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第6章幫我揉下肚子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剛才有學生找我有事。”陳天明一進去就發現桌子上擺著菜何桃一個人坐在那里等著陳天明。
  何桃看見陳天明來了說道“你再不來我可要先吃了到時你就等著洗碗!”何桃把嘴一翹把一碗湯來了陳天明。
  陳天明餓了也不跟何桃客氣拿起湯就喝。“哇這湯好好喝。”陳天明在學校都是吃快餐哪有吃過這么好喝的湯。
  “好喝就行。快吃菜都涼了。”何桃下午有課也不跟陳天明啰嗦自己也吃了起來。
  “好好吃”陳天明拍了拍已經吃得飽飽的肚子然后拿起碗筷準備去洗。
  “不用了你放下來我一會拿去一起洗你回去休息!”何桃看見陳天明要去洗碗勸住了他。
  陳天明見何桃這樣說也就把碗放了下來。他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說“何老師我剛才在裝保險絲的時候那那不不是……”陳天明越說越糊涂這種事情都不知道怎樣解釋才好。
  “你……”何桃想不到陳天明現在說這樣的話真是又羞又氣不知說什么好。
  陳天明看到何桃那因害羞而紅紅的小臉還有因生氣而起伏不定的**心里又一陣火熱眼睛又呆了。
  何桃看見陳天明又在呆呆地看著自己生氣地說“你吃完了還不走還在這干什么?我要去洗碗了。”
  陳天明發現自己又失態了忙應道“是我現在就走。”他說完之后拔腳就跑今天真是糗大了特別又是在何桃的面前失態成這樣以后都不知道如何面對她。
  陳天明回到自己的房打了自己一巴掌暗罵自己人家何桃年輕貌美怎會看上你這小老師呢不要癡心妄想了。可是何桃那迷死人的風姿老是出現在他的眼前怎樣抺也抺不掉啊。
  陳天明回到洗手間發現昨晚換出來的臟衣服全都洗了晾在里面。奇怪了我自己都沒有洗是誰幫我洗呢。剛才臟衣服還在的剛才就只是小紅來過那可能是小紅幫自己洗的這小丫頭真是的。
  天啊!小紅把自己的底褲也洗得干干凈凈的昨晚自己興奮不小心在那底褲上面留下的痕跡也洗干凈了。這時陳天明臉紅了。
  “老老師”下午的第一節課陳天明正在睡覺就聽到小紅在門外叫著。
  他忙跳起床穿上衣服開了門。“你怎么了?小紅。”陳天明看到小紅現在的臉色很差忙問道。
  “我我肚子疼想你給我點水喝。”小紅皺著眉頭捂著肚子說道。
  “肚子疼?我這有保濟丸”陳天明邊說邊在自己的抽屜里找著。
  “不不要”小紅一聽急忙搖著漂亮的腦袋。
  “病了不吃藥怎么行呢?”
  “我我是那個來了”小紅羞紅了臉她看著陳天明手中的保濟丸只好說出自己今天的不方便。
  “噢”陳天明終于知道為什么小紅身體不舒服又捏捏扭扭的不肯說出來。
  “哎呀”小紅剛喝了一口水就把水吐了出來疼叫著。
  “怎么了?小紅。”陳天明看到小紅捂著肚子痛苦的樣子他自己也慌了忙把小紅扶到自己的床上。
  “疼好疼。”躺在床上的小紅小聲地叫著。
  “那那我現在和你去醫院。”陳天明邊說邊著急地說道。
  “老老師不要去。”小紅搖著頭“你你能幫幫我一下嗎?”
  “當然可以。”陳天明毫不猶豫地說道。
  “你你幫我揉一下以前我也這樣疼過我媽媽幫我揉一下肚子就不那么疼了。”因為太疼小紅也顧不得羞澀了。
  “這這……”陳天明呆了他看了看小紅那嬌小的肚子又看看自己的手這樣的事情自己能做嗎?
