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760

在京城的一座不起眼的四合院里先生正在小聲地跟著幾個人說話。突然從外面走進了一個粗壯大漢。
  “先生明天下午在m市的司令部黨舉行虎堂總教練選拔。”粗壯大漢走到先生面前小聲地說道。
  “噢時間這么快啊那個許大粗搞什么鬼?”先生揮揮手讓他身邊的幾個人退下去他不緊不慢地在想著。
  “具體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剛剛收到消息。”粗壯大漢搖搖頭說道“先生我們要不要動用別的力量?”
  先生擺擺手說道“不要了估計許大粗想著這么快就選這個總教練估計他也意識到有人會摻合。”
  粗壯大漢不以為然地說道“這個許勝利只是一個大老粗我們應該不怕他的。”
  “話不是這樣說啊你聽過張飛嗎?粗中有細這個許大粗也是如此你別看他動不動就罵人那心眼鬼著呢!”先生說道。“不過這次的事情可真是幫了我們不少忙如果我們還能把虎堂的力量控制在手里那我們的大事成算就多了很多。哈哈許大粗啊許大粗真的是要謝謝你。”
  “先生該安排的人我已經一早安排了明天可能會有十個人參加選拔其中至少有五個人是我們控制的。”粗壯大漢笑著說道。
  “好干得好。”先生也高興地說道。“這些人的身手應該沒有問題?”先生還是有點擔心。
  粗壯大漢搖頭說道“沒有問題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其中有一個還是我們直接訓練出來的人武功比我高出很多估計他一個人就可以單挑另外九個人。”
  “比你的武功還高那就沒有問題了許大粗那邊沒有什么高手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實在不行就來別的一定要把這次的虎堂總教練給我拿下。”先生擔心地說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粗壯大漢點點頭說道。
  “那好你下去準備如果我們拿下虎堂有一些行動就可以提前了。”先生揮揮手讓粗壯大漢退下去。他蹺著腳躺在太師椅上慢慢地搖著好像一切事情都在他的遙控中。
  去司令部參加比賽的時間是下午兩點許勝利給陳天明打了電話到時會有車來接他。所以今天陳天明穿了一套運動裝去學校。
  一到高一班教室門前陳天明就看到蔣東帶著幾個流里流氣的學生在自己班的窗戶前東張西望看他們的樣子好像在找什么人。
  “小紅小紅。”突然蔣東對著里面大聲地叫著。
  “你是不是想找死跑來我們班搗亂?”正在早讀的孫蔚廷看到這個學期在學校很“串”的蔣東帶人來調戲自己心中的女神他氣得馬上沖了出去他后面也馬上跟著幾個男同學看他們的陣勢好像是要為自己班的名譽而戰。
  蔣東沒好氣地看了孫蔚廷幾個人一眼說道“你們是誰啊?難道不認識我嗎?我叫東哥是這個學校的老大。”
  “我管你是誰反正你在我們班搗亂就不行。”孫蔚廷不知道蔣東的厲害且就算他知道厲害也不會讓別人欺負自己心中的女神小紅。
  “我看你是想找死兄弟們拖他出去打一頓。”蔣東氣憤地說道。
  上次在野炊的時候孫蔚廷他們幾個已經出了風頭現在想著又可以出風頭他們個個摩拳擦掌準備與那幾個流里流氣的學生大戰一場。
  “住手。”陳天明知道這個時候如果自己再不出現下面的場景應該是打群架了。
  “老師。”孫蔚廷發現陳天明就在旁邊他馬上退后一步規矩地站著。
  “蔚廷你們幾個回去讀書。”陳天明說道。
  孫蔚廷幾個聽陳天明這樣說急忙跑回教室了。
  蔣東發現陳天明的到來他也想跑了。因為平時陳天明都經常不在學校他以為今天陳天明也不在可沒有想到讓陳天明給遇上了。
  “蔣東你是不是想在我的班里搗亂、泡妞啊?”陳天明盯著蔣東說道。看來這個蔣東不是什么好學生鐘瑩不跟他在一起是正確的。
  “沒沒有這回事我是陪他們過來找人而已我哪敢在你的班里搗亂。”蔣東訕訕地說道。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更新更快盡在支持文學支持!東哥怕他個鳥我們連校長也敢罵不就是一個老師嘛。”這幾個流里流氣的學生也是通過其它關系轉過來這里的他們轉學的原因很簡單在以前的學校讀不下去了。
