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52 難馴的女人

“剛才你跟曾副局長說這樣的話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嗎?”張麗玲看著陳天明開心地說道。
  “什么意思啊?”陳天明裝傻地說道。男人有時候不該懂時就不要裝懂那是會吃虧的。
  “什么?你不知道啊?”張麗玲睜大了眼睛她沒有想到陳天明竟然不知道他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哈哈我是跟你開玩笑的。”陳天明見張麗玲這么認真哈哈大笑起來。
  “你”張麗玲嬌叱地說道。她踢了陳天明一腳說道“你就會欺負我我以后不理你了。”
  “好好我錯了還不行嗎?”陳天明見張麗玲生氣了忙把她拉過來親熱地摟著她安慰她。
  “知錯能改是一個好孩子。”張麗玲摸著陳天明的頭像哄著小孩子似的。
  “我看你有多大?”陳天明邊說邊搔張麗玲的腋窩。看著旁邊張麗玲旁邊的**陳天明真想故意抓過點大不了一會說抓錯了。
  “嘻嘻嘻癢癢”張麗玲被陳天明搔得花枝亂顫臉上一片緋紅胸前的大白兔亂跳個不停。
  “你還敢不敢說我啊?”陳天明嚇她道。
  “不敢了老板你就放過我這打工女!”張麗玲一邊求饒一邊在笑著。
  “知道老板的厲害了?”
  “知道了老板。你就饒了我!”
  “我能這么容易就饒了你?”陳天明猛地把張麗玲摟緊兩腿夾住她的腳然后把嘴湊向她的小嘴。
  張麗玲的心跳加速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樣辦好是推開陳天明還是讓他親自己呢?可陳天明的力氣讓她沒有辦法拒絕她只好不愿意地閉上了眼睛。
  陳天明猛親著張麗玲手還在她的身背上下移動。張麗玲柔軟的身體如一團棉花讓他任其**讓他身下燃起了一陣火熱他的下面已經頂著了張麗玲的下面了。
  張麗玲也被陳天明用力地撫摸自己所感染她面紅耳赤處子的心被陳天明打開之后她就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陳天明在摸了張麗玲后背之后又把手伸向了張麗玲誘人的小臀部來回地摸著。
  一陣陣的酸癢從屁股下面傳來讓張麗玲興奮得不能自主她無力地用兩只手圍著陳天明的脖子以至不要掉在地上。
  陳天明也感覺到了張麗玲的酥軟他抱起了張麗玲坐在靠椅上。
  張麗玲閉著眼睛任陳天明把她放在他的大腿上。她害羞地把臉埋在陳天明的胸膛上兩手從剛才圍著陳天明的脖子到了陳天明的后背。
  “麗玲你好美。”陳天明由衷地說道。
  “唔”張麗玲不再說話現在的她已經羞得頭都不敢抬起來。
  陳天明被張麗玲優美玲瓏的曲線所吸引特別是胸前的那對豐滿的**吸引了他的**。陳天明輕柔地把手放上去輕輕地蓋住了張麗玲的**。
  “嗯……”張麗玲只是自發地哼了一聲。她還是閉著眼睛。
  陳天明見張麗玲沒有什么抗拒大膽地把手來回在她的**上摸著抓著。
  “嗯……”張麗玲忍不住興奮地叫了一聲。這一聲讓她更加害羞從來都是正七經的她被陳天明的亂摸控制不了自己而發出了喜悅的叫聲。這讓她羞得無處自容。
  聽著張麗玲興奮的叫聲陳天明更是爽呆了。下面的堅硬已經是不能滿足剛才的動作他從身后緊緊地環抱著張麗玲輕輕的用鼻尖磨擦她耳后的脖子再輕吻著她光滑的脖子。
  過了一會陳天明的嘴唇又回到了張麗玲的嘴唇上他用舌頭飛快地在她在嘴里打轉讓張麗玲的身子不由地顫抖。他的雙手悄悄地探入張麗玲的衣服內不安份的向她胸前的兩對**游去……
  “啊!”陳天明大叫了一聲他抬起頭嘴皮邊流著血。他不解地看著張麗玲不明白她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咬自己的嘴皮。
  “想占我便宜就要付出代價。”張麗玲從陳天明的大腿上跳了出來。她輕撓了一下零亂的頭發都是這個陳天明讓一向控制力強的她無法控制自己還任由他輕薄甚至讓他把手伸進自己的衣服內還讓他摸到了自己從來沒有給別人摸過的**真是羞到家了。
  “怎么?害怕了嗎?怕了以后就不要吃我豆腐。”張麗玲見陳天明傻站在那里誰讓他剛才讓自己出丑活該。
  “我會怕?”陳天明苦笑道。他是怕她剛才生氣哪會怕這一下咬的嘴皮呢!
  “哈哈不怕?”張麗玲看著陳天明流著血的嘴唇心想自己剛才是不是咬得太重了把他咬出了血。
  “就算給你把整個嘴咬下來我也要占你便宜。”陳天明有著一付不把花采了不罷休的堅強戰斗意志。
  “那你就試試小心我把你tj了!哈哈哈!”張麗玲又踢了陳天明一腳才邊笑邊拉開門出去了。
  “這個難馴的小豹子”陳天明舔了舔嘴唇剛才張麗玲咬得也夠狠現在還有點疼。“不過青菜吃得多吃一下辣椒也是不錯的。看我以后怎樣馴服你。”陳天明暗暗地說道。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下午應該可以回學校上兩節課。只要自己弄到證據就不怕弄不垮他們。
  陳天明拿出了手機撥通了燕姐的手機“姐你現在哪?”
  “在家呢!”燕姐自從林院長那件非禮事件后一上完班就回到陳天明的家連醫院的宿舍都不敢回。
  “姐我想問你你們醫院還有幾個副院長?”
  “三個。”
  “哪個副院長在醫院排行第二也就是說他的威信比較高。”
  “麥副院長在醫院里除了那個院長外就是他了。”在那頭的燕姐想了想說道。
  “好我今晚就請你們的麥副院長在我們的空天酒店吃飯就定在上次我們吃飯的那個房間208房。你就說你請他吃飯在這好嗎?”陳天明怕燕姐不習慣就把房間定在上次的那個房間。
  “天明請麥副院長吃飯有用嗎?”燕姐擔心地問道。這又要浪費錢。
  “有用姐有些事情你不懂你就按我所說的去做好嗎?”有些事真的不能和純潔的燕姐說且她知道也沒有多大用處不如讓她保持她純潔的心態。
  “好天明姐笨姐不問你讓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燕姐恨自己有時笨什么事情也不能幫忙。
  “不是的姐因為時間太緊我沒有時間和你詳說等有時間我再跟你說清楚。且你是當事人有些事你說不好還是讓我來處理。”陳天明也聽出了燕姐的不高興可是沒有辦法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好的天明我現在就給麥副院長打電話看他有沒有空?”燕姐聽了陳天明的解釋心情好了許多。
  “那我等你的電話。”陳天明說道。
  “好。”燕姐掛了電話。
  “鈴鈴鈴”燕姐的電話進來了。陳天明按了接通“姐怎樣?”
  “他開始有點不想來我求了他一會他才答應了。”
  “那好今晚我們在酒店見。”陳天明松了一口氣把電話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