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644 八道真氣

“我說只要能讓我活命我什么都說我也不幫柳生家族賣命了媽的他們把我丟到這里就不管了。”陳天明好像非常氣憤地說道。
  “你是柳生家族的人?你把今晚的事情告訴我。”石根聽后心喜果然不出井田大郎的估計今晚來的人是柳生家族的人。
  陳天明清清喉嚨頓了頓說道“是這樣的我們是柳生家族埋伏在z國的秘密武器我們在z國有一項重要的任務。這次因為柳生良子小姐出事了田吉就去z國叫我們過來救小姐。”
  “你們來了多少人?”石根問道。
  “三十人加上田吉的人有四、五十人我們的人武功高強想不到一進這里就被人發現然后田吉叫大家快跑。我本來是攻在前面所以往回跑得也慢。當前面出現你們的人后我就在這里躲了起來。”陳天明說道。
  石根說道“那你怎么穿上我們的衣服?”
  “我偷襲了一個你們的人然后把他的衣服穿上本來想等你放松警戒的時候我就逃出去可沒有想到你們的戒備這么森嚴我跑不出去還被你發現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呵呵那當然我是用了我最厲害的手下進行防守你以為你這么容易逃出去嗎?”石根高興地說道。“對了你叫什么名字?你們的人武功很高嗎?”
  “我叫賈明”陳天明說道“我們z國的人武功都很高的個個都像我這樣武功高強。”陳天明在吹著自己。
  可他這樣一吹石根反而不那么緊張都像面前這個叫賈明的人這樣的武功石根是不那么怕的他們的武功連中忍都比不上以自己的武功可以一個人打他們三個人。想到這里石根心里更樂了。
  “對了剛才你說你們是柳生家族派在那里有什么任務是什么任務?”石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問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這這個不能說。”
  石根狠狠地掐著陳天明的脖子說道“那你是不是想死呢?”
  “別別我說還不行嗎?其實我們是z國人在我爺爺那一代就受柳生家族的指使在z國守著一份寶藏。”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好像怕別人看到。
  “一份寶藏?”在外面監聽的田吉和貞子不由互相看了一眼他們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厲害能編出一個什么祖輩的故事。看來他不去拍電影是可惜了。
  “一份寶藏?”石根的眼睛發亮如果他能挖掘出柳生家族在z國的寶藏那他立功的就大了以后什么榮華富貴都會屬于他。想到這里石根扯著陳天明把他拉進旁邊的一個小亭里面讓別的手下在外面看守著。“賈明你說說是什么寶藏?”石根不知道賈明就是假名。
  陳天明說道“是這樣的以前柳生家族的祖輩在z國搜括了不少的寶物但由于他們想獨吞所以就埋在那里派一些人在那里守著。我的爺爺就是那時留守下來的人。當時為了隱藏身份我父親那一代人就不能學木日國語所以我也不會說木日國話。”
  “你媽的我要你說那寶藏你說什么木日國話我不關心這些。”石根罵著陳天明。“你們為什么不拿那些寶物去發財?”
  “大爺啊不是我們不想拿那些寶物而是那些寶物都藏在山洞里而柳生良子小姐拿著鑰匙如果我們強行炸開那里面的寶物都會被砸壞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那你這次過來是救柳生良子還是要拿鑰匙。”石根問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我們兩樣都要的如果不把柳生良子小姐救出來那鑰匙也拿不到要不然我們為什么有在z國的清福不享跑來這里。那個田吉說什么救小姐我們才不管她呢!”
  “柳生良子認識你嗎?”石根問道。現在他心里已經有一條計謀了如果把柳生家族在z國的寶藏拿到那以后井田家族就厲害了。怪不得柳生家族老往z國跑聽說他們已經在那里買了地。
  “認識”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她上次來z國還見了我說現在柳生家族比較困難了要找個時間把寶藏拿出來。可沒有想到她居然被你們抓住了。”
  “賈明你想發財嗎?”石根陰森森地看著陳天明。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當然想了不過我不到下面發財我還不想死。”
  石根對陳天明說道“我現在有一個計謀那就是你去騙柳生良子問她鑰匙在哪里?然后你再告訴我們到時你帶我們去找那個寶藏。”陳天明的貪生怕死讓石根已經相信陳天明的話是真的。
  “這這好像不太好!”陳天明想了想搖搖頭說道。
  “那你去死。”石根兇著臉說道。
  “你別這樣嘛我是說好像又不是說不去干那你們給我多少錢?”陳天明心里高興這正如他所想一樣一說寶藏貪婪的人就會想著要得到他們一定會讓他與柳生良子見面的。
  石根問陳天明“那寶藏里面的寶物值多少錢?”
