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645 我要殺了你

“你不要在這里說寶藏等我們出去再說。”柳生良子對陳天明說道。她也在陳天明的手上寫著“我們怎樣出去?”
  “我和你闖出去他們到時會在外面接應我們。”陳天明在柳生良子的手上寫著。那陣陣地清香讓他心醉不已這個如水的女人在不知不覺中闖進了自己的心窩。“小姐我怕我們出不去了這秘密沒有人知道還有你的鑰匙那這價值000億美元的寶物就沒有了。”
  陳天明在說話的過程中已經拍開了柳生良子的穴道他現在讓柳生良子活動一下經脈她已經被封住很多天怕她現在的真氣不夠流暢。
  為了怕夜長夢多陳天明干脆握住柳生良子的手一股真氣往她的手中輸了進去。剛開始柳生良子以為陳天明想輕薄自己但那真氣從自己的手上進來她就知道陳天明想幫自己疏通經脈。
  過了一會柳生良子向陳天明點了點頭暗示自己已經沒有事。現在的柳生良子可以說是百感交集她以為自己再也出不去了可沒有想到現在卻能見得自己最想見又有點牽掛的人。而且他還說來救自己他不是在z國嗎?怎么會來這里救自己呢?柳生良子的肚子里有很多個疑惑。
  “我一會問你你就說考慮拖延時間。”陳天明在柳生良子的手心上寫著柳生良子感覺到陳天明的手指好像在自己的心里面搔著一樣直弄得她雙頰有點潮紅。她不斷地對自己說道你不應該有這樣的情緒你面前的這人曾經傷害過你。
  “小姐你告訴我那鑰匙在哪里?如果我們其中一人可以逃出去就可以拿到鑰匙去把寶藏取出來到時可以把柳生家族壯大。”陳天明對柳生良子說道。
  柳生良子想了一下說道“我我要想一下畢竟這鑰匙關系重大除了我誰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在外面監聽的井田大郎和石根心里高興這可是最關鍵的時刻估計不要多久柳生良子就會告訴賈明鑰匙在哪里到時再帶賈明去z國取寶藏這可是000億美元的東西啊。
  陳天明拉著柳生良子就往外面走可柳生良子紅著臉輕輕掙脫了一下。陳天明回過頭看著柳生良子那眼神帶有柔和的情意讓柳生良子不由地低下了頭。現在她感覺自己的心里如小鹿般撲撲直跳在這個時候自己不應該忌諱什么他陳天明的武功高只有幫自己才能把自己救出去。
  “佛祖啊快救救我!”陳天明突然叫了一聲。這一聲是他與外面的暗號林國他們一聽到陳天明這聲音就會馬上攻進來。
  “你你們怎么出來了?”在外面看守的十個忍者看著陳天明拉著柳生良子從下面快速地跑上來不由呆了難道他們不要命了。
  “去你娘的把我的女人關進這里我能不把她救出來嗎?”陳天明邊說邊松開柳生良子的手然后雙手擊起強大的內力往人群里沖去。
  忍者們叫道“八格殺死他他的武功沒有被制。”看著陳天明的武功那些忍者知道他們都上了陳天明的當于是他們紛紛奮起內力向陳天明攻擊。
  但他們還是失算了當他們發出自己的內力時發現面前出面一股很大的氣墻讓他們的內力根本打不進去。現在的陳天明眼里冒出殺意如果自己與柳生良子在短時間內沖不出去這個房間那一會他們就很難出去了。
  “轟”一陣內力把忍者們打得退了一步。他們疑惑了剛才武功不高的陳天明怎么會一下子武功這么高他一個人就把他們十個人打退剛才他可是一個人也打不過啊!
