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735

領隊警察搖搖頭說道“我沒有什么意思我只是說讓你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們。像我們上次有一個女的跟一個男的在夜總會喝酒那男的與女的喝了很多酒在女人迷糊的時候男的就騙女的去酒店里聊天到了酒店后那男的就把女的**了。”
  小姐的眼睛一亮像她這樣出來混的人只會想著自己哪會想著別人。特別是這個警察的弦外之音讓她看到了希望。“后來呢?大哥。”
  “后來那個女的告那個男的**那個男的就坐牢了女人是受害者當然是無罪釋放我們也沒有怎么公開那個女的身份只是說某某。唉那女的好可憐啊我們怎樣也要讓她以后能見人啊!”領隊警察輕輕嘆了一口氣。
  “大哥你一定要救我啊我也像那個女的差不多我也是在夜總會里跟那個男的認識他說他是教育局的副局長然后坐在我旁邊跟我喝酒。”小姐眼睛一轉馬上說道。剛才他們被人抬下來的時候有人說那個男人是市教育局的副局長。
  領隊警察對小姐說道“然后呢?”
  小姐哭著說道“然后我跟他喝了很多酒他自己說自己很厲害還會幫到我。接著他說夜總會太吵約我到酒店去喝酒。到了酒店后他就那樣對我了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大哥你一定要救我啊!”
  “現在只有你自己才能救你自己”領隊警察微微一笑說道“關于這點我們這幾個警察是可以作證的當時我們進去后我們聽到你拼命地喊救命那個男人在你的身上拼命地動作。所以我們初步估計你也是一個受害者我們在法庭上也會為你作證的。小姐如果你大膽地揭發壞人你不但沒有事還可能會獲得我們的一些獎金鼓勵。當然了我現在說的是要真實如果是真的我們也會幫你你不要害怕不管是誰只要犯法我們都不會放過他們的。”
  雖然領隊警察口口聲聲要小姐說真話但他的話已經讓小姐心里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了。反正沒有人知道我是出來做小姐的我如果一口咬定那個牛副局長**我這些警察也說會幫我我還怕什么?想到這里小姐就開始把那個領隊警察剛才說的故事自己又添油加醋地詳細說一遍。
  在故事里她是一個受害的小羔羊她被那個兇惡的大色狼蹂躪幸好我們的人民警察趕到他們解救了小姐。領隊警察作好筆錄后他把那內容遞給小姐說道“小姐我已經把你剛才所說的作了記錄你看一下如果沒有問題你就簽字!”
  小姐小心翼翼地問道“我剛才所說的可以告倒那個牛副局長嗎?”
  “應該沒有問題了我們也會作證說聽到你喊救命而牛副局長正好欺負你。”領隊警察安慰著小姐他知道現在最主要的是給小姐信心讓她知道只要這樣她才會沒有事還有獎金。
  牛副局長把自己的事情交待清楚后他小心地問道“同志你可以把我的手機給我讓我打電話嗎?”牛副局長現在想快點找人為自己脫罪要不然他一切都完了。
  “等等”這時從審訊室外面走進那個領隊警察“牛副局長你現在涉嫌一件**案請你把你剛才發生的事情再說一遍。
  “什么?說我**?”牛副局長呆了這怎么可能呢?那個小姐還說要自己一千塊的自己怎么會是**她呢?
  “是的剛才那位受害的小姐已經向我們說明你剛才是在**她她在喊救命的時候我們正好趕到把你抓了。”領隊警察說道。
  牛昏局長氣急敗壞地說道“你胡說這根本沒有的事情我們是被人劫持了大家一起喊救命的你們沒有聽到我們一起喊救命的嗎?”
