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650 我才不會這么

“唉只是可惜你就要走了。”田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好像有事情要對陳天明說但又不好意思說似的。
  “沒辦法我是z國人這里的事情辦完我該走了。”陳天明說道他準備一會聯系一下大使館向那里說一下這里的情況然后他就準備回去。
  “那好陳先生你要保重啊我們以后不知道還能不能見面。”田吉又嘆了一口氣他想著不久就要對付井田家族他的心里就沒有底。田吉曾經想著如果有陳天明他們的幫忙可能容易對付井田大郎可沒有想到陳天明竟然要走了。他就是昨晚聽到陳天明要走馬上向柳生良子匯報了想叫她勸一下陳天明遲點再走可沒有想到柳生良子不想連累陳天明不肯跟陳天明說。
  陳天明疑惑地看著田吉說道“田吉你怎么說這樣的話你有空可以到z國看我我有空可以來木日國看你們啊!不會是你們不歡迎我來?”
  田吉搖搖頭說道“我們怎么會不歡迎你來呢?只是……”田吉想說他們將要與井田家族進行一場惡戰但想起柳生良子交待過不要說出來他又不敢說了。
  “只是說什么?”陳天明追問田吉。
  “沒沒有”田吉支支吾吾地說道。
  “田吉如果有什么事情就請你說不要吞吞吐吐的。”陳天明說道。
  田吉說道“真的沒有陳先生你休息一會我走了。”田吉轉身要離去。
  陳天明故意說道“田吉其實這事你們小姐已經跟我說過了我也在想我應該怎樣做?田吉換成是你你應該怎樣做呢?
  “陳先生如果是我我一定要與小姐在一起跟她一起斗井田大郎。”田吉沒有想到這是陳天明故意詐他他把事情說了出來。
  “你們小姐要找井田大郎的麻煩?”陳天明問田吉。
  “什么?陳先生小姐沒有告訴你?”田吉呆了陳天明只是那樣說自己怎么全說出來了呢?
  陳天明笑著說道“你們小姐說了只是說得不清楚你把事情告訴我要不然我去問你們的小姐說是你告訴我的。”陳天明現在也知道柳生良子是有事情但叫田吉不告訴自乙
  沒有辦法的田吉只好把事情告訴了陳天明反正他也想陳天明幫忙像昨天晚上一樣有了陳天明的幫忙就能把小姐救出來。且現在陳天明的武功非常厲害有他的幫忙一定可以打敗井田大郎。
  “想不到你們小姐要找井田大郎的麻煩”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陳先生你有所不知就算我們不找井田夫郎也要找我們他們現在正調兵遣將要對付我們我們之間這層臉皮撕破后大家就是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了。”田吉無奈地說道。“再說我們的情報部門也打聽到了我們老爺中的毒就是井田大郎一個叫松井的手下下的毒。而佐藤家族的少主佐藤木也被他們下毒佐藤洋一現在也對井田大郎的話主言計聽從。”
  “原來是這樣看來良子不殺井田大郎是不解恨的了。”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那為什么良子不找我幫忙對付井田大郎?”
  田吉說道“小姐聽說你要回去她就不想你參加了且她也怕你遇到不測井田家族的高手眾多上次我們是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都鉆個空子的。”
  “這個傻丫頭好了我去找你們小姐去我先幫你們對付井田大郎再回去了。反正我也看那個井田大郎不順眼”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他想起了鐘向亮的意思這下好了可以帶領柳生家族的人殺井田家族的人干這種事情爽啊!
  “陳先生你不要告訴小姐說是我告訴你的。”田吉擔心地說道。“要不然小姐會罵死我的。”
  “不會的我只說你被我逼著說的就行了。”陳天明故意說道。“走帶我去見你們的小姐。”
  聳拉著腦袋的田吉只好帶著陳天明往柳生良子的住處走去。“陳先生那間房間就是了你記得不要說是我告訴你的反正我們這里有這么多人你隨便說是一個忍者告訴你的就行了。”田吉還是有點擔心陳天明把自己出賣了。
  陳天明哪管田吉了他走到門邊小聲地聽了一下發現里面有人在哭著。
  “小姐你不要哭了那種男人不值得你喜歡。”那是貞子的聲竟
  “貞子我只是發泄一下就沒有事了。”柳生良子抽泣地說道。
  陳天明呆了沒有想到一向堅強的柳生良子現在也有軟弱的一面聽貞子所說她好像是為自己所哭。
  貞子在里面說道“小姐陳天明那個人我看過了油頭粉面的一看就不是好東西你不要為他傷心了他貪生怕死不敢留下來就算了我看以我們的力量一樣可以殺死井田大郎。行在不行大不了我就……”貞子沒有說下去了。
  什么?我是油頭粉面?天啊我什么時候成了油頭粉面了?陳天明摸了摸自己的臉都沒有摸到粉出來再說自己什么時候貪生怕死了?
