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697 有人抓了小紅

毛科長冷冷地對陳天明說道“你說你是欣怡的男朋友你有什么證據你叫什么名字可不敢把欣怡交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毛科長開始拖時間了且他也想探一下陳天明的老底。
  “我叫陳天明我是九中的老師是欣怡的同事這個你可以打電話問問的特別是牛副局長是市教育局的局長這可以很快查出來。唉想不到啊一個教育局的局長想對下面的女老師下手真是人心不古啊!”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
  “你胡扯”牛副局長厲聲地說道。雖然他經常干這樣的事情但現在被陳天明這樣說出來還是讓他下不了臺的。
  “牛局長你怕什么身正不怕影斜。”毛科長一聽陳天明只是一個老師心里可高興了看來自己這次想怎樣玩這個叫陳天明的老師都行了。
  牛副局長急忙說道“對我怕什么啊反正我什么也沒有做過。老板你們是不是不想干了?你快點叫你的人上先把這個人抓起來抓到派出所那里去。”牛副局長也認識一些警察領導到時自己也打電話叫人整死這個陳天明。
  酒店老板一聽陳天明只是一個老師他的心里也不怕了。不就是一個老師嘛到時他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著有兩個人物為自己撐腰于是酒店老板揮揮手對后面的保安說道“你們上把他抓起來送到派出所再說。”
  陳天明抬頭看著酒店老板說道“看來你是想趁這趟混水了那好你自己好自為之你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負責。”酒店老板只覺陳天明的目光就好像一道利箭一樣刺在自己的心臟里一樣。
  他剛想叫身后的保安不要上去但那些保安已經揮著警棍向陳天明沖了過來。算了我就不信這個老師有什么大的能耐。酒店老板暗暗地想著。
  林國他們看到保安上前要打架他們可高興了。“哈哈我就等你們過來我現在可要正當自衛了。”林國邊說邊一個飛踢一腳踢到沖在前面保安的肩膀上雖然林國沒有用上內力但也把保安踢得往后倒。
  而其它五個保安上前時也被另外兩個兄弟擋住他們很快就打在一起兩打五不要一會兒的時間那兩個兄弟就把五個保安打趴在地上個個在慘叫著。
  陳天明看了酒店老板說道“老板你的人已經被我們打倒了你是不是要自己上要上的話就快點我們的時間寶貴。”陳天明邊說邊把李欣怡放在后面的沙發上然后對林國說道“阿國你幫我看著欣怡。”說完陳天明就往毛科長那邊走去。
  “你你要干什么?”毛科長看到陳天明向他走過來害怕地說道。
  “我想揍你本來我想今天放過你的但你既然想玩那我就跟你玩一下。”陳天明已經走到毛科長的面前他一個飛踢就往毛科長的下檔踢過去。
  “哎呀”毛科長梧著自己的下檔慘叫著陳天明用上了力把他的下面踢得不輕。
  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這是給你警告如果你再敢對欣怡不利下次我就害了你的jj數年輪。”說完陳天明又向牛副局長走過去。
  牛副局長見陳天明向自己走過來他急忙抄起旁邊的椅子想等陳天明走近的時候砸陳天明的腦袋。他身高一米八他就不信打不過陳天明。
  “好不錯想跟我來硬的。”陳天明冷冷地說道。他走到牛副局長身邊的時候牛副局長已經掄起椅子向他的腦袋砸去那椅子帶著風好像力道不少。
  “你媽的我跟你拼了。”牛副局長是退伍軍人轉業他多少都練過。
  “哼你還不夠格跟我說這樣的話。”說完陳天明的手如閃電般快就抓住了牛副局長手中的椅子。牛副局長仗著自己的力氣大想把椅子拉過來但根本無濟于事。“m的不給你點懲罰是說不過去的。如果你下次再敢惹欣怡我廢了你。”話音未落陳天明就一腳往牛副局長的下面踢去。
  “哎呀”牛副局長也和毛科長一樣捂著下面慘叫著。
  陳天明轉過身子對酒店老板說道“老板你現在準備怎樣?是繼續當狗還是讓我們走?”
