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723

“天明你把你的腳伸過來。”苗茵對陳天明說道。
  “怎么了?”陳天明奇怪地問苗茵。
  “誰叫你剛才沒有保護好我我要踩破你的汽球與你同歸于盡。”苗茵撇著小嘴說道。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這能怪我嗎?”
  “反正我不管我沒有得玩了你也不能玩難道你想拿冠軍嗎?”苗茵問陳天明。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是好我讓你踩把這個機會留給別人。”陳天明邊說邊把腳放在苗茵的腳邊。
  “啪”的一聲苗茵把陳天明腳上的汽球給踩破了。“天明慘了我忘了游戲規則我違反規則是要賠你去京城旅游的。”
  苗茵大驚失色不過地的眼神好像有點狡黠。
  “沒事我不告訴別人這事情只有你知我知沒有人知道我不要你賠的。”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不行做人怎么能夠不講信用呢?我賠你你什么時候想去京城玩我全包了還陪你去玩。”苗茵得意洋洋地說道。
  陳天明恍然大悟他對苗茵說道“噢苗茵原來這是你故意的你是想與我一起旅游?”
  “才才不是呢!”苗茵的小臉紅了“我就在京城工作哪會想京城旅游啊我只是賠給你而已你還沒有去過京城旅游!
  “我沒有去過京城旅游但我現在也沒有空去旅游雖然我在鄉下地方但平時也是有不少工作的。”陳天明說道。
  “那那你有空的話就記得給我電話我陪你逛京城。”苗茵和陳天明倆人一起走到旁邊他們腳上的紅布還沒有解開。
  陳天明讓苗茵坐在椅子上說道“苗茵你坐好我來解紅布。”
  “嗯”苗茵微微點點頭。她在心里想著如果大家一輩子這樣綁著那該多好啊!
  不一會兒陳天明把大家腳上的紅布解開他看著苗茵那白皙的腳如白玉一般真的是非常漂亮。
  “你你也坐下來啊!”苗茵看到陳天明盯著自己的腳看不由臉紅了。
  “噢是是”陳天明發現自己的窘態忙坐在旁邊看人家繼續玩游戲。
  游戲也沒有玩多久就由一對同學勝出看著他們高興的樣子陳天明也覺得高興。大家本來聚在一起就是想開開心心有必要弄得太多事情嗎?而且這些獎品對自己來說是沒有用的。
  “天天明同學會快結束了你準備怎樣?朱浩說他已經在這里訂了客房如果不在省城住的同學可以在這里住的。”苗茵問旁邊的陳天明。
  “我看看再!”陳天明說道。
  這時朱浩與姚景漢他們走了過來。“陳天明你這個窮鬼還沒有走啊?”朱浩一看到陳天明就生氣可不知道今天晚上為什么自己的計劃老是失敗好像大家中了邪似的。
  “你不是說給大家訂了房間嗎?”苗茵問朱浩。
  姚景漢生氣地說道“這房間讓陳天明這樣的人住我怕人家酒店不肯啊!這都是有身份的人住的哪能給不三不四的人。”
  “苗茵你不要說了我還是有錢在外面找個地方住的人家朱浩不想出錢讓我們住。”陳天明想著一會酒會結束他還要回m市呢!
  “誰說我不出錢我今天晚上可是出了二十萬塊。”朱浩氣憤地說道。
  姚景漢馬上拍著朱浩的馬屁“聽到沒有陳天明我看你這輩子不吃不喝二十年才能有這樣的錢你憑什么那樣說啊!”姚景漢有點想沖上前揍陳天明了媽的害得自己現在穿條褲子碼數太小就好像大人穿小孩子的衣服似的。
  “唉不就是二十萬嗎?我還以為是多少今天晚上的錢我付了。”陳天明邊說邊把手往口袋里伸他想找自己的那張銀行卡這銀行卡是張麗玲給自己的每花一筆錢是要向她匯報。不過這樣的同學會自己出錢估計張麗玲也不會說什么。
  咦銀行卡哪去了?陳天明奇怪了他摸了這個口袋又摸那個口袋可找不到銀行卡。天啊銀行卡在自己原先那各衣服口袋里剛才換了衣服忘了把銀行卡拿出耗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叫慘。
  姚景漢看到陳天明的窘態他高興地說道“陳天明你不是說這錢由你來付嗎?那你付啊有本事你拿錢出來銀行卡也好的這酒店是可以刷卡。”
  “景漢人家是在吹牛你就不要這樣說人家了。”朱浩一付幸災樂禍的樣子他雖然這樣說可他拼命地向姚景漢使眼色想姚景漢繼續奚落陳天明苗茵可是在身邊的能讓陳天明丟多點丑就更好。
  “我我……”陳天明為難了看來自己走要打電話給張彥青過來讓他把自己的銀行卡帶過來。
  “哈哈你是不是沒有錢啊?”姚景漢大聲地笑著。
  苗茵偷偷地把一張銀行卡遞給陳天明小聲說道“天明這里有二十萬的你拿來付!”
