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659 山前必有路

“天明我們現在對明天晚上的行動有點信心了。”貞子高興地說道。
  “天啊才有點啊你們不要怕有你老公出馬一定馬到功成。”陳天明拍著胸膛吹著牛。
  柳生良子說道“好了這里的水都涼了我們不要說了今天晚上我們再慢慢聊!”
  “對今天晚上我們在床上再慢慢聊。”陳天明看著柳生良子與貞子的酥峰興奮地說道。
  “小姐你看他那眼神一定又想那種事情了。”貞子不依地說道。
  “貞子難道你不想嗎?”柳生良子取笑著貞子。
  “小姐你怎么現在幫他不幫我了?”貞子撇著嘴說道。
  陳天明看著這兩個自己的女人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樣甜。
  當他們穿上衣服一起出去的時候他們呆了。原來外面站著不少的人像林國他們還有田吉帶著一些手下。
  “阿國怎么了?有敵人來了還是星球大戰呢?”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林國他們本來在房間里看電影可沒有想到田吉跑來找他們說陳天明與柳生良子她們在洗澡間里洗澡洗到現在都沒有出來。當時林國就不以為然了反正老大喜歡什么鴛鴦戲水的玩意哪有這么快出來。
  可當他聽到田吉說老大從那時八點就進去到現在2點多林國心里就有點恐慌四個多小時什么戲水都應該玩了。不過他想著上次老大在地窖里練功他想著可能是不過怕有人打擾他們林國還是帶了張彥青他們在外面把守。
  “老大今天的月色非常好看所以我們出來看看。”林國見陳天明他們走出來知道可能他們是在練功虛驚一場。
  “我靠今天沒有月亮哪來的月色?”陳天明罵道。
  “我我說的是夜晚的夜色呵呵”林國他們想逃了。
  田吉不好意思地說道“陳先生我們見你們進去四個多小時了怕你們出事所以在外面看守。”
  陳天明愕然了“我們進去四個多小時了?”天啊這個丟人了估計柳生家族的人都知道他陳天明與柳生良子、貞子進去鴛鴦戲水四個多小時。
  “都是你這個家伙害的。”柳生良子與貞子在陳天明腰間的軟肉上重重捏了一下。讓陳天明差點叫出聲音來。m的自己不是幫她們提高功力嗎?怎么黑鍋全扣在自己的頭上來。
  “老大你們練功練成了沒有?”還是張彥青機靈馬上幫陳天明找了一下臺階。
  “我們已經練成了田吉我對明天晚上的行動更有信心。”柳生良子馬上接口說道。她在向大家表明剛才她們在洗澡間里是練功而不是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田吉疑惑地說道“你們是在練功?還練成了?”
  “田吉你接我一掌看看。”貞子邊說邊向田吉揮了一掌。田吉急忙運起內力相接只見田吉在貞子的內力攻打下他退了好幾步。
  “貞子你的內力強了很多。”田吉高興地說道。看來小姐他們真的是在練功貞子的內力強上這么多了。
  “嘻嘻我剛才只是用上五成功力。”貞子笑著說道。
  田吉一聽嚇得摔倒在地上這也太恐怖了才在洗澡間練幾個小時就這么厲害以前貞子的武功跟他的差不了多少可現在只用五成功力就把他打成這樣。
  柳生良子看著田吉的目光她小聲地在陳天明耳朵邊說道“天明我看田吉也想提高內力你跟他雙修一下!”
  “天啊你不要開這種國際玩笑好不好?人家是男女雙修哪有兩個男人雙修啊?”陳天明白了柳生良子一眼。
  “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這點小事你怎么做不了?”貞子也在陳天明的耳朵邊促狹地說道。
  “哼敢這樣取笑自己的老公看我晚上不整死你。”陳天明瞪了貞子一眼。
  貞子說道“我今晚回我的房間睡看你怎么整我?”
  柳生良子對大家說道“你們都回去睡明天我們還要行動呢!”
  大家聽柳生良子這樣說都紛紛回去了。貞子剛想走陳天明的身形一張已經在她的身邊拉著她的手臂。“貞子你不要以為你的內力強上一倍就可以強過你老公了你比我還差得遠呢!”
