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555 一個新的情況

由于剛才服務員被高玉毅的甩牌所以陳天明他們叫的菜沒有叫多久就上來了。陳天明對高玉毅說道“高董要不要叫你的那幾個朋友一起來吃啊?”
  高玉毅高傲地擺擺手說道“那幾個人是我的保鏢不是我的朋友我這個人不是隨便交朋友的。”
  陳天明看了看那四個保鏢發現這四個保鏢坐在椅子上的姿勢一直保持不動好像經過嚴格訓練出來的一樣。且最左邊的那個保鏢褲腰鼓鼓好像里面有槍。看他們的太陽穴高高鼓起好像武功不高。而他們又好像有軍人的氣質難道是特種兵退役當保鏢的?這樣的保鏢的水平比黃娜的那十個保鏢高上不少。這高玉毅到底是什么人能請到這樣的保鏢。
  “竟然這樣我們吃小月你有點瘦吃多點不要客氣反正不用我們出錢。”陳天明笑著說道。如果自己與楊桂月來吃飯她點這樣的菜的話那自己馬上從這里跳下去算了。
  “好天明你也吃一點!”楊桂月好像很關心地給陳天明挾了一個仙鶴頭“你教師很辛苦的多吃一點頭補補腦。”哼這是剛才你拉我手的報應。楊桂月暗道。
  陳天明厭惡地看著碗里的仙鶴頭他馬上挾給高玉毅說道“高董你日理萬機一定是很辛苦的你吃仙鶴頭補補身子!這是小月挾的你一定要吃噢!”
  高玉毅苦著臉像這樣的仙鶴頭哪能吃啊!陳天明他把這個挾給自己還說是小月挾的自己吃又吃不下不吃又怕丟小月的臉他干脆讓仙鶴頭留在碗里吃別的菜。
  “來高董我們來喝點酒”陳天明笑著說道。
  “陳老師我不大會喝酒你就給我倒一點點就行了。”高玉毅看著這些名貴的酒被陳天明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心里一直疼得要命。他不是不會喝酒而是想少喝一點一會把那兩瓶酒退了省下十幾萬。
  “噢原來你不會喝不好意思了小月來我們喝。”陳天明把酒倒給楊桂月然后與她一邊說笑一邊喝著。
  陳天明與楊桂月談笑風生把酒言歡而高玉毅在心里痛著。
  他們已經吃飽了但桌上的菜還沒有吃到四分之一還有幾樣菜沒有動筷子。雖然菜沒有吃過但人家酒店肯定是不會退的。高玉毅雖然心痛但也只能把希望放在那兩瓶一萬美元一瓶的酒中之王。
  “小月你吃飽了嗎?”陳天明故作關心地問道她楊桂月吃沒吃飽關他什么事不過戲還是要演一下。
  “吃飽了。”楊桂月也故作甜甜地一笑。
  高玉毅看到桌上的酒說道“陳老師你不喝了那這酒……”高玉毅的意思是想說把酒退回去。
  陳天明馬上接過話說道“高董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讓我把這剩下的兩瓶酒帶回去是嗎?高董你真是太有意思了你不喝酒知道我喜歡喝酒就讓我把這酒帶回去。小姐麻煩你過來幫我把這兩瓶酒打好包一會讓我帶走。”
  “這……”高玉毅心痛地支支吾吾著這可是十幾萬人民幣啊他陳天明也太狠了。
  “這些菜是?高董你真的是好人知道我們當老師的沒有吃過這么好的菜。小姐麻煩你幫我把這些沒有吃過的菜打好包。對了那六個燕窩甜品拿過來了沒有?”陳天明對身邊的服務員說道。酒店見他們是貴賓點這么多菜叫了三個服務員服侍他們。
  “天明我飽了那燕窩甜品我吃不下。”楊桂月搖搖頭對陳天明說道。
  高玉毅也急忙說道“我也飽了竟然大家都吃飽了小姐那些燕窩我們……”高玉毅本想說那些燕窩不要了要退回去但是陳天明已經接過他的話。
  “小姐那些燕窩我們先不吃打包你跟那些酒菜一起打好一會給我。”陳天明大聲地說道。這真品紅燕窩可是下足料要888塊一盅竟然他們不吃那就打包給自己的六個女人好好吃夜宵。還有那些紅酒和菜回去再和林國他們好好喝個痛快。
  這下高玉毅呆眼了陳天明一點也不要面子把酒菜全打包拿回去他已經叫服務員動手打包自己也不好意思勸阻特別是那兩瓶酒中之王真的是讓他有點心痛就算是自己有錢但也不能白白給了自己的情敵。
  陳天明看著高玉毅的臉變了幾次色他也非常得意他邊打著酒嗝邊說道“高董今天真的是多謝你今天是我與小月認識的三周年紀念日你不但幫我們慶祝還請我們吃這么好的東西正如你剛才所說我一輩子也沒有吃過這么好的酒菜。唉有錢人就是有錢人啊!像你這樣的人我們學校的美女小珠老師一定會非常喜歡。”
  “那是那是”高玉毅見陳天明稱贊自己也高興地點著頭。不過讓他氣憤的是今天是陳天明與楊桂月的三周年紀念日這樣的日子自己花這么多錢幫他們慶祝真的是讓他有點想暴走的沖動。
  “好了我們還有事先走了。”陳天明站起來對高玉毅說道。
  高玉毅見陳天明要走他看著楊桂月說道“小月你坐坐再走嘛一會我送你回去你不要和陳老師坐公共汽車了。”高玉毅故意貶低陳天明。
  “呵呵高董你放心我今天剛好問別人借了輛老爺車來小月我們走高董謝謝你今天請客如果下次還想請我的話記得告訴小月我們一起來。”陳天明拉著楊桂月走了出去。
  楊桂月見高玉毅在后面看著自己只好任由陳天明拉著自己。不過讓她氣憤的是走著走著陳天明竟然一把把自己拉過來摟著自己要命的是自己的酥胸正好碰到他的身側。陳天明你這個趁火打劫的流氓。楊桂月暗暗罵道。
  出了酒店楊桂月回過頭看看高玉毅沒有跟過來急忙推開陳天明恨聲地說道“陳天明你是不是故意這樣做的?”
