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572 受騙

“我們今天晚上就偷偷地搬走反正前臺那里的錢可以支付房錢。”婷姐說完就開始收拾房間自己的東西。
  “那你師弟他們可以找到我們嗎?”陳天明問婷姐。
  婷姐點點頭說道“可以的我一會就給小方發信息我們之間以前曾經弄過只有我們才知道的密碼信息他到時會找到我們的。”
  現在陳天明發現婷姐在哪方面都做得很好以前自己執行任務的時候老是要自己想辦法而婷姐在這方面比自己還專業做得有條有理。“婷姐還好有你的安排要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
  婷姐看著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不要謙虛你那幾次任務鐘局都派我跟著我知道你做得非常好只是現在由我操作你才懶了而已。還有你可以答應我嗎?現在我們正是執行特殊的任務時期你千萬不要老兒女私情這樣會影響我們的任務。像下午的時候如果不是你故意那樣我們一早就發現敵人。”婷姐突然想起如果不是陳天明故意這樣說自己也不會留意那對情侶想到這里她不由為陳天明的誤打亂撞而笑出聲音來。
  “婷姐你笑什么啊?”陳天明奇怪地問道。“我答應你就是了以后不亂來。”雖然自己風流但重要事情的時候自己還是要懂得分寸。
  “我笑你那個傻樣天明你你等我們完成任務再……”說到這里婷姐的臉紅得如紅蘋果似的。
  “噢我知道了婷姐。”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他當然懂得婷姐的意思等完成任務后他們再談兒女私情。他想抱一下婷姐但想著自己已經答應婷姐便忍下不再亂來。
  婷姐看著陳天明那欲罷不敢的動作心里也舍不得她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輕輕摸了一下陳天明的臉說道“好了我們來這里的時間也只有十五天明天大使館的人會來見我們辛苦你一下。”
  “不辛苦。”陳天明搖搖頭只要完成這個任務的話那他就可以抱得美人歸。現在他恨不得馬上抓到拉達飛回z國去。
  “好了我們也出去這么久我們叫飯吃!”婷姐拿起酒店的電話打了起來。
  沒有多久服務生送來了他們要點的晚餐婷姐給了他小費后就讓他出去。陳天明把吃的打開與婷姐吃了起來。
  “天明一會天黑的時候我出去一下找到旅店后我就再回來接你。”婷姐說道。
  陳天明擔心地說道“婷姐他們在外面監視著我們你現在出去不是會暴露自己嗎?”
  “嘻嘻這個你就不要擔心我的專業可是很厲害的你一會再看看認不認得出我來快吃!”
  吃完飯后婷姐就回自己的房間過了一段時間后門開了走出一個男人來本來陳天明以為是婷姐假扮的可那個男人比婷姐高上一點又比自己矮一點特別他穿的衣服是婷姐旅行袋里沒有的。看他的臉也比婷姐胖了不少皮膚黑一點還留有一些胡子十足一個番國男人。
  “你你是婷姐嗎?”陳天明有點不相信地說道。畢竟剛才婷姐從里面進去還說她的專業很厲害可這個人他看來看去也不像婷姐啊?
  那番國男人問陳天明“你是什么人怎么會在這里?”他的聲音很男性也不像以前那個黑衣人的聲音。
  “你是誰?怎么會在這里?”陳天明暗運內力準備向這個番國男人下手。他從婷姐的房間出來難道他是從外面的窗戶進來接著把婷姐打暈的?想到這里陳天明可不客氣了他運起內力就要動手。
  “天明你不要亂來我是婷姐。”那番國男人的聲音又變了變回是婷姐的聲音。
  “媽啊我不會是做夢婷姐你怎么化妝的把臉化成這樣我都認不出來了。”陳天明驚叫一聲。
  婷姐笑著說道“我現在戴的是仿真人皮面具戴上去就跟真人一樣的你現在還認出我來嗎?”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認不出了我還差點要向你出手了還好你早點出聲制止我。”陳天明拍了拍緊張的心臟。
  “這種防真人皮面具是非常貴的我們國安里也只有兩具這次我們的任務特殊上級才給了我們我一具小方一具。我戴上去不要說陌生人就是你們也認不出來。”婷姐得意地笑著。“我所有的衣服都是兩面的翻過來的款式就與以前的不一樣一樣可以穿。還有我的鞋子可以調高方便我的身高調節。改變聲音是我們道門的不傳之秘我以前告訴過你了用不同的內力是可以出不同的聲音。”
