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534 救星

慢慢地小寧在陳天明的挑逗下漸漸糊涂了她體內的熱火越燒越狂把她的大腦燒糊了。“天明”小寧想要但不好意思說出來。
  “什么?你大膽地!”陳天明淫蕩地說道。
  “你好壞!”小寧嬌羞地罵道。
  “小寧你不要冤枉我我可是一個好人。”說著陳天明繼續輕輕地磨著小寧。
  “恩……我堅持不住了天明你快點動。”小寧聲地呻吟著。
  小寧再也忍不住了“我要我要你你快點動。”
  “好的你老公我馬上動。”陳天明高興地叫道。他馬上對著小寧大力地動作起來。
  “唔天明我好愛你。”在陳天明的動作下小寧潰不成軍對著陳天明“胡言亂語”了。
  “小寧我也愛你。”陳天明見小寧都向自己表明愛跡自己不管怎樣都要好好地表現自己。于是他以飛快地速度動作直把小寧弄得嬌啼不斷身體亂顫好像快堅持不住了。
  “啊!”小寧滿足地叫一聲向陳天明發出自己的陰涼之氣。
  陳天明急忙把陰涼之氣吸去然后起來看了梁詩曼一眼說道
  “詩曼你幫我一下行嗎?”說完他看著自己下面苦笑早知道如此他與小寧做的時候把香波功撤出來。
  “天明你去看看別人好嗎?我累死了。”梁詩曼苦著臉說道。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從她們的房間出來剛一出來發現何桃穿著睡衣正準備回自己的房間。“何桃”陳天明興奮地叫道。
  “天明你怎么還是這樣你還不行嗎?”何桃見陳天明的下面還是昂首挺胸嚇得她有點心驚肉跳。
  陳天明苦笑著“還差那么一點你來幫我!”說完急忙往何桃那邊走去。
  “不要你剛才都把人家弄得累死了這么大力一點也不心疼人家。”何桃說歸說但她還是喜歡陳天明的強悍那種讓她欲生欲死的感覺她一直忘不了。
  “呵呵你還好意思你是第一個且還練了武功肯定是你故意說你不累。”陳天明心懷不軌的一邊手摟著何桃一邊幫她開了門。
  “天明不要。”何桃發現陳天明的下面正頂著自己的屁股那硬硬、強悍的感覺讓自己不由身體一軟。
  陳天明笑著說道“何桃你就可憐你老公我你說我這樣硬著如何是好啊?到時我可是硬硬睡不著覺啊!”
  “撲哧”何桃不由笑了出來“要怪就怪你把我們幾個姐妹都什么了還是那樣子你這叫自作自受。”
  陳天明不與何桃多說一把摟起她然后向睡床走去。他走到床邊把何桃放下開始脫她的衣服。
  “天明你把門關了。”何桃見房間的門還是開著不由著急地說道。
  “不要關去關門的時間我已經可以了誰要看就給她看免費參觀學習。”說完陳天明開始摸何桃的芳草地。可能是由于開始何桃已經做過一次或者她也被陳天明弄得情火上升不一會的時間何桃便被陳天明摸得下面已經泛濫如潮。
  “嗯”何桃輕聲地呻吟著。
  “何桃我要進去了再不發泄出來我會爆炸的。”陳天明開始用力地動作現在他把香波功撤出來想快點讓自己到達天堂。
  “啊……天明……”在陳天明的攻擊下何桃覺得自己非常爽整個人好像輕上飛著。
  就這樣陳天明一直拼命地用力在何桃的身上“奔馳”他覺得自己也快到達天堂了。
  “啊天明!”何桃叫了一聲她到達天堂了。
  陳天明也是在何桃的身上繼續動作了幾十下然后把自己的**射了出來。這時他感覺到何桃體內發出的陰涼之氣比小寧的要大很多。剛才他沒有多大注意現在倆個人的相比他就感覺出來。小寧她們的差不多可何桃的陰涼之氣很大很強。
  難道是何桃練過武功她那陰涼之氣就比別人的強大?陳天明暗道。應該是這樣張麗玲、燕姐她們的陰涼之氣都沒有何桃的一半天啊如果何桃的武功很強那她的陰涼氣不是更大這對自己的內力更有幫助。
  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從何桃的身上起來然后盤腿而坐練起香波功他要把自己丹田里的那些陰涼之氣化為自己的內力。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當練完香波功之后陳天明發現自己的內力強上一些現在他的武功比他去西部之前強上一檔現在他有點信心對付魔王雖然比不上魔王但不至于像以前那樣慘敗。
  “天明你怎么了?”何桃見陳天明在運功奇怪地問道。
  “我在練功何桃我練的武功是與你們做完那事情之后馬上練功對我的內力有很大的幫助。可惜我不知道如何讓你做完那事武功也有進步。”陳天明輕嘆一口氣。
  “你啊你一點也不正經連做那事都可以練功。”何桃嬌羞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苦笑著“何桃你冤枉我了我如果不練功把自己弄得強悍一點我怎么應付你們幾個啊?”
