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43 我喝醉了

“唔……”剛才在校門外下車的陳天明一回到房間就到廁所里吐了起來。
  陳天明都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今天是兄弟馮豪的生日林國他們說要好好慶祝一下所以他們一群人就一起去唱喝酒。
  在房里張麗玲一直都沒有給他好臉色看。自從上次的“互親”事件之后張麗玲除了公事和陳天明說話之后其它時間見到他就是一付臭臉色不理不睬好象陳天明對她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
  陳天明和小豪是大家敬酒的攻擊對象一個是那天的壽星公一個是大家的老大。所以就算陳天明很能喝二十幾個人一個個的敬下來陳天明發現肚子里全是水。
  就在陳天明從廁所回來時已經堅決表態不喝打死也不喝的時候張麗玲發話了“怎么了?老板看不起大家嗎?”現在正是報復打落水狗的時候張麗玲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
  “誰誰說的我哪會看看不起大家呢!”陳天明已經有了幾分醉意他知道如果再喝的話他肯定是給別人抬著回家的。“我我明天有事還要回學校上課呢!”這是一個很好的理由也是一個可以推得過去的借口。
  “你不是說明天嘛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反正你現在沒有事你是不是怕了?”張麗玲露出看不起陳天明的臉色。
  “我我會會怕嗎?”陳天明拍著胸膛大聲地說道他現在開始充大樣了。
  “那你喝啊!”張麗玲見激將法成功也高興地大叫。
  “喝喝就喝!誰誰怕誰!”陳天明的舌頭已經咬字不清。
  就這樣陳天明給張麗玲他們又灌了很多酒。回來的時候雖然不是林國抬著他但也是要兩個人扶著上車。到校門口外的時候陳天明就讓他們回去了堅決地不要他們扶自己回來不能讓他們小看自己。
  “到底是哪條鑰匙?”一串的鑰匙在陳天明的手里已經找不到北了他在自己的房門外磨蹭了老半天也沒有把門打開。
  “陳老師你沒事?”隔壁的何桃發現陳天明在門外猛搞了老半天也沒有進門。
  “沒沒沒事。”陳天明的舌頭又在打轉怎么這么丟人的事情都給何桃看見。
  “你喝了酒?”何桃走近陳天明的身邊就聞到了一股很強的酒味。怪不得他還沒有進門原來已經喝醉了。
  “就就這么一一點點。”陳天明好象覺得現在門也在他的眼前轉好象要把他轉進去似的。
  “來我幫你開!”何桃拿過陳天明的鑰匙還說喝了一點點連鑰匙都找不著開門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來的。
  陳天明一進房間就沖進了洗手間。“唔……”陳天明又在廁所里大吐這一次肚子里已經沒有什么好吐吐出來的好象都是水和胃里的東西。
  陳天明一吐完就坐在地上起不來了。
  何桃見陳天明進洗手間嘔吐可是老久也不見他出來。
  “你起來。”何桃進去的時候發現陳天明坐在地上喘著大氣。她用力地想拉陳天明起來可是纖弱的何桃怎拉得起身壯如牛的陳天明“啊!”何桃給陳天明用力一拉被拉進了陳天明的懷里坐在他的大腿上。陳天明正對著何桃的臉吹氣吹得何桃心里亂亂的。
  “快起來快起來。”何桃使勁地推著陳天明。她也不想就這樣一直坐在陳天明的懷里特別是坐在他的大腿上。
  “噢!”陳天明有點意識了看清眼前的是何桃。他慢慢地站起來可又東倒西歪的快要倒下來。
  何桃見陳天明又要倒下來忙扶著陳天明的手臂。這個男人的手臂真粗自己的兩只手都抓不牢手臂里都是肌肉又硬又有力。
  “何何老師對對不起了。”陳天明對何桃說一個大男人讓一個小女人扶著真不像話可自己真的是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如果不是她扶著自己的話可能自己還在洗手間里瞎轉。
  “沒事你回床上好好休息!”何桃小心翼翼地扶著陳天明非常吃力。
  “何何老師你你真好人又這么漂漂亮”陳天明醉得開始胡言亂語了。
  “你過獎了。”何桃想快得把陳天明放在床上自己好快點離開他陳天明明顯得已經醉得說話不經大腦了。
  “真真的我都沒有見見過這這么好看的女老師大家都很喜歡你啊!特別我們這些男老師。”陳天明說出了自己的心里話這么漂亮的女老師誰不喜歡。
  何桃一聲也不吭她知道現在說什么都可能是陳天明嘮叨的話題還不如不說。
  “你你這么漂亮那那個姓葉的小白臉一點都配不上你如如果他敢來騷擾你你的話你你就告訴告訴我我一一定不會放過他的。我我讓他他吃不了兜著兜著走。他他敢欺負欺負我的漂亮女老師我我不會放過他他的。”陳天明豪情壯志地說道。不過不知道什么時候何桃成了他的漂亮女老師。
  “謝謝你。”何桃也想不到陳天明一直在關心著自己上次以為用他當擋箭牌他已經生氣了。誰知道他還說要保護自己不讓葉大偉欺負她。何桃心里一陣激動她看著陳天明心里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不不用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陳天明把自己要說的話說出來感覺好輕松。“何何老師床床在哪里啊?我我頭好暈想想躺休息一會。”陳天明不知道為什么從洗手間走到床上的一點距離為什么要走這么遠。可他哪里知道他一直在搖搖擺擺何桃能扶住他這樣一個大男人算不錯的了。
  “到了這是床你躺一下。”何桃終于把陳天明扶到床邊松了一口氣。
  “那那回去麻麻煩你了。”陳天明揮揮手就往床上倒。
  “你……”何桃著急地叫著。
  原來陳天明那揮一揮手就往床上倒那手慣性地往回收把何桃也一起帶倒在床上。陳天明一個半身全壓在了何桃的身上。
  “你你快讓我起來。”何桃害羞地叫道。她想把陳天明推開可是這么重的身體可不是想推開就能一下子推開的。
  一股男人的味道讓何桃心跳加速。自己應該非常生氣才對可是自己的心里卻找不到一絲絲的生氣好象自己對這種男人的味道有點不舍。“我怎么了?”何桃羞澀地想。
  不過讓何桃更加害羞得是陳天明剛才的轉了一下身他那可惡的右手正好蓋在了何桃的左邊**上。從來沒有給男人動過柔軟的**給陳天明的大手抓住何桃的臉“噗”的一下通紅。
  “放放開。”何桃用力地推著陳天明的手。本來陳天明蓋著何桃**的手給何桃這么用力地推不但沒有松開那手好象在何桃的**上不停地抓推著。
  “嗯”何桃的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的叫聲。自己本想把陳天明的手推開可是不但推不開還讓他的手在自己敏感的**上來回地推揉著。害得自己心里的深處燃起了強烈的火熱好象要把自己燃燒起來。何桃不由地夾緊了雙腿。
  過了半響何桃才咬了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氣把陳天明的那可惡的右手推開。她起來時發現自己全身已經濕透。這可惡的家伙害得自己一會還要洗澡。
  何桃生氣地揚起手往已經醉得一塌糊涂的陳天明那可惡的右手打去都是它惹的禍讓自己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