  領隊警察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有聽到我只是聽到那女的叫。對了小黃你剛才有聽到嗎?”領隊警察問旁邊的警察他們是一起去抓牛副局長的。因為這次案件是他們發現的所以讓他們到局里負責處理。
  “沒有啊我也只走聽到女的喊”叫小黃的警察也搖了搖頭說道。
  “你你們胡說噢我明白了這些事情都是圈套。”牛副局長也不傻他知道這次事情有問題了房間先是進來兩個人影把他與小姐制住后接著警察馬上就趕到了。自己嫖娼不讓自己打電話要人送錢交罰款這都透著奇怪。
  領隊警察嚴肅地說道“牛副局長我不明白你說的是怎么回事?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如果你再亂說我們有權對你控告。”
  “你們可以問那個女的明明是有人進來制住我們不能動。”牛副局長說道。
  “我們問了她說沒有這回事”領隊警察說道。那個小姐在他的暗示下已經交待沒有什么人進來要不然她喊救命就不成立了。那小姐也知道自己被人當槍使了但為了保護自己她只能出賣牛副局長。
  至于牛副局長說人家劫持他們也是不成立的張彥青與詹綺倆人進來后是根本沒有動到他們張彥青倆人都的都是內力打中他們的穴道。如果牛副局長說人家劫持他們但當場連一條繩子一個人也沒有哪有什么劫持啊?難道是鬼劫持他們?這些話說到法院去法官會更以為牛副局長想開脫說謊而已。
  “我要打電話我要控告你們。”牛副局長大聲地說道。
  領隊警察說道“這沒有問題我們明天會讓你跟你們的領導說的順便讓你的領導知道一下你的嫖娼至少是成立了至于是不是**讓法院來判你!”領隊警察冷冷地笑著他是何連的人當然是聽何連的安排。并且這次事情犯法的又不是他們而是牛副局長
  正如他所說牛副局長的嫖娼至少是成立的了只要明天把這個消息告訴市教育局牛哥局長會馬上被停職。而且現在他還涉嫌**這種**的事情誰也說不準女人本來就是弱勢樣休又有警察證明他們沖進來的時候聽到女人在喊救命這次牛副局長是逃不到**罪的了。
  至于怎么判多少年那就要看牛副局長的關系了。不過像他現在已經是有問題的人沒有什么人肯去保他。肯保的也是一些作不了主的人而能保的一定不敢出面了。這場嫖娼案件明天肯定會在全省范圍內的報紙發布誰還敢出面保啊?除非他也想跟牛副局長一起踏進泥坑。
  “不要你讓我打電話!”牛副局長害怕了現在不管他是不是**就嫖娼嫖到上報紙他肯定會被開除公職的。想到這里牛副局長跪在地上他已經沒有剛才的威風。剛才他還以為自己是一個副處長跟市里的某領導和省里有關系到時還不把這些警察嚇住。可沒有想到人家根本不給他打電話要直接先告訴教育局還在公安局作出處罰記錄。
  “嘿嘿我不是說了嗎?明天明天我們會讓你打電話的不過今天晚上我們是要把你關起來因為你現在是犯罪嫌疑人。”領隊警察陰笑著。只要明天的報紙網站一公布牛副局長的相片和新司估計大羅金仙也是救不了他的。
  “完了我完了”牛副局長癱坐在地上他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以玫自己跟一個小姐玩玩也會玩出這么大的事情來。
  看著牛副局長的慘樣旁邊幾個警察冷眼看著。上次毛科長與牛副局長欲圖**李欣怡的事情他們也是知道的。這就叫報應他們又是怎樣對待人家的一個女老師還用關系動用了軍隊。不過誰叫他們惹了不該惹的人現在可是遭到報應了。
  這幾個警察心里也是高興這件案子不管怎樣他們都是立了功。當然如果最后判定牛副局長是**的話那他們立的功更大到時他們等著提升就行了。而且他們是何連局長的人何連當然是會利用這些機會為他們謀位置。
  想到這里領隊警察用手機偷偷地給何連匯報“一切按計劃進行事情可能會向好的地方發展。”當時陳天明設計的這個計劃最低就是讓牛勇局長的丑事全天下都知道讓他被開除公職。至于能不能告他**那就要看那個小姐配不配合了。想不到那個小姐果然是為了自己出賣牛副局長她現在已經成為警方的重要保護證人。等明天的報紙公布后警方就會把有關證據送到檢察院讓那邊進行起訴。
  —
  “老大事情辦得還可以?”林國在陳天明的身邊小聲地問道。他們現在一處別墅外面小心地察看里面的情況。原來事情也真是湊巧也在牛副局長出事的今晚毛科長約了某個官員在他的一個私人住所里面見面。
  當聽到跟蹤的兄弟向林國匯報說有一個人捉著一箱東西進了毛科長的私人住所時陳天明就馬上趕過來了他們要看看毛科長在里面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用陳天明的話來說如果是一個壞人他除非收手要不然的話他一定會繼續做壞事的。因此牛副局長和毛科長開始還怕陳天明他們有別的過激行為但過了一段時間后他們發現風平浪靜于是他們又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