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662 著急

正當秀一想逃跑的時候后面的貞子就盯上他了。“你的人死了你自己還想跑嗎?不陪他們一起死?”貞子冷冷地說道。
  秀一以為像陳天明那樣武功高強的人沒有幾個特別是他聽出貞子的聲音是一個女的這就更容易對付了。于是他揮著忍刀向貞子沖了過去想把貞子殺了好逃命。剛才他已經讓手下向井田大郎那邊匯報了這里的情況但那匯報的人也只是剛剛說完就被柳生家族的人殺了。
  “我殺了你為我的手下償命。”秀一像一個發瘋的老虎向貞子撲了過去他以為貞子好欺負且貞子那邊沒有什么人只要殺了貞子之后他就可以越過柳生忍者的包圍圈往那邊逃出去。
  但是讓秀一失望了貞子的武功除了陳天明與柳生良子之外可以說其他人是殺不了她的。貞子冷冷地看著秀一說道“那你試試看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說完貞子運起真氣向秀一殺了過去。
  如果按以前貞子的內力貞子的武功最多是比秀一這個大忍厲害一點但是貞子經過陳天明的幫助她的內力已經強上一倍。在她的凌厲攻擊下秀一四周都被貞子的真氣籠罩著如果他稍為不注意就會被貞子所殺。
  秀一越打越心驚他沒有想到這個女忍者也這么厲害好像以前柳生家族都沒有這么厲害的人就算是柳生家族的宗主柳生良子也沒有這么厲害難道是他們請來的高手。秀一暗暗想著。
  可不管秀一怎樣想貞子還是沒有手下留情只見她往秀一的身上一揮她全身的內力就往秀一的身上打去。“轟”的一聲秀一根本沒有辦法躲開貞子強大的內力被貞子打上一掌。
  “你到底是誰?”秀一捂著胸口吐出一口鮮血驚訝地說道。這個女忍者說著標準的木日國話一定是木日國人但像這樣的武功在木日國除了神社之外就剩下一些老一輩的高手。像他們井田家族地道真老師就是這樣的高手可這些高手一般是不出來的
  且也沒有像貞子這樣年輕。
  “要你命的人。”貞子現在也自信起來了當她把秀一這樣的大忍打傷后她就繼續向他攻擊爭取在短時間內干掉他免得夜長夢多。
  “啊!”只見秀一一聲慘呼把本不寂靜的黑夜弄得更加讓人心驚肉跳。
  這時井田大郎已經收到手下向他匯報說柳生家族的人穿上他們的服裝所以現在井田大郎親自帶著人且通知下面的人用口號來認人。現在井田大郎帶著三百多人往秀一發信號的地方沖去。
  “老大現在已經用上口號我們的身份暴露了。”林國向陳天明傳著話而田吉那邊也是如此每一組都只是幾十人一旦被發現就會有被別人圍攻滅亡的危險。
  “向我這里靠攏過來”陳天明大聲地叫道。看來是要進行一場惡戰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剛才他初初算了井田家族那邊傷亡人數是三、四百人他們這邊雖然是偷襲但人家井田家族的忍者也不全是孬種也殺傷柳生家族幾十人。
  唉希望井田大郎的人不是很多。陳天明暗道。如果按柳生良子所估計的井田家族00多人現在敵人還有300人左右那他們現在還是可以對付的。
  “嘿嘿柳生良子你們終于來送死了。”井田大郎終于帶著人遇上陳天明他們現在陳天明他們只剩下一、兩百人被井田大郎他們圍著明顯有點處于下風。
  “井田大郎我今晚要殺了你我要為我的父親報仇。”柳生良子看著井田大郎恨恨地說道。如果目光可以殺人井田大郎已經死了很多次。
  “哈哈反正你今天晚上都是要死了我就成全你們在下面相會!你父親如果不死你是當不上宗主的。如果你順從我你還有一條生路的現在我已經不跟你客氣了我要殺了你們。”井田大郎惡狠狠地說道。“良子你要感謝我啊我幫你殺了你的父親。”
  “井田大郎我要殺了你。”柳生良子的眼睛快冒出血來。一路看,電腦站
  .