  “我……”酒店老板不敢說話了剛才的事情他也見到自己的六個保安都是身強力壯的但就被人家輕松的搞掂了如果是要打架的話自己這排骨身材不是人家的對手。且他現在也見識到陳天明他們的本事了唉人家如果沒有本事能敢惹市委的人嗎?還不怕幾個保安。
  “本來我是不想與你算帳的我為什么打壞你的門原因就是你的門閂上我找你的服務員她不肯開門如果我女朋友在這里有什么事情的話那我今晚就要燒了你這間酒店看你這間酒店還有沒有?”陳天明氣憤地說道。
  “這件事情我不知道。”酒店老板抹著臉上的冷汗說道。如果陳天明他們真的在酒店抓到毛科長他們強暴女人的話那事情就更大了。而他的酒店也一定會遭殃唉剛才早知道是如此他就裝成自己不在酒店派個保安上來看看就算了現在他可是騎虎難下啊!
  陳天明走到沙發旁邊輕輕地抱起李欣怡然后說道“你們記住如果你們再敢惹我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阿國我們走。”
  “你們不能走”突然從外面沖進幾個警察他們大聲地吆喝著。
  “嚴所長你們來了快快把這幾個流氓抓起來他們在這里鬧事把我們打了。”毛科長一發現這幾個警察出現他忙高興地叫起來。
  “領導你也在這里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接到報警電話說這里有人鬧事我們就趕過來了。”那個叫嚴所長的警察向毛科長打著眼色。
  有問題看來他們是認識的這報警電話是毛科長打的可這個嚴所長裝模作樣好像不想認。他們越是這樣陳天明就越懷疑這里面有蹊蹺。
  “阿國你把事情告訴這些警察”陳天明不想多說了他抱著李欣怡坐回沙發上。李欣怡現在醉得已經不懂人事且她還在微微地呻吟好像有點難受。唉以后看你還敢不敢跟別人喝酒。陳天明看著李欣怡現在這個樣子他就心疼。
  “你們跟我回派出所一趟。”那個嚴所長聽完林國說完話后他大聲地對林國他們說道。
  “嚴所長是嗎?我想問你你剛才所說的你們是我們幾個人還是連帶毛科長與牛副局長一起呢?”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是你們你們剛才不但把毛科長與牛副局長打了還把酒店的門砸壞毆打這里的保安。”嚴所長嚴厲地說道。“我如果不把你們抓回去真的是天理不容了。”
  陳天明說道“那這毛科長和牛副局長呢他們想強暴我的女朋友不知道他們的罪大還是我們的罪大呢?”
  毛科長厲聲地說道“你胡說這是根本沒有的事情。嚴所長你先把他們抓起來我會讓律師起訴他們讓他們知道誹謗國家公務員是怎樣的下場。”毛科長準備先讓嚴所長把陳天明他們抓回派出所里打一頓接著他再找檢查院的人起訴陳天明他們然后再讓法院判他們刑看他們還敢不敢打自己。
  “呵呵是不是等我的女朋友醒過來就知道了再說我女朋友在喝酒的時候已經給我打電話當時的電話一直是開著的所以毛科長他們所說的話我都用手機錄下來了牛副局長你還記得玩玩一會后再帶上套套這話是誰說的嗎?”陳天明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道。如果不是自己剛好與林國他們在這里吃飯李欣怡今晚就難逃厄運了。
  “你你胡說”毛科長的心里慌了聽陳天明這樣說可能他是把剛才李欣怡與他們所說的話錄了下來不行一定要把他們抓住再把他的手機搜出來把這些證據全毀了。想到這里毛科長向嚴所長暗使了一個眼色。
  嚴所長心神領會地說道“好了你們不要說了有什么事情回到派出所再說。毛科長你們也跟我去還有酒店的老板也是證人你也到派出所錄一個口供。”
  “如果我們不去呢?”陳天明笑著說道。
  “那你就不要怪我們了。”嚴所長掏出自己的手槍惡狠狠地說道。剛才進來的時候他也看到躺在地上的保安能把保安這么輕松打倒的人一定是有兩下子并且剛才毛科長向自己使了眼色就是不想讓那證據被這個人帶走。所以他要用強的了。
  “那好我跟你們去不過你們要記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你們要好自為之啊!”陳天明還是想給他們最后一個機會如果他們再不珍惜的話那他就不客氣了。
  林國走到陳天明的面前小聲地說道“老大我們要不要打個電話給何叔?或者是給師傅?”
  “不要了這些小事我們都搞不掂的話那說出去真的是笑掉人家的大牙。”陳天明搖搖頭小聲地說道。他倒要看看這些人想怎樣做看看他們是不是已經喪心病狂了。
  陳天明他們上了一輛面包警車接著警車就往派出所駛去。而毛科長他們可能因為有特殊的權力他們是自己開車過去的。看來他們一會要在路上想著怎樣害我們了。陳天明在心里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