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675 移情別戀

想到這里陳天明又是一招萬佛朝宗把內力向那三個長老攻去。“轟”的一聲陳天明被他們的內力擊得氣血沸騰好像已經受了一點傷。
  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越想越怕自己跟像九個土長老的那個高手打斗那是必死無疑的。他們這么厲害的話為什么不向自己攻擊呢只是招擋自己的攻擊。如果他們攻擊自己的話以他們這樣的內力自己不死也重傷了。陳天明又有點奇怪了。
  難道這里面有什么蹊蹺?陳天明暗想著。對了剛才他們不是喊了什么“分、合、破”嗎?那是什么來的?是他們的合擊之術還是什么神功口訣?剛才的喊叫一定有問題要不然他們不會像”叫春”一樣叫的。
  想到這里陳天明干脆自己不攻擊了他倒要看看金長老他們玩什么花樣?這里面肯定有問題大家都是師兄弟金長老他們三個人不會比土長老強上三倍的。如果是那樣的話這天還有天理嗎?
  在陳天明沒有攻擊的時候金長老三個人也慢慢地從空中飛下來落在地上但他們的真氣還是聯在一起不過他們的真氣全泛著白光讓人分不出哪是金長老的哪是別的長老的了。
  陳天明看了一會沒有動反正他在那里這么瀟灑地站著是不用內力的反而他們全用內力把自己圍起來可能需要內力很多。
  果然金長老他們見陳天明沒有動手只是在那里站著。他們就開始動手了金長老把手一揮一道強大的真氣向陳天明打去。
  陳天明急忙運起全身內力相擋因為人家的內力都在自己之上如果自己不拼命相擋的話可能自己就要去見馬克思了。
  “啪”陳天明被金長老的內力打得后退三步那后退的方向正往火長老那邊。這時火長老向陳天明動手了他那強大的內力又把陳天明打得退到水長老那邊。而水長老又等火長老放下手后他又向陳天明攻擊。
  “的你們當我是玩具在玩啊?陳天明揉著自己的胸膛暗罵道。一會這個打一掌一會那個打一掌你們怎么不同時打我啊?咦?對啊他們怎么不同時打我呢?如果他們同時攻擊我的話我這小命肯定是沒有的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他們人格大爆發不想要自己的命?
  不可能。在這點認識上陳天明還是有的。這三個老東西不可能是不想殺自己的一定是他們不能同時攻擊自己。對了問題一定是出在這個什么“分合破”的三個長老的陣法中。他們是把自己的內力聯合在一起。
  分、合、破就是他們把他們三個人本來分開的內力合在一起然后讓別人破不了自己的陣法而破掉別人。那么說這三個長老的內力與剛才那個土長老差不多他們現在是把三個人的內力聯合在一起整個包圍自己的空間都有三個人的內力所以自己要跑也跑不了。
  而且最主要的他們三人不能同時攻擊自己只能是一個人一個人地打自己。不過他們這樣也厲害了因為這里包圍自己的真氣全是三個人合起來的內力且他們老是這樣用內力好像不累似的。這是什么陣法這么厲害呢?陳天明心道。
  其實佐藤四大長老中武功最厲害的是老大金長老其次是老四土長老。所以金長老才派土長老出手想試試陳天明的武功他們在旁邊支援當發現情況不對他們就馬上出手。可沒有想到陳天明竟然一招就誘使土長老中計而且把土長老打成重傷。
  沒有辦法的他們只好使出他們的絕招“分合三人”擊術這種擊術也只能是三個人才能用得上多一個人反而用不了因此金長老才讓土長老出手試一下陳天明的內力看需要不需要用這種方法。
  試是試到了不過土長老也就付出了代價。三個長老使出他們師門的絕秘武功對陳天明進行圍殺這種武功他們多年沒有用過想不到用在一個年輕的z國人身上。他們這種“分合三人陣法”就如陳天明所想一樣合三個人的力量對付陳天明。
  當面對強敵的時候他們只有用這樣的陣法才能獲勝就算是他們倆個人對付土長老都不可能一招打敗土長老。如果他們三人圍攻的話可能一時芊會戰勝不了陳天明反而可能被陳天明所傷。
  在戰場的另一邊也打得非常火熱柳生良子他們面對著比自己還多一倍的敵人只有使出自己渾身的解數來對付佐藤忍者。還好現在地與貞子的武功提高了一倍且有林國幾個高手在而他們這邊剩下的全是好手。
  在廝殺中佐藤家族的人死得比他們的多而柳生良子對佐藤洋一貞子對付佐藤英武和佐藤秀武林國對付佐藤木張彥青他們對付幾個佐藤的大忍。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
