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739

那些老記們為了多吸引讀者的眼球都紛紛幻想著這次的事情后面會是怎樣的情形。可沒有想到m市市委書記就這樣說在他的提前監控下已經把三人抓起來了。這事情也太簡單了就算沒有什么驚險鏡頭警察抓人的時候也應該告訴他們讓他們跟著去拍一些有價值的新聞報道啊!要不然他們回去一定會被媒體的領導穿小鞋的。
  “書記那你可以告訴我們這次原來的拍攝是誰拍放上去的你們有查到嗎?這可是z國的佐羅啊!”一個記者突然想到這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新聞當大家發現毛科長三人的事情是真的后那是誰拍到這些東西的呢?是毛科長他們的仇家是俠義之士還是外星人呢?記者又開始幻想了他們還想繼續挖掘可以報道的東西至于這案件是怎樣已經吸引不了他們。
  市委書記清清喉嚨說道“這事情我們也在調查不過記者們我們的調查組現在就去公安局進行審訊估計不要多久就能給你們最新的消息。”
  “對了毛科長后面還有沒有什么幕后黑手呢?”有記者又捉問了那些記者的頭腦非常厲害一下子又讓他們想到可以報道的東西。
  “這個嘛我們要審問毛科長才知道。”本來市委書記還想出點風頭的但一看到這么多記者什么也問的情況下他還是想著快點帶人去市公安局審問那毛科長三人把結果告訴這些記者讓他們快點走人!特別是如果讓他們發現m市又有什么丑事的話自己這個市委書記就不用當了。
  雖然記者們對這么快就得到消息有點意外和可惜但是他們還是要跟著調查組拿到第一手的資料。
  在何連抽調最精銳的審訊專家審問毛科長下毛科長慢慢地開口了。開始他還是想自己死咬住不認自己的事情但人家把證據都拿出來連他第二次去到別墅的情景都讓人拍到了他還能怎么說呢?
  且田主任與他的親戚都招供毛科長也沒有辦法頂住了。他現在最希望的是自己的領導市委組織部部長會過來救他可市委書記告訴毛科長因為他的關系已經牽連到m市各級的組織部就連他的領導市委組織部部長都被省里叫去調查了已經沒有人救他。要想從輕發落就快點坦白爭取從寬。
  毛科長一聽市委書記都這樣說了他快嚇破了膽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出去了只有坦白從寬。于是毛科長把這幾年所干的違規事情全交待了市委書記根據毛科長捉供的名單順藤摸瓜又雙規了一批不按規定捉拔的千部。
  這次m市的部分干部可以說是有點害怕了他們多少是因為毛科長才提拔到現在的位置毛科長一出事他們知道自己也逃不了了。省里的領導怒了想不到一個組織部的科長竟然拉出這樣的事情出來這一切都是因為組織部的問題那市委組織部部長當場撤職連同毛科長一起查辦。
  記者們又高興了本來以為沒有什么事情可寫現在一聽從毛科長后面拉出這么多人那現在就有東西寫了。他們紛紛盯著這次調查組希望再弄出一些東西來例如毛科長有沒有調戲過人妖或者喜歡過男人再或者連三歲的小女孩也蹂躪。
  ——
  某酒店的一個房間里陳天明、鐘向亮和何連在一起秘密地談著話。
  “天明這次真有你的表面上你是找毛科長報仇但經你這一亂搞可全把m市給搞亂了。特別是毛科長他們在監獄里都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出來了。”何連笑著對陳天明說道。
  “何叔我這也不是沒有辦法嗎?毛科長身處那樣的位置很多人賣他的面子且他上面還有人我不這樣做他也不會放過我的。”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毛科長那一句罵李欣怡的話他給刪掉了要不然李欣怡可能也會成為m市的名人了。
  鐘向亮說道“我開始也認為他在這個時候弄這件事情不適合可能會觸犯到上面的利益可沒有想到這事情鬧得這么大上面也不敢怎么說了。”
  “不過天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現在很多人在找這錄像是誰拍的特別是上面一些有貓膩的人他們更加害怕如果某一天有人拍到他們的話他們就慘了。所以如果讓他們發現你就是拍攝的人那他們一定對付你。”何連說道。
  “天明雖然上面的官員不知道是誰可某些人已經懷疑到你的頭上了只是沒有證據且你也在為國安辦事他們一時沒有辦法而已。”鐘向亮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臉色凝重地說道“你說的是那個國安副局長懷疑我了9”
