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66 又幫美女修電

“啊!”一聲大叫從廁所里傳了出來。陳天明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穿著三點式正確的來說是戴著紅色胸罩和穿著紅色小底褲的女人正在用一條毛巾在擦洗著自己的身子。
  她見陳天明進來后大驚失色忙把毛巾一扔然后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胸罩然后發出一聲大叫。“啊!”像是回應似的陳天明也大叫了一聲。因為那女人正驚慌失色地看著他那驕傲的下面本來是想掏出來方便的可沒有想到提前掏出來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景他能不大叫嗎?
  “陳天明老師!”門外響起叫陳天明的聲音。
  “不會?這么快就找來了我還沒有睡下呢?”陳天明心想。他剛才回房間里準備睡覺誰知道門外又響起叫他的聲音。
  “不會李校長又找來了?好象不是門外好象是一個女人的聲音這么短的時間就算是李校長要做變性手術也沒有這么快。”陳天明想了想還是打開了門。
  “劉老師?”陳天明開門一看原來是學校的劉美琴老師。還好不是那個豬頭李校長。陳天明拍了拍心口。
  “陳陳老師你你有空嗎?”劉美琴有點閃閃爍爍吞吞吐吐。
  劉美琴其實人長得不錯雖然沒有何桃美但也遜色不了多少。不過她平時人好象有點軟弱做什么事情都是躲在背后。特別是她的胸部讓人看了真的是想好好地摸上一把。
  “我有空?”陳天明還沒有回過神自己要睡覺到底是屬于有空的類型還是屬于沒有空的類型。
  “你有空啊!那好啊!”劉美琴高興地笑著。
  “我我……”陳天明本是想思考一下的可劉美琴聽成了“他有空”。
  無奈的他只好問道“你有什么事嗎?”
  “是這樣的我房里沒有電不知是怎么回事?你可以幫我看看嗎?”原來劉美琴的房間沒有電。
  沒有電?不會?上次何桃的房間就是沒有電自己什么時候成了電工了?學校不是有電工嗎?
  難道是李校長不讓自己當老師當電工?00%不可能他沒有這個下放自己的權利。
  難道是何桃告訴劉美琴說自己上次幫她修好電?只有39%的可能因為上次何桃因為自己幫她修電可讓自己偷看了一些的春光。
  難道是?難道是劉美琴看上自己讓自己幫她修電以便自己能看她的春光?畢竟她住的地方離自己還隔兩幢房子為什么不找別的男老師找自己呢?
  想到這里陳天明心里高興得真想飛上天。自己長得帥就是不一樣雖然自己不是風靡萬千少女但是能風靡校園也是不錯的了。他再看了看劉美琴鼓鼓的胸部不由地吞了吞口水。
  陳天明滿臉興奮高興地說“好好好我有空”他高興的程好象是劉美琴來幫他修電可不是他幫劉美琴修電。
  陳天明一邊走著一邊在琢磨“去在那先是保險絲壞了然后再讓劉美琴給自己拿張高凳她房里最高的那種這樣站的角就會比較好;接著自己就讓她給自己扶著自己在下面邊裝保險絲邊看下面的美好風光。
  “陳老師到了。”劉美琴在后面叫道。
  陳天明一聽才回過神來。自己因為想得太入迷已經走過劉美琴的房間到了另一個男老師的門口。那男老師以為陳天明找他有事迎了上來還跟陳天明打了一個招呼。
  陳天明只好跟那男老師回了一個招呼然后往回走。他一走進劉美琴的房間就喊道“保險絲壞了!”
