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532 美女相約

陳天明回到黃娜賣給他們的房子。由于他們出去一段時間張麗玲已經把房子裝修好而由于怕魔王他們知道這房子與陳天明有關系那些兄弟還沒有住進去。
  陳天明他們住在最高一層樓而他們是每人住一間房陳天明一間其它女人各一間。還好這樓房挺大要不真的不夠住。
  “大家好我回來了。”陳天明走到大廳對大家說道。
  “回來就回來這么大聲叫什么?”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張麗玲沒好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
  “不會我出去這么多天你們都沒有想我?”陳天明看著面前的燕姐、何桃、張麗玲、梁詩曼和小寧奇怪地問道。
  何桃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想你干什么?你不在這里我們幾個姐妹在一起多舒服反而你在我們沒有以前的感覺了。”
  天啊陳天明無言了。人家說三個和尚沒水喝現在自己女人多怎么是這樣子?自己成了沒有人疼似的。
  燕姐笑著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天明你坐了一天的飛機快去洗過澡我已經給你放好水了。”還是燕姐裝不了心疼陳天明。
  “還是姐對我好來親一個。”陳天明邊說邊抱著燕姐親了一個。
  “燕姐大家說得好好的你竟然叛變了。不行陳天明你也要親我一個。”說完張麗玲急忙跑到陳天明的面前親起來。
  “這樣麗玲我們一起去洗澡好不好?”陳天明邊說邊拉著張麗玲就要往洗澡間走去。
  張麗玲紅著臉說道“不要我已經洗過澡了你找她們!”說完急忙掙脫陳天明的手跑回沙發。
  陳天明看了自己的女人一眼說道“你們哪個沒有洗澡的?”
  可是五人女人都急忙搖著頭。但另外幾個女人都在何桃背后指著何桃好像在說何桃還沒有洗澡。
  “呵呵何桃是不是你還沒有洗啊?”陳天明對著何桃笑瞇瞇。
  “你……怎么……不我已經洗了。”何桃發現自己說漏了嘴急忙搖著頭。
  “何桃阿何桃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你看你一說假話就臉紅。”陳天明邊說邊往何桃走去。
  何桃見陳天明走過來急忙跑開“你不要過來我才不和你洗。”
  “喲不錯嘛輕功學得很快”陳天明看著何桃施展輕功在寬敞的大廳奔跑高興地說道。看來何桃學武功是對的現在她的武功雖然沒有吳祖杰與詹倚倆人的高但也相差不大。
  說完陳天明一個箭步擋在何桃的面前然后伸手點了她的穴道。像何桃現在的武功已經不錯如果不用這樣的手法她是不肯與自己去洗澡。
  “陳天明你快點解開我的穴道。”何桃著急地對陳天明叫著令她著急的是其它姐妹看著她的表情非常曖昧這讓她以后怎樣在她們面前坦然啊?
  “放你?那是不可能的。”陳天明邊說邊把何桃扛在肩上然后往洗澡間走去。“姐麻煩你把我們的衣服拿進來”陳天明扭頭對燕姐說道。
  “陳天明……”何桃在陳天明的肩膀上一直叫著。
  “嘭”洗澡間的門被陳天明關上了。
  “天明你快放我出去我們在一起洗澡我明天會讓姐妹們笑死的。”何桃擔心地說道。雖然他們已經親密接觸了但當著大家的面與陳天明一起洗澡她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沒事她們也有和我一起洗過了如果明天哪個敢笑你你就告訴我我明天晚上和她一起洗讓你也笑她。”陳天明嬉皮笑臉。
  “不要……”何桃紅著臉。
  “現在我是你老公我的地盤我做主。”陳天明邊說邊開始把何桃放下一邊摟著她一邊解她的衣服。
  不一會兒陳天明已經把何桃的衣服解開露出潔白的**。陳天明解開何桃的穴道然后打開熱水器用熱水為何桃沖洗著。
  “天明你的衣服濕了你快點脫下來。”看見陳天明的衣服濕了何桃也顧不上害羞焦急地說道。
  陳天明見何桃不跑了便把噴灑遞給何桃然后脫下自己的衣服扔到一邊。“來我幫你洗。”陳天明淫蕩地摸上何桃。
  “不要你哪是幫我洗你是在摸我。”何桃紅著臉白了陳天明一眼。
  “呵呵一樣嘛我幫你洗就是摸你。”陳天明從何桃的后面抱著她然后雙手往前一攏蓋住何桃豐滿的酥峰。
  “嗯”何桃微微地哼一聲。
  “哇何桃好柔軟啊摸起來真舒服。我這次去西部都快憋死我了。”說著陳天明用力地抓了起來。
