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730

看著苗茵那紅艷的小嘴陳天明只好困難地吞著口水。而苗茵可能是因為得到了陳天明的吻也沒有與陳天明靠近只是與陳天明小聲地說著以前的事情。
  天亮了陳天明便送苗茵到機場由于苗茵一早就訂了早上的機票她一到機場就上了飛機。陳天明看著苗茵紅紅的眼睛也不敢再說什么話他只能在心里暗暗地說道別的我的初戀!
  送走苗茵后陳天明就給張彥青打電話了。“彥青起床了。”陳天明大聲地叫道。m的這個臭小子嚇得昨天晚上自己的那經典之吻沒有了。
  “老大我好困啊!”張彥青糊涂地說道。
  “我們回m市了你還睡。”陳天明生氣地說道。
  “我們先不回了”張彥青說道。
  “為什么?”陳天明問道。
  “這是麗玲姐說的因為她今天早上已經到了省城現在就住在我旁邊的房間剛才她來了我就給她去開房間現在好不容易睡著你又把我吵醒了。”張彥青埋怨地說道。
  麗玲來了?難道她是來找我算帳?陳天明的心里不由暗暗吃驚這麗玲也太厲害了自己才剛剛與初戀情人分手她就殺上省城來了。“彥青你慢慢睡我現在先回m市了。”此時不走期待何時陳天明又不是傻瓜。
  “什么?老大你現在回m市?”張彥青好像被嚇醒了”麗玲姐說她下午要跟一個客戶見面想你跟她一起去然后晚上大家一起回m市你怎么現在就回去啊?”
  “麗玲是來談生意的?”陳天明呆了。“m的張彥青你怎么不早說啊?你是不是想嚇死我?”
  “老大看你這么心虛的樣子是不是昨晚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怕麗玲姐找你了?”張彥青陰陰地笑著。
  “做你的大頭鬼快點告訴我麗玲在哪里我現在找她。”
  陳天明又有想殺張彥青的心了。
  到了酒店張麗玲的房間陳天明輕輕地敲敲門一身西裝套裙打扮的張麗玲開了門。
  “麗玲你今天早上來省城怎么不告訴我啊?”陳天明埋怨地說道。
  “你不是在開同學會嘛我怕打擾你和同學們的雅興且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還加了一個晚上的班。我準備到了省城后如果你還在省城的話我們就一起回去。沒想到今天早上我打電話給彥青知道你還沒有走所以我才讓他告訴你的。”張麗玲笑著說道。
  陳天明看了一眼這間酒店這酒店的房間不錯估計也是星級酒店特別是那張床坐著軟綿綿的在那上面做某種運動一定很爽。想到這里陳天明問張麗玲“麗玲你是不是下午才找客戶談生意?”
  “是啊我已經讓我的秘書去辦一些事情下午她會過來與我一起見那個客戶天明到時你也一起去!”張麗玲說道。
  “我不大懂生意上的事情還是你去我在外面等你。”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怕什么反正一切有我你在我旁邊就行了。”張麗玲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那好我聽你的。”說完陳天明就摸向了張麗玲豐滿的酥峰自己是要在這里玩玩才行張麗玲穿著套裙讓自己有一種新鮮的感覺。
  “天明你不要這樣現在是早上啊你流氓”在張麗玲說話的同時陳天明的狼手已經在張麗玲的酥峰上捏著了。
  “呵呵你沒有聽別人說過嗎?早上起來是要做運動的只有這樣才能會讓身體健康。”陳天明說著就把手在張麗玲的臀部上摸著那挺翹的臀部在套裙下摸著真是舒服。
  突然張麗玲看著陳天明的西裝臉色不由變了”陳天明你的那套西裝呢?你是不是一到省城就換了一套漂亮的西裝去泡你的舊情人?”
  “這這怎么可能呢?”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如果讓張麗玲知道自己穿的這套西裝是自己的初戀情人苗茵送的她一定一腳把自己從這窗戶踹下去。天啊自己怎么忘記了這套西裝早知道這樣自己先去隔壁的房間找彥青拿回自己的衣服穿上才行啊!
