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587 我們贏了

m的這個薛方怎么搞的一個大男人好像不吃飯似的這么輕?陳天明在心里道道。他看了看自己發現衣服上有血跡。
  不會我又中槍了?陳天明晦氣地想著。想著自己老是中槍已經有點習慣成自然。不過他自我感覺了一下發現自己全身上下一點事情也沒有哪會是自己中槍?
  看來是薛方中槍了!想到這里陳天明蹲下身子看著薛方發現血跡是從他的右胸流出來看來薛方是中了槍傷所以跑得不快。然后又被那個老頭打中胸膛所以就暈了。陳天明暗暗思量。
  唉薛方雖然你對我有意見說我搶了你的婷姐但你以前救過我我現在也救你大家互不相欠。陳天明暗道。
  現在的薛方已經沒有以前那么冰冷可能是他暈了過去的原因。近距離地看薛方陳天明發現薛方臉上的線條有點柔和好像奶油小生似的。以前他經常瞪著自己自己還沒有多大注意。
  還是救人!陳天明搭住薛方的手為他把脈薛方的手竟然又白又軟好像女人的手。薛方如果不是你老跟我爭婷姐的話我還真以為你是女扮男裝男人哪有這樣的手?
  查探了一會陳天明知道薛方是因為傷勢過重還有中槍才暈了過去。現在當務之急是把他體內的子彈拿出來然后再為他療傷。于是陳天明從薛方的褲袋里掏出一把小刀上次婷姐用無影小刀幫我挖子彈那這次我就幫她的師弟挖子彈。
  陳天明解開薛方上衣的扣子他穿了兩件上衣陳天明全解開后接著用力扒開發現薛方的胸膛居然綁著白布。不會薛方以前胸膛就受傷了?可能是這樣要不他也不會這么容易受傷。陳天明看著薛方胸前的白布說道。
  把薛方的身體微微抬起飛快地松開白布。當他把白布扯下時表情不由一呆。
  那白布剛扯下時與白布差不多的兩團白肉從布里跳了出來。這白肉陳天明見過不少那可是女人的酥峰啊!天啊!薛方是女人?!陳天明不由大吃一驚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薛方怎么會是女人呢?他不是婷姐的師弟嗎?他不是與自己爭婷姐嗎?陳天明不斷地問著自己因為這里只有自己和薛方薛方暈倒了過去不可能回答自己。
  不過吃驚歸吃驚薛方是女人這是一個事實自己的肌肉發達也不可能有薛方那么發達。看著那誘人的酥峰陳天明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雖然薛方的酥峰沒有婷姐的那么高和豐滿但也算是結實高挺。那白白的酥乳中間是那粉紅的小櫻桃讓他好想摸上一把。
  陳天明啊陳天明你怎么能這樣呢?薛方是婷姐的師弟不可能是師妹你就要用正人君子的心態來救她。想到這里陳天明咬咬嘴唇暗暗吸了一口氣接著仔細查找薛方的受傷之處。
  當他看到薛方的右邊酥峰時就發現那里有一處槍傷她身上的血是從那里流出來的。想不到她真的是中了槍她還死著性子讓自己走不要理她。看來這個薛方還是挺顧全大局。陳天明暗道。
  于是陳天明點了薛方的穴道點住她的麻穴不要一會她疼得醒過來就麻煩。接著用小刀輕輕地挖開傷口。突然陳天明的心里一顫ww因為他的手碰到了薛方柔軟的酥峰。
  薛方的傷口就在她右酥峰的上面陳天明剛碰到她的傷口時他的手掌就壓到了她的酥峰那軟軟的感覺還有櫻桃帶著點硬讓他心里不由一蕩。這這不是要了自己的老命嗎?陳天明覺得自己現在下面好像反應了。
  不碰到那里?但又怕傷口挖得不好。碰到那里但男女授受不親好像又有點不好。陳天明現在矛盾了。到底如何是好呢?