  陳天明呆了苗茵是干什么的?怎么身上帶著這么多錢?不過陳天明哪好意思讓苗茵幫自己出錢呢他向苗茵搖搖頭把銀行卡遞回給苗茵。
  “唉陳天明我知道你沒有用但不知道你這么沒有用自己沒有錢就算了還好意思問女人拿。”姚景漢繼續取笑著陳天明。
  陳天明氣了他拿出自己口袋里的手機準備給張彥青打電話。m的不就是二十萬嗎?他朱浩不想出自己出算了。
  “蔣先生你好。”突然朱浩看到有幾個人往這邊走過來他眼力好看到其中一個人是他們的老板蔣炎。蔣炎正陪同著幾個人看他對旁邊的幾個人態度非常好好像那幾個人的地位還他的還高。
  “朱浩你們的同學酒會不是結束了嗎?怎么還沒有走?”蔣炎看到朱浩幾個人還在那里坐著不由皺起眉頭來。朱浩是自己一間公司的負責人有時開會蔣炎見過。
  朱浩馬上哈著腰媚笑著“蔣先生是這樣的我們酒會已經結束了我們馬上就要離開的。蔣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為你玫勞的嗎?”現在就算蔣炎要他朱浩去舔屁股他都是毫不猶豫的。
  “呵呵沒什么事只是有客人準備明天要在這里開個小酒會我帶他們過來看一下。”蔣炎微微一笑說道。他沒有在意朱浩旁邊的人估計是朱浩以前的老同學。
  朱浩有點奇怪像自己老板這樣的身份就算是大顧客要來開酒會他都不可能是親自來這里作陪的。最多是這酒店的總經理過來而已他蔣炎可是蔣氏集團的董事長啊這幾個客人到底是什么人?想到這里朱浩偷偷地打量著蔣炎旁邊的幾個人。
  這幾個人有兩個青年是比較突出的他們的突出是他們年輕英俊有著不凡的氣質。至于怎么不凡朱浩說不出來不過以他多年的拍馬屁經驗這兩個人非富即貴不是一般的人。而且他們身后站著四個人好像是他們的保鏢。
  媽呀這是什么人啊出門要帶保鏢。怪不得自己的老板蔣氏集團的董事長蔣炎要親自來作陪。不簡單啊如果讓自己拍上他們的馬屁那就好了。朱浩暗暗地在想著。
  “朱浩你先等一會我馬上給你錢。”陳天明說完準備給張彥青打電話了。
  “你你不是那個叫陳天明的嗎?你怎么在這里?”那兩個青年其中的一個看到陳天明驚訝地說道。
  陳天明抬起頭不由笑道“如果我沒有記錯你是叫高玉毅?”陳天明怎么會忘記呢?人家高玉毅高冤大頭可是清自己吃了幾瓶好酒還有一些好菜啊這樣的“大恩”自己怎么會忘記?
  另外一個青年看了陳天明一眼笑著對高玉寂說道“玉毅這位先生是誰啊你不給我介紹一下啊?”
  高玉毅沒好氣地說道“項文這個是陳天明我跟他吃過一頓飯。”一說到那頓飯高玉毅的臉就綠了那可是48萬啊自己就那樣被陳天明給宰了。
  那個叫項文的青年對陳天明伸出手說道“陳先生你好我叫韓項文很高興認識你。”
  陳天明看著這個叫韓項文的青年對自己挺友善的也伸出手與韓項文握著說道“你好我也高興認識你。”
  蔣炎的眼睛眨了一下急忙問朱浩“朱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這位陳先生要給你錢啊?”
  “老板是這樣的這個陳天明說幫我們出這次酒會的二十萬可他又拿不出錢來。”姚景漢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拍馬屁機會急忙對蔣炎說道。像蔣炎這樣的人物自己平時連見也沒有見過一面更不要說是說話了。如果蔣炎看得起自己那自己以后就發達了。
  朱浩狼狼地瞪了姚景漢一眼說道“蔣先生我們只是開開玩笑說好這次酒會的錢是我出的還是我來出!”在蔣炎面前裝大頭朱浩是在所不辭如果蔣炎對自己滿意那自己以后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了。由此可見姚景漢與朱浩的思維不是一個檔次姚景漢那種小人行為只會讓蔣炎反感。
  果然蔣炎皺起眉頭說道“朱浩如果你說好這次酒會的錢是由你出的話那你就出。如果你有困難那就由我代陳天明先生出反正大家相見就是緣分高少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大家不要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