  “天啊胸女你不要這么兇好不好?我不是怕高玉毅看出我們是假扮的嗎?所以我才吃虧一點與你扮親密的樣子你以為我想的啊?”陳天明也一臉氣憤好像剛才吃虧的是他而不是楊桂月。
  其實剛才楊桂月的酥峰頂著他真的是爽雖然楊桂月穿著厚厚的羊毛衫但他能感覺到她里面的堅挺和柔軟。m的如果能讓我摸一下的話那就好了。對了剛才不是還沒有講價錢嗎?
  “胸女剛才我說了我幫你的忙你也要答應我的一件事情。”說完陳天明又開始淫蕩地看著楊桂月高聳的小山他有點想出受了。
  楊桂月狡黠地說道“哼陳天明剛才誰答應你了?你只是提出條件我還沒有答應呢!你還是回家好好地喝你的酒中之王今晚你可是賺大了。還好高玉毅不是一般的人你要小心他千萬不要惹他。再見!”楊桂月說完便揚長而去。
  “m的你講不講信用啊?就像不給我摸上面給我摸摸屁股也行啊!”陳天明看著楊桂月離去的背影小聲地說道。唉世上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自己怎么就忘了呢?早知道那時拉她出去先談好條件再幫她的忙現在只好自認倒霉算了。
  “先生你要打包的東西。”服務員小姐提著打好的包走到陳天明的面前說道。
  陳天明接過那一大袋的東西笑著說道“美女全在這里的嗎?”
  “全在了。(一路看,電腦站
  .)”服務員小姐說道。
  “那好你可以回去了再見。”陳天明邊說邊向自己停車的地方走去。
  “什么?48萬?”高玉毅一看經理遞過來的賬單生氣地叫道。
  經理點點頭說道“是啊先生你可以看看賬單的。”
  高玉毅看了看賬單指著里面的內容說道“我們點的是三瓶酒中之王哪里是五瓶?你們記錯了。”怪不得這頓飯要這么多錢原來加多了十幾萬。
  經理搖搖頭說道“先生我們沒有記錯你們開始點的是三瓶但后來與你一起吃飯的先生出去的時候他在柜臺又要了兩瓶說一會你買單。”
  “什么?他后來又要了兩瓶帶走?”高玉毅氣得快說不出話來陳天明可是帶走了四瓶酒中之王那可是三十萬啊!
  “是的他說是先生你讓他帶走的。先生你們一共是48700我們見你有貴賓卡所以收了你48萬。”經理說道。
  沒有辦法的高玉毅只好掏出自己的金卡付賬“陳天明你給我走著瞧!”高玉毅恨恨地說道。
  “吃夜宵了!”陳天明回到家里大聲地叫著。
  “老大你給我們買了什么夜宵?”張彥青在樓下看到陳天明兩手提著一大堆東西奇怪地問道。
  “好東西我今天可是宰了一個冤大頭就這四瓶酒都值30萬一會叫兄弟們下來我們好好地喝一頓。”陳天明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告訴大家大家都笑了起來。
  張彥青對陳天明說道“老大你不是有燕窩嗎?給我一點我聽人家說吃那個東西會變得越來越好看美容的。”
  “去你的這燕窩是你吃的嗎?這是給你們的嫂子吃的六盅剛好一人一盅連我自己都沒有的吃。唉早知道我叫0盅我也喝一個極品紅燕窩。”說完陳天明提著燕窩走上樓。
  “老婆們老公用自己三個月的工資給你們買了極品紅燕窩大家快出來吃啊!美容的吃了會越來越漂亮。”陳天明走進大廳便大聲地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