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696 蒙面超人

毛科長笑著說道“欣怡你不要哭我一會會好好疼你一定讓你爽得高興笑起來的。”說完毛科長從口袋里拿出一粒偉哥吃進嘴里。接著他又猴急地向李欣怡走去現在他要好好地享用一下這個帶刺的美女。像李欣怡這樣不肯更是勾起他男人的征服欲。
  “啪”的一聲外面好像傳來了什么響聲。
  “你是誰?”外面的牛副局長大聲地問道。跟著外面好像吵了起來且有東西被打翻在地上的聲音可能外面已經打起來。
  本來想摸向李欣怡酥峰的毛科長聽到外面有異聲他馬上停下手來接著回過頭他就看到一個青年像飛一樣沖了過來。
  “你你是什么人你給我滾出去。”毛科長一向被一些市里的中層干部捧著所以他對陳天明也不客氣。
  那個青年不理毛科長的大聲吆喝他一把推開毛科長就沖到李欣怡的身邊他仔細地看了一下發現李欣怡的衣服還好好地還不有被人占到便宜他放下心來了。他大聲地叫道“欣怡你怎樣了?”
  李欣怡喝了毛科長他們特別選的白酒已經暈得不醒人事哪會聽到這青年的叫喚。
  “你是什么人你給我出去要不然我叫保安了。”毛科長已經打電話給這酒店的老板了這酒店的保安正趕過來。還好自己沒有脫衣服要不然自己剛才真的是糗大了。毛科長在心里暗暗想著。
  那青年回過頭來瞪了毛科長一眼接著不理毛科長了。他把手放在李欣怡的手上給她輸入一點內力。對于如何解酒他是不知道的。
  過了一會李欣怡慢慢地睜開眼睛她看到面前的青年馬上就說道“天明你快救我。”說完可能因為醉得太重又閉上眼睛了。
  原來這沖進來的青年正是陳天明。下班后他就接到林國他們的電話說在這間酒店吃飯讓他過來與兄弟們喝酒。于是陳天明便趕過來了當他來到酒店的時候就發現李欣怡剛好進去酒店的房間而林國他們的房間正好在毛科長的房間隔壁。
  開始陳天明還是以為李欣怡與朋友出來吃飯的但他剛好接個電話走到門外時就發現李欣怡進去的房間里走出一個高大男人這人正是牛副局長他小聲地對服務員說一會不用她們進來了他們在里面有事情。說完后牛副局長還興奮加神秘地把門閂上。
  就是牛副局長這動作和淫蕩的表情讓陳天明起疑心了于是陳天明回到房間后就坐在墻壁旁邊用內力偷聽了一會這一聽陳天明就聽出問題來了。兩個男人不斷地勸酒且李欣怡進洗手間的時候這兩個男人還說好了誰先上聽著他們淫蕩的說話陳天明真想馬上就過去把他們的jj切了數年輪。
  但想著現在自己過去還沒有什么證據因此陳天明繼續在旁邊聽著當聽到他們要架李欣怡進小休息房間時陳天明就開始著急了。他馬上沖出去一扭毛科長的房間門發現里面的門已經閂上。
  當叫服務員過來時服務員不肯開門說人家客人在里面商量一些事情自己是不能開的且鑰匙在部長那里要等部長過來。陳天明一聽要等部長過來才行的時候他就急得一掌打向那房門。
  只是一般的房門哪經得起陳天明的內力那門被陳天明拍開了。牛副局長正坐在椅子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在等著毛科長出來可“啪”的一聲響那門就開了后面跟著幾個人還有服務員。
  那服務員見陳天明把門打開了更是大叫起來要讓陳天明他們賠門。陳天明心急如焚他可不管了他讓林國在旁邊與那些人理論他就沖進休息間當發現李欣怡還沒有吃虧的時候他才放下心來。
  陳天明一把抱起李欣怡接著就往外面走去。剛才他也聽到了這個人是毛科長不過看在他現在沒有占到李欣怡的便宜上陳天明現在不想動他反正來日方長要動毛科長和牛副局長有的是時間。
  “你給我站住你抱著我的朋友干什么?來人啊把這個人抓起來。”毛科長大聲地叫道。看著就要到嘴的李欣怡被人抱走毛科長能不著急嗎?媽的這個老板不是說馬上就派保安過來這里嗎?怎么還沒有過來呢?