  “天明你放手大家看著不好。”貞子小聲求著陳天明。
  “我才不會這么傻我一放手你就逃了。再說大家都知道我們在里面玩了幾個小時你怎么說也說不清楚了還不跟我回去睡覺算了。”說完陳天明拉著貞子與柳生良子回柳生良子的房間了陳天明發現柳生良子的床特別大特別適合玩三個人運動。
  柳生良子掐了一下陳天明溫柔地說道“你這個色狼怎么這樣猴急人家兩姐妹今晚都是你的了你想怎樣就怎樣?”那嬌柔甜膩的聲音讓陳天明的骨頭都快軟下去了。
  第二天晚上陳天明他們已經準備好了陳天明與柳生良子帶著一群人去放火而田吉與林國、貞子各帶一隊人在后面偷襲。為了柳生良子的安全和更加讓人相信現在跟著柳生良子的忍者就有0人0個中忍和50個下忍。張彥青、小蘇、吳祖杰和詹倚也跟著陳天明他們。
  而大使館那邊陳天明也跟他們聯系了因為是兩大家族的火拼陳天明本來是不想他們參加但想著柳生良子已經是自己的人了所以他才叫大使館那邊派上十幾個高手在最后才在后面幫忙。
  “天明我還是有點怕。”柳生良子在陳天明旁邊小聲地說道。
  “是不是心撲撲地猛跳?”陳天明問柳生良子。
  “是啊”柳生良子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淫笑著“那你給我摸摸摸摸就會好了。”想著昨天晚上陳天明又繼續挑燈夜戰把柳生良子與貞子弄得直叫不玩了唉這樣的女人真的是爽。
  “你這個流氓昨天晚上都玩了一個晚上你還不夠嗎?我后面跟著很多手下的。”柳生良子瞪了陳天明一眼說道。這個害人的家伙害得自己的臉面都快沒有了。
  “那你現在不是不那么怕了?”陳天明說道。
  “原來你是故意的。”柳生良子說道。
  陳天明說道“良子你不要怕有我在沒有辦不成的事情。”說完陳天明接著柳生良子跟張彥青他們飛進圍墻。井田家族的莊園很大不過張彥青他們已經探明從哪里進去比較方便靠近廚房。
  “什么人?”里面守衛的人看到有人飛進來馬上叫道。
  “自己人宗主叫我們辦事現在回來。”一個柳生家族的忍者用木日語叫道。
  就在那個守衛的人半信半疑的時候陳天明他們已經動手了前面才是十個守衛的人他、柳生良子、張彥青和小蘇馬上飛了過去。“咔嚓”幾聲那十個守衛只是叫了一聲就被他們干掉了。
  “老大廚房在那邊我們快走。”張彥青領著大家往那邊飛去雖然這十個守衛的人出事會招來井田家族的人但陳天明他們也是穿著井田家族一樣的家族他們一時分不出來。
  “柳生家族的人殺進來了。”柳生良子的幾個手下大聲地喊了幾下然后往別的地方跑了陳天明要他們故意引開敵人的注意力。反正他們是木日國人一時半會是不會穿幫的。
  “把里面的人全殺了。”陳天明揮揮手下了命令。二十個忍者就往廚房里面沖了進去只聽到幾聲慘叫里面的人全被殺掉。柳生良子已經說了對于井田家族的人一定不能手軟。
  不一會兒那些進去的人已經把煤氣打開等他們出來后張彥青打著一個打火機他心疼地說道“唉這可是一個名牌打火機啊”說完他就把打火機扔進廚房里。
  “轟”廚房馬上著火且還發出一些爆炸聲。廚房里有不少煤氣瓶他們已經全打開了被燒著后是非常可怕的。
  “小蘇帶大家去他們的倉庫”根據他們的打探倉庫和廚房隔離不遠而陳天明他們還帶來了幾桶汽油。如果不是太多拿不了陳天明他們想每人一桶帶過來反正現在國際油價市場這么低。
  小蘇指著前面的幾排房子說道“那邊就是井田家族的倉庫只要我們把那里點著估計井田大郎要不少人來救火了。”
  “那還等什么大家沖啊小蘇帶一組人彥青帶一組人小杰和小倚帶一組人分三面靠近。”陳天明拉著柳生良子的小手溫柔說道。現在他哪像是來殺人放火好像是帶著自己的女人出來郊游。
  “誰什么人?”把守倉庫的人看到有人向這邊飛過來馬上警惕地叫道。
  其中一個柳生家族的忍者說道“廚房已經被人燒了宗主叫我們過來幫你們看好這里千萬不要讓別人也燒到這里。”
  廚房那邊的火光已經燒到半天了這些井田家族的人也看到他們看到這些來的人個個穿著自己的衣服凡木相信不少。陳天明的這招雖然說起來簡單但非常實用井田大郎哪會想到柳生家族的人會全穿上他們的衣服來襲擊他們一點也不講道德。
  就算現在他們發現有人冒充他們也一時想不到很有效的方法只有看到陌生的人才會仔細盤問。
  而井田大郎的做法也被陳天明猜中前天晚上井田家族已經被殺死幾十人井田大郎怕柳生家族會大舉來犯所以這兩天一直召集人手回來。那些不經常見面的忍者哪會個個認識呢?他們只是認識一些頭目反而一些手下是不認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