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612 惡懲奸商

陳天明聽薛芳這樣說心里直叫慘了怎么自己剛才只顧得高興而忘了這種房子聲音會傳得挺大瞞不了像婷姐她們這樣會武功的人。“婷姐薛芳你們也知道愛蓮是一個性情中人她這樣對我難道我不對她好我就不是人了。”
  婷姐點點頭說道“這我知道天明我沒有怪你像愛蓮能那樣對你連死都不怕這樣的女孩在世上真的很少。”
  “還是婷姐理解我”陳天明感激地說道。
  “你不要為你的流氓而找借口。”薛芳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怎么說你們也不能叫得這么大聲好像怕別人不知道似的?”想著自己那次不是這樣她的臉就紅了。其實陳天明他們哪是什么大聲她們要用內力才能聽得到。
  “小芳你的傷好了沒有?”陳天明急忙轉換話題如果她們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那自己是越說越難堪。
  薛芳聽著陳天明這樣問心里最柔軟的地方不由動了一下她想不到陳天明這么關心自己。不過她一想著剛才陳天明與愛蓮在床里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她的心又硬了起來。“我的傷好不好關你什么事?那里不會問現在都快回到我們z國了才問一點良心也沒有。”
  天啊我沒有良心?陳天明在心里冤枉地說道。我可是幫你脫衣服挑出子彈你怎么這樣說我啊?不過這些陳天明還是不敢說了他怕薛芳一會會暴走。
  “婷姐你累嗎?累的話我幫你按摩一下。”陳天明邊說邊看著婷姐豐滿的酥峰那可是很迷人的地方。
  “累了也不關你的事你給我出去。”薛芳往前一跳就跳到陳天明的面前雙手叉腰用自己那高高的酥峰對著自己。
  天啊這不是引我犯罪嗎?陳天明又在心里慘叫他本想伸手過去摸一摸薛芳那酥峰的可看到薛芳那似要把自己殺了的眼神他就不敢了。
  “小芳你不要這樣嘛大家都是自己人有話慢慢說。”陳天明對薛芳說道。
  薛芳說道“誰和你是自己人你再不出去我可是對你不客氣了。”薛芳舉起手來好像運起自己的內力。
  見薛芳要動手陳天明只好邊說邊往后面退“小芳你不要發火我們有事慢慢說嘛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你以后不要叫我小芳小芳不是你叫的。”說完薛芳用力關起了門。
  陳天明見薛芳把門向自己關過來為了不撞壞自己英俊瀟灑的臉他急忙往后退了出去。
  “啪”門被薛芳關上了。
  陳天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還好沒有被撞到就差這么一點點。m的薛芳你是不是老要這么兇才行看來我不對你兇一點你是不知道老公我的厲害。陳天明在心里暗暗說道。
  “小芳你干嘛要這樣對天明。”婷姐看著薛芳這樣不由埋怨著她。
  薛芳沒好氣地說道“婷姐我不知道為什么一看到他我就發火恨不得要打他一頓才解恨。”
  “唉你還說不喜歡天明你喜歡他不比我喜歡他少要不然你不會是這樣。好了你快點睡。”婷姐對薛芳說道。
  船在海上駛了十幾天終于回到了z國。在碼頭上婷姐與薛芳把自己的證件拿出來本來那些要檢查的官員也不收檢查了讓他們就這樣進去且連關稅也免了。國安的人他們是不敢惹的也惹不起。
  這下愛迪的心里可高興。看來婷姐沒有騙他們這次他可是發財了。
  愛蓮纏著陳天明要回他m市的家看看愛迪也沒有辦法只好讓她跟著陳天明走了。在番國的地方自己都阻不了女兒現在人家的地盤他當然也阻不了干脆讓她去算了。
  婷姐由于要帶著拉達回國安復命所以也就不跟陳天明回去。且她也覺得現在自己不是與陳天明其它女人見面的時候她還是回自己的地方再說。
  薛芳就更不用說了經常對陳天明冷言冷語本來陳天明想叫她跟自己回家的但看到她那個樣子他就不敢了。
  拉達被婷姐他們帶回國家后他也深深地悟出自己以前所干的罪行是多么的可惡。由于他認罪好國家也沒有定他死罪讓他坐一輩子牢。拉達也經常到西部作一些反面教材教育西部的人民一定要團結不要中了別人的奸計國家現在的欣欣向榮還有現在西部的大開發不正是大家將要看到的好日子嗎?