  “我的媽啊婷姐你有這么多的寶貝怎么不給我一點這樣我就可以與你一起出去不讓別人發現。”陳天明現在就想把看看婷姐還有什么寶貝沒有用的給他用一用。
  婷姐搖搖頭說道“天明不行的我的這些化裝道具都是根據我而設定你是用不了。如果我們一起拿著旅行袋別人一樣會起疑。可我只是兩手空空出去的話敵人可能認不出我來。”
  “我知道了婷姐你出去我在這里等你。”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天明你把大廳的窗戶開了到時我可以從那里上來然后再與你下去。”說完婷姐便出門去了。
  婷姐太厲害了她不叫千變女郎就太可惜了。陳天明暗嘆著。沒事可干的他只好把門閂上坐在沙發上練起香波功。
  “咔”窗戶有一絲聲響雖然很輕但瞞不過陳天明。他睜開眼睛運起全身內力準備應付。
  “天明我回來了。”外面響起婷姐的聲音她輕輕一躍飛到大廳上。
  “還是婷姐聰明先出聲。”陳天明暗道。“婷姐你回來了咦你又換回以前的衣服了?”陳天明又看到婷姐穿著下午的衣服。
  婷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說道“是啊一會我們走就要用回我原來的打扮這樣就算是被他們發現我的那個偽裝也不會讓他們知道。我們國安里面有內奸敵人一定知道多少我們的情況。”
  陳天明對婷姐說道“婷姐我們現在去了嗎?”
  “房間我已經定好了旅店不是很高貴只是一般的旅店我們等十一點的時候再過去!現在的時間還早你在練功嗎?”婷姐看到陳天明盤腿而坐問道。
  “是的聊著沒事干。”陳天明說道。
  “你練的是什么功?”婷姐問陳天明。
  陳天明說道“香波功。”陳天明也沒有多在意就回答了反正也沒有什么人知道香波功是什么功。
  婷姐聽了后臉色稍微變了一下然后也只是“噢”的一聲代表回答。只是陳天明坐在婷姐的旁邊沒有發現婷姐的臉色變了一下。
  他們就這樣坐在沙發上練功。突然婷姐站了起來說道“天明我們走估計今晚他們一定會來殺我們的再不走就麻煩了。”說完走到自己的房間提出旅行袋。
  “婷姐你很了解敵人。”陳天明說道。
  “其實我與小方在番國生活了幾年知道番國特別隊的行事作風今天晚上來的人一定是特別隊的人他們喜歡偷偷地暗殺。”婷姐說道。
  陳天明搶過婷姐的旅行袋說道“婷姐讓我來!”
  “好我跳下去你跟著我走。”婷姐往開著的窗戶走了出去。只見她身子跳了一下她就像一只靈活的燕子往下面飛去。陳天明也不敢怠慢急忙跟著飛下去現在的夜色已經暗且他們窗后只是一條小街道根本沒有人發現他們往下跳。如果有人看到的話一定會報警說有一對情人為愛殉情。
  就這樣陳天明跟著婷姐來到了一間裝修一般的旅店由于婷姐已經來過房間還拿了鑰匙他們直接上樓去就行了。
  打開門陳天明看到這房間就沒有剛才酒店的大了只有一間房間里面有廁所與洗澡合用的小間讓陳天明遺憾的是這房間有兩張床。唉怎么有這么多床呢如果是一張那該多好啊!陳天明暗暗地嘆氣。
  “天明你把東西放在柜子里面就行左邊的床是你的右邊的是我的你可是答應過我的不能胡來。”婷姐又給陳天明敲警鐘。
  陳天明無奈地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婷姐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知道就好我先去洗澡了你在這里看著。”婷姐笑了笑從旅行袋里拿出換洗的衣服就進了里。突然門又開了婷姐說道“可不要像以前那樣偷看我啊!”
  婷姐不說還好她這一說就讓陳天明想起她那白花花的大腿還有黑黑的芳草地雖然只是一剎那但也讓他回味無窮終生難忘。“看還是不看呢?”陳天明在心里問著自己。“看自己剛才已經答應婷姐了。不看又好像對不起自己剛才自己被婷姐勾起了淫念。”
  算了還是看看反正又不是沒有看過婷姐說不要影響任務可現在又不是執行任務也不影響婷姐她洗她的我看我的。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躡手躡腳地往廁所與洗澡合為一間的門。
  他偷偷地往門看了過去m的這門怎么沒有小洞啊就算很小也可以啊以自己的功力完全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可這門卻實得要命好像還是新買裝上去的帶有油漆味。這次怎么辦呢?怎樣才能看得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