  .!金長老見陳天明根本沒有再向他們攻擊且他們三個人時不時向陳天明攻擊陳天明反而不接招了他只是施展自己的輕功躲避這讓他們出乎意料了。這正是對付他們這種陣法的對策先不出手等施展陣法的三個人內力慢慢消耗的時候陣中的人才出手。
  不過在研制這個陣法的前輩已經找到這樣的破綻如果陣中人攻擊就讓讓他慢慢被陣中的內力打倒;如果陣中人不攻擊的話那么他們就把陣法合攏讓陣中人根本無法逃避得了。
  “破!”金長老突然大叫一聲接著他們三個人就在走著方位了。金長老走向火長老的位置火長老走向水長老的位置水長老走向金長老剛才的位置。慢慢地他們的包圍圈越來越小了。
  陳天明看到這個情景他自己也知道麻煩了。按他們這樣走法包圍的圈子越來越小如果這樣下去自己不要說打被他們合起來后自己就會被他們的內力失成肉餅。剛才陳天明想向上空飛走的但剛飛上去就被上面的真氣打下來。m的這個陣法其實就是一個圓錐體上面根本逃不了。
  怎么辦呢?陳天明看著越來越小的包圍圈如果這樣下去的話那自己就完了。不行我要跟他們拼了。陳天明看了一下這三個長老準備找一個突破點進行攻擊。
  攻擊誰呢?金長老是四大長老的老大內力肯定厲害一點算了攻擊水長老誰叫他長得難看一點呢?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運足內力向水長老打去。
  “啪”陳天明被打回來那包圍圈又小了一點。這叫什么“破”啊干脆叫“壓縮”算了。拼了再不拼就沒有機會了。咦他們不是只有一個人才能用手嗎?我為什么不聲東擊西呢?
  于是陳天明真的是拼了老命他大叫一聲“金老頭你受死!”陳天明向金長老虛晃一招后就又向水長老攻去。
  “啪”這下感覺好一點水長老的攻擊慢了一點他沒有把陳天明打回來。
  “金老頭你再受死!”陳天明又是虛晃一招又向水長老打去這下陳天明把水長老打得身子晃了一下。
  金長老他們呆了他們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狡猾連叫兩次金長老卻不攻擊金長老反而打了兩次水長老讓水長老第二次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水長老本來以為陳天明打了自己一次起碼會攻擊金長老或者火長老了可沒有想到他第二次還是打自己打得他招架不住。
  “金老頭你還是受死!”陳天明邊虛晃一招邊大叫著。
  水長老在心里叫道“打他不要打我打他不要打我。”但是有時命運這東西不是你說想就想的。就如你喜歡隔壁的那個美女天天想著她光著身子在你的被窩里被你那個再那個但事實只是想想根本沒有那樣的事情。
  “啪”陳天明又攻向了后面的水長老。這下水長老的身子連晃了三晃如果不是有另外兩個人的內力支撐著他他可能被陳天明打退后幾步了。
  水長老生氣地罵道“你媽的z國人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怎么打了我三次別人一次也不打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對啊你怎么知道我開始是看你不順眼然后就是打習慣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老三你怕什么我們三人合起來的內力還怕他一個人嗎?他要打就打。”金長老罵著水長老他們就是想陳天明對手消耗陳天明的內力把他折磨得沒有內力。
  正如金長老所想雖然金長老他們被陳天明打得有點動晃但陳天明消耗的內力明顯比人家消耗的厲害。陳天明現在感覺自己體內的真氣有點亂看來受傷不輕了。不過他已經沒有時間想這么多只有拼命了。他咬咬牙叫道“金老頭你受死!”說完虛晃一招便向火長老打去。
  水長老以為陳天明這次又是習慣打自己所以他在陳天明虛晃一招要動手時他已經動手了。他這一動手火長老那里就不能再動手了。
  “轟”陳天明一掌打在火長老的胸膛上那聲音堪稱世界之最。陳天明見火長老沒有還手他強忍著火長老反彈回來的內力又打了一掌在火長老的胸膛上。“撲”火長老吐了一口鮮血。而陳天明也被他們的內力彈得退后幾步。
  “你你媽的你敢打我?”火長老吃驚地說道。剛才陳天明打得他受傷了且傷得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