  由于拉達的表現很好國家在牢里也對他優待。拉達在感激國家對他的寬容時也會記起另外一個人那就是陳天明如果那天沒有陳天明對他的痛喝他可能已經被陳天明他們殺死成了國家真正的罪人也沒有現在他為國家贖罪的機會了。
  在番國那邊就搞笑了當天晚上番國把整個機場都包圍了連飛機上所有的位置都作了調整除了孔白大使叫人買的七張機票不是番國行動隊的人之外其它的都是他們的人。可當他們忙活了一個晚上等了再等他們要等的目標還是沒有發現。
  當機場方面打電話問那買七張機票的人問為什么不去登機的時候那幾個人還懷疑自己是不是番國總統怎么有這樣的待遇?一般只有自己買了機票機場是不管你去不去的時間一到飛機就起飛不會因為你某個人而停機不飛。
  這種就好像妓院的小姐一樣你只要給我錢我管你上不上我最好是不上我我還可以接多幾個客人省錢省力。所以這種現象就是如此那幾個被人托去買票的人滿頭霧水他們哪會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們還以為機場那邊的人腦袋進水了要不然就是他們機場的飛機滿人才能飛上天要不就會爆炸。
  而海警那邊又向總部報告說他們有一艘海警船消失了連人帶船不見。當他們打開衛星追蹤時也沒有發現船在哪里?這樣奇怪的事情讓海警奇怪難道那船被外星人抓去了嗎?要么不是的話怎么可能消失了?
  可由于總部那邊在找陳天明他們哪會多理這樣的事情他們只好說以后再說先忙完手頭的事情。
  就這樣番國那邊在洛林市忙活了一個月特別是林海鎮那里的山明明看到陳天明他們上山了可又找不到人?這天下的事情真的讓人奇怪。行動隊的最新隊長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說陳天明他們可能在**的時候飛機發生爆炸連他們也一起給炸死了。這樣的答案讓番國總統的臉色才緩了一下。
  當番國總統剛想給z國的先生打電話時先生就給他打電話了。總統掛上電話后生氣地罵道“他媽的人家已經回到z國風流快活了我們的人卻以為他們被炸死一群飯桶全是飯桶。”如果不是想著自己是總統跳樓自殺可能會引起一些大事情出來番國總統真想跳下樓去了。
  不過這次因為鐘向亮那邊感覺上面出了問題他只是向上面說陳天明他們是偷渡回到z國。這樣愛蓮家的公司就沒有被出賣要不然愛蓮家就會面臨著滅頂之災。
  陳天明帶著愛蓮他們回到了家他的那些娘子軍一看到陳天明帶回一個番國女人都差點要造反了去廚房找菜刀的找菜刀要回娘家的回娘家準備就這樣空手赤拳找陳天明拼命的就要拼命連一向膽小怕事的小妮也跑回自己的房間不出來了。
  因為如果是z國女人還算了可現在他把番國女人帶回來這可是關系到國家與國家的問題特別是番國是那樣一個混蛋國家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與那個國家的女人那樣的這可是上綱上線的問題。
  當陳天明告訴大家愛蓮是怎樣救了大家還差點連累到她的家時大家就沒有話可說了。人家愛蓮這樣對自己的老公如果不是她的話大家就沒有老公了于是那些本來要拼命的娘子軍態度馬上改變拉著愛蓮問長問短。什么番國的服裝番國的風情番國的小吃總之一句話剛才自己家里好像是個戰場現在就像市場了。
  “愛蓮我問你你家的公司經常來z國現在的商品全是免稅的嗎?”張麗玲對愛蓮說道。陳天明看到張麗玲的眼光好像一只看到一塊肥肉的狼一樣。
  愛蓮點點頭說道“是的婷姐是這樣說的且這次我家的東西都不用進關稅。”
  “太好了”張麗玲興奮地說道。“天明我明天就去申請開一間貿易公司以后主要就與愛蓮家合作就行了。”張麗玲想著商品運出去和運過來都不用關稅的話那她那間貿易公司也一定是賺了。
  陳天明聽張麗玲這樣說的時候他正坐在沙發上喝著茶那香噴噴的龍井茶讓他輕輕地吹了一口氣那香氣就馬上往他的鼻子泌了過來。聽張麗玲又要開公司陳天明差點從沙發上摔了下來。
  “麗玲你還嫌不忙啊?還開這么多公司干什么啊?”陳天明白了張麗玲一眼說道。
  張麗玲也不示弱地回敬陳天明一個白眼才慢悠悠地說道“你整天不在家我們這些女人不找點事情干打發時間怎么行呢?難道你想我們讓你戴綠帽?”
  “你們如果敢我就把那個奸夫殺了再殺然后用肉拌機把他打成肉漿喂狗。”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