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564 只是幫我看病

可是,他越急越弄得手忙腳亂,那扣子老是系不好,現在陳天明才知道原來女孩穿著衣服和不穿衣服系罩扣是不一樣的,講究方法。
  “老師,讓我來吧!”小紅紅著臉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去把罩扣系好。
  陳天明看呆眼了,自己弄了這么長時間都沒有弄好,她輕輕一弄就弄好了。唉,看來不是自己的東西就不是自己的東西。
  他頓了頓說道:“小紅,現在已經是上課時間,你快點去上課。”
  小紅看看表急忙跳起來:“哎喲,想不到上課了,老師,我下次再來找你,我先去上課。”說完,小紅開門跑了出去。
  “唉,這個丫頭。”陳天明自言自語地說道。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打開一看是張彥青打來的。“彥青,你有什么事情嗎?”
  “老大,不好了。”張彥青痛苦地叫道。
  陳天明大吃一驚,急忙站起來說道:“彥青,有事你慢慢說,是魔王回來了,還是葉大偉那個太監回來了?”
  “不是啊,老大,我失戀了!”張彥青的聲音好象有點痛不欲生。
  “我靠,我還以為是星球大戰呢!”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不就是失戀嘛,他張彥青至于這樣嗎?
  “老大,曉麗現在不理我了,你快點救救我,要不我不活了。”張彥青夸張地說道。他知道陳天明懂得怎樣泡妞,雖然沒有什么獲獎證書,但人家都泡了幾個美女,還一起生活不鬧事,有句話叫作擺平就是水平,這張彥青是知道的。
  陳天明說道:“我知道了,這樣吧,我中午回去,你告訴我是怎么回事?”
  中午,陳天明與何桃一起回家。一到二樓的大廳就現張彥青在沙上呆坐,張彥青看陳天明回來,就好像老鼠見大米一樣撲過來說道:“老大,你要救我啊!”
  旁邊的何桃奇怪地說道:“彥青,你怎么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沒什么事情,聽他說是失戀了,他要我告訴哄女孩子的方法。
  何桃罵著陳天明:“對,就你這個情圣厲害,我不跟你們說了,我上去看看飯做好了沒有?”因為現在的人多,陳天明干脆請了三個傭人負責打掃衛生、煮飯什么的。
  張彥青見何桃走了,小聲地說道:“老大,你快點教教我怎樣哄曉麗不生氣。”
  陳天明說道:“你先把你們是怎樣鬧別扭告訴我,我才能幫你想辦法啊!”
  “是這樣的,昨天晚上我和曉麗去看電影,看著看著她就問我一個奇怪的問題,”張彥青著急地說道。
  “什么問題?”陳天明問道。
  “她問我是她長得漂亮還是楊桂月長得漂亮。”張彥青說道。
  陳天明說道:“那你是怎樣回答的?”
  張彥青嘆了一口氣說道:“唉,我當然是說她漂亮了,可她卻說我不老實,明明楊桂月漂亮說她漂亮。后來我急忙說錯了,是楊桂月漂亮。”
  “那她怎么生氣了?”陳天明有點奇怪了。
  “她說我更不老實,做了她男朋友后,還看別的女人。天啊,老大,你說我冤不冤啊?”張彥青大叫著。
  陳天明無言了,想不到邱曉麗是這樣厲害的角色,她提這個問題本來就是沒事找事,故意要整張彥青。女人就是奇怪,和男人拍拖就要制造一些懸念,讓男人緊張得團團轉為她忙個不停,證明自己是如此矜貴。
  “靠,她這樣擺明是玩你,你答楊桂月漂亮,她就說你不老實看別的女人,你說她漂亮她一樣也說你不老實。”陳天明生氣地罵道。
  “唉,老大,我也是這樣想,我現在怎么辦啊?”張彥青苦著臉。
  陳天明說道:“她現在這樣就是想你去道歉,你買點東西去哄她吧,當然,越貴的東西她就越喜歡。”
  “可是我今天已經去向曉麗道歉了,她不但不理我,還把我的花扔了出去。”張彥青越說越傷心。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彥青,既然這樣,我們就用損招來讓她原諒你。”
  張彥青有點茫然,“老大,我們用什么損招,你不想用綁架的方法吧?如果是這樣,我打死也不與曉麗上丶床。”
  陳天明敲了一下張彥青的腦袋罵道:“m的,你不要這么*蕩好不好?我們用的是苦肉計,不是把邱曉麗綁來讓你霸王硬上弓。”
  “那是什么苦肉計?”張彥青問道。
  “你一會去買瓶紅汞水,還有些綁帶、一束鮮花過來。”陳天明說道。
  “干什么?”張彥青奇怪了。
  陳天明說道:“我們要做出假象,你買花去向邱曉麗道歉,在路上的時候,不小心踩到西瓜皮就摔倒了,在摔倒的過程中,你為了不摔到花,緊緊摟著花,但是你卻摔到手流血了。”
  “噢,我明白了,老大你的意思就是讓我把繃帶綁在我的手上,然后灑點紅汞水裝作流血了。”張彥青恍然大悟。