  “哎呀!”小紅又疼得叫了起來。
  陳天明咬了咬牙慢慢地把自己的手伸向了小紅的肚子輕輕地揉了起來。
  雖然隔著一層衣服但陳天明還是感覺到手下的柔軟。這是他第一次摸女孩的肚子。準確來說是小女孩的肚子。
  上面是已經有點堅挺的小白兔下面是神秘的地帶所以陳天明只能小心翼翼的輕輕地揉著。他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會讓自己很想過界的手摸過界了。
  沒多久陳天明的下面開始發脹了起來。他怕小紅發現自己的齷齪的念頭忙用自己的雙腿緊夾著那不聽話的地方。
  那有點彈性的肚子雖然有點小但摸起來很舒服。特別是上面那已經發育得不錯的小山峰還有下面那兩腳有點皺紋處更是讓李子龍在摸著小紅肚子的手癢癢的。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陳天明在心里罵著自己。
  “老師行了我好多了。謝謝你。”小紅感激地看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那就好。”陳天明聽小紅這樣說雖然自己很想再這樣揉下去但現在也不能不把手抽回來。
  “老師你怎么了不舒服嗎?”小紅看著陳天明夾緊腿臉色好象有點不自然。
  “沒沒事可能是剛才沒有睡好”陳天明靈機一動為自己找到一個理由。
  小紅坐了起來不好意思地說道“老師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沒事沒事。”
  “老師我我想你再幫我一個忙。”說到這里小紅又害羞地低下頭。
  “說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老師都幫你。”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不會小紅又想自己幫她再揉揉唉那那自己再給她揉揉。雖然陳天明這樣想但他心里卻是很高興的。
  “我我想你幫我買那東西。”小紅的臉好象被火燒了似的。
  “買東西?什么東西?”陳天明一時沒有回過意來。
  “我我今天不知道那個要來所所以沒有帶來。”小紅邊說邊紅著臉看了自己的身下。
  這一次陳天明終于懂了原來是讓他去買衛生巾。
  什么?衛生巾?陳天明心里大叫。如果讓他去買那東西的話那他的臉面真的是蕩然無存了。可可是自己剛才又答應了小紅。
  無奈的陳天明只好聳拉著肩膀推出自己的摩托車去鎮里的商店買。那里應該沒有什么人認識他。
  “阿阿姨”陳天明走到一家商店里看看四下沒有幾個人小聲地對那售貨員說道。
  “什么?年輕人我有這么老嗎?”那位售貨員看來有三十多歲她不滿意陳天明對她的稱呼。
  “噢靚女不好意思我剛才是叫那邊的阿姨沒有叫你。”陳天明靈機一動指了指外面。
  “這里沒有靚女!”售貨員見陳天明還在打擊著自己生氣地白了他一眼。
  “我我……”陳天明無言了。
  “你要買什么?”售貨員瞪著陳天明。
  “我我要……”陳天明覺得自己現在更想無言。
  “要什么?快說有屁就放有話就說。”
  “我我要衛……”陳天明看了看商店又進來了幾個人不敢說了。
  “要衛生紙是嗎?”售貨員拿起旁邊的一卷紙巾“兩塊錢。”
  “我我不是。”陳天明忙搖著頭。
  “那是什么快說沒見我在忙著嗎?”售貨員一臉的不耐煩。
  “是是衛生巾。”陳天明低著頭小聲地說道。
  “什么?你要買衛生巾?”售貨員對著陳天明大聲地叫著。
  旁邊來商店買東西的人一下子全把目光盯著陳天明他們看陳天明就好象去動物園里看猴子似的。
  “你要什么牌子的?什么類型的?我們這有干爽的護翼的棉面的網面的香型的日用的夜安的……”售貨員看著滿臉充血的陳天明瞇著眼笑著說道。她好象怕大家不知道陳天明要來買衛生巾似的。
  “給給我最貴的!”陳天明白了售貨員一眼邊說邊掏出錢包。他才不懂什么牌子什么類型的但最貴的他就懂。
  “不會這東西要二十多塊?m的如果這東西這么好賺我不當老師賣這個東西賺錢算了。”在路上的陳天明自言自語地說道。他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狠宰了一頓。
  “小紅我回來了。”現在的陳天明感覺自己比去抗日回來還光榮。
  “老師你回來了。”小紅從洗手間走了出來手里還捏著一條剛洗的白色小底褲。
  陳天明感覺自己快要倒了。那樣有點花紋的小底褲是女式的肯定是小紅的并且一定是剛才她弄臟了自己的底褲然后進去里面洗。陳天明感覺自己的雙腿間又開始不聽話了。
  “老老師你你買回來了嗎?”小紅低著頭小聲地說道。
  “有給。”
  小紅忙接過陳天明手上的衛生巾轉頭又進了洗手間。
  “哎呀”陳天明覺得那天給那奇怪的蟲子咬的地方現在又疼了一下然后全身的血液像開水一樣沸騰幾十秒后又沒事了。
  這些天好象都是這樣一天發作一到兩次發作之后就感覺什么事情也沒有。是那小蟲咬的還是怎么回事呢?那醫院檢查不是說自己沒有什么事嗎?算了等發了工資后得找個時間去醫院看一下才行。陳天明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