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717

陳天明頓了一頓說道“苗茵以前的事情過了就過了我們不要再說了。就算說了也不會回到以前對嗎?”
  “是的不說以前了你現在怎樣?”苗茵問陳天明。
  “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回到鄉下地方當個鄉下老師餓不死但發不了。”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你現在怎樣了?”
  “我也是差不多研究生畢業后在一間學校里當老師我們現在可是同行了。”苗茵笑著說道。
  陳天明看了苗茵一眼沒有說話。唉這就是命如果當年自己沒有與苗茵分開可能苗茵就不會讀研究生在省里一個單位工作。自己不是回到鄉下也不會被血黃蟻咬中被大伯發現教自己香波功自己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自己現在配得起苗茵了嗎?身家上億還會武功。但是我還能與苗茵在一起嗎?這樣對得起我家里的那幾個女人嗎?想到這里陳天明還是不想了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成為一段美好的回憶。
  苗茵癡癡地看著陳天明說道“你現在把你下面的工作辭了回到省城工作好嗎?要不然到京城我幫你找工作。”她看著陳天明現在落泊的樣子心里不由一疼。這是一個要面子又要強的男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辦才行?難道又要自己等幾年嗎?還有他會讓自己等嗎?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在下面干得好好的并且我現在還沒有打算到哪里。”
  “要不然把你爸媽一起接上來也行我們一起照顧他們。”說到這里苗茵的臉紅了。她覺得自己把話說得太過了一點也沒有女孩子的矜持。
  “苗茵幾年過了很多事情都會變的。”陳天明還是搖頭現在已經不是以前自己有了更多舍得不放開的東西。
  “你你結婚了?”苗茵吃驚地說道。她最怕聽到陳天明的這個消息如果陳天明結婚了那一切都遲了。可她一早找陳天明了也找不到。
  陳天明說道“算是我現在不是以前的陳天明了再說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們現在不是很好嗎?大家是同學有空的時候坐在一起聚聚。”
  “我還是以前的苗茵一直在等著一個人如果今天見不到他我會一直等到我老的。”苗茵幽幽地說道。
  聽到苗茵這樣說陳天明的心里一顫。不過他又想回來自己身邊有幾個女人像人家這樣的天之嬌女怎么會肯與幾個女人一起分享自己呢?陳天明你還是不要妄想了也不要害了人家苗茵。
  想到這里陳天明的頭腦清醒了不少。“物已非物人已非人苦苦追尋自尋苦惱。苗茵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我們不要再說了。”陳天明悠悠地說道。
  “好不說了”苗茵咬咬牙說道。“你等等我要跟你喝杯酒。”說完苗茵就往那邊跑去。不一會兒苗茵就拿著兩個空杯和一瓶紅酒跑回來“天明我從來沒有跟你喝過酒今天我要與你喝。”
  “天啊苗茵你不是想讓我們兩個人喝完一瓶酒”陳天明已經想通了他恢復以前的幽默“如果我喝醉了可能會對你動手動腳的。”
  “哼你敢嗎?如果你敢我們現在就不會是這樣了。”苗茵紅著臉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笑著說道“呵呵還是老同學了解我來我們喝一杯。不過我不怎么會喝酒你可不要到時欺負我。”
  “去你的誰欺負你啊!”苗茵聽著陳天明的話好像是說自己把陳天明灌醉了非禮似的她不由啐道。
  “陳天明原來你在這里啊。”朱浩帶著幾個同學走到陳天明他們的身邊。剛才他被幾個同學圍著問這問那的現在終于可以過來找苗茵了。當他看到陳天明與苗茵在一起喝酒時他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朱浩你這次可是花了不少錢啊自己一個人包下今晚同學會的花銷。”陳天明看著朱浩他們說道。
  “這當然了誰叫同學們沒有誰比我有錢啊”朱浩自豪地說道。“今晚這里的花銷至少要十幾萬我全包了。”
  “厲害啊班長就是班長有錢就是有錢。”陳天明看著朱浩一付爆發戶的樣子他就想起上次被他“宰”了的高玉毅一頓飯就吃他幾十萬那才叫爽啊!不知道朱浩有錢還是高玉毅有錢。
  旁邊朱浩的走狗姚景漢馬上說道“那當然了浩哥現在是蔣氏集團下屬一間公司的總經理年薪一百萬。這十幾萬對浩哥來說是沒有什么問題的。陳天明你聽過蔣氏集團嗎?”