  “你給我老實交待要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張麗玲沒有剛才的害羞之色現在的她就像一個母老虎她正拉著陳天明的耳朵拼命地扭著。
  “哎呀疼死我了麗玲你不要這么重手啊!”陳天明慘叫著。
  張麗玲說道“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有說半點假話我一定饒不了你。”
  陳天明急忙解釋著“這這西裝是昨天晚上同學會里一個游戲的獎品。”
  “西裝是獎品?”張麗玲不相信地說道
  “是啊我們其中一個同學拉到一間服裝公司的贊助虧他們為我們贊助的。”陳天明開始編故事小聽說這西裝是一十八。“陳天明不敢說這西裝是一萬八要不然張麗玲又有點懷疑。
  “這西裝才一千八啊?我看是名牌還以為很貴呢!”張麗玲看了一眼西裝說道。
  陳天明說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盜版的現在的盜版多。”
  “不對啊你說人家的獎品是西裝可你們這么多同學怎么是男式西裝呢?你還穿得這么合身好像是為你訂造似的。陳天明看來你不老實了你說不說實話要不然我跟你解了。張麗玲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天明看著張麗玲的樣子知道她的辣性子又來了如果自己解釋得不滿意看來一會自己一定死得很難看更不要說一會跟她在床上做某種事情了。
  “是是這樣的那不是服裝公司嘛他們有男女、不同型號的衣服只要我們報出式樣他們不用多久就送來了。我拿了第一后同學們看我的西裝難看就讓我把西裝換了。”陳天明忐怎不安地說道。不知道這樣的借口張麗玲會不會相信如果不相信的話自己就完了。
  張麗玲沒有說話她好像不相信地看了陳天明一眼接著又看著陳天明的西裝還用手撥弄了幾下。
  天啊不會這西裝有什么“罪證”?陳天明在心里不斷地想著苗茵有沒有親到自己的西裝有沒有她的長頭發掉在自己的西裝上或者有沒有別的“罪證”讓她看到。現在陳天明的心好像有一百個小老鼠在抓著一樣。
  “天明”張麗玲說道。
  “什么?”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如果張麗玲一指出某個證據自己就馬上承認爭取坦白從寬處理。
  “我相信你了你看看你的西裝穿了連那招牌都沒有弄下來有你這樣穿西裝的嗎?”張麗玲“撲哧”一笑地溫柔地拉出陳天明西裝上的一個紙招牌笑著說道。
  天啊你差點嚇死我了。陳天明的心撲撲亂跳沒有想到昨天晚上苗茵只是騙自己穿上西裝而沒有幫自己弄掉那個招牌如果弄掉的話那自己就是跳到游泳池里也說不清了。
  “呵呵我當時不走沒有多大注意嘛我現在把它弄掉。”陳天明邊說邊把招牌弄了下來。“麗玲那舊西裝我不要了反正丑得要命。”
  “不要了反正那是彥青不知道從哪里找來的”張麗玲笑著說道。
  陳天明見“誤會”消除了他忙摟著張麗玲說道“麗玲我們很久沒有那個那個了反正這里的床空著就是空著不如我們在上面玩玩。”
  “去你的你老是這么色前天我們不不是那個了嗎?”張麗玲想起那天晚上陳天明的“兇狠”把自己幾個姐妹都弄得躺在床上不想動。唉自己這個老公怎么會這么厲害啊?好像再多幾個女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你都說了那是前天一日不做如隔三秋都已經這么多秋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一下了。”陳天明淫蕩地又摸向了張麗玲的酥峰。
  張麗玲那豐滿的酥峰在陳天明用力的椽摸下她只覺體內一陣灼熱她也被陳天明弄得有點想那個了。“你你快去洗個澡再再……你看你好像今天早上都沒有洗臉似的。”張麗玲說完便低下了頭。
  “我馬上去。”陳天明急忙把西裝脫了便跑進洗澡間。媽呀差點又露餡了如果讓張麗玲知道自己是因為一個晚上沒有睡沒有在酒店睡而是在外面陪一個女人通宵洗不了臉的話那自己又慘了。
  從洗澡間出來陳天明看到張麗玲拿著一些資料躺在床上看著她的黑色西裝放在旁邊的椅子上。
  “麗玲你還沒有看完嗎?”陳天明問道。
  “看完了不過我想再看看有關的數據這樣對我們的洽談有幫助。”張麗玲微微一笑說道。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麗玲不好意思我讓你勞累了我幫不上什么忙。”
  張麗玲看著陳天明說道“天明其實你不知道你是幫了最大的忙做生意的主要是講關系你幫我找到向亮師兄還有娜姐、愛蓮、良子姐他們這讓我們做起生意來如魚得水。現在到處是人才只要我們有錢還能不請過來嗎?例如說我們公司有一個是mb管理的高材生有他管理我們做起生意來就事半功倍。你說我們有這么多好的客戶生源隨便做一些生意都會賺錢的了。”
  “呵呵麗玲既然你說我是大功臣那你是不是要好好地犒勞一下我啊!”說完陳天明把自己的浴巾一脫光著身子就往張麗玲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