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550 新來的老鄉

“不不要這樣我已經答應師傅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要出家。”小妮痛苦地搖著頭。她想起以前智靜跟她說過的括。
  陳天明說道“小妮你忘了你從玄門出來的時候你師傅叫你來找我嗎?她的意思就是說要你不要出家了跟著我。”陳天明曲解智靜的意思智靜是叫小妮找陳天明他們來報仇不過這個時候陳天明就是要曲解。
  “可師傅的仇還沒有報我一定要殺了智深為師傅報仇。”小妮咬著牙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如果為你師傅報了仇你就可以跟我在一起了?”陳天明興奮地說道。要殺智深不是難事如果自己為小妮了仇她一定會跟自己在一起想著小妮將會成為自己的女人陳天明心里直高興。
  小妮紅著臉說道“到時再。”說完羞得低下了頭她是不喜歡陳天明只是有師傅的告誡不敢而已。聽陳天明這樣說師傅那天叫自己找陳天明可能已經同意自己與陳天明在一起。現在小妮根據陳天明所說的想了再說哪個人不是往好處想啊?
  “小妮你把錢收好花完了就找我要雖然你在這里不要什么錢你與她們一起出去她們會付錢但你自己有錢可以買自己喜歡的東西。”陳天明邊說邊摸著小妮的手。
  小妮見陳天明還是摸著自己的手急忙說道“小……天明哥哥你放開手你這樣讓人看到不好。”
  “不怕我已經把門閂上了沒有人能進來。”陳天明笑著說道。這么柔軟白嫩的小手自己怎么舍得放開呢!
  “可是我們這樣不好啊!”小妮低著頭說道。
  “小妮自從三門聚會之后我晚晚想著你睡不著覺”可惜陳天明是站著小妮是坐著陳天明不方便摟著她要不他早就開始動手動腳。
  “天明哥哥等報了仇之后再……”說到這里小妮羞得說不出話來。
  “那好到時你可不要這樣啊!”說完陳天明在小妮的臉親了一口然后走出門去。
  小妮見陳天明這樣更是羞得滿臉通紅。
  陳天明一身的不自在現在的他穿著一條非常破舊的鄉下衣服頭發亂蓬蓬好象有一個月沒有洗臉上還帶有泥土連腳上的布鞋也有泥土好象他剛從地里上來似的外人一者他這樣的打扮就知道他是個鄉下人。
  那天聽了小妮說在車站只是吃了一碗白飯一小碟青菜就被快餐店老板宰了十塊錢他今天要為小妮討回公道。
  他走到那間快餐店門口看了上面的招牌然后大聲地問道“同志這里是吃飯的地方嗎?”
  快餐店老板見門口來了一個大字不識的鄉下人連門口的快餐店這三個字都不認識且還叫同志的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時代的人了看來自己發財的機會又來了。“是啊是吃飯的地方老弟你想吃飯嗚?”現在陳天明的打扮好象四十歲左右的人這可是林國請了有名的化妝師為他化妝的。
  “那好我以前在山里從來沒有出來過都不知道這城市這么熱鬧唉辛苦一輩子是要到城里來逛逛長長見識。”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說道。
  太好了第一次進城那是什么都不知道這次一定好好宰他。快餐店老板在心里暗道。“老弟你要吃什么啊?我們這里什么都有比你山里的好吃多了。”快餐店老板笑著對陳天明說道。
  “我吃得不多只要一碗白飯一些青菜就行了要多少錢?”陳天明邊說邊辛苦地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一百塊錢。
  “這樣我便宜一點給你就一百塊行了。”快餐店老板欺負陳天明沒有來過城能宰多少就多少。
  陳天明大吃一驚說道“這么貴啊?我們山里也不要這么多錢。”
  快餐店老板大聲地說道“老弟你都說了你在山里與我們這個國際大都市一樣嗎?我們這里的人放過屁都是香的現在什么都貴豬肉貴了青菜貴了米也貴了我這房租一個月要兩三萬塊啊。我收你一百塊是便宜你的了。”他義正詞嚴一付講大道理一樣。
  反正他一個鄉下人懂什么自己故意把房租說貴十倍他也不知道。快餐店老板暗暗想著。
  陳天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故意想了一下然后說道“那給一百塊就一百塊我以后再也不來城里逛了這里的東西這么貴。”陳天明把那一百塊遞給快餐店老板。
  快餐店老板接過陳天明的一百塊放在眼前仔細地端祥了一下確認是真錢后從鍋里打了一碗飯再裝了一點青菜放在桌子上對陳天明說道“你過來這里吃!”
