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710 你給我下來

鐘向亮看著對面的窗戶慢悠悠地說道“天明這樣的事情很簡單我們現在的做法已經觸犯到一些人的利益所以他們要對付我們而派一個人過來架空我的權力或者監視我們就是其中對付我們的方法之一。如果我們懂得收斂不再觸犯他們的利益那我們就不會有事要不然下面對付我們的就不是這么簡單了。
  “哼如果他們敢對付我們我也不會放過他們。”陳天明自信地說道。現在玄門的人在智海師兄的教導下武功越來越強他才不怕。而且張麗玲她們現在表面已經跟自己脫離關系自己大不了帶著玄門的人再回大山里面。
  “天明現在與以前不一樣了他們不會硬來的但他們會用國家的一些法律來約束我們如果我們硬來就是與整個國家斗你說你能對付得了整個國家嗎?”鐘向亮拍了一下陳天明的肩膀。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樣?”陳天明不由自主地問鐘向亮。
  鐘向亮說道“現在我們只有靜觀其變另外你們的保安公司現在也不要與你另外的公司有太多來往且他們接的活也要小心不要中了別人的圈套。不過當時我為了怕別人說我的閑話你們的事情都是經過省廳同意的而且你們做了好幾件漂亮的事情國家某些領導也知道你們所以他們要動你們也不敢光明正大地動你們只要你們不做違反法律的事情就行了。”
  “我回去后叫他們注意一點。”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上次你處理毛科長的事情還行見好就收千萬不要過分他們能在那樣的位置上一定后面有人在頂著他們所以要對付他們只有暗暗來。”鐘向亮說道。
  “師兄欣怡的事情你可以幫她嗎?”陳天明問道。
  鐘向亮點點頭說道“這個沒有問題我已經跟省里說了一下他們說欣怡完全符合這個副校長他們已經答應了。”
  “那就好”陳天明高興地說道。
  “天明其實多幾個自己的人也是不錯的像你的岳父何連他是我們的人所以在上次毛科長的事情上幫了你不少。因此我能幫的我都會幫的。”鐘向亮說道。“不過也有可能是我的多慮但是小心能駛萬年船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好。如果不是上面指名要你們完成的任務我這段時間是不要你們去的你們也好好休息一下。”
  “行”陳天明說道。現在陳天明也想著后臺比較重要了像自己岳父這樣的官還是不行連師兄人家想動就動自己還能逃得了嗎?
  “來我們點幾個菜喝點小酒好久沒有和你喝過了。其實讓我退居二線也是不錯的至少可以閑一點不要整天在外面忙連自己的家也顧不上。”鐘向亮輕輕嘆息著。
  “師兄魔王他們一日不除我們還是沒有安穩的日子過。”陳天明說道。
  鐘向亮點點頭說道“是啊魔王已經跑到外地他是一個不愿服輸的人一定會回來找我們的。不說這些事情了反正你們要小心一點來我們喝酒。”鐘向亮打電話叫小夏點菜。
  從酒店出來陳天明也喝了不少的酒還好他已經學了一招用內力把酒逼出來的方法所以沒什么大礙。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手機是一個陌生的電話。“你好”陳天明接通手機。
  “你是陳天明嗎?”手機里傳來陌生的男人聲音。
  “我是你是哪位啊?”聽著這樣的聲音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跳。不會這么快?師兄那邊剛剛說完這邊就有事情發生了?
  “我是你大學的同學朱浩啊!”手機里的傳來了那男人興奮的聲音。“班長朱浩難道你不認識了嗎?陳天明你不會在山溝里呆久了忘記老同學了?”