  “呵呵你們去死!”陳天明又是一招雙掌移山他全身的內力全部發了出來那八道真氣就如一條條怒龍含怒而出把那些忍者打得退出房間。
  “不好這人的武功太強我們需要支援。”其中一個忍者邊說邊從懷里掏出信號彈接著對天而發。
  陳天明又拉著柳生良子往外飛出去“我們走他們很快就會過來支持我們。“為了能快速地往前走陳天明干脆抱起柳生良子那纖細的小腰好像在他的手里不夠一握。
  現在的柳生良子腦袋還有點暈暈沉沉這就是陳天明嗎?怎么他的武功這么厲害了?剛才看到他一個人打十個中忍好像他的武功還在他們之上似的。她覺得現在什么也不要想只要按陳天明所說的去做就行。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
  .!柳生良子感覺自己好累自從她的父親出事后什么事情都要她親手親為且面對各方的困難重重那些事情壓得她都喘不過氣來了。陳天明的出現就讓她感覺自己有一個人依靠好想在他的懷里依靠一輩子做一個小女人。
  在旁邊監聽的井田大郎和石根聽到外面有打斗的聲音且又聽不到密室的聲音他們暗叫不妙忙跑了出去他們看到陳天明正與自己的十個手下打著而柳生良子在旁邊看著四周的環境。
  “八格那個賈明居然敢騙我們。”石根氣得頭發都快豎起來了他的心里一樣充滿奇怪不是把他的穴道封住了嗎?還有他的武功不是不高嗎?怎么這一切都變了。
  “石根你媽的你看看你帶來了什么人還說封住了他的穴道可他怎么還可以與我們打斗啊?”井田大郎罵著身邊的石根。
  石根低著頭說道“宗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時確實是那樣的現在不知道完成變了。”
  “你這個沒有的東西。”井田大郎生氣地罵道。
  剛才你不也封住他的穴道嗎?石根在心里暗想。不過他不敢跟井田大郎說。
  井田大郎說道“石根你還不快點上去幫他們的忙難道你想讓他們逃了?”
  聽井田大郎這樣說石根急忙沖進戰斗圈與忍者們對付陳天明。剛才還在上風的陳天明現在加多了一個石根感覺就有點壓力了。而收到求救信號的其它井田家族的忍者也紛紛跑過來。
  井田大郎看到自己這邊還是占了優勢他高興地往柳生良子那邊走去“柳生良子你媽的不識好歹我今晚一定要抓住你撕掉你的衣服上你看你還有沒有那么嘴硬。”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柳生良子看到井田大郎向自己走過來她馬上揮起掌向井田大郎攻去她的手上泛起一道道白刃那白刃似一把把利刀向井田大郎砍去且招招向著井田大郎的致命之處。
  井田大郎見柳生良子的功力已經恢復他也不敢大意他的內力與柳生良子旗鼓相當上次抓柳生良子的時候他也是與石根合力才那么輕松把柳生良子抓住。現在他一個人對付柳生良子是一時不能取勝的。
  “松井”井田大郎發現松井也跑了過來心里一喜因為井田大郎想面子不好意思叫其它手下幫忙但石根和松井就不一樣他們跟隨自己多年明白自己的意思。
  松井聽到井田大郎的呼喚他又看到現在的局勢知道井田大郎想要自己幫忙。于是他飛身上前與井田大郎一起對付柳生良子。
  “松井對付這樣的一個女人我自己就行了。”井田大郎向松井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裝模作樣地說道。
  “宗主為防敵人還來偷襲我們要速戰速決。”松井哪里不明白井田大郎的意思呢他馬上給井田大郎找了一個臺階下。
  “好我們先把他們抓住再說。”井田大郎點點頭說道。他馬上使出絕招對付柳生良子想在十招內擒下她。
  陳天明也看到井田大郎的幫手越來越多特別是柳生良子的處境非常危險如果這樣下去的話田吉他們還沒有到柳生良子又被他們抓住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怒喝一聲體內的真氣馬上急速運轉。
  現在陳天明要把八道真氣合為一道而使出萬佛朝宗這招是把陳天明全身的內力融為一體再擊出一般弱點的高手是擋不住他的這一招。
  “良子我來救你了。”陳天明雙手圍攏轉了一圈一個龐大的光球就出現了。這光球在他的轉動之下越來越大不一會兒的時間就有半間房間那么大了。“破”陳天明的真氣球終于打出來了。
  “危險大家快躲。”畢竟石根是這些人武功最高的他看出陳天明這招的厲害于是他大喊大家快躲而他早已經飛出幾米外遠。
  “轟”跑得慢的那三個忍者被陳天明的真氣球打破了腦袋那濺出來的血染紅了附近。其它幾個忍者也被陳天明的真氣所傷只是傷得不重而已。
  石根現在才知道陳天明的厲害原來這個賈明是扮豬吃老虎他的武功深不可測他只是故意騙大家把他送到柳生良子的身邊然后他把柳生良子救出來。
  把圍攻自己的忍者擊退之后陳天明馬上就往井田大郎那邊飛過去他邊飛邊向井田大郎和松井各攻出一掌。井田大郎他們見陳天明凌厲的掌手攻到急忙往后退去他們還是覺得自己的命重要不再向柳生良子攻擊。且剛才他們也看到陳天明一人擊退這么多高手他們倆人不是陳天明的對手。
  “良子你怎樣了?”陳天明看到柳生良子香汗淋漓頭發有點亂知道她剛才經歷了一場惡戰且這惡戰差點讓她被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