  “我們鄉下人哪會聽過不過聽起來也是嚇人一年一百萬我一年才一萬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嘻嘻陳天明你就不要說那樣的話了”其中的席珍珍說話了“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好心你換件衣服再來參加同學會了。今晚的同學就你寒酸要不你求求朱總讓他幫你找個什么好的工作在省城干不要在下面干了。”
  “唉我這個鄉下人上不了臺面”陳天明搖頭說道。m的不要多久自己的公司也會在省城開張了不過自己還是上不了臺面讓自己的人忙著就行了。
  這時旁邊的幾個同學紛紛開始說著陳天明的不是一會說他的西裝一會說他的發型一會說他身上有臭味好像這些人是朱浩找過來故意奚落陳天明的。
  朱浩從身上掏出五百塊遞給陳天明說道“陳天明我知道你上來一次不容易這是給你的五百塊你拿好明天好坐車回鄉下。”朱浩雖然是對陳天明說但他的眼神一直盯著苗茵。這些人都是他叫過來的好在苗茵面前奚落陳天明看苗茵還看得上陳天明沒有。
  “朱浩你不要侮辱人。”苗茵看著朱浩的行為不由生氣地罵道。平時別看她柔弱可是她發火起來也讓朱浩嚇了一跳。
  陳天明笑著說道“沒事這錢既然我們的班長給我的我怎么會不要呢?我還嫌少呢如果是五百萬或者五千萬的話那就好了。”陳天明邊說邊接過朱浩那五百塊。
  “想錢想瘋了”席珍珍鄙視著說道。
  “天明你怎么……”苗茵跺著腳說道這明明是朱浩用來取笑他的他怎么還接過朱浩的錢。
  “怕什么反正人家朱浩的錢多得放不下他報銷我們的車費又如何呢?不過可惜啊!”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說道。
  “可惜什么?”朱浩說道。
  陳天明看了酒桌上剛才苗茵拿過來的一瓶紅酒輕蔑地說道“這瓶也太差了我喝得不慣。”
  “那當然像你這樣的窮老師會喝得慣什么酒呢?”姚景漢看著陳天明笑道。“我看你是不是經常在鄉下喝那種鄉下米酒一塊錢一斤的。”
  “丟人真的是太丟人了。”席珍珍馬上配合姚景漢說起來。
  苗茵氣得對陳天明小聲說道“天明你不要說話了他們是想取笑你的你別理他們這里有我。”說完苗茵看著他們說道“你們是不是想看天明的笑話才高興?”
  朱浩急忙說道“苗茵這不關我的事啊是他們說的。”
  “大家是同學嘛有時開開玩笑也不行啊看來我們的大美人生氣了”席珍珍一直忌妒苗茵比自己長得漂亮把自己的風光全搶去了。
  “行大家開開玩笑嘛苗茵你不要介意。”陳天明笑道。m的想玩我那我至少要你們出血。“班長你不是叫我們來喝酒不給我們上喜歡喝的酒你也太看不起我們了?”
  在苗茵這個美人面前朱浩當然是不能示弱他拍著胸膛說道“這怎么可能呢?這樣天明我現在叫服務員來你問一下她看看有沒有你喜歡喝的酒如果有的話你就讓她上。”朱浩就不信這酒店會有一塊錢一斤的鄉下米酒。天啊老天真的是幫自己啊又可以看陳天明出洋相了。
  “對啊叫服務員來。”姚景漢哪會不明白自己老大的意思。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酒店衣服的部長來了“大家好我可以為你們服務嗎?”
  陳天明看著朱浩說道“班長你不會是騙我只要我點自己喜歡的酒你就讓服務員上嗎?”
  “那當然我是說話算話的。”朱浩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
  “小姐你好你們酒店這里有沒有番國的花仙紅酒”陳天明笑著問那個酒店部長。
  酒店部長點點頭說道“有啊今天才剛剛空運一箱回來清問先生要嗎?”那女部長一聽陳天明問起這酒笑容都堆滿了臉。這種酒是紅酒中的極品一瓶要000多美金折合回來是四萬多塊。如果陳天明他們要這種酒的話那她可是得到不少提成。
  “花仙紅酒?”朱浩只覺心里一陣猛跳這種酒是外國進口的貴酒他自己都舍不得喝還是上次代表公司與一個非常重要的大客戶開了一瓶是公費報銷的。雖然朱浩是總經理但讓他出這樣的錢他還是心疼的。這次如果不是為了泡苗茵他也不會弄這個同學會雖然要花十幾萬但也是報虛頭里面有折打最多也是十萬八萬而已。
  “對啊對啊這種酒我喜歡喝班長不是不肯?”陳天明說道“苗茵看來班長吝嗇還是我請你!”陳天明身上有張私人銀行卡是自己的私房錢還是可以付這酒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