪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說道“麗玲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別人都像我一樣?我是像賀平那種色狼嗎?”反正賀平現再也不在身邊陳天明也不想給賀平留什么好印象。
  “你說一下某個例子”張麗玲見還有一個小時才到省城在車里也是閑得慌不如聽陳天明說一下賀平。
  “他在大學里經常跟我一起看a片不我說錯了是他經常叫我看a片我沒有去后來他自己去看了。”陳天明發現自己說得太快說漏嘴了急忙改口說道。
  “陳天明怪不得你這么色原來你大學時經常看a片你這個壞家伙回去我再跟你算賬。”張麗玲又開始變本加厲地掐著陳天明。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麗玲你不要掐了我們要注意一下形象你看小七和紫軒都在前面坐著給他們看到不好啊!”
  小七因為要專心開車他沒有多大注意聽陳天明他們的說話。但阮紫軒聽著陳天明與張麗玲的說話捂著小嘴偷偷地笑。
  “哼”張麗玲想想也是她瞪了陳天明一眼后放開手了。
  到了省城的輝煌酒店賀平已經在酒店門口恭候多時。自己的老板與老板娘要來他能不親自等待嗎?
  下了車張麗玲看到賀平已經在那里等著她不好意思地伸過手對賀平說道“不好意思賀總讓你在外面等我們。”
  “沒事應該的。”賀平看到張麗玲這么漂亮還伸手過來要跟自己握手他心里已經在暗罵陳天明了。大家是同學一起讀書一起工作為什么人家找的女人這么漂亮自己還一個也沒有啊?
  陳天明看到賀平想握張麗玲的手他急忙沖到前面擋開他們然后他左手握著賀平的手右手握著張麗玲的手笑著說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們就不要握手了你們握著我的手一樣。”
  “陳天明你不是?我只是想握一個嫂子的手這樣都不行啊?你也太摳門了?”賀平生氣地說道。
  “當然不行了你都說了你的嫂子我的女人當然是我才能碰別人是不能碰的。你如果想握你去握你秘書的手。”陳天明笑嘻嘻地說道。陳天明剛才看著賀平那色迷迷的眼神就好像他以前在宿舍里看a片時的一模一樣陳天明哪能讓賀平握著張麗玲的手呢?
  再說了這次的簽約其實就是自己簽約而已反正這兩間公司都是自己的只是走走場過過形式而已。所以陳天明哪能讓自己的女人犧牲“色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