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641 有理就在聲高

聽貞子這樣說陳天明不由另眼看了一下面前這個女人想不到她的想法竟然跟自己想的一樣看來自己是不能小看這個女人了。“你是柳生良子一手訓練出來的?”陳天明問貞子如果柳生良子上次帶著她去偷西施鏡的話可能自己防守就不會那么容易了。
  “陳先生貞子是小姐訓練出來的秘密人員如果不到萬不得已我們是不會讓貞子這支秘密隊伍出來的但現在小姐不見了我們只有這樣。”田吉見陳天明的武功現在又那么高了把希望放在陳天明的身上。
  貞子看著陳天明說道“你會用我這個方法嗎?我超你們攻擊井田家族的時候潛伏下來找小姐。”
  “你那樣可能會死的?”陳天明也看著貞子說道他想不到柳生良子身邊有田吉和貞子這么優秀的人。對于手下來說忠心是最主要的。
  “我知道但我不怕為了能救出小姐就算讓我死也行。”貞子咬著牙堅決說道。
  陳天明沒有說話現在是晚上九點到十一點他們就出發。
  “陳天明你可以用我剛才所說的方法嗎?”貞子現在也知道陳天明的武功比自己高很多。
  “我們老大想用的就是這個方法。”林國對貞子說道。
  “他也想到這個方法?”貞子有點愕然她沒有想到陳天明想的方法和自己想的一樣那么說這個陳天明的心思也是非常縝密。怪不得小姐他們會栽在他的手里看來田吉去z國找陳天明是對的。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的我也是想這樣的方法所以你們今大晚上聽我的安排。”說完陳天明指著前面的沙發讓田吉與貞子坐下來。
  貞子坐下來說道“你。”
  “我們十一點的時候就出發到時我們兵分三路田吉帶你的十幾個人貞子帶20人另外0人由我的兄弟林國他們帶領不過前提是他們會說我們的話。”陳天明對大家說道。
  田吉說道“貞子的人都會說z國話的。”
  “那誰留下潛伏?”貞子提出自己的疑問。
  “當然是我了。”陳天明笑了笑說道。本來他想說“當然是我這個英俊瀟灑的帥哥”但看到貞子那對自己冷冷的表情陳天明就沒有多說了。
  “你?你留下來是很危險的。”貞子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的武功是你們這里最好的我留下來潛伏是最佳的人選。還有貞子你不是想我死嗎?這不正合你的意?”
  “你……”貞子被陳天明說得說不出話來。“好你去死!
  “貞子我知道你恨我傷害到你的小姐所以我這次冒死過來救她就是補償我以前對她的傷害”陳天明誠心地說道。
  貞子恨恨地說道“陳天明你知道嗎?有些傷害對于女人來說是生不如死的。”
  “貞子這些氣話到以后再說你等我救你小姐出來你們再找我報仇可能我今天晚上會死在井田家族里面你們想找我報仇也找不了了。”陳天明微微一笑今天的成算有多少取決于能不能找得到柳生良子如果不行自己又被發現的話那自己真的是逃不了。
  “老大到時你給我們發信號我們進去救你。”張彥青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如果我沒有給你們發信號你們千萬不要過來救我就算你們來了也救不出柳生良子的。“
  “不老大我們不能看著你在里面送死”林國說道。
  “阿國這是命令你一定要服從一定要與田吉他們把柳生良子救出來。”陳天明說道。
  “可……”林國頓了頓說不出話來。聽陳天明的話那陳天明就得死但不聽又是不聽命令。
  “阿國你要知道殺我的人還沒有出世呢你記得我的話就行。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要等我的信號如果沒有我的信號你們千萬不要沖進來”陳天明說道。
  林國咬牙說道“我們知道了。”
  聽陳天明這樣說貞子的臉色變了一下現在她也有點懷疑陳天明與柳生良子發生的事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姐這么恨陳天明而陳天明又這樣想救小姐?算了現在不多想了等救出小姐再說。
  “好阿國你把我們的信號告訴他們一聲還有給田吉、貞子一人發一個耳麥。田吉這是我們私有財產你們可要小心保管不要弄丟了。”陳天明為了打破這緊張的氣氛故意與田吉說笑。
  貞子冷冷地說道“如果弄壞了我到時會賠給你。