  “貞子這不怪他我沒有告訴他我要對付井田大郎如果我說的話他會留下來的。這次我有難他都能從這么遠的地方趕過來幫我。“柳生良子說道。
  “你你說得雖然有點道理但我覺得陳天明就不是好東西。本書轉載拾陸文學網”貞子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天明再也聽不下去了如果自己還在聽下去的話沒準貞子還要說些什么惡毒的話來詛咒自己。怪不得自己這段時間運氣不那么好原來是貞子罵自己的。自己也沒有對她干出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也只是不小心壓到她自己的下面在她下面擦了幾下而已嘛她至于這樣嗎?
  “貞子小姐請你記住我不是東西我是一個帥哥你才是好東西。”陳天明推開門走了進來。
  “你怎么來到這里?”柳生良子見陳天明突然出現她忙擦掉自己的眼淚冷冷地說道。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死你敢罵我是東西?”貞子一見陳天明出現她的火就馬上燒起來了。
  陳天明不管貞子他走到柳生良子的面前說道“為什么你要對付井田大郎也不告訴我一聲?”
  “為什么要告訴你?你這個貪生怕死的人。”貞子冷冷地說道。不知道什么時候她的手上竟然出現了一把忍刀剛才她的手上都沒有的啊陳天明不由小心翼翼地防備著。m的這個貞子不去耍刀真有點可惜了。
  “貞子我不還手并不代表我怕你我只是看在良子的份上不跟你計較而已。”陳天明說道。
  貞子說道“陳天明信不信我殺了你?”
  “天啊你再說這樣的話我真的要抓狂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這個女人是不是有殺人的傾向動不動就要殺人。
  “貞子你先出去我有事情跟陳先生說一下。”柳生良子向貞子揮了揮手說道。
  “小姐你要小心他他是一個色狼。”貞子說道。
  “我靠我是色狼?我什么時候色你了?色到你哪里了?”陳天明一臉沒好氣地說道。這個貞子是要給點顏色給她看看才行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句話真的是沒有說錯。
  貞子邊往外走邊瞪著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給我小心一點。”說完她摔門沖出去了。
  柳生良子說道“陳先生不好意思雖然貞子是我的手下但我待她如妹妹所以她有時任性一點請你不要見怪。”
  陳天明笑著說道“哪會呢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不會見怪的。”陳天明已經聽到柳生良子對自己有意思這下情場老手的他知道怎么對付柳生良子了。
  “陳先生請你說話注意一點我們沒有什么關系你下午就走!”柳生良子的臉色一板好像剛才在里面哭的人不是她。如果不是陳天明親自聽到他現在還以為柳生良子不喜歡自己了。
  “良子你不要這樣我可是天天想著你啊。”陳天明邊說邊走近柳生良子雙手環抱著柳生良子一股清香就往他的鼻子鉆。
  “陳天明你放開我你這個流氓。”柳生良子見陳天明摟著自己她覺得自己的臉熱得發紅心撲撲地跳著。
  陳天明笑道“我只對我的女人流氓別人想我流氓我還不流氓呢?良子你有想我嗎?”
  “我想你干嘛?”柳生良子心虛地說道。那天在審訊室里發生的事情讓她這輩子都忘不了開始自己是被陳天明強暴的但慢慢地自己竟然喜歡上陳天明的那種動作這是不可能的他是自己的仇人。可同時柳生良子也知道自己喜歡上這個強悍的男人了。
  “唉我知道你恨我但我那時被你一罵你又這么漂亮我就沖動了我現在也很后悔啊!所以我天天想著你想找你贖罪。但想著你不會原諒我我也不肯來找你。還好田吉在你有難的時候知道來找我我才不顧生命危險帶人來救你啊!”陳天明摟著柳生良子覺得非常舒服她的身體柔軟得就像水一樣好軟!
  “陳天明你不要花言巧語地哄我我知道你喜歡的是我的身體你才不會喜歡我這樣的木日女人。你現在就走要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柳生良子邊說邊揮著手上的小刀好像要殺了陳天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