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705 小姐是我啊

方翠玉的眼睛不由一亮馮蕓只是穿著一件睡衣她看進里面的是馮蕓黃色的罩罩那裸露在外面一部分潔白的酥峰讓她困難地吞著口水。
  “翠姐不知道為什么我好熱啊?”馮蕓輕輕扭動著自己的身軀她現在只覺自己全身熱烘烘的好像里面有火燒著似的。
  “是嗎?那你把衣服脫了就不會那么熱了。”方翠玉看到馮蕓的藥性發作高興地說道。她幫馮蕓把睡衣脫下那戴著黃色罩罩的酥峰就挺立在她的眼前。“哇好漂亮啊!”方翠玉歡悅地摸著馮蕓的酥峰。
  馮蕓現在還有點理智她微微搖著頭說道“翠姐你不要摸我那里我我受不了。”馮蕓只覺自己被方翠玉摸到那里后又是一股熱火涌上心頭讓她心慌意亂不能自拔。不過在她腦海里還是不能接受一個女人摸自己的那里。
  “小蕓翠姐喜歡你以后翠姐就只和你在一起不理那些臭男人好嗎?”方翠玉邊說邊伸手到馮蕓后面解開罩扣一對傲人的高峰跳在方翠玉的眼簾。“哇小蕓想不到你的那里這么漂亮!”方翠玉摸著馮蕓的酥峰興奮地叫著。她只覺摸著滑不留手且還有彈性。想不到經常在外面打打殺殺的女孩會有這樣的酥峰這讓方翠玉想不到的。這也讓她越摸越喜歡
  “翠姐不要”馮蕓喘著氣說道。方翠玉摸著她的酥峰讓她也興奮起來了且不斷地扭著自己的臀部。我這是為什么了怎么會這么興奮?馮蕓在問著自己。不過她也只是想了一會就又被體內的熱火所掩蓋。
  馮蕓萬萬沒有想到方翠玉已經在杯里下了一點春藥這種春藥雖然不是烈性春藥但能引起她體內的熱火迫切想得到發泄。
  “來姐姐幫你把小褲褲脫了”方翠玉看著馮蕓下面的黃色小褲褲說道。剛才她已經摸了一把直把馮蕓摸得嬌啼不止。馮蕓平時像個女強人一付大姐大的樣子現在卻變成一個小女人一個被情火所掩蓋的小女人。
  “翠翠姐不要脫我的小褲褲”馮蕓急忙夾著腳說道雖然自己很想但在她的意識里兩個女人在一起是不能解決問題的。且她不喜歡女人所以她自己體內很想但又排斥方翠玉的愛撫所以她正在矛盾。
  方翠玉可不管那么多她知道馮蕓已經服下春藥一會就會喊著自己要了所以她翻過身子壓在馮蕓的身上接著分開馮蕓的雙腿用力扯下馮蕓的小褲褲。“小蕓你看看你的小褲褲都濕了你還說不要脫。”方翠玉拿著馮蕓的小褲褲聞了一下興奮地叫道。
  “翠姐你不要摸我那里”馮蕓發現方翠玉的手已經在自己的方寸之地摸了起來她忙把雙腿一夾慌張地叫道。
  方翠玉繼續用被失的手摸著馮蕓那里的敏感小點她只是摸了一會馮蕓就嬌啼不止慢慢地松開雙腿。看來馮蕓是藥性開始發作被方翠玉挑逗得控制不住自己。
  摸了一會方翠玉急忙把自己的衣服脫掉接著用自己的雙峰與馮芳的雙峰相對用自己的小櫻桃擦著馮蕓的小櫻桃。“啊好爽!”方翠玉一邊扭動著身子一邊大聲叫道。她好久沒有這么爽過了。
  馮蕓也被方翠玉弄得兩頰潮紅不斷地叫著。
  “翠姐我要我忍不住了。”馮蕓大聲地叫道現在她的理智已經被春藥完全控制了她現在什么也不想只想方翠玉快點幫自己解決熱火要不然自己可能會被燒壞了。
  “小蕓姐姐聽你的你要什么姐姐都給你。”方翠玉馬上張開雙腿倒著身子往馮蕓的那里坐下去坐在那里后她不斷地磨著就好像人家磨鏡子似的。
  “啊”馮蕓興奮地叫道。只見四條腿在不斷晃動方翠玉已經換了幾種動作且她的手一會摸自己敏感的地方一會摸馮蕓敏感的地方。不過方翠玉一直沒有用小手插進自己的里面或者是馮蕓的里面。
  在那次的采花賊將要強暴自己時方翠玉看到那男人的東西雖然魔王在千鈞一發的時候救了自己但每當她想起那東西就會感到非常惡心。因此方翠玉與別的女人亂搞時從來不讓女人把手指伸到自己的里面她也不用那些代用品來安慰自己。
  不知道為什么她一看到那些東西在自己的面前嚴重時還會嘔吐。所以方翠玉與女人亂搞時一般用的就是挑逗大家外面的敏感點或者是用磨鏡的方法來滿足大家的需要。
  “啊!”方翠玉與馮蕓先后叫出滿足的聲音。雖然這樣的玩法有點與別人的不一樣但也能讓她們上到天堂。
  馮蕓慢慢地睜開眼睛看到自己與方翠玉光著身子在床上她不由大吃一驚“翠姐我們剛才干了什么?”