  “可能這個人的身份有點神秘雖然他現在沒有什么行動但我感覺他不一般。而且他上面一定有人只是不知道他上面的人現在對你是怎樣看法我估計對你肯定是不利的。”鐘向亮說道。
  何連說道“反正天明又不是當官的怕什么大不了做自己的生意就行了。”
  “何連你有所不知上面有些人知道天明的身份和能力如果他們敢動天明就證明他們有這個能力動天明了。且就像以前天明在j縣一樣不但害他當不了老師連在j縣的生意也沒有了。”鐘向亮說道。
  何連沉思了一下說道“向亮你說的有道理雖然我因為這件事情當上了副市長主管公安兼任公安局長但對于上面來說我這的官職算不了什么只要人家一句話我這位置就要換人了。
  “那你要培養自己的人安插多點親信在各部門就算到時你有事你的手下還能幫你。”鐘向亮提醒著何連。
  “這個你放心我畢竟在官場這么多年現在我不再是以前j縣的何連了這次牛副局長與毛科長的事情都是我的親信負責他們也立了功就連以前從邊防過來幫我的雷隊長現在也快提任副局長了如果我繼續上我會讓他當正局長這樣m市的局勢還會在我們的手里。”何連說道。
  “呵呵何連你現在都變成老狐貍了想得這么周到。”鐘向亮笑著說道。
  何連訕訕地說道“我不這樣做不行啊上次在j縣我就吃了大虧。”
  “鈴鈴鈴”鐘向亮的手機響了他拿著手機走到一邊小聲地說話。過了一會鐘向亮走回來神情嚴肅地說道“天明果然上面來話了讓我們追查這次拍攝人的事情。”
  “估計他們也難查我們拍攝的時候是神不知鬼不覺網絡的上傳是在網里上傳的”陳天明說道。
  “如果這樣就好不過賈道才一定會懷疑你你讓你的人在這段時間不要搞事能忍就忍。”鐘向亮說道。
  何連突然皺著眉頭說道“天明我看你的生意一定要分出來有些人知道安安保全公司是你的但不知道你另外的房地產、貿易等公司你還是要有兩手準備不要到時讓人一窩端子出現以前j縣的事情。”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何叔這個我們以前也想過了公司是分開的只是我們偷偷地住在一起而已。”
  “從現在開始你們安安公司的人也要與麗玲他們分開不要讓賈道才的人查到以前的消息我會派人抹掉。”鐘向亮說道。
  “行我馬上給林國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全住回安安保全公司。”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還有天明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玄門的人在m市太多了隨著我們玄門總部設在這里后其它地方的玄門弟子紛紛過來另外加上以前山上出來的弟子都有幾百人了這樣對于國家來說是一件引起他們重視的事情你要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才行。”鐘向亮說道。
  陳天明說道“好我會認真考慮這件事情。”現在的陳天明也開始在想這些事情了特別是那天因為那個房地產的沈先利要占張麗玲的便宜被陳天明打了他們一頓后張麗玲那在省里的生意就黃了。他知道一定是沈先利在背后搞鬼人家是省里的人對那里比較熟悉想破壞張麗玲在省里的生意當然容易。
  看著張麗玲這幾天的勞累陳天明心里也疼自己不應該那樣了老叫自己的女人勞累自己還算男人嗎?至于自己要怎樣做陳天明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么來。
  “天明你以前開酒店挺不錯的現在為什么不開了酒店這生意很熱門的特別是我們現在m市認識這么多人如果大家都經常到你的酒店吃飯你一定又發大財了。”何連問陳天明。
  “呵呵何連你挺會為自己的女婿著想的又為他找生意。就你們公安局里把天明開的酒店為定點招待單位的話那天明就有生意做了。”鐘向亮笑著說道。
  何連不好意思地說道“我就這么一個女兒當然不想她以后的日子辛苦了。并且我說的也沒有錯現在有我罩著他他在m市開酒店是很不錯的。”
  “你這樣說我也同意不過這就要看天明了”鐘向亮說道。
  “我回去好好想想。”陳天明也有點心動了以前張麗玲不是自己的女人自己可以讓她忙來忙去現在她照顧的生意太多了而且有時她有事情自己幫不上忙自己還算她的男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