  ”
  “貞子小姐我們老大的意思是說這耳麥是用來大家聯系的千萬不要弄丟要不大家就聯系不上了。”小蘇在旁邊說道。
  “呵呵貞子也是說笑的。”田吉急忙打著圓場。
  “田吉你找一個人負責幫我監聽因為我不懂你們的話如果聽到他們說木日話他就幫我翻譯。”陳天明準備在外面專門設一個人用自己身上的竊聽器偷聽然后再通過耳麥把意思告訴自己。
  田吉點點頭說道“好我到時安排一下那監聽的機器你派人跟他說一下就行了。”
  “來我給你們說一下一會的行動。一會田吉帶人從下面沖進去貞子左邊阿國右邊你們一定要記住只是在外圍就行發現里面有人沖出來就馬上跑一定按進來的路線跑出去然后在外面等我。”陳天明說道。
  “陳先生如果他們跟著我們追怎樣?”田吉問陳天明。
  陳天明笑道“他們最好全部沖出去這樣我就可以抓到井田大郎要挾他們要柳生良子不過他們不會這么傻的。”陳天明已經從鐘向亮給他的資p料m里g面看到過三大家族的資料可以認得出井田大郎。
  “那以后我們就在外面等你的消息對嗎?”貞子問道。
  “是如果我沒有信號出來不管我是生還是死你們都不要沖進來林國這個到時由你告誡大家不要讓他們沖進來”陳天明似有深意的看著林國好像他對林國說了什么似的。
  “我知道了老大你放心。”林國說道。
  “好了大家先去休息一下十一點我們就走。”陳天明揮揮手讓大家出去。他讓林國留下來小聲地對林國說著話。
  在井田家族里井田大郎正對著自己的兩個忍者說道“你們給我聽著注意這幾天的情況前幾天突然失蹤的田吉出現了他一定是去搬救兵。”
  高個忍者對井田大郎點頭說道“是宗主我知道了我一直派人監視著柳生家族與佐藤家族如果他們有什么大的動靜我會知道的。”
  “你媽的石根是不是有病啊?這個時候你還監視佐藤家族你是不是嫌人太多了?”井田大郎一聽自己的手下這樣安排人手不由指著他的鼻子氣得大罵起來。
  “不是宗主我是怕佐藤家族使壞”石根害怕地對井田大郎說道自己的宗主喜怒無常上次有一個手下辦事辦砸了就這樣被宗主殺了。
  井田大郎陰陰地笑著“嘿嘿松井你告訴石根真相要不他還蒙在鼓里。”井田大郎對旁邊叫松井的矮個忍者說道。
  松井急忙說道“石根佐藤家族的少主佐藤木已經被我下了毒藥他們現在佐藤家族已經對我們是千依百順了。”
  石根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高興地說道“怪不得呢我還以為佐藤家族假意向我們屈服有其它陰謀的原來佐藤木的父親佐藤洋一是害怕自己的兒子沒命于是聽我們的話。”
  “當然了這是我們宗主想出的陰謀。”其實這陰謀是松井幫井田大郎策劃的但現在他是要拍自己宗主的馬屁。
  “哈哈等我把柳生家族歸為我所有之后我就再把佐藤家族歸為我所有到時木日國三大家族所有的產業都是我的了。”井田大郎哈哈大笑著。
  “對啊宗主的計謀真是高。”石根也不甘示弱地拍著井田大郎的馬屁。
  松井對井田大郎說道“宗主為什么我們不用佐藤家族的人去對付柳生家族現在佐藤家族不是受我們的控制嗎?”
  井田大郎說道“你知道嗎?佐藤洋一也不是傻子如果只是讓他們不動我們聽我們的話那是有一個底線的。如果都要鏟除佐藤家族的話佐藤洋一是不會理自己的兒子了所以我們只要不觸犯佐藤洋一的底線就行了。”
  “我明白了”松井點點頭說道。
  “宗主你為什么不現在就把柳生良子那個了還留著她到后面干什么?”石根又問井田大郎。
  井田大郎好像今天的心情挺好于是他笑著說道“像柳生良子這樣的女人雖然漂亮吸引我但她身后柳生家族的產業更是吸引我。我現在要她心甘情愿屈服我或者同意把柳生家族所有的產業都歸我那我就放了她不過在放她之前還是要上上她的。”
  “如果她不同意呢?”松井說道。
  “那我就殺了她不過在殺她之前我要好好地弄死她。”井田大郎陰陰地笑著。
  “那到時柳生家族的產業不是不能屬于我們井田家族了。”石根擔心地說道。
  井田大郎說道“有一些可能會被我們井田家族所吞并但不多哪有像柳生良子同意把所有產業轉給我這么爽呢!還有到時佐藤家族可能也會偷偷地去打落水狗像這樣便宜的事情誰都想要的。
  “那怕天王知道嗎?”松井說道。
  “只要我們不要這么大的動作不要留下什么證據給別人就行了。”井田大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