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648 我們上當了

勞累了一個晚上陳天明也覺得累了。他盤腳練了幾個周天的香波功然后便倒在床上睡覺了。這里的床其實就是在地上鋪層墊子上去就算是床。
  “陳天明你給我出來。”陳天明正在夢中夢著自己抱著柳生良子一手摟著她的小腰一手拉著她的大腿靠在墻角邊正在干些自己喜歡但又有點傷天害理的事情自己那強悍的下面正在柳生良子柔軟的下面運動著這種爽快要讓他到達天堂了可沒有想到卻被外面地叫喊給打斷了。
  “我靠是誰啊?有沒有公德心人家正在做著美夢是誰在外面鬼叫?”被吵醒的陳天明揉著睡眼有點惱火這田吉怎么安排的現在才幾點啊就有人在外面喊。天啊才七點!陳天明看看時間慘叫一聲他好像記得自己是凌晨三點的時候睡覺的自己才睡了四個小時。
  “嗦”那種拉式的門被人拉開了一個女人沖了進來且好像她的手里拿著一把像菜刀的刀。
  “天啊田吉你安排的這是什么地方?怎么人家在外面一拉就可以拉開門的?還好昨天晚上沒有人劫財劫色的要不自己就慘了。”陳天明又是慘叫著。
  那女人用自己的菜刀指著陳天明說道“陳天明我要殺了你。”
  陳天明定睛一看發現這個要殺自己的女人居然是那個貞子她手里拿著的不是菜刀而是她的忍刀。“喂貞子你發什么神經?這么早你要殺我干什么?”陳天明馬上跳了起來連本來蓋著身體的被子都掉了下來。
  “啊流氓。”貞子紅著臉叫了一聲。
  “天啊我沒有光身子我不是還穿著褲褲嗎?”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這個貞子怎么這樣雖然自己不穿上衣睡覺但下面還是穿著一條短褲的。
  “你你看你的下面都那樣你這個死流氓我要殺了你。”貞子用刀指著陳天明的下面罵道看她的樣子恨不得用忍刀把陳天明的jj砍了似的。
  陳天明一看下面不由急忙用手捂著自己的下面不好意思地說道“意外這純屬是意外。”原來陳天明剛才正在夢中與柳生良子做著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那下面當然是非常強悍了。所以剛才貞子看到陳天明支起比天還高的下面難怪會這么臉紅會那樣罵陳天明。
  “你還好意思說意外一定是你故意不穿衣服露出那丑樣給我看。”貞子又向陳天明逼近了一步那閃亮的刀鋒讓陳天明感覺有點心寒。
  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貞子你講點道理好不好?是你自己沖進我的房間我在睡覺當然是這樣的情景了如果我在洗澡的話我還不穿衣服呢!那我是不是也很流氓啊?”唉女人真的是蠻不講理的動物如果這里是她貞子的房間她那樣說還好一點。自己才剛剛睡下不久難得做一次春夢竟然被人家吵醒自己容易嗎?
  “哼對付你這樣薄情負義的人不要講道理我要殺了你。”說了這么久時間貞子終于出手了。只見她飛身往陳天明這邊一撲就馬上跳上了陳天明的床那小忍刀同時也向陳天明的腦袋砍去。那砍去的姿勢完美得就好像砍西瓜似的像貞子這樣的人才不參加砍西瓜比賽的話真的是可惜了。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看著那刀向自己的腦袋砍過來陳天明不敢怠慢不過還好貞子由于生氣忘了用上內力要不然這刀帶著真氣的話現在可能已經在陳天明的腦袋上砍了幾刀。陳天明輕輕地一抬手抓住了貞子握刀的手。
  貞子見自己的手被抓她馬上用另一只手向陳天明的胸膛打去。陳天明剛才還捂著下面的手現在不敢再捂著了他忙抽出來抓住貞子的另一只手。
  “陳天明你放開我要不然我就殺了你。”貞子惡狠狠地說道。
  “你以為我會這么傻嗎?放開你讓你殺我啊?”陳天明對貞子說道放開她她要殺自己不放開她她也要殺自己還不如不放算了。
  “你這個薄情的人你那樣傷害我們的小姐你就想一走了之嗎?”貞子瞪著陳天明說道。現在她的兩手被陳天明抓住她一時想不到用什么方法對付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那你想我怎樣?”陳天明聽明白了一定是貞子聽自己今天要回z國她就來找自己報仇。
  貞子說道“你留在木日國陪我們小姐。”
  “這個問題不大”陳天明興奮地說道柳生良子那迷人的身體自己還是很喜歡的在這里玩上幾天也是沒有問題。“我要留多久?”
