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580 已經是第二次了

“婷姐你怎么這樣說我?我現在是置個人的安危所不顧為了國家而盡快恢復功力來完成任務。”陳天明說得理直氣壯聲音也非常大。正所謂有理就在聲高。
  婷姐想想也是自己就是為了完成任務而要與陳天明雙修不過她自己也有點私心陳天明是她喜歡的人。就在婷姐相信陳天明的話時陳天明的雙手就在婷姐的小櫻桃上捏著直把她捏得喘著氣流氓還說得這么理直氣壯!婷姐在心里罵著陳天明。不過她的生氣也堅持不了多久就被陳天明的狼手摸得嬌聲不斷。
  “天天明不要!”婷姐口是心非其實她現在非常想陳天明對自己愛撫那種心跳不已的感覺讓她這輩子也難忘不了。
  陳天明哪會不知道這是女人的矜持之作他把捏改為抓用力地抓著婷姐的巨山。那大大的感覺讓陳天明的手都抓不過去。
  抓了一會陳天明用掌心慢慢地磨著婷姐白嫩的肌膚磨著磨著陳天明的手慢慢地往下磨去經過小腹滑過肚臍摸到婷姐的褲頭上。
  婷姐知道自己將要與陳天明雙修她緊張的身體更是顫抖好像她從來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婷姐猛地拉住自己的緊身褲褲頭緊張地用美目看著陳天明好像不讓陳天明繼續下去。
  “婷姐你放松一下就當為了我們的任務好嗎?”陳天明困難地吞了吞口水婷姐這樣的欲迎欲拒讓他心里涌上一陣陣的火他沒有想到婷姐會這樣吊自己的胃口極品女人就是極品女人真的不一樣。吊人都與別的女人不一樣婷姐的外表看似是性感迷人這樣的女人向男人撒嬌只能是讓男人更加控制不住想一下子就沖進她的最深處。
  聽陳天明這樣說婷姐輕咬一下玉牙慢慢地松開自己的手指又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陳天明。
  陳天明見婷姐同意便用力拉開婷姐的褲頭下面那黑色的蕾絲小褲褲便露了出來。看著這么迷人的小褲褲只是把婷姐拉到一半的陳天明也不再拉了他伸手去摸著婷姐那蕾絲小褲褲。
  “嗯”婷姐輕輕地呻吟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猴急自己的長褲只是脫到一半他就不脫了只是顧著摸自己。“流氓猴急的流氓。”婷姐紅著臉心道。
  陳天明才剛剛摸就發現這小褲褲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濕了。哼看來婷姐是心想口不想。想到這里陳天明使出自己以前的十八般武藝挑弄著婷姐特別是在婷姐那敏感的地方弄著。
  不一會兒婷姐就嬌聲不斷讓陳天明聽了更加興奮。陳天明見已經可以那個什么雙修了也不再過多地**。他用力一扯把婷姐的長褲拉下來然后再去拉婷姐的小褲褲。當那小褲褲拉下來的時候陳天明呆了現在的婷姐全身好像泛起了一點紅色在那潔白的肌膚上帶著點紅色要說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特別是婷姐的芳草的好像也比別人的茂盛讓陳天明好像看不看里面的情景。陳天明把手伸過去輕輕地一摸婷姐的身體就微微地顫動了一下好像因為陳天明的撫摸而迎合。
  陳天明一不做二不休專門在婷姐的敏感地方弄著。
  婷姐剛才隔著衣服自己被陳天明挑弄得就快受不了現在給陳天明直接地挑弄她兩頰艷紅嘴里不斷地喘著氣“天明你你不要弄我了你快點進去。”現在的婷姐只想陳天明快點進去幫自己解決體內的酸癢。
  “遵命”陳天明急忙把自己的褲子脫掉他為了節省時間一脫就是脫了兩件把自己脫得精光。那昂首挺胸的下面怒視著婷姐好像要對付她似的。
  他把婷姐柔軟無力的雙腿支開然后慢慢弓著腰向自己仰慕已久的地方沖去。到了到了陳天明心里興奮不已。他對準目標沉住氣就往婷姐迷人的地方沖了進去。
  剛一進去婷姐的身體更是顫抖好像.電腦站nbsp;
  有點支持不住。
  嘿嘿婷姐的反應太大了只是這樣她就這么爽的話那一會的運動她更是喜歡更是爽。陳天明暗道。于是他用力頂了進去。
  “啊!”婷姐突然小聲地叫了一聲雖然她怕被別人聽到沒有叫得很大聲但那種因疼痛的叫聲陳天明還是聽得出來。
  聽到婷姐的叫陳天明才感覺到剛才進去的時候好像被什么東西給擋住似的。難道婷姐還是**?陳天明心里暗驚。因為他一直以為婷姐是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這種女人很少說沒有與男人好過。
  可現在婷姐的表現太像第一次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微微松身往下一看看到被單處殷殷落紅。陳天明吃驚地說道“婷姐你你還是第一次?”
