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30)      第1943章(01-30)      第1944章(01-30)     

流氓老師53 你想不想當院長

如果哪位大大有花的請幫夜夜留著夜夜這個月要沖鮮花榜了。求你們了!!!另外十二點后會有一章更新的請大家準備用票票來迎接!
  六點鐘不到陳天明就在208房等著燕姐和麥副院長。剛才燕姐打電話過來說她和麥副院長已經來到了樓下一會就到。
  燕姐的事說好辦就好辦不好辦也不好辦。關鍵的就是在于如何找到燕姐是被人冤枉的那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天明這是我們醫院的麥院長。”燕姐領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精明男人進來。“麥院長這是我表弟陳天明也是這的老板。”
  麥副院長一聽陳天是愛空天酒店的老板眼睛一亮知道他今天沒有白來。人就是這么一回事有時機會出現的時候如果不把握住那就可能沒有第二次的機會。
  “你好麥麥院長我聽我表姐說她在醫院經常得到你的照顧。我一直想請你吃頓便飯以表對你的感謝。可是這段時間實在太忙不好意思了。”陳天明握著麥副院長的手高興地說道。
  “哪里哪里是我對小李照顧不到慚愧慚愧。”麥副院長也客氣地說著。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是空天酒店的老板真的是讓他想不到。如果不是一向老實巴結的李燕說出來的他真的不敢相信。
  “今天我們就一起吃個便飯聊聊家常。順便交個朋友。”陳天明讓座后讓服務員上茶。“麥院長這是上好的在高山上的普餌茶已有二十年對胃的調理特別有效。你嘗嘗。”
  麥副院長一聽是二十年的普餌茶眼睛一亮忙喝上一口真的是曖入心胃。“好茶好茶這茶一定好貴?”
  “麥院長你不知道我的習慣對朋友我是從來是講情不講錢的。一會吃完飯我讓服務員給你帶上一斤普餌茶。”陳天明笑著說道。“姐你也喝一點看是不是對胃特好?”
  燕姐喝了一口不好意思地說“我平時都很少喝茶喝不出來只是覺得有一股清香的味道。”
  “陳老板你太客氣了。小李這茶就在于這股清香一般的普餌茶是沒有這清香的。”麥副院長邊喝著茶邊點評道。
  “麥大軍男4歲年前在第三醫院當上副院長至今妻子是該醫院的醫生生有一子。該人精明能干無不良嗜好平時喜歡喝茶……”這是陳天明讓林國打聽到的麥副院長的資料。麥副院長是陳天明這次反擊的關鍵人物。
  “麥院長菜全都上了我們邊吃邊聊!要喝什么酒嗎?”陳天明對麥副院長說道據資料顯示他不喝酒。
  “陳老板你不知道我是不會喝酒的。”麥副院長擺擺手喝著茶。
  “不會我們喝點?”陳天明裝作不相信的樣子。
  “我們當醫生的上班是不能喝酒的。所以我也就沒有喝酒的習慣”麥副院長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算了我們吃菜菜涼了不好吃了。”陳天明招呼著大家。
  “麥副院長今天的菜一般般怕不合你胃口。”陳天明暗暗地計了一下菜價這頓至少要差不多一千塊。
  “陳老板夠好的了。我平時都沒有吃過這么好的菜。今天真是非常感謝!”麥副院長掦著牙架著腿高興地說道。大酒店就是大酒店飯菜的味道就是不一樣。因為他是一個副院長平時吃飯都只能在一些大排檔吃像這樣的酒店如果不是林院長讓他去他是不敢來的。誰會拿自己的腰包來高消費呢!
  “姐你去樓下幫我看看林國在不在下面。”陳天明向燕姐使了一個眼色讓她出去等他。
  “好我下去找林國。”燕姐明白地點了點頭。她現在對陳天明除了愛慕之外還有感激。
  “麥院長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今天請你來的目的?”陳天明兩眼逼視著麥副院長想從他眼里看出什么。
  “陳老板我估計你是為你表姐的事對嗎?”麥副院長對眼前這年輕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好感可能是他的直率讓他也不想拐彎抹角。
  “是這件事我想聽聽你有沒有辦法證明我表姐是清白的。”陳天明點點頭。
  “這事很難主要關鍵的是林院長已經說這是你表姐干的我們醫院誰也不敢再說第二句別的話。你知道在現在的單位一把手是有絕對的權力我們副手都不敢違背他說的話那下面的醫生護士就更不用說了。”麥副院長說出了問題的關鍵這些陳天明也是知道的。
  像他們的學校李校長在學校里就是一手遮天。上次李校長就是抓到劉老師上課時有一些在睡覺他就可以借這個機會說某某老師上課常常有很多學生睡覺也不管然后讓其年考核不及格。年考核不及格按要求是要到市里參加一個月的培訓培訓合格才能回到原單位工作。且培訓費是要自己掏錢包。就算評個年基本合格那今年的工資就不能按正常規定晉升一級。所以現在的領導特別是一把手領導很會利用自己的手頭上的權力讓下面的下屬服服帖帖的。
  “麥院長我找你不是想為難你我是給你指一條路。”陳天明看著有點想退縮的麥副院長。
  “噢?”麥副院長豎起了耳朵靜聽陳天明的下文。
  “你想不想當院長?我的意思是說把你的副院長這個副字去掉”陳天明一字一句地慢慢道出來。
  麥副院長眼光一閃著急地問道“此話怎講?”
  “如果你們的林院長因為犯了什么事讓上面給撤了。你說這個院長的位是給誰當呢?”陳天明說定了麥副院長的心坎上。“按排名應該是你?”
  “陳老板你這是說笑話?”麥副院長打著哈哈雖然做了年副院長的他很想當上正院長但是他憑什么相信陳天明。
  “麥院長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你想想現在還我表姐最大的障礙就是林院長你說我會不會搬掉他呢?”
  “可林院長與衛生局的關局長關系很切我怕你搬不動他。”這是麥副院長一直不能當上正院長的原因。
  “如果林院長犯了事關局長還能保他嗎?”陳天明用手慢慢地敲打飯桌。
  “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話關局長會保他。”麥副院長肯定地說道。
  “那如果是犯了大事例如貪污啊什么的我怕關局長和他脫離關系還來不及呢?”陳天明繼續敲打著飯桌每一次敲打仿佛都打在麥副院長的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