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766

“什么?你行了可以開始了?”白眉道長吃驚地說道。現在的陳天明坐在地上好像休息的樣子他就這樣叫自己向他攻擊?這天下會有這么好的事情?白眉道長知道如果一個人坐在地上要運功抵擋自己的攻擊是比站起來相差很大的難度。
  所以白眉道長聽到陳天明叫自己出手攻擊他不由呆住了這會不會是計謀呢?就像剛才陳天明對付玉中子一樣。
  “是啊你可以攻擊我了。”陳天明對白眉道長笑著說道。他現在哪像在比武他好像是在與白眉道長說你可以清我吃飯了那樣。
  “好那我出手了”白眉道長舉起手運起全身的內力他的手中馬上形成了一股強大的真氣球一些武林高手看到白眉道長手中的真氣球不由心里震懾他們想不到白眉道長的武功也是這么高。看來他現在能主持武林的事情也不是偶然的。
  看著白眉道長手中的真氣球陳天明的心里也是非常著急但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內力是打不過白眉道長就算是打得過白眉道長后面還有一個選手。因此現在當務之急陳天明是快點恢復自已的內力。
  反正自己的身體特殊他白眉道長要打就打且他不一定敢打。想到這里陳天明又向白眉道長微微一笑他那燦爛的笑容讓白眉道長心里一震。
  “唉小子相同的計謀怎么能繼續用呢?”許勝利以為陳天明又是用詐敵的方法不由輕嘆了一口氣。
  白眉道長手中的真氣彈不敢發出去他是相信天下不會掉下餡餅的事情剛才玉中子就是一個明顯的事倒特別是聽到那邊的許勝利又說那樣的話他的心里更是猶豫不決。打還是看看再打呢?
  “我真的要開打了。”白眉道長厲聲地說道。
  “好啊開打!”陳天明笑著說道。他發現在自己的調息之下體內受阻的地方有了一絲通暢。唉如果不是說要馬上比武讓自己再運功調息一段時間的話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
  “那你站起來啊!”白眉道長相信這里面一定有鬼哪有人這樣比武的。
  陳天明笑道“我就這樣坐著打你過來就行了。”
  “我我抗議!”白眉道長大聲地說道。“哪有這樣打的?”
  高明也轉頭對許勝利說道“老許你叫你那個人站起來快點打坐著打像什么啊?”
  “你管他是睡著打還是坐著打反正他們打就行了”許勝利哈哈大笑想不到陳天明這小子這樣做反而讓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難得有這樣的打斗給大家看許勝利才不管呢!還好許勝利不知道陳天明體內中了一種特殊的藥水某地些方受阻要不然他會氣得蹦蹦跳。
  “白眉道長你不要抗議了他坐著打就坐著打你盡管打就行了”高明也大聲對白眉道長說道。
  沒有辦法的白眉道長只好頓了一下把手上的真氣彈往陳天明發過去。他想著反正自己離陳天明不是很近如果陳天明馬上向自己攻擊的話自己還可以馬上往后退出幾步。
  不過讓白眉道長吃驚的是陳天明既沒有躲開自己的攻擊也沒有向自己反攻他竟然是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讓自己的真氣彈擊中。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更新更快盡在支持文學支持!啪”陳天明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傳來一股股的陣痛看來自己是受了傷不過只是輕傷。還好白眉道長怕陳天明使詐本來他運上了十成功力后來又減到五成功力他想試一下陳天明搞的是什么鬼。
  m的如果他老是這樣向自己扔真氣彈的話自己肯定是會被他打成重傷的是要想個辦法才行。現在的陳天明已經受了傷他只有拼命地運功療傷但他的臉上還是帶著笑容“白眉道長你繼續打!”
  “你叫我繼續打?”白眉道長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本來以為自己這樣打陳天明應該受傷了但他還是叫自己繼續打。這個人如果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在使詐騙自己入套。
  “是啊繼續你不要多說了快打!”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發現自己體內受傷的地方在自己運功療傷下快速地恢復。
  難道是自己體內血黃蟻的作用?陳天明暗暗心喜。
  其實正如陳天明所想因為那種特殊的藥水不是毒藥血黃蟻的血液沒有馬上對它進行過濾處理但陳天明體內受傷了血黃蟻血液馬上感應到接著為陳天明修復他的身體。同時也讓陳天明受阻的地方有所暢通。
  感覺到自己的受阻的地方有所暢通陳天明的心里更是歡喜看來還是那血黃蟻厲害。剛才被白眉道長所打的地方已經沒有什么事情了且自己體內的真氣也恢復了一些。
  對啊我為什么不單獨用我體內八道真氣之一的血氣療傷呢?