  陳天明說道“朱浩豬頭班長是你啊你有什么事情嗎?”陳天明當然記得這個長得像豬一樣的班長平時在班里老是以班長自居天天纏著班里漂亮的女同學特別是班里的最漂亮的也是系花的苗茵。
  想到苗茵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揪。唉都這么多年了自己怎么還記得她啊?苗茵的父母是大學里的教授父親是數學系的教授母親是中文系的教授。因此苗茵在大學里修了兩系的課程在大家畢業的時候同學們只拿了中文系的畢業證書可苗茵卻多拿了數學系的畢業證書。
  后來聽說苗茵被保送到華清大學讀研究生。因此苗茵在當時大學里非常出名她是那種美貌與智慧并存的人就像現在的小紅一樣非常拉風。學生們只有不知道校長是誰沒有不知道苗茵是誰。
  當時朱浩這個外號豬頭班長的人老是仗著家里有錢又是班長于是經常接近苗茵。如果班里哪個男同學敢跟苗茵接近的話都會受到朱浩的警告輕則警告重則是外面的混混教訓。所以朱浩在大學里也是一個非常吃得開的人大家由于看在他的淫威之下敢怒不敢言只有在背后偷偷地叫他豬頭班長。
  那時陳天明也受過朱浩的警告和外面混混的教訓現在陳天明一聽是朱浩打過來的電話不由叫起朱浩的外號。
  “陳天明你不是這樣都這么多年了你還記得我的外號?”朱浩大聲地說道好像他一點也不介意似的。“要找你的手機好難啊我可是找了好幾個人連派出所那邊也打聽了才找到你的手機號碼。”
  “朱浩你有什么事情”陳天明在大學里對朱浩就沒有什么好感大家雖然不是死對頭但也有點過節所以陳天明也沒有好氣跟他說話。
  “是這樣的我們這個星期六在省里召開同學會我就你沒有聯系上其它的同學都找到了。”朱浩說道。
  陳天明說道“同學會我們班的同學都參加?”陳天明的腦海里不由跳出苗茵那條又黑又長的辮子和楚楚動人的倩影。
  “是啊除了你之外都參加了怎樣這個星期六你過來我聽說你在鄉鎮里當老師如果你沒有錢坐車過來的話我給你報銷來回車費。”朱浩大氣地說道。
  “真的?”陳天明有點不相信當時朱浩在班里老是欺負自己他身邊有幾個長得比他還高大的跟班自己又打不過他們。現在朱浩怎么會對自己這么好呢?還給自己報銷來回車費難道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還是這幾年朱浩整天向佛已經改邪歸正了?
  “那當然我們誰跟誰啊?你來全班的同學就差你一個人了大家幾年沒有見坐在一起好好聊聊也好啊!”朱浩好像有點、迫不及待地想陳天明答應。
  陳天明故意說道“這可是你說的我沒有什么錢你幫我報銷來回車費。”
  “那當然你只要來到我定的酒店我馬上給你報銷來回車費。”朱浩說道。
  “那好星期六晚上是嗎?還有在哪間酒店你說我記我到時準時到。”陳天明答應下來。他不知道為什么一聽到朱浩說全班的同學都參加同學會他也有點迫不及待。難道我還那么想見她嗎?陳天明在心里不斷地問自己。
  “你記下了那好星期六晚上見。”朱浩高興地控了手機。
  “星期六同學會朱浩難道是想整我?”陳天明自言自語地在想著。朱浩不可能對自己這么好在大學的時候苗茵對自己有點、好感老是找自己討論一些文學上的問題。但苗茵每找自己一次朱浩就整自己一次。
  哈哈我陳天明現在還怕小小的朱浩嗎?陳天明冷笑著。我陳天明已經不是以前的陳天明任你朱浩胡來的了。朱浩如果你敢再整我那我會加倍還你。
  ——
  陳天明推開何桃的辦公室門發現何桃在里面寫著教案。里面也沒有什么老師只有吳青與小珠在旁邊小聲地說著笑。“何桃我有事情找你。”陳天明小聲地對何桃說道。
  “你有什么事情就沒看我在忙著嗎?”何桃沒好氣地說道。學校要組織教學常規檢查這教案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撿查的時間是明天星期五下午。
  “是這樣的你姨媽來了”心陳天明見何桃叫自己說自己只好說了。
  “陳天明你是不走想找死?”何桃的臉馬上紅了。昨晚自己的那個剛好來了陳天明想跟自己那個都不能沒有想到他今天在這里說那樣的事情讓她又羞又氣恨不得一掌把陳天明打暈順便把他的盯也打掉。
  “啪啪”吳青連人帶椅摔倒在地上而且是頭先摔臉部著地的那種。
  原來吳青一見陳天明進來就走到何桃的身邊神神秘秘的他認為一定有什么事情。于是他馬上中止了與小珠的聊天豎起自己的兩只瘦耳聽陳天明與何桃說什么。可沒有想到他竟然聽到陳天明與何桃說這樣的事情。他一嚇就捧成這樣了。
  “小珠救命啊你快點拉我起來。”掉在地上的吳青自己沒有辦法起來他只好向正在喝水的小珠求救。
  何桃狠狠加用吃奶的力氣掐著陳天明的手臂“死陳天明你這個流氓竟然在這里說這樣的話”雖然自己很生氣但何桃不敢說得太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