  陳天明看著那丁點的青菜實在沒有胃口吃下去他向那邊坐著的林國使了一個眼色林國看到后便走出來說道“老板你太黑了一百塊就給人家一碗飯和一點青菜這還有沒有天理啊?”
  “去你的你懂什么不要在這里多事否則我要你好看。”快餐店老板能在這里開黑店多少也不是一個善良之輩。
  “什么?你黑我你賠我錢。”陳天明站起來一腳把桌子踢翻威脅著快餐店老板。
  本作品
  獨家文字版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摘編更多最新最快章節請訪問…….!快餐店老板沒有想到剛才還低著頭不敢看人大氣也不敢喘地陳天明現在怒氣洶洶地把桌子踢翻還要自己賠錢心里有點吃驚。不過他也是經歷不少風流的人他也氣憤地說道“你一個鄉巴佬吵什么吵你信不信我叫十幾二十個人來把你打死。”這樣地場面有時也在他的店里出現不過鄉下人還是怕地本地人的。
  “是嗎?那你叫來我就要看看是你的人厲害還是警察歷害敢騙我的錢你m的我看你是沒有死過。”說完陳天明從褲袋里掏出一臺精致的手機。
  快餐店老板見陳天明掏出精致的手機有點害怕了看這個人都不象是鄉下人還懂得報警。看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以后還要在這里做生意。想到這里快餐店老扳忙對陳天明說道“老弟這樣我賠回你一百塊。”
  “你騙了我只是賠回我的一百塊就行了嗎?”陳天明冷冷地說道。如果是這樣那今天自己就不要帶著這么多人來鬧事了。
  “這樣一會我給你弄點好菜免費給你吃不收錢。”快餐店老扳說道。
  “不行。”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那你想怎樣?”快餐店老板說道。
  陳天明笑著說道“這樣你剛才詐騙了我我也不與你怎樣計較你給我一萬塊算了。”
  “什么?一萬塊?”快餐店老板以為自己聽錯了如果是一萬塊那這個人比自己還厲害自己才騙他一百塊他要自己一萬塊。
  “是啊馬上拿出來我們的事情就這樣一筆勾銷。”陳天明說道。
  快餐店老板生氣地說道“看來你是扮豬吃老虎不過不給你又怎樣?”
  “不給我就告你詐騙你的這店也不要開了。”陳天明微微一笑。
  “告我?你有征據嗎?這里誰看到。”說完快餐店老板狠狠地瞪了林國一眼暗示他不要多管閑事要不就給他好看。
  “這里的顧客可以看到還有我剛才已經錄音了你聽聽。”說完陳天明從另一個褲袋里掏出一臺微型錄音機是林國給地。陳天明把剛才他們的說括放了出來快餐店老板的臉都綠了。
  他氣呼呼地者著陳天明說道“看來你是故意來陷害我的。”
  陳天明把錄音機收好說道“不是陷害你經常干這樣的事情如果你不想宰我你不可能收我一百塊。你還記得你前幾天也是宰了一個女孩一碗白飯一點青菜就收十塊錢我現在是為她來討說法。”
  “那我給你兩百塊你放過我。”快餐店老板見陳天明有證據只好低聲下氣地說道。
  “不行要一萬少一分錢我都要告你你的店也開不了。”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他現在不是鄉下人是一個討債的惡魔。
  “小二快出來有人鬧事。”快餐店老板對著里面說道。
  沒一會兒從廚房里跑出一個拿著刀的青年看他的衣服打扮好象是廚師他拿著菜刀跑到老板面前說道“老板是誰來鬧我砍死他。”
  “是他快幫我收拾他。”快餐店老板指著陳天明說道。等小二把陳天明制服他再把陳天明口袋里的錄音機拿走。
  小二舉著刀對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你識相的就蹲在地上雙手抱頭不要動要不我砍死你。”
  陳天明笑著說道“你有這樣的本事再說。”一個拿菜刀的敢對自己說這樣的話真的是天大的笑括。
  “我砍死你。”小二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是不想砍到陳天明的要害他對著陳天明的手臂砍去想讓陳天明受到輕傷然后乖乖聽話。
  可惜不幸的是這個小二遇到了陳天明陳天明微微側身身子一轉右腳支動左腳一頂膝蓋向小二的肚子撞去。
  “啪”小二被陳天明用膝蓋撞倒在地上。
  “你媽的這么沒用我白養你了。”快餐店老板見小二被陳天明一招就打倒氣得指著小二罵道。
  小二見老板罵自己急忙捂著肚子爬起來然后舉刀繼續往陳天明沖去這次他可不客氣了他對著陳天明的腦袋就砍過去好象砍西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