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732

張麗玲點點頭說道“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天明我去不刀進來本來我以為她中午才回來的沒有想到她現在就回來了可能有事情。”
  “好的”陳天明說道。
  張麗玲出到外面叫阮紫軒進來阮紫軒紅著臉叫了陳天明一聲“陳先生你好。”
  “紫軒你叫我天明你是麗玲的同學大家也是朋友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陳先生客氣了你是我的老板我還是叫你陳先生!”阮紫軒搖搖頭說道。雖然阮紫軒說陳天明是老板但陳天明還是看到阮紫軒的表情對自己有點抗拒好像不喜歡自己在她的面前。
  張麗玲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你其實才是我們的老板對了遲點我們幾間公司要合并成為一個集團陳董事長你說叫什么名字好啊?”
  “隨便你們麗玲你作主還是你來當這個董事長”陳天明說道。
  “紫軒你捉前回來有什么事情嗎?”張麗玲想著不由臉上一紅如果不是阮紫軒捉前回來他們在床上的事情是不會被紫軒發現的。
  阮紫軒正色地說道“麗玲跟我們要談的沈先利董事長說想改在今天中午吃飯他下午有事情。”
  張麗玲點點頭說道“行這個沒有問題你現在給他打電話在哪里吃飯由他定我們清。”
  阮紫軒點了一下頭自己掏出手機打起電話來。過了一會阮紫軒說道“麗玲他已經定好酒店到時我們過去就行了。”
  “天明你說好的一會陪我們去吃飯”張麗玲說道。
  “行你們先在這里休息一會我過去彥青那邊一會吃飯的時候過去叫我們一聲就行了。”說完陳天明就跑出去了。
  中午張麗玲帶著陳天明他們一起去沈先利董事長所說的酒店張彥青與另外一個兄弟小七(張麗玲的司機)在外面吃飯張麗玲他們三人進到沈先利所說的包間。
  “沈董你好讓你久等了不好意思啊!”張麗玲一進包間就笑容滿面地說道。
  一個四十多歲的胖男人一見張麗玲進來馬上笑著說道“張總我可盼你來啊這不我一聽到你來了本來是下午見面的我都捉前到中午了。”
  “謝謝你了沈董如果一會我們談得來達成合作意見的話那我們以后還有很多的時候在一起工作了。”張麗玲說道。
  “這個沒有問題如果張總有誠意的話我沈先利也不會小氣的。”沈先利旁邊還坐著兩個男人一看他們的樣子可能是沈先利的手下。
  “既然我們都這么爽快那我直說了沈董你看一下我們給你的相關資料和合同”張麗玲示意阮紫軒把手上的文件遞給沈先利接著張麗玲慢慢地向沈先利介紹公司的情況和大家的合作意見。
  沈先利把資料和合同看完后就遞給他身邊的兩個人看了接著他們又在一起小聲地嘀咕著。
  張麗玲見沈先利他們也在那邊聊了有很長的時間于是她便問道“沈董你說這次我們可否合作?”
  “張總你們開的儈錢太低了特別是我們賣給你們的那塊地簡直跟送給你們差不多。”沈先利笑了笑說道。
  “怎么會呢?沈董這個價錢按照市面上來說已經是非常合理的了且我們還會有其它項目的合作這對你們的房地產會非常有利的。”張麗玲大聲地說道。
  沈先利大笑一聲說道“張總老實我這個房地產其實是屬于國營的我收你多點錢還是少點錢都無所謂所謂的是我有什么好處?”
