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64 回旋

陳天明再次踏進了何書記的辦公室。
  何書記背后有一個大書柜里面堆放了很多厚厚的書。辦公桌的左邊有一瓶萬年青為嚴肅的辦公室增添了不少生氣。
  “你找我有事?”何書記見陳天明進來笑著招呼他坐。
  “是”陳天明點點頭應道。“何書記我有句話不知知道該不該講?”陳天明怕何書記為了幫他而得罪了縣長所以想跟他打個招呼。
  “說。”何書記爽朗地大笑。“我想告訴你你舉報的那事現在在查結果如何等我們公告的消息。不過我在這里可以透露一點這林華真的是有問題。”
  “何何書記林華找伍縣長幫忙了。”陳天明頓了頓把昨天自己在酒店聽到的全說了出來。
  “噢他找伍縣長?”何書記微抬了下頭思考著。
  過了一會何書記問陳天明“你是如何得知這消息?”何書記發現面前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是我的一個朋友告訴我所以我才這么著急告訴你好讓你有一個準備。”到底何書記還敢不敢理呢?陳天明的心里還是一個未知數。
  “噢。”何書記應了一下他不相信陳天明的消息是一個朋友告訴他的。這個陳天明就拿上次的舉報材料能把林華和他的情人親密鏡頭拍得這么清晰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就算警察隊伍里不是專業人士也絕對做不到。
  何書記對陳天明充滿了好奇。一個看似斯斯文文的小伙子到底還藏著什么?他只是一個老師這么簡單嗎?何書記問自己。
  “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何書記親自起來給陳天明倒了一杯水。
  “那那……”陳天明欲言又止。
  “你是怕案子受到干涉我不收查對嗎?”何書記盯著陳天明問道。
  陳天明不由地點頭。
  “我告訴你這案子不管是誰出面我都要查查它一個水落石出。我是紀委的書記如果連我都不能管了那還有誰管。”何書記越說越激動兩腮的肉都鼓了起來。
  “可可是那是伍縣長他比你……”陳天明吞吞吐吐其實不用他說何書記也知道。
  “他比我職位高我知道。”何書記點了一下頭。
  “那那如果不硬碰用別的方法行不行?”陳天明把話說了一半畢竟對面是領導領導有領導的思維方式。
  “你是說用別的方法?什么方法?”何書記越來越覺得這小伙子有意思。
  “如如果先找一下縣委書記讓他知道這事那伍縣長那邊也好交差。你也不用正面得罪伍縣長。”陳天明把他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何書記聽了陳天明說的思考了一下微微地一笑點點頭。
  “好這事我會處理的。”何書記又習慣地用筆敲了敲桌子。
  “那我告辭了。何書記為我的事讓你操心我不過意不去。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盡可以找我。這是我的電話。”陳天明把紙條放在何書記的辦公桌上他又補上了一句。“雖然我是老師但我朋友多有時是可以幫上忙的。”
  _______
  一上班何書記就把林華的有關材料找上了縣委書記黃書記。
  “黃書記我這有份材料你看看。”何書記把材料遞給了黃書記。
  黃書記看了一會笑著罵道“你這個何黑臉工作都忙得糊涂了這樣的小事還要請示我?”
  “黃書記我知道這是小事但是在有些人里就不是小事了。”何書記故意賣了一個關子。
  “嗯?是誰?”黃書記一聽何書記話中有話警覺地問道。
  “我也不大清楚聽說是我們縣里的一個領導。所以我才琢磨著這事還查不查?”何書記說道。
  “何黑臉這不像你的作風?平時雷厲風行的現在竟然婆婆媽媽?”黃書記看著何書記有點奇怪。平時這個何黑臉恨不得把天都捅下來可現在竟然會找自己當擋箭牌。
  “我平時得罪的人多不是給人罵怕了嗎?你說應該怎樣做?黃書記。”何書記知道黃書記是一個正直的人所以才敢找他。
  “這還要問?這人犯的兩件事包二奶、貪污件件都是可以上綱上線的你明天在常委會上不經意地提出來當是你的一個工作匯報點。征求常委們的意見我看誰敢保他。還有你這個人不要拿我當擋箭牌。你紀委是干什么的?就是得罪人嘛。不要把我拉上去。”黃書記也和何書記開著玩笑。
  “老領導我跟了你這么多年你都是讓我在你前面擋著你也該擋擋了。”何書記也幽默了一句。
  “好沒事就不要煩我我桌上還有一大堆文件要看。”黃書記下了逐客令。
  “好我明天就把這事拿到常委會上討論。”何書記說完就告訴出去了。
  ___________
  “何書記伍縣長讓你過去一趟。”伍縣長的秘書打通了何書記的電話。
  “噢王秘書我現在正和一些同志在辦一件案子有什么要緊的事嗎?可以在電話里說嗎?”何書記故意說走不開又強調身邊有一些人在估計那秘書是不敢說的。
  “沒沒什么要緊事小事而已。你有空就趕緊過來一下伍縣長找你。”王秘書也不敢說畢竟林華這事是犯規的要求情也要找個好的時間和地點。
  “那好我一忙完這邊事就過去。”何書記掛了電話。
  “看來這件事是走對了伍縣長都打來電話。”何書記喝了一口水。找黃書記這招用得好自己當這事不知道和伍縣長有關到時伍縣長一找自己就說這事已經和黃書記匯報了黃書記已經指示要嚴查到底。雖然說黃書記和伍縣長兩人都是正處級但在縣委里黃書記還是比伍縣長大的。這樣自己就不用得罪領導而又能把事辦了。想想自己平時做事的風格是要好好思考一下。如果不是黃書記幫著自己自己在這的工作也無法開展。
  “陳天明你這小子有點意思。”何書記把杯子放下暗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