  “一輩子。”貞子想也沒想就說了出來。
  “什么?”陳天明差點摔倒了讓自己在木日國陪柳生良子一輩子那不如殺了自己算了。“那算了你不如殺了我!”陳天明說道。
  “那你放開我”貞子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們可不可以商量一下我只在這里陪幾天就算三陪也是可以的。或者我每年過來這里住上一段時間也行。”陳天明在做著自己的春秋大美夢。
  貞子罵道“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竟然敢說這樣的話我要殺了你。”
  “貞子你說這樣的話已經說了很多次了拜托你以后有這樣的能力再說這樣的話好不好?不要動不動就說要殺我好像我對你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似的。”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
  “你敢這樣說我還調戲我我跟你拼了。”貞子一咬玉牙干脆一腳就往陳天明的下面踢去貞子也不顧小姐的什么“性福”了剛才陳天明調戲她的話讓她怒火沖天沒有理智。
  還好陳天明已經見慣了這樣的招式他不慌不忙地雙腳一夾就夾住了貞子飛踢過來的腳且笑道“不好意思貞子小姐你的腳被我夾住了。”
  憤怒的貞子想也沒想她干脆想用最后的一只腳踢陳天明但她這一抬腳她整個人就往床上摔了下去。她這一摔不打緊可陳天明怕摔到她也同時跟她一起摔了下去且用上內力幫貞子擋了一下。
  “陳天明你這個流氓。”貞子大聲地罵著陳天明。
  “我又干嘛了”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今天自己招誰惹誰了還沒有睡醒就被人吵醒且還是用刀的那種。而從醒來后就被貞子一直罵流氓一直罵到現在。
  “你你壓著我了。”貞子紅著臉說道。她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那個討厭的流氓光著上身壓著自己讓自己渾身無力。
  陳天明說道“我也沒有辦法啊是你先摔下來把我帶摔下去的要怪就怪你自己。”
  貞子說道“那你不會起來啊?”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們先說好你不殺我我就起來。不要我一起來你就發瘋似的拿菜刀來砍我。”
  “你你竟然敢說我這寶刀是菜刀?”貞子有種想吐血的沖動這把刀可是用特殊的精鋼做成連一般的刀都被它砍斷的。
  “這是寶刀嗎?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木日國的寶刀像我們z國的菜刀呵呵差點看走眼了。”陳天明故意不好意思地說道。
  “陳天明我要殺了你。”貞子的火又馬上冒了起來。
  陳天明苦著臉對貞子說道“貞子你可不可以換一句我聽了都覺得聽膩了。要不你換成我要請你吃飯我要你回家這樣行嗎?”
  “你去死。”貞子罵道。
  “對了這樣不是跟剛才不一樣了嗎?看來你真的是冰雪聰明一點就透。”陳天明笑著說道。貞子的身體好像挺柔軟壓著比睡在床上還舒服。
  這時林國他們幾個站在門口看了進來。小蘇擔心地說道“國哥我們要不要進去幫老大啊好像他們打起來了貞子小姐還拿著刀呢!”
  張彥青不以為然地說道“幫什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的武功他是故意這樣的。肯定是昨晚他又對人家貞子小姐干了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要不人家天還沒有亮就拿著刀來打他。”
  “彥青哥說得好像有點道理為什么她不來找我們而是找老大呢?還有他們在床上抱著那個樣子這像是打架嗎?好像是那種打架。”小蘇想了想也同意張彥青的看法現在老大正壓著人家漂亮的貞子小姐如果不是見他們在門口可能已經開始做某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林國正色地說道“你們不要這樣說老大好不好?你沒有看到老大正在忙嗎?你們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回房間睡覺去。”
  “國哥怎么這里沒有什么漂亮的木日女人?”吳祖杰涎著臉說道。
  “我靠貞子小姐和柳生良子小姐不是美女嗎?”詹倚罵著吳祖杰。
  “那是老大的女人不好?我們說的是另外的女人”張彥青淫笑著。
  “一群沒出息的家伙我現在找田吉去看看他有什么好介紹。”小蘇邊說邊把陳天明房間的門關上然后走去了。
  “小蘇哥你等等我我陪你去這里這么大如果你一不小心迷了路怎么辦呢?”吳祖杰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陳天明在里面聽了真的是想罵這群兔崽子什么叫自己的女人他們沒有看到貞子正拿著菜刀要砍自己嗎?還好自己的身手敏捷要不然早就被她當西瓜砍了。不過聽他們說好像也有點道理這個貞子看起來長得蠻可以的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特別是現在自己胸膛壓著的地方軟綿綿的好舒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