  算了反正自己剛才都碰到了現在再碰一下也一樣。想到這里陳天明的手就輕輕地壓著薛方的酥峰接著慢慢地挖開一點的傷口。
  確認子彈可以吸出來后陳天明暗運內力把子彈吸了出來然后急忙點了薛方的穴道止住她身上流出的血。看著薛方的傷口陳天明又為難了如果按薛方剛才白布包裹的路線她的傷口一定又會出血不包又怕薛方知道自己解了她的白布。
  那個傷口就近著酥峰她一定知道自己看到她的酥峰。以薛方的性格自己與婷姐好了她都要殺死自己現在自己不小心看到她的酥峰她一定會把自己殺了再殺殺死又殺的。
  可子彈都取出來了薛方遲早知道自己幫她干的好事。唉好人真的是難做啊!算了反正她都要知道我干脆不幫她包了讓她的傷口快點好。想到這里陳天明把薛方的上衣攏上接著幫她扣上衣扣。
  這個薛方真的是奇怪好好的女人不當漂亮的罩罩不戴偏偏弄個白布把自己的酥峰綁住弄得男不男女不女的。
  陳天明伸手點開薛方的穴道然后拿著薛方那條寶貴的白布端詳了起來。這白布好像是純棉做的還帶有一點奶香陳天明放在鼻子旁聞了一下果然是有奶香味陳天明想著這胸布包裹著薛方的酥峰下面又動了一下。
  由于陳天明幫薛方解開了穴道身上的疼痛讓薛方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站著陳天明陳天明的手里拿著一條自己似乎認識的白布。“我我死了嗎?”薛方虛弱地說道。她中了一槍又被校長打了一掌她可不像陳天明這么變態中了槍也沒有事。
  “呵呵我把你救醒了還有你中的子彈我也取出來你沒有事了。”陳天明一時忘了自己這話不應該這么早說而且是告訴薛方自己幫她取了子彈出來特別是自己手里還拿著人家的胸布。
  “謝謝你你可能過來一下嗎?”薛方看著陳天明手中的白布說道現在她認出來那條似曾認識的白布是自己的胸布。
  陳天明走近薛方蹲下身子關心地說道“薛方你哪里不舒服告訴我。”
  “啪”薛方用力地打了陳天明一巴掌雖然她沒有內力但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因此陳天明的臉上露出了五條紅紅的手指印。
  “你你有病啊?我救了你你還打我。”陳天明摸著自己的臉氣憤地說道。如果不是說薛方是病人他真想還她一巴掌。
  “陳天明你居然狼子野心敢欺負我我要殺了你。”薛方說著說著臉都紅了她的眼淚也掉了下來。
  陳天明知道薛方打自己的理由了這也難怪如果自己的身體被別人看到也是有其它想法的。他苦著臉說道“薛方我也沒有辦法我開始以為你是男的當我解開了這條白布后才發現你是女的。”陳天明邊說邊晃了一下手中薛方的胸布。
  薛方不聽還好現在看到陳天明手中拿著自己的胸布那臉又馬上氣白了“你你……”
  “唉我也沒有辦法反正我不看也看了你又中槍生命危在旦夕所以我只好先救了你把子彈取出來。”陳天明故意輕輕地嘆ap了一口氣。自己也是沒有辦法不過她薛方就快死了自己不救她的話于情于理也說不過去啊。
  薛方恨恨地說道“陳天明你欺負了我師姐現在又來欺負我我與你拼了。”說完薛方運起內力想打自己面前的陳天明。但由于她傷勢過重剛抬起手來又暈了過去。
  陳天明剛起跑見薛方垂下手好像不打自己又不跑了。難道薛方明事理不怪自己?陳天明暗道。現在陳天明才知道女人不講起理來是非常可怕的。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繼續救薛方一會大不了封住她的穴道讓她打不了自己。他再探了一下薛方的經脈發現她是受傷內力全無而暈。
  算了給她一點內力!把她救醒后再讓她帶自己去找婷姐他們。在番國自己人生地不熟能不打孔白的電話就不打了大使館也有奸細。
  于是陳天明把薛方扶起來然后右掌按住她小腹的氣海穴為她輸入真氣。要讓薛方盡快恢復身體最好是自己給她輸入一點真氣讓她自己能療傷這樣療起傷來才能事半功倍。
  由于陳天明體內有兩種真氣為了讓薛方能快點吸收自己輸過去的真氣陳天明便給她輸進陰柔真氣。
  過了一會暈過來的薛方又醒了過來不過這次她沒有睜開眼睛。她發現陳天明的手正按在自己的小腹上雖然是說為自己輸入真氣但薛方還是想殺了陳天明然后自己再自殺還他的救命之恩。
  自己的小腹從來沒有被男人摸過且小腹下面距離自己羞人的地方不遠這讓她又羞又氣這讓她更加想殺陳天明。
  想到這里薛方慢慢地轉了一下手掌現在陳天明給她輸入了一些真氣不知道為何陳天明的真氣好像與她體內的真氣相融讓她有了一些內力。
  這么近的距離自己的內力又恢復了一些薛方有九成把握把陳天明殺了。為了殺掉這個欺負自己與婷姐的流氓薛方慢慢地把內力運到手上準備往陳天明的腦袋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