  “當然是干了我們想干的事情小蕓想不到你這么厲害雖然你是第一次玩這些但也玩得姐姐喜歡。姐姐愛死你了。以后不會再要別的女人。”方翠玉興奮地說道。剛才她跟馮蕓在一起玩的時候發現以前那些女人跟馮芳是沒法比。
  “不我們不能這樣。”馮蕓拼命地搖著頭說道。
  見馮蕓這樣方翠玉只好又用手掌在馮蕓的面前晃動著過了一會方翠玉輕聲說道“小蕓你要記住你以后只能愛翠姐不能愛別人。”
  “我只愛翠姐不能愛別人。”馮蕓迷茫地說道。
  方翠玉把自己的手放下就一手抱著馮蕓一手輕輕地摸著馮蕓迷人的身體。小蕓你的身體讓我越來越喜歡。方翠玉在心里暗暗地說道。
  “陳天明你給我出來。”陳天明正在團委辦公室里看些文件外面就喊起了他的名字。這次他不敢沖到外面大聲叫著是誰叫你爹了因為他聽到外面的聲音是何桃叫的。
  陳天明跑到外面說道“何桃是誰惹你了你告訴我我找他算帳去我一定打得他滿地找牙。”陳天明想起那天自己把周力權打成那個樣子就不由好笑。聽楊桂月給自己通報了那晚警察的處理周力權和秦清他們全開除公職至于一些不那么知情的警察就作調動降級記過處分。
  “除了你還有誰啊?你說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因為李欣怡跟人家警察打了起來?”何桃瞪著陳天明小聲說道。
  陳天明知道出來混的總有一天要還的何桃遲早是會知道這件事情。唉誰叫人家老爸是公安局長啊!他看了何桃一眼發現她手里沒有菜刀只是怒視著自己。還好這是學校是一個五講四美的地方要不然何桃可能已經對自己下手了什么非常有殺傷力的越女功可能都會使出來。現在何桃經常與小妮在一起她基本把小妮會的武功學了。
  因此陳天明才害怕何桃會發狂何桃可是有自己不少血黃蟻血液的她現在的武功雖然沒有自己這么高但也非常高連小妮他們都不是她的對手了。
  “何桃我知道錯了我今天晚上回去跪電腦主扳!”陳天明聳拉著腦袋說道。人家曾經說過知錯就改是個好青年并且勇于承認可能得到別人的原諒。
  “你錯什么啊?怎么這樣的事情你不叫我去啊?那些警察真的是氣人啊這樣對付李欣怡一個女孩子如果我在一定廢了那兩個禽獸。”何桃氣憤地說道。當她聽到父親把那晚的事情簡單告訴她后她就火了急忙跑來找陳天明求證。現在聽到陳天明說錯了她又奇怪了。
  “我我以為你說我去幫欣怡而生氣何桃你不生氣嗎?”陳天明奇怪地問道。天啊自己不要跪電腦主扳了嗎?哈哈今天的天氣怎么這么好啊!陳天明有點心花怒放的感覺。
  何桃說道“生什么氣這樣的事情不要說你就是我遇到也會幫的。想不到這世上還有這樣的人可我爸說那毛科長與牛副局長不屬于他管所以他也沒有辦法。可惜我不在那里要不然我要他們好看。”
  陳天明看著何桃的表情不由害怕了還好當時何桃不在場現在看她的表情好像要把那些人的**割了數年輪似的。天啊人家說人越有本事就越想惹事這話一點也不假啊。“我那時也是剛好與阿國他們在那里吃飯看到的唉那兩個禽獸真的是可惡還好欣怡的命好被我看到要不然她現在就慘了。”
  “李書記”眼尖的何桃看到李欣怡從那邊走過來她要回辦公室。
  “何桃你好”李欣怡看到何桃身邊的陳天明心里一慌。
  “李書記你把那晚的事情詳細告訴我還有以后有這樣的事情你帶我一起去我保護你絕對不能放過那些禽獸。”何桃邊說邊走到李欣怡的身邊挽起李欣怡的手臂關心地說道。
  天啊這是怎么回事了?陳天明拼命地揉著自己的眼睛沒有看錯是何桃挽著李欣怡的手臂看著她們在竊竊私語的樣子怎么都不像以前她們好像不和啊?特別是何桃以前她不是不喜歡李欣怡嗎?不讓自己跟李欣怡在一起嗎?今天怎么了?自己是不是在作夢?陳天明用力地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哇好疼啊!陳天明在心里慘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