  “唔……我不相信你這么花心我看你在西部又拈花惹草了。”何桃低聲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我哪會啊我想著家里的幾個老婆別的女人我都看不上眼了。”想著益西嘎瑪的漂亮陳天明有點心虛。
  “你看你嘴就是甜。不行我們幾個姐妹要看緊你不要讓你再到處風流才行。”何桃說道。“哦天明不要”陳天明的一只手已經輕輕地往何桃的下面滑摸到她下面的芳草地。
  “你看你下面都是水還在嘴硬。”陳天明笑著說道。
  何桃氣道“去你的那是噴灑的水好不好你不要亂說。”
  “是嗎?我再摸清楚一點。”陳天明在何桃下面的敏感地帶輕輕地揉摸著不一會兒何桃被他摸得嬌聲不斷了。
  “不……要……”何桃小聲地呻吟著。
  “來幫我洗一下。”陳天明轉到何桃的面前輕輕地拿起她的小手然后放在自己硬硬的下面。
  “哇”何桃吃驚地叫道。她感覺自己手中的東西太強大了害得她都有點不敢抓住。
  “對就這樣幫我洗。”陳天明邊說邊在何桃的身上摸起來。
  被何桃摸了一會的陳天明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抱起何桃分開她的一個腳然后往她的里面沖進去。
  “啊!”何桃似是興奮似是痛苦。
  陳天明也不管這么多雖然他在西部已經做過一次但那一次太窩囊了被益西嘎瑪那樣對自己且還被她點了促精穴。后來自己去神堂找她她竟然不見自己。
  “我讓你好好地爽一下。”陳天明摟著何桃的細腰提著她的小腿用力地沖撞著。
  “天明我要我要……”被陳天明弄得非常舒服的何桃把害羞丟了興奮地叫著。
  “好我給你。”陳天明繼續大力地沖撞。
  “啊我有了。”何桃緊緊地抱著陳天明興奮地叫道。
  “你先洗一下我出去找她們算賬看看哪一個敢笑你?”說完陳天明從何桃那里出來然后打開門走了出去。他還沒有興奮當然是找自己另外的女人發泄現在看誰的命好。想到這里陳天明便沖出大廳。
  大廳里張麗玲半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后面正有一個沒有穿衣服的男人虎視眈眈地看著她。
  “麗玲你在看電視啊?”陳天明感覺自己身體有一股還沒有發泄完的熱火。而現在大廳只有張麗玲在其他人可能回房間了。
  張麗玲轉過頭看到陳天明一絲不掛地看著自己吃驚地說道
  “天明你搞什么啊?天氣這么冷你快點把衣服穿上不要凍病了。”
  “呵呵麗玲你太小看我了我是那么沒有用的男人嗎?剛才何桃已經被我搞掂了可我的火還沒有燒完你來幫幫我!”陳天明知道自己的女人很長時間沒有那個他今晚要好好地犒勞自己的女人讓她們滿足。
  “不要”張麗玲看到陳天明眼中的熱火急忙想逃回自己的房間。
  “你跑不了。”陳天明邊說邊招了一招手一股強大的旋風把張麗玲吸了回來。
  “陳天明你竟然用武功對付我。”張麗玲生氣地叫道。可是不管她怎樣叫她還是被陳天明壓在了沙發上。
  陳天明可憐地說道“麗玲你就可憐可憐我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好好地玩過了”說完他性急地扯著張麗玲的衣服。
  張麗玲本來穿著一套睡衣外面套上一條外套。所以不一會兒的時間張麗玲的衣服就被陳天明脫掉。陳天明把張麗玲的罩罩扔在一邊興奮地說道“麗玲我好想你啊!”
  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我信你才怪你想我怎么一回來就與何桃做那個了?”張麗玲的意思好像是在說陳天明不與她第一個做“我本來是想和你的但你們都指著何桃沒有辦法了你知道我是一個聽大家話的人。”陳天明笑著說道。
  “哼你放開我。”張麗玲瞪了陳天明一眼。
  “我等等再放。”陳天明開始摸起張麗玲。
  張麗玲雖然那樣說但被陳天明摸著她胸前的小櫻桃心里已經癢得不得了。她咬著牙興奮地扭著自己潔白的身軀。
  “麗玲你想要嗎?”陳天明淫蕩地說道。
  “哼”張麗玲扭過頭不理陳天明。
  “唉算了我自己來。”陳天明邊說邊摸著張麗玲的下面那幽香的芳草地被陳天明一摸馬上有了反應。
  摸了一會陳天明感覺張麗玲那里已經“歡迎”自己的進入于是他也不客氣地支開張麗玲的兩條腿。
  “天明我們回房間。”張麗玲小聲地說道。
  “不要了就在這里怕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陳天明邊說邊沖進張麗玲的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