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754

“沒有?你是不是想飛天了?”何桃走到陳天明的面前用手在他的腰肉里用力地掐著。
  “真的沒有啊剛才你都看到了我哪有欺負欣怡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哼你的意思是說欣怡欺負你了?”何桃大聲地叫道。
  陳天明一副所理所當然的樣子因為李欣怡就在面前他怎么也不能當面說出來啊!
  李欣怡不好意思地對何桃說道“何桃你來幫我搬東西嗎?”她想著自己剛才與陳天明的打鬧被何桃看到真的是對不起何桃現在她與何桃已經成為了好朋友因此自己更不能對不起好朋友。
  “欣怡姐剛才是不是那個人調戲你啊?如果是的話你就直說我幫你作主討回公道。”何桃插著細腰生氣地說道。陳天明看到她那豐滿的酥峰不由眼睛一亮如果不是李欣怡站在身邊他好想摸一下啊。唉怎么自已經常摸還是百摸不厭啊!陳天明心道。
  “欣怡姐?何桃你們……”陳天明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是怎么回事啊?她們不是冤家嗎?以前好像她們互相有意見的難道就是上次李欣怡出事讓她們成為朋友了?
  何桃瞟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天明你以后給我記著了我和欣怡是好朋友你不能欺負她。”
  “我哪敢欺負她啊?”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說道。
  “欣怡姐你的東西收拾好了嗎?我們幫你拿。”何桃問李欣怡。
  “行了我先拿一點東西過去雖然我當副校長但我還是主管團委工作我會經常回來這里所以還是留一些東西在這里。”李欣怡說道。
  何桃踢了陳天明一腳說道“喂你站在那里怎么像個呆子?”
  “怎么了?何桃”陳天明摸著自己被踢的腳說道。
  “你當然是當苦力了難道叫我來搬嗎?”何桃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欣怡姐我們走這些東西就讓某人搬就行了。”說完她拉著李欣怡走出去了。
  天啊這么多東西啊!陳天明看著堆起來像個小山似的東西不由皺起了眉頭什么叫一點東西如果是一般人哪能搬得了啊!那里面有書、文件夾什么的雖然用繩子稍為綁一下但也夠多的了。
  “何桃我們還是幫一下他”李欣怡不好意思地說道。她準備分幾次搬的沒有想到何桃叫陳天明一次搬。
  “沒事的”何桃搖頭說道她轉頭對陳天明甜甜地說道“天明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我們幫忙?”
  “行我怎么會不行呢?”陳天明急忙大聲地說道。男人怎么能說自己不行呢?特別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
  何桃說道“那就快點我們要去欣怡姐的新辦公室了”說完何桃硬拉著李欣怡走了。哼臭陳天明誰叫你剛才不規矩。何桃在心里暗道。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咬咬牙抱起那比山還高的東西跟著何桃她們。天啊她們走得這么快干什么啊?陳天明想看一下路但那些東西已經擋著自己的眼睛他只有根據前面何桃與李欣怡的說話來跟著她們了。
  咦怎么沒有聽到她們說話了?陳天明奇怪了這叫什么事啊難道讓自己施展內力來聽她們的腳步聲?
  “啪!”陳天明只覺得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人自己懷里的東西全往前面掉去。
  “哎呀砸死我了”前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陳天明低頭一看發現躺在地上的竟然是吳青。原來吳青剛好經過這里他看到前面何桃和李欣怡這兩個美女當然是目不轉睛地看著連路怎么走也忘了。何桃和李欣怡發現吳青看著她們她們也當然沒有說話了。
  而陳天明根本是看不到路哪會知道前面有一個只看美女不看路的吳青啊!于是他們撞在一起了陳天明手上的什么書啊的東西全砸在摔倒在地上的吳青身上。
  “吳青你走路怎么不帶眼啊?你怎么沒有看路把我撞上了呢?”陳天明看到摔倒在地上的吳青決定來個有理就在聲高惡人先告狀。
  “陳天明是你撞我的哎呀”吳青把自己身上的書推開大聲地慘叫著。
  “得了吳青我還不知道你啊你不要裝了就算你傷了我也沒有錢賠給你。”陳天明白了吳青一眼說道。
  吳青聽陳天明這樣說只好摸著腦袋爬起來他本來是想詐陳天明一頓飯吃的。這時李欣怡倆人也走回來了她們關心地看著吳青。“吳青你沒事?”李欣怡問道。
  “沒事沒事我吳青不是容易受傷的男人”吳青把自己的小胸膛拍得當當響。在美女面前自己怎么能示弱呢!