  應該血氣對我現在身體的恢復很有作用。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把其它真氣收回來只有血氣來療傷。一般的情況用真氣療傷最好的就是用自己全部真氣來療傷特別是陳天明的體內受阻他更應該用全身的真氣沖開。
  但陳天明現在的情況特殊他中的那種特殊藥水似毒非毒如果用全部的真氣來療傷反而效果沒有只是血氣單獨療傷的快。因為血氣剛對對癥下藥全部真氣來療傷的話會影響血氣療傷的放果。陳天明開始不知道自己是中了特殊藥水的“毒”他還以為是自己的身體有問題。
  現在他可是誤打亂撞給撞對了在他的血氣療傷下他體內受阻的地方比剛才又通了一些。只要自己繼續用血氣療傷下去他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恢復得差不多。
  白眉道長現在可是越想越不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天下還有這么笨的人一動不動地讓自己打?
  “你們還打不打啊?天快黑了時間不多了。”高明大聲地提醒著白眉道長與陳天明。
  聽到高明的叫聲白眉道長心里一亮對啊不是還有一個選手嗎?我為什么不盡力攻擊這個陳天明反正我輸了后面還有一個選手。想到這里白眉道長大喝一聲右手在空氣中劃了一個小困。
  頓時他的手上又多出了一個大的真氣彈這下白眉道長可不客氣了他用上十成真氣只見他用力一打那真氣彈又向陳天明飛過去。
  真氣已經有所回復的陳天明這次動了他也感覺到白眉道長這次動的是真格他的姿勢沒有動還是坐著不過他的位置已經動了。現在的陳天明好像是有人抱著他似的只是一會的時間已經移開幾米遠剛好躲過白眉產道長的攻擊。
  “嘭”剛才陳天明所坐的地方被白眉道長打成了一個大洞。
  旁邊的軍官不由驚呼起來他們暗叫好險如果陳天明跑得慢一點他肯定會被打成一個洞。不剛才陳天明不是跑他是飛也不是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形容陳天明剛才的移動。
  剛才陳天明動的是他自己研究出來的輕功用內力把自己身體變輕躲過白眉道長的攻擊。
  “好看啊這樣的打斗有錢也看不到。”旁邊一個評委興高采烈地叫著他也被陳天明的武功所震懾。
  “呵呵那當然我許大粗推薦來的人能那么差嗎?”許勝利得意洋洋地說道。許勝利有點后悔早知道他讓大家加點彩頭贏他們幾個小錢就好了。
  “我跟你拼了。”白眉道長見陳天明還是坐著沒有起來他氣得雙手猛打一道道真氣在他的雙手揮舞中向陳天明卷去。
  看著已經像個瘋子的白眉道長如果是平時陳天明早就揮掌與他硬拼把他打飛出去了。但陳天明現在不敢造次畢竟他還是在恢復期間他只有失著尾巴躲避。他恢復的內力已經夠他施展輕功躲避了。
  “你你有本事就跟我打。”已經猛打一段時間的白眉道長喘著氣大聲地叫道。陳天明一昧地躲避且他躲得很快讓他拼命地打了這么久也打不到陳天明這讓他氣得快要用腦袋撞地了。
  “呵呵好啊那我打了。”陳天明笑著說道。他也看出白眉道長現在的內力銜接不上這正是自己動手的好機會。于是陳天明急忙飛身上前對著白眉道長就是兩掌這兩掌已經是他全身的內力。
  “啪”白眉道長被陳天明打得退后一步他沒有想到陳天明說打就打也沒有讓他喘多一口氣一點道德心也沒有。
  一見白眉道長后退陳天明又馬上對他攻擊一連續的攻擊讓白眉道長只有運掌相擋。本來白眉道長也想學陳天明那樣施展輕功躲避但人家的輕功太快了自己根本躲不了。沒有辦法的白眉道長只好繼續與陳天明硬拼。
  “啪啪啪”陳天明又連續擊出三掌白眉道長雖然擋到了前面兩掌但因為他的內力已經消耗不少他根本擋不了陳天明的第三掌以致被陳天明打中胸膛。
  “不好意思打了這么久我也有點累收手收得不快讓你受傷了。”陳天明對白眉道長微微一笑說道。這一掌打在白眉道長身上他起碼要回去躺三天了。
  “沒沒事我技不如人。”白眉道長捂著疼痛的胸口擺擺手說道。他畢竟是一個有修養的人被陳天明打傷還說得這么有禮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