  “對了,看來你還不傻。這樣吧,你到時把左手綁上裝成左手受傷的樣子,見到邱曉麗的時候,一定要裝成一付很痛的樣子,但又不在乎,只要她開心你就快樂,懂嗎?”陳天明有點像專家了。
  “我懂了。”張彥青點點頭說道。
  “另外,如果邱曉麗說你這么傻的話,你就說只要她高興你就算摔死也值。你還說,身上的傷你一點也不乎,只在乎心里的傷,因為她不原諒你,你的心已經布滿傷痕。說的時候,一定要有點抒情的語氣,千萬不要太死板。”陳天明說道。
  “老大,你可不可以示范一次給我看看。”張彥青涎著臉。
  陳天明白了張彥青一眼說道:“我對你怎么會有*情呢?你對著邱曉麗就會有了嘛,你就把剛才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那付要死要跳樓的語氣就行了。”
  張彥青吞吞吐吐地說道:“老大,我怕見到曉麗心跳加,不痛苦了。”
  陳天明現在有點恨鐵不成鋼,他氣憤地罵道:“你想著阿國借你一萬塊不還,你的心里就痛苦了。”
  “好,我現在就去準備。”張彥青高興地說道。
  “等等,”陳天明叫住張彥青。
  “還有什么要交待嗎?”張彥青轉過身子。
  陳天明說道:“你一定要把那束花弄亂一點,最好把一、兩朵花弄斷,這樣才顯示你摔倒的痕跡。”
  “老大,你真的是高。”張彥青翹起大拇指。
  “那當然,彥青,我跟你說,我在m市,如果說泡妞第二,沒有人敢說第一,你知道嗎?咦,彥青哪去了?”陳天明看了看,現張彥青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跑不見了。
  下午沒有課,陳天明在家里躺在床丶上看小說,這本夜獨醉寫的《流氓老師》很不錯,直把他看得欲血沸騰,如果不是家里的美女都出去了,他真想拉一、兩個做做床丶上運動。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
  陳天明拿起來一看,又是張彥青打來的,不知道他成功了沒有?
  “老大,”張彥青的聲音非常高興,一聽就知道是成功了。
  “彥青,不是我吹牛,我的泡妞方法可是百試百靈,我可是泡妞協會的名譽會長。怎樣?邱曉麗看到你的精彩表現是不是原諒你了?”陳天明一臉的高興。
  “老大,不是啊,我的表演被曉麗看穿了。”張彥青可惜地說道。
  “不會吧,這樣好的方法會被她看穿,一定是你的演技不行。唉,”陳天明可惜地嘆了一口氣。
  張彥青說道:“不是啊,曉麗說我涂的紅汞水不是血,她是當警察的,一眼就看出那是紅汞水。”
  “噢,我忘了讓你灑上狗血。”陳天明沒有想到邱曉麗的專業水平這么高,一眼就可以看出是紅汞水不是血。
  張彥青繼續說道:“老大,曉麗說現在的季節沒有西瓜,哪來的西瓜皮?”
  陳天明慘叫一聲:“天啊,我差點忘了,現在的水果檔沒有西瓜賣,香蕉就有不少,早知道說你踩香蕉皮就好了。”
  “所以說,我被曉麗看穿了。”張彥青嘆了一口氣。
  “沒事,彥青你回來,下次我為你想一個十全十美的方法,一定讓邱曉麗看不穿。”陳天明安慰著張彥青,對自己的兄弟,他一般是兩肋cha刀,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
  張彥青笑著說道:“不用了,曉麗已經原諒我了,她說她知道我的心意,且我演的戲也很辛苦。”
  “唉,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針,想不到她明明知道彥青騙她,她還原諒彥青。”陳天明暗道。
  “不過……”張彥青頓了頓,沒有說下去。
  “不過什么?”陳天明問道。
  張彥青小聲地說道:“曉麗說你是不專一的男人,以后除了任務之外,讓我不要老跟你在一起,。”
  聽到張彥青這樣說,陳天明火了,“你是不是重色輕友答應別人的要求了?”
  “老大,我也沒有辦法啊,我現在還沒有泡到手,當然曉麗叫我向東我不敢向西了,等我泡到曉麗,我再與你天天喝酒。”張彥青苦笑著。“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罵我了。”
  陳天明一臉的氣憤,想不到張彥青這個重色輕友的人,為了邱曉麗,竟然少跟自己一起玩。m的,有異性沒人性的家伙。“哼,我本來說你們結婚的時候送你們一百萬當賀禮的,現在看來是不用了。”
  “什么?”張彥青大叫起來,“老大,你真的有這樣打算啊?”
  “以前有,現在是沒有了。”陳天明笑著說道,看來重色輕友的家伙更重錢。“你好好陪你的邱曉麗吧!”
  “老大,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兄弟如手足,我哪會不理你呢?我一會跟曉麗說一下變通一下。喂,老大,你不要關機,喂……”張彥青現陳天明已經掛了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