  “保險絲壞了?”劉美琴問道。
  “噢”陳天明這才想起自己連劉美琴的電器都沒有看一下保險絲的那個地方也沒有看自己就這樣武斷好象有點過急。
  “這是我的估計現在一般都是這里壞。”陳天明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自圓其說。
  “你有高凳嗎?最高的那種。”陳天明說道。現在的陳天明就是要高凳站得高高好看看劉美琴衣服里面的乳溝。
  “有我給你拿來。”劉美琴回答道。
  一切都按預定計劃進行。陳天明暗地高興。
  劉美琴把凳子給了陳天明就回房里不知道干什么了。
  “不會?你就不怕我跌下來跌個重傷、殘廢的。”陳天明邊責怪劉美琴邊暗嘆。不過他不敢說出來只好一個人站在高凳上。
  陳天明打開保險蓋一看保險絲沒有斷還安然無恙地在那。
  這下陳天明郁悶了他的那幾招修電功夫就只會到這里了。怎么辦呢?
  “是不是保險絲壞了?”劉美琴給跳下凳子的陳天明遞過一杯水。
  原來是倒水給自己喝早知道她一會拿水過來自己先在高凳上站一會。
  “不不是。”陳天明臉紅了為剛才自己武斷而臉紅。“我再看看。”陳天明不想浪費這個機會他馬上跨上了高凳然后不往保險絲的地方看面是直接地看劉美琴的胸部。
  “你看到了嗎?”劉美琴奇怪地看著陳天明因為她奇怪陳天明不看保險絲的地方而是看著她。沒一會劉美琴好象醒悟了她忙把自己的衣領拉緊。
  陳天明失望了才剛剛有這個機會看但劉美琴好象發現似的把自己的衣領拉緊了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看看你房里的電線有沒有問題。”電線陳天明還會看如果是電器或插座壞的話那他只有提著自己還沒有穿上的皮鞋落荒而逃了。
  “好你看看真是不好意思辛苦你了。”劉美琴不好意思地說道。
  “沒事你不要客氣嘛!大家是同事就應該互相幫助。”這些話陳天明好象覺得自己曾在什么地方說過。
  陳天明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看了一下從保險處拉進來的電線。
  “嗯會不會是這里呢?”陳天明發現了在外面電線拉進劉美琴房間里的一處電線好象是有點斷。
  陳天明搬過凳子站了上去。因為墻邊的地不平他剛上去身體就一傾。
  “小心。”劉美琴忙上前幫陳天明扶住凳子。
  “唉!”陳天明暗罵自己早知道是這樣自己在外面的時候就不應該站穩。就應該用這招引劉美琴過來幫自己扶著凳子。
  陳天明偷偷地往下看他心里又大嘆了一聲。
  因為劉美琴是一邊手扶著凳子一邊手好象有意無意地按著自己的圓領t恤把她的脖子按得緊緊的現在不要說看里面的風景就是劉美琴的脖子想看多一點也不能看到。
  陳天明只好無奈地往上看咦真的是電線斷了。陳天明心里一喜今天的臉還是沒有丟到家。
  “劉老師你的電線可能給老鼠咬斷了你有膠布嗎?”
  “有”劉美琴一會就把膠布遞給了陳天明。
  “是斷電再做還是不斷電做呢?”陳天明心里在問自己。
  以他的物理用電水平只有斷電才能做。不過要斷電那面子好象有點難堪。
  陳天明拿著膠布看著上面的電老虎心驚膽戰地在猶豫他的后背流汗了。
  “是面子重要還是性命重要呢?”陳天明正用天平枰在衡量。
  按照醫學的角來說性命是最重要的。
  但按照一個男人的角來說面子也是非常的重要。
  “陳老師要不要我到外面把電閘關了?”劉美琴在下面關心地說道。
  “哈哈哈想不到劉美琴不但有漂亮的一面還有可愛的一面。”陳天明現在可真是心花怒放他又覺得自己仿佛在天上了。
  “其實按我的修電水平來說是沒有必要把電閘關了的。”陳天明一付自信的樣子還搖著頭擺著尾。
  “不過竟然你劉老師這樣的美女說了我敢不遵從嗎?你就把電閘關了!!!”陳天明臉上一臉的認真一點笑意也沒有好象非常聽劉美琴的話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