  “聽說至少值000億美元。”陳天明想了想說道。
  “什么?000億……美元”石根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下他真的是發達了。想不到柳生家族在z國搜刮了這么多寶物唉那時自己的祖先在z國那里為什么不也弄點值錢的東西呢?要不然自己也不要當人家的手下。
  “是啊你給我多少?”陳天明興奮地說道。好像那錢已經到他的手里一樣。
  石根想了想說道“這樣我給你百分之一不過要等我們拿到寶物之后才能算錢。”石根暗想等我們拿到寶物之后那你賈明就要完蛋了。
  “百分之一”陳天明用手指比劃著“那就是0億美元行我答應你媽的老子來幫他們救小姐他們卻不理我自己跑了。如果我拿到0億美元的話那我也不干了我移民到外國風流去。”
  我看你到時是去天國風流去了。石根暗暗地想道。“好我們成交。現在我帶你去見宗主。”
  在井田大郎的房間里石根與井田大郎在里面密謀著而陳天明被押在后面。
  “石根這樣的方法可不可行?”井田大郎瞥了石根一眼說道。
  石根肯定地點點頭說道“可行宗主反正這個賈明的武功被我們封住到時我們讓他下到密室里面與柳生良子見面我們可以從密室里的竊聽器聽到他們的談話。如果是真這可是0億美元的寶物啊!”
  井田大郎點點頭說道“是的你說的沒有錯反正以我們在外面的武功且不說柳生良子與賈明的武功被我們封住就算是他們沒有被我們封住他們也是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那我現在就去安排。”石根笑著說道。
  “好石根事成之后我會重重賞你那賈明的百分之一就歸你所有。”井田大郎懂得籠絡人心。
  “謝謝宗主我一定為宗主死而后已。”石根高興地說道。
  井田大郎說道“你派十個高手守在我的房間我與你在隔壁的房間里監聽。”
  “是”石根答應走了出去。
  沒有過多久石根就對陳天明說道“賈明你一定要套出鑰匙在哪里?我們也會給柳生良子放加壓力。如果你套不出鑰匙在哪里那你就得死。”
  陳天明故意裝作害怕地說道“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努力你不要殺我。”
  這時石根又重新點住陳天明的幾次穴道而井田大郎也過來封住陳天明的穴道現在的陳天明可以說全身很多穴道被人封住。不過還好他練了移穴法不然一會只能抱著柳生良子痛哭了。
  石根招招手有一個忍者帶著陳天明往里面的密室走去。陳天明看了暗嘆自己聰明還好自己沒有強行攻進來要不然真的是找不到柳生良子在哪里他們哪會想到柳生良子就被關在井田大郎的床下一直往下面走就走到下面的密室。那個忍者把門推開然后把陳天明推了進去。
  柳生良子一見進來一個人她還以為是井田大郎剛剛他才來過現在又來難道他想耍什么鬼計?于是柳生良子馬上站起來警備地看著。
  可進來的人讓柳生良子一呆因為這正是她這幾天有時在晚上做夢夢到的陳天明。難道自己夜長夢多夢到陳天明了?柳生良子拼命地搖搖頭又揉揉揉眼睛說道“是是你……”
  陳天明一聽柳生良子這樣說知道她見自己出現非常奇怪他馬上叫道“小姐是我啊我是賈明。”說完陳天明拼命地向柳生良子眨著眼睛。他用自己的內力探測了一下發現這里有竊聽器之類的東西這一招是他向婷姐學的。
  柳生良子也從陳天明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她又不是傻子她小聲地問陳天明“你怎么在這里?”
  陳天明走近柳生良子的身邊說道“小姐我們過來救你但我被他們抓住了。可惜我們的寶藏啊我們還沒有拿到。”陳天明邊說邊抓起了柳生良子的小手在她的手上寫著字他看著柳生良子那消瘦的臉龐他的心里不由一酸這段時間她受苦了。
  “我是故意這樣來救你你順著我的話說就行。”陳天明在柳生良子的手掌上寫著字不知道柳生良子是高興還是別的原因她被陳天明抓著小手她的手掌有點微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