  “沒事就好天明我們走”李欣怡與何桃蹲下來撿著掉在地上的東西。
  “欣怡你現在當了副校長一定要照顧一下我啊例如說幫我安排少一些課或多給我一些出外學習的機會。”吳青對李欣怡涎著臉說道。
  李欣怡說道“這個不是我說了算是學校總體安排。”
  吳青說道“欣怡你現在搬東西嗎?要不要我幫忙?”
  陳天明指著堆在地上的東西說道“吳青這樣你搬這里的東西上去!”
  “什么這么多東西?”吳青一看地上的東西嚇了一大跳以他的能力分兩次能搬上去算不錯的了。“哎呀我差點忘了我還有點事欣怡我下次去找你。”說完吳青急忙像投胎似的逃走了。
  下午陳天明就接到了楊桂月的電話讓他告訴他在哪里她去接他到她外公家。陳天明讓楊桂月開車到九中門口沒有多久的時間楊桂月就開車到了。
  “陳天明上車”楊桂月開著一輛小車過來了她把車開到陳天明的身邊叫道。
  “哇楊桂月你這車不錯啊以你的工資你是買不起的你是不是干了一些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陳天明上了副駕駛座后左看右看他還故意用力坐了一下車椅。
  “喂陳天明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坐壞我的車你賠得起嗎?”楊桂月看到陳天明在車里像個猴子似的動來動去她不由生氣了。
  陳天明說道“切你這破車什么叫賠不起啊?你送給我也不要。當然如果你一定要送給我的話我還是勉為其難地要的。”
  “去你的”楊桂月罵道。
  “對了我是不是去到那里之后不要說話就管吃吃完跟你回來就行了?”陳天明問楊桂月。
  “你是豬啊?這樣當然是不行的了”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我告訴你我外公不像你這么笨的如果我們不演好一點戲是騙不了他的。”
  陳天明一聽也氣了“楊桂月你什么意思啊?什么不像我這么笨你看看像我這樣聰明的人你在m市能找出第二個來嗎?”
  “好了好了我們今天晚上暫時不吵架演好今天晚上的戲。從現在開始我要叫你天天明你也不能直接叫我楊桂月。”楊桂月有點臉紅讓她叫陳天明作“天明”的話她是有點不習慣。
  “我叫陳天明不是天天明”陳天明一臉沒好氣地說道。“還有我叫你什么啊?叫你小桂還是小桂子啊?”陳天明笑著說道他想起韋小寶那個太監的外號。
  楊桂月的火馬上就升了上來“陳天明你再說我就一槍打死你。”
  “喂你開好車不要沖動我不說了我有這么多老婆我還不想死呢!”陳天明看到楊桂月氣得雙手離開方向盤作拔槍的樣子他就嚇得準備打開車門如果要出車禍的時候他就馬上跳出去。
  “哼你叫我小月我外公他們都是這樣叫我的。”楊桂月發現自己今天沒有帶槍只好作罷。
  “嘿嘿小月你是不是沒有帶槍啊?”陳天明奸笑著。他也發現楊桂月沒有帶槍m的像現在她已經是下班的時間如果她還帶著槍自己就給她打算了。
  楊桂月紅著臉說道“誰說我沒有帶槍我只是沒有拿出來而已陳天明你不要氣我否則我一槍打死你。”
  “小月月你應該叫我天明或者叫我明哥才行啊要不然你會被你外公識破的。”陳天明陰陰地笑著他已經想到讓楊桂月生不如死的辦法了。
  “你不要叫我小月月肉麻死了你叫我小月天天明你知道嗎?”楊桂月一叫陳天明的名字就覺得惡心叫不出口。
  “你能叫我天天明我為什么不能叫你小月月啊?”陳天明反問道。
  楊桂月咬咬牙說道“好天明你記住我車后箱里有一些東西是我今天買給我外公的一會你就說是你買的知道嗎?”
  “哇有這樣的好事行這個沒有問題。”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還有你要給我好好演戲如果你把戲演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楊桂月故意兇著臉說道。
  “楊桂月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么一定要我演戲這里面一定沒有這么簡單你老實告訴我”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也不是傻子知道楊桂月叫自己去參加她外公的生日沒有那么簡單一定是利用自己干什么。
  “這個這個……”楊桂月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么問她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來了。
  陳天明慢慢地說道“我不是不想幫你但你最起碼讓我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