  陳天明拉住柳生良子小聲說道“良子你不要中了他的激將。”陳天明知道柳生良子的父親是她的痛而井田大郎竟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用這個辦法來刺激她。
  “賈明柳生良子給了你什么好處我一樣給你且給你兩倍怎樣幫我殺了柳生良子?”井田大郎以為陳天明是得到柳生良子的好處所以才這么幫柳生良子賣命。
  “井田小狗你這樣說就不對了不過你竟然這樣說那好良子說給我一個你的腦袋那你給我兩個!我有空就當球踢踢完這個就踢那個可我看你這付狗樣是不可能有兩個腦袋的。”陳天明笑著說道。
  “你你敢罵我一會我就叫你死無喪身之地。”井田大郎生氣地罵道。在以前他小時候就被人叫小郎所以他不喜歡聽人家叫他“小”而且現在陳天明還叫他“小狗。”
  陳天明說道“好啊有本事我們單挑。”
  “哼我才不會這么笨我這么多人我干嘛要與你單挑。”井田大郎一揮手他的人就馬上向陳天明他們開始進攻了。剛才他的人實行包抄把田吉和林國他們一起趕回陳天明這里。
  “大家發錢了”陳天明大聲地叫著。聽到陳天明這一叫大家就紛紛把自己口袋里的暗器全打了出去。雖然大家是正面向井田忍者襲擊他們都用內力去把暗器打掉但是還可以打中一些武功不高的忍者。
  柳生良子看著自己的手下已經把暗器打完了她大聲地叫道“柳生家族的人現在是我們向井田家族報仇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殺掉他們。”說完其它柳生家族忍者也跟著大叫起來。
  “阿國你們用合擊術”陳天明邊說邊向前面沖過去像這樣人多的場面林國三人的合擊術還是有用的。而陳天明也開始屠殺井田家族的忍者他現在為了保持實力用的是近身殺人他揮舞著兩個拳頭當那些敵人趕到他身邊的時候他就快速出拳把靠近他的人全打出去。
  雖然陳天明沒有用盡全身的內力但每拳都有五成的內力直把一些武功弱的下忍直接打死。
  “合。”十幾個井田忍者連成一個縱隊后面忍者的手頂在前面忍者的后背好像是在輸內力似的。只見一股強大的真氣流合成一團接著全流到第一個井田忍者的手里好像后面的內力全在他的手里了。
  難道他們是想用合十幾個人的內力來對付我?陳天明奇怪地想道。不過陳天明一點也不怕他們跟自己對內力他現在最擅長的就是真氣比較強。“好啊這個好井田小狗我讓你見識一下你爺爺的厲害。”說完陳天明一掌就打向第一個井田忍者陳天明也知道只要把第一個井田忍者打死后面的就會全倒在地上了。
  “嘭”一聲巨響在陳天明他們中間響起旁邊的空氣都像已經爆炸似的。十幾個人的內力合在一起是相當可怕的但他們是遇到陳天明這樣的頂尖高手前面的井田忍者吐了一口鮮血后就當場正面倒地不動了而那后面的十幾個人全像后面有人推他們似的全往前沖一個壓一個全壓在剛才第一個井田忍者倒下的地方。
  “天啊你們在玩什么啊?這么老的人還玩墊高樓嗎?”陳天明拍拍手笑著說道。陳天明看了看旁邊的站場雖然自己這邊的人少但陳天明他們的武功相對來說高一點所以還是井田大郎那邊傷亡的人數多一點。
  現在打得最厲害的除了陳天明外就有林國三人合擊之術柳生良子和貞子的個人追殺。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柳生良子還是隱藏了自己一部分的實力現在她使出的內力只是比平時高上一點。在關鍵時刻她好像又剛剛避過似的。
  “良子為什么要隱藏實力呢?難道她還有別的意思?”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他現在也猜不透柳生良子是什么意思。
  “井田小狗你現在的環境可不大好我看你終究逃不了一死。”陳天明慢慢地向井田大郎那邊走過去。雖然現在井田大郎那邊還站著二十幾個人可陳天明還是不怕的看自己能不能幫自己已經那個的岳父報仇了。
  井田大郎冷冷地看著陳天明說道“賈明你不要以為你的武功厲害就很不了起現在這里還是我的人多照這樣打下去最后贏的還是我。”井田大郎也在一直看著戰場現在柳生良子那邊也就是一百多人而自己這邊還有兩百人且自己這邊剩下的基本都是高手了。跟柳生家族的人殺了這么久還沒有死的人當然是有兩下子了在對敵的時候武功和經驗都是非常重要。
  “是嗎?那我現在就過去殺你。”陳天明邊說邊向井田大郎那邊掠過去這次他想飛過擋著他的那些井田忍者。
  “你們上把他殺了。”井田大郎急忙退后厲聲說道。
  “合”井田大郎前面的十幾個忍者馬上排成一條縱隊又想用上剛才他們的人已經用過的辦法。
  “哈哈還想用這辦法對付我啊?”陳天明笑道。他馬上運起全身的內力想再與他們玩墊高樓的游戲。
  井田大郎看著面前的情景陰陰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