  “就你有道理你看你把人家弄臟了害得我一會還要洗一次澡。”何桃紅著臉說道。
  “要不這樣我與你一起去洗。”陳天明看著何桃那傲人的酥峰淫笑著。
  “我才不要我信不過你怕你一會又要對我動手動腳。”何桃見陳天明盯著自己的胸前看忙把被子拉上。
  “唉我的衣服不知道燕姐拿到哪去了?”陳天明嘆道。
  “燕姐把你的衣服放在你的房間我旁邊的房間就是你的你去拿不要老沒穿衣服在家里閑逛。”何桃笑著說道。
  “對了何桃你爸爸我的岳父怎樣了?他與我向亮師兄聯系上了嗎?”陳天明問道。因為何桃通過鐘瑩見過鐘向亮所以陳天明也就直問。
  何桃點點頭說道“我爸見過亮叔了這段時間我見爸爸的精神很好可能已經找到寄托。天明謝謝你我前段時間見我爸爸一直不振作每天心事重重的怕影響到他的身體現在他沒事了。”
  “呵呵何桃你說這話就見外了你的爸爸不就是我的爸爸嗎?我幫自己的爸爸你謝我什么啊?”陳天明笑道。
  “陳天明你給我說清楚什么我的爸爸是你的爸爸?”何桃小臉蛋微紅向陳天明瞪著眼睛。
  “唉你怎么這樣啊我們已經那個了難道你想不認賬?天啊何桃你可不能這樣你要對我負責!”陳天明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陳天明”何桃氣得把枕頭砸向陳天明。但這種枕頭哪會對陳天明造成攻擊他一個撈手把枕頭接在手里。
  “何桃你旁邊不是還有內衣什么的嗎?你也一起扔過來。”
  陳天明嬉皮笑臉。
  “你混蛋。”何桃指著陳天明罵道但陳天明早已經逃出去了“志勇魔門的高手到了嗎?”智深問身邊的龐志勇。
  龐志勇急忙點點頭興奮地說道“到了他們已經在外面潛伏只要我們發信號他們就攻進來配合我們。師傅這次魔門派來了三十個高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啊!”前幾天智深便通知下面的兩個女子說時機已經到玄門有大半以上的弟子已經被他控制只要魔門的高手一到就可以行動。
  今天一早魔門的高手便到山下負責聯系的龐志勇馬上帶他們上來潛伏在外面配合他們的行動。
  “那好志勇你去叫智海過來說我身體不舒服有事與他商議。記住鎮定一點不要害怕我們一定可以成功的。”智深怕龐志勇慌了手腳。
  龐志勇拍著胸膛向智深保證“師傅你放心我現在就去。”想到以后自己在玄門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的心甭提有多高興。
  不一會兒龐志勇便帶著智海過來了。
  “掌門師兄不好意思本來是我過你那邊但因我今天的身體有點不舒服麻煩你過來。”智深故意不好意思地說道。
  智海哪知道智深會向自己下手他看著這個與自己一起長大的師弟笑著說道“智深你不舒服我來你這里一樣的你是什么病?我幫你看看。”說完智海走到智深的身邊想幫他把脈。
  智深見智海要幫自己把脈急忙搖著頭說道“師兄你一會再幫我把脈我先跟你說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好”智海點點頭坐在智深的對面。
  智深看了龐志勇一眼說道“志勇你沒有見掌門過來嗎?快幫我們倒茶。”
  智海擺擺手說道“智深你客氣什么有什么事情你便!”
  智深微微一笑說道“掌門師兄你不知道我這茶葉不是一般的茶葉是龍井茶我上次下山的時候一個朋友送的。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談事豈不是更好?”說完智深向龐志勇使了一個眼色“好我看你的這龍井是不是真貨”智海笑道。
  “我也正是這樣想還是師兄你幫我鑒定一下我不太懂茶如果是真的我一會讓志勇給你拿上一些。”智深說道。
  “那我先試過才知道是不是真的。”智海說道。
  這時龐志勇在另外的一張桌子上倒上茶然后給他們送過來“掌門師伯、師傅你們喝茶。”
  “來掌門師兄我們喝一杯。”智深舉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