  “毛科長你不要惹我否則我讓你好看就按你剛才和牛副局長對李欣怡說的話我看你們是吃不了兜著走。”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你不要亂說李欣怡請我們喝酒她一而再三地敬我們酒接著她不勝酒力自己喝醉了我把她扶進來這里休息一下。我告訴你我們可是有頭有面的人小心我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毛科長故意在“有頭有面”上咬重了話音他在警告陳天明自己可是大有來頭的人如果惹了自己那他陳天明就要慘了。
  陳天明不想現在跟毛科長多說他抱著李欣怡走出外面發現外面的房間除了林國幾人外里面也站著幾個拿警棍的保安。這房間特別大雖然進來了十個八個人但一點也不感覺到擁擠。
  “欣怡你怎么樣了?”牛副局長看到陳天明抱著李欣怡著急地說道。“你是什么人你抱著我們的朋友干什么?保安把他抓住扭到派出所去我馬上給公安局的人打電話我倒要看看現在的流氓能有什么本事?”
  “對把他抓住”毛科長也沖了出來他發現外面站著酒店老板和幾個保安他膽氣也壯了。“老板你這里的保安可不行啊怎么隨便讓壞人進來啊?”毛科長瞪了牛副局長一眼媽的牛副局長怎么可以不關門隨便讓人沖進來。
  “毛科他們把門砸壞沖進來的”牛副局長也看出毛科長對自己的責怪他急忙向毛科長解釋。
  “天啊這世界還有沒有天理啊老板你馬上讓人抓他到派出所另外告他多一條罪破壞你們酒店的財物。”毛科長眼睛大亮他正想著以什么罪名把陳天明抓起來看來現在有機會了。
  陳天明看了前面椅子一眼他發現李欣怡的手袋在那里。于是他對林國說道“阿國你把那個手袋拿著那是李書記的。”說完他想出去了m的毛科長和牛副局長我會讓你們知道什么叫好看的。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你們不要走”酒店老板發現陳天明他們想走馬上叫起來。這個毛科長他可是認識的人家在m市是呼風喚雨的人如果自己得罪了他那自己這酒店就麻煩了。且他也看到了陳天明這邊有四個人自己有六個保安且個個帶著警棍自己這邊應該占在上風。
  “我為什么不能走這個是我女朋友毛科長與牛副局長兩人想把我女朋友灌醉后干傷天害理的事情。你是酒店的老板嗎?我想問問你我現在是把她留下來讓毛科長和牛副局長享用還是帶她回家呢?”陳天明瞪著酒店老板說道。
  “這個這個……”酒店老板吞吞吐吐地說不出話來了。
  “如果你認為我可以走的話那你就叫你的人給我閃開如果不可以走那你就說清楚是你帶人要強留她下來到時我告毛科長他們時順便把你們也告上這個**罪不知道要判多少年?”陳天明冷森森地說道。因為酒店這邊是無辜的對毛科長他們的事情不知情所以陳天明也不想對他們動粗。
  “你胡說我可是市委的人我會像你們這些流氓一樣嗎?”毛科長厲聲地說道。“我剛才說了李欣怡請我們喝酒她喝醉了我們扶她進去休息剛進去他就進來了。”毛科長有點慶幸自己什么也沒有干如果真的自己把李欣怡上了讓這些人給抓住的話那自己真的是說不清楚了。
  可現在不一樣陳天明他們沒有什么證據自己可是不會放過他們的。想到這里他馬上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怎么了毛科長你還想真的把我女朋友留下來讓你快活啊讀?陳天明見毛科長打電話了他狠狠地說道。
  我剛才說了你不要誤會毛科長說道。
  那好我們現在可以走了陳天明抱著李欣怡要走。
  “等等毛科長大聲地說道。他不想陳天明他們這么快就走自己叫的人還沒有來呢?
  陳天明說道“毛科長你有什么事嗎?”
  “你把酒店的門打壞了你不要賠嗎?”毛科長拼命地向酒店老板使眼色。
  酒店老板哪會不明白毛科長的意思他急忙說道“對你們幾個人不要走全留下來解決我這門的事情。”
  “老板這樣你這門多少錢你我賠給你。”陳天明說道。
  “這這個”酒店老板不好說了像這樣的門沒有壞就是
  閂門的那個扣了壞了而已如果真讓陳天明賠的話可能只是幾塊錢。他怕陳天明到時拿出十塊錢跟自己說不要找就揚長而去那毛科長就會找自己的麻煩了。
  “老板這個門沒有壞只是門扣壞了而已最多幾塊錢”林國看出酒店老板的臉色他拿出十塊錢遞給酒店老板接著林國兇著臉說道“老板有些事情不要過份要不然你們也會吃不了兜著走。”
  酒店老板的臉馬上綠了林國能說這樣的話就擺明不怕毛科長他們也不怕自己這幾個保安。自己是開門做生意的得罪哪一邊都說不過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