  陳天明冷冷地說道“看來你們很厲害啊可以在這個學校胡作非為了。”
  “沒有陳陳老師你誤會了。”蔣東急忙說道。他轉身罵著剛才說話的男學生“你媽的你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那幾個流里流氣的學生看蔣東這么怕陳天明心里也不由一驚。
  “現在已經上課了你們不用回教室上課嗎?”陳天明說道。
  “回回我們現在就回。”蔣東急忙帶著那幾個學生跑了下樓。
  下到一樓有個學生小聲地對蔣東說道“東哥那個什么陳老師很厲害嗎?我看你好像有點怕他我們以前都是跟過黑社會的一般的人我們不怕。”
  “那個叫陳天明的老師有點厲害你們最好不要惹他。”蔣東點點頭說道。
  “那我們以后就不去高一班了嗎?還有剛才那個鳥毛學生我不揍他一頓氣就消不下去啊!”另一個高三的男學生說道。
  “嘿嘿去當然要去了而且剛才那個男的一定要打得他爸媽也認不出來媽的敢搶我的風頭讓我在鄭小紅面前丟臉。”蔣東恨恨地說道。“不過這事情慢慢來我們不能在教室動手可以在別的地方或者讓別人動手嘛!”說完蔣東又是一臉的奸笑。
  幾個學生異口同聲地說道“東哥還是你會想辦法你告訴我們怎樣做我們都聽你的。”這幾個問題學生都是以前各級的學生老大經過蔣東一個個收服后他們就乖乖地聽蔣東的話了。
  “那好我們走大家先回教室。”蔣東說道。
  當一輛車把陳天明接到司令部的時候陳天明就發現今天這里跟昨天有點不一樣了門口和各處明顯加多了不少的士兵且個個一樣掛著沖鋒槍一付嚴陣以待的樣子。
  陳天明下了車就看到許勝利與許柏在前面等著他。
  “天明你可來了我可是等急了。”許勝利笑著說道。
  “外公你不要這樣說嘛你這樣說我心里壓力很大一會贏不了你可不要怪我。”陳天明才不會有壓力他只不過說說而已。
  許勝利說道“小子是不是叫我外公很爽啊我告訴你你叫了我外公后m國沒有多少人敢明目張膽地欺負你了。”偷偷我就不知道這一句話是許勝利在心里說的畢竟他現在要把楊桂月快點推銷出去難得楊桂月喜歡一個人且這個人還挺優秀的。因此許勝利是連誘帶騙想讓陳天明快點上鉤。
  “那當然我以后準備橫著走誰敢說我的不是我馬上給你打電話。”陳天明拼命地點頭說道有這么好的擋箭牌自己能不用嗎?
  “什么?”許勝利呆了媽的這個是老師嗎?難道自己引狼入室了?許勝利在心里暗暗叫慘一個楊桂月都讓他頭疼了如果再多一個陳天明那自己可能晚年都不得安寧。他現在想這是要不要換個手機號碼了。
  “老許你選的人來了沒有?我們就等他了。”一個年約六十歲的男人走到許勝利的面前問道。
  許勝利向那人點點頭說道“老高他來了我叫人把他的名字寫上去你去安排比賽!”
  那個叫老高的男人疑惑地看了陳天明一眼后他就走了。
  “天明這個人是你情敵的爸爸。”許勝利對陳天明說道。
  “我情敵的爸爸?”陳天明蒙了他發現許勝利說話越來越有水平傳說中不是說他是一個文盲只會帶兵打仗嗎?
  “是啊他是高玉毅的爸爸叫高明是軍委副主席。”許勝利說道。
  “咣當。”陳天明摔倒在地上他知道高玉毅家厲害但不知道這么厲害軍委副主席是什么概念啊那可是比司令還大的官。天啊自己招誰惹誰了。
  許勝利輕蔑地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你一點出息也沒有只是聽到是軍委副主席就怕得要命。”
  “誰說我怕啊?”陳天明心虛地說道。
  “那你為什么摔倒在地上?”許勝利取笑著。
  “我我剛才是在做準備運動你懂不懂啊外公。”陳天明發現自己越叫越順口了特別人家高玉毅是什么軍委副主席的兒子自己更是要往許勝利這邊靠。剛才聽許勝利叫高明作老高估計許勝利也不怕高明。“我這種高手的準備運動跟一般的高手不一樣一個人的武功達到我這種程度就是這樣的了。”反正吹牛不用錢陳天明也不吝嗇。
  許勝利說道“那一會就要看你的了一定要拿到第一當上總教練要不然我不把小月給你讓你打一輩子光棍。”
  當看到陳天明一付無所謂的樣子許勝利才想起來這個小子與自己的孫女還沒有入戲且這小子有很多女人讓他打一輩子光棍好像是不可能的了。媽的這個小子果然不是一般貨色有點像自己那樣狡猾。
  “小子你給我聽好如果你贏不了我剝你的皮。”許勝利嚴重地對陳天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