  “好處?”張麗玲明白了她微微一笑“好處當然有的這是我們的底線我們會另外給沈董你這次合作資金百分之一的勞務費。”
  “太少了”沈先利搖搖頭說道。
  張麗玲咬咬牙說道“百分之二這是我最后所能給的如果再給我們是要虧本的。或者你把那儈錢再壓低我們可以給多一點”
  沈先利搖搖頭說道“儈錢不能再壓低了我不想讓人指著我罵不過我要百分之五回扣如果不行就不要說了。”
  “既然沈董這樣說那就算了這頓飯我請客我再找別的門路。”張麗玲臉色變了一下人家吃的水太深自己也沒有辦法答應。
  陳天明剛才也在旁邊看了一下阮紫軒放在旁邊的資料原來這個沈先利是房地產的董事他們有很大一塊地可以開發房地產。但由于他們吃不下所以要與其它房地產一起開發而張麗玲就想買下瓶們其中的一部分地用來開發房地產可沒有想到沈先利獅子大開口要這么多回扣。
  陳天明也知道這些屬于國營的領導的可怕反正企業公司是好是壞不關他們的事他們想的是自己如何賺錢b而這個沈先利既要賺錢又要人家按正規人命儈錢就像當了婊子又要立貞牌這走萬萬不能讓張麗玲所能接受的。這次合作資金是上億元像沈先利要多三百萬而又不肯在儈錢上壓低。
  “好好吃飯不過這頓由我來清你們是客人我們雖然生意做不成但我們的情義還在嘛”沈先利又是一陣大笑。
  菜上來了沈先利就讓服務員拿來了三瓶酒。
  “張總你不要生氣我們來喝酒”沈先利豪爽地說道。
  喝酒?陳天明的心里一跳難道這個沈先利又想像上次李欣怡他們那樣把張麗玲灌醉胡作非為?不過有我在如果你們敢亂來我一定切了你們的打下來數年輪。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沈董我不會喝酒”張麗玲擺擺手說道。她自己經常在生意場上走為了不惹上別的麻煩她從來不在外面喝酒。
  “不會你不會是不想給我這個面子?”沈先利的臉色變了剛才的豪氣已經蕩然無存。
  陳天明馬上站起來說道“沈董我來陪你喝!”
  “你?”沈先利看了陳天明一眼冷笑著說道“你算是什么東西啊?”
  陳天明一聽氣就來了“我不算是東西不知道沈董是不是東西?”
  “我不是東西”沈先利急忙地回答。
  “撲哧”張麗玲與阮紫軒忍俊不住笑出聲音來。
  “老板你不能這么回答的。”沈先利旁邊的手下悄悄地在沈先利耳邊說道。
  沈先利一想對啊自己不能答是東西也不能答不是東西這個人分明是在玩自己。想到這里沈先利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好啊你們敢在我的地盤上玩我我看你們是不是不想回m市了?”沈先利仗著自己是這里的人對張麗玲他們是下面來的人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想欺負他們。
  “沈董你的話言重了我的確是不會喝酒我的朋友幫我喝也是正常的是你看不起我的朋友。這樣我以茶代酒向你賠罪了。”張麗玲舉起旁邊的茶杯。
  “不行這事情沒有這么容易就算”沈先利狠狠地說道現在張麗玲有求于他他是不會放過陳天明的。
  “那你想怎樣?”陳天明微微一笑說道。
  沈先利大聲地說道“張總你先把這三杯酒喝了我們再諉條件否則的話你們就回不了m市。”
  張麗玲剛想說話陳天明擺擺手不讓她說他也大聲地說道“沈董這是不可能的。我沒有得罪你走你先看我不起侮辱我在先。我也告訴你你有什么花樣就使出來我在等著。”
  “沈董你到底想怎樣?”張麗玲說話了她怕陳天明一火起來把事情鬧大就不好了這畢竟是省城而不是在m市。
  沈先利一聽張麗玲說話了他哈哈大笑起來“還是張總是個聰明人我也老實張總我也不想為難你們這樣你我讓大家的人先退下去我們到里面的小房間好好談一下合作的事情只要我高興我不但不會要你們的勞務費還會把儈錢壓低以后還會給你們更多的優惠條件。”
  說完沈先利又是淫蕩地笑了一下他對張麗玲的美貌早已經垂誕三尺他是故意用此來要挾張麗玲。那小房間里有張床可以讓他在里面把張麗瞅00。沈先利相信在幾百萬的利益下張麗玲一定會好好地考慮的。
  沈先利的這話非常明顯他原先不肯但現在只要張麗玲單獨與他在里面的小房間里什么什么的話不但不要回扣還要把儈錢壓低。這明顯的是讓張麗玲給他上了一切都好商量。陳天明一聽火就上來了m的你這個沈先利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連我的女人你都想上。
  “沈先利你知道你說這樣的話會帶來非常嚴重的后果!”
  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
  張麗玲也知道沈先利是什么意思她站起來說道“天明紫軒我們走我不想與這樣的人合作。”
  “想走?”沈先利大聲地叫道他馬上轉頭向旁邊的人使了一個眼色那人就馬上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陳天明也看到沈先利這樣的動作不過他沒有動他刷要看看沈先利是請什么人來阻止他們走不了。
  “天明你不要惹事。”張麗玲拉著陳天明的手臂說道。
  “麗玲現在不是我惹事惹事的是他他不想讓我們走。”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房間的門被人推開了外面沖進來一樣人個個穿著西裝打著領帶裁著墨鏡簡直就像電視上的黑社會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