  “你現在才知道嗎?”婷姐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剛才陳天明的用力一沖沖得她好疼疼得說話也有點困難。“剛才死命地對人家這樣你這個壞流氓!”婷姐越說越生氣。
  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婷姐我錯了”說完陳天明輕輕地吻了一下婷姐有點冰涼的嘴唇且還用舌頭伸進去里面挑逗著婷姐。
  “唔”婷姐不由得呻吟了一下。剛才自己還怨恨陳天明的但被這個冤家這樣一弄自己的心就軟了下來連恨他的力氣都沒有了。
  “婷姐我會一輩子好好地對你。”陳天明向婷姐保證他不會讓自己的女人受苦。
  “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沒有逼你。”婷姐聽著陳天明的承諾不由地高興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的是我說的我是不會讓我的女人受苦。”
  婷姐感動地說道“天明”她一下摟著陳天明的脖子陳天明本來是用手支著身子現在被婷姐這樣一拉他就倒在婷姐的身上他的下面也跟著進得很深。
  “啊!天明你要死啊不知道人家疼嗎?”婷姐齜著牙罵道。雖然她感覺很疼但陳天明那討厭的東西進到自己里面后又讓她身上的酸癢好像減少了不少。
  “婷姐我是無辜的不知道是誰拉了我一下我支不住身子就倒了下去而已。”陳天明雖然沒有說是誰但婷姐還是聽得出來是她的。
  “陳天明我跟你沒完。”婷姐瞪著眼罵陳天明。
  陳天明只好苦笑著說道“婷姐你不要生氣了我錯了你就小人不記大人過!”
  婷姐一聽更是生氣“你說誰是小人?”
  “不我是說你老婆不記老公過啊!”陳天明急忙改口現在自己的命根還在人家的體內到時自己怎樣死也不知道呢?
  “誰是你的老婆啊?”婷姐聽了心里高興但嘴里還是要嬌嗔著罵陳天明。
  “唉我好可憐啊婷姐不要我了。”說完陳天明想擠一下眼淚的可擠了一會都擠不出來。可惜自己沒有帶什么甘油風油精的。
  婷姐小聲地說道“誰說不要你啊!”
  “那就好那就好。”陳天明輕輕地動了一下頗有經驗的他知道剛剛破瓜是不能太大力的這樣的力度是剛剛好。
  婷姐突然臉色一變說道“天明你不要再動了我們現在不是玩的時候我們先進行雙修。我知道你的香波功是怎樣都可以練的你現在不要動我的內力會慢慢地從你那東西里進去然后開始走遍你的全身幫你疏通所有的經脈。接著我的內力又往剛才的路線回來你的內力就跟著我的內力到我的身體幫我走完一個周天后又到我的內力過你的身體走一個周天。你明白嗎?”
  “我明白”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以前已經感覺到與他做那種事情的女人發出的陰涼之氣估計就是那樣過來的。
  現在的婷姐沒有剛才的嬌艷她一臉凝重慢慢地把自己的內力往自己的下面過去然后進了陳天明的身體。這樣的方法婷姐雖然是從書里看到過但真正實踐還是這一次所以她還是小心翼翼地做著。
  陳天明也感覺到婷姐的下面往自己的那里灌輸著真氣他用力一吸就把婷姐的內力吸到自己的丹田跟以前大概一樣。不過不一樣的是婷姐的內力繼續往自己灌輸過來好像無窮無盡似的。
  他也不敢怠慢利用婷姐灌輸過來的內力在自己體內的各處經脈走了一個周天。當走完后陳天明發現自己剛才沒有多少的內力已經變多了雖然不能說已經恢復但好上很多。如果像婷姐剛才所說那自己的功力很快就會恢復且會變得更強。
  于是練完一個周天的陳天明又把自己的內力.wap
  跟著婷姐的內力進到她的體內慢慢地幫她練著一個周天。
  如果有外人看到他們這樣的時候還以為他們做那種事情出了問題兩人脫光衣服連在一起一動也不動。可誰知道他們正在練功練男女雙修。
  當婷姐又一次把她的內力往陳天明的體內灌輸過來的時候陳天明就感覺自己的內力已經回應他的內力與婷姐的內力好像一對情侶倆人相依地在陳天明的體內漫行把陳天明的各處不通的經脈全打通了。
  讓陳天明驚奇的是婷姐的內力好像是與自己的內力差不多一樣的類型不一樣的只是好像自己的是陽她的是陰陰陽調和似的感覺很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