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530 我已經咬過了

“我真的可以吸引你嗎?”益西嘎瑪問道。
  “真的珍珠都沒有這樣真。”陳天明急忙說道。
  益西嘎瑪突然板著臉說道“陳先生請你以后不要說這樣的話。”
  陳天明蒙了這益西嘎瑪怎么搞的臉色變得這么快。她明明問自己現在卻不認賬讓自己不要說這樣的話。天女人真的是難懂!
  “你明天要走了嗎?”益西嘎瑪見陳天明的表情呆呆的樣子宛然一笑。
  “是的”陳天明見益西嘎瑪的笑容就如冰雪天突然蕩來一股暖風。
  “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一件事嗎?”益西嘎瑪問道。
  “記得圣女你我做得到的一定做到。”陳天明豪氣地說道。
  益西嘎瑪說道“等會我再跟你只是一件小事對你來說是輕舉易得。陳先生我請你吃點糕點這是我親自做的。”說完她指著桌子上的糕點。
  剛才沒有多大注意現在陳天明看到桌上不僅有糕點還有茶壺茶杯。“圣女你客氣什么啊?”陳天明笑著說道。
  “來吃點這是我親手做的你幫了我這么多忙就算是我請你吃點東西。”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好像一定要讓他吃似的。
  “這好我吃點。”陳天明邊說邊拿起一塊小糕點放在嘴里輕輕地咬了一口不錯軟軟帶有甜味吃起特別香。“圣女真的看不出來你這么漂亮還會做這么好吃的糕點。”陳天明突發奇想如果益西嘎瑪跟著自己回家天天幫自己做早餐那該多好啊!
  “你看你嘴里好像抹了蜜糖似的陳先生你很會哄女孩子開心。”益西嘎瑪嬌嗔地說道。
  “哪是啊我都哄不了你開心。”陳天明搖搖頭說道。這糕點太好吃了他又拿了一塊吃起來。
  “你看你慢慢吃小心咽著了。”益西嘎瑪邊說邊給陳天明倒了一杯茶“先吃杯茶!”
  “這是?”陳天明看著杯里的茶說茶好像有點像又不那么像。
  益西嘎瑪笑著說道“這是甜茶也是我自己做的用上了高原上面的藏藥對人的身體很好。你不會是怕有毒?”
  陳天明笑道“我哪會怕有毒你就算想殺我我絕不會皺上眉頭。”說完他把杯里的甜茶喝了。這茶甜甜的怪怪的不是感覺蠻好。
  “怎樣好喝嗎?”益西嘎瑪問陳天明。
  “好喝”陳天明點點頭說道。
  “好喝就喝多一點。”益西嘎瑪又給陳天明倒了一杯甜茶。
  陳天明又喝了一杯他笑著說道“圣女想不到你這么厲害如果你在我們那里可以開一個什么甜點店一定可以賺錢的。”
  益西嘎瑪搖搖頭悠悠地說道“不行我可能這輩子都離不開神堂。陳先生你喝了茶有沒有感覺身體有什么異樣?”
  聽益西嘎瑪這樣說陳天明急忙運自己的內力竟然發現自己的內力運不起了且自己的身體好像麻麻的動不了。“你你竟然在茶里下毒?”陳天明大驚失色。他沒有想到益西嘎瑪竟然在茶里下毒。
  “陳先生你不要動你可以聽我說一件事嗎?”益西嘎瑪說道。
  陳天明苦笑著“我現在還可以動嗎?你就。”陳天明納悶了益西嘎瑪好像不像想害自己可為什么要給自己下毒呢?自己不是有血黃蟻嗎?怎么不能解掉益西嘎瑪下的毒?
  “我們神堂里的圣女以前是可以學武功的但有一些圣女是不能學武功。這是由圣女的選擇來決定。”
  “圣女也是可以學武功?那你為什么不學?”陳天明暗道。
  “在神堂里有一條規定選擇下一屆的圣女有兩種選擇一是上一屆圣女在外面挑選下一屆的圣女。二是圣女自己生一個女兒成為下一屆的圣女。在外面挑選的圣女是不可以學武功而圣女自己的女兒是可以學武功。”益西嘎瑪說道。
  “所以你是第一種的情況不可以學武功。”陳天明說道。
  益西嘎瑪點點頭說道“是的我是屬于第一種所以我不能學武功這樣神堂的實力就大大的減低像現在這樣黑白神婆要時時地保護我。因此為了光大神堂我準備下一屆的圣女用第二種的方法。”
  “那關我什么事?”陳天明暗道。突然他的眼睛一亮難道益西嘎瑪想讓自己幫她完成第二種情況但是她現在讓自己動不了怎么能完成那樣的情況呢?
  “我我想讓你幫我。”說到這里益西嘎瑪的臉紅了。“可能是我們之間有緣分我們第一次的見面還有第二次第三次都讓我想到上天竟然這樣安排那我就找你了。”
  “可是我們之間沒有感情啊這樣做是不道德的。”陳天明故意一本正經地說道。其實讓他和益西嘎瑪做那樣的事情他可是一萬個愿意舉雙腳同意。
  益西嘎瑪低著說道“你……不是說喜歡我嗎?”說完她的頭更低了。
  “是啊問題是你不喜歡我我是一個正經的人我知道強扭的瓜不甜。”陳天明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我……”益西嘎瑪臉紅得說不下去了。
  陳天明聽后欣喜若狂如果不是他自己動不了他真想現在就沖上前抱著益西嘎瑪然后在那張小床上好好地親熱一番。
  “這樣好像不太好。”陳天明還是故意有點為難“要不你先給我解藥。”自己是一個男人怎么能不主動呢?
  “我這藥沒有解藥。”益西嘎瑪說道。
  “什么?”陳天明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了下來益西嘎瑪給自己下的毒藥竟然沒有解藥。
  “是的其實這是一種春藥一會你的身體會慢慢反應過后藥性就解了。”益西嘎瑪說得很小聲。
  天啊她益西嘎瑪這不是霸王硬上弓嗎?給自己吃了春藥自己想不做都不行。怪不得自己體內的血黃蟻沒有把毒性化解原來這是春藥。
  “不過我有一個問題。”陳天明說道。
  “什么問題?”益西嘎瑪問道。
  陳天明淫蕩地說道“這種事情不是說生女就生女的萬一生男的怎么辦?”陳天明的意思很明顯如果生了男的那他還會繼續努力下次讓益西嘎瑪生個女的。
  益西嘎瑪搖搖頭“不會的我們神婆有我們自己的方法這一次生的一定是女的。”
  “你們有自己的方法?”陳天明呆了那她們有沒有生男的方法如果有的話那拿出去賣肯定可以賺大錢現在要生男的夫妻太多了。
  “是的這是我們以前流傳下來的辦法錯不了。”益西嘎瑪說道。
  “那這一次也不一定讓你懷上啊?”陳天明還想抱著希望如果只是自己與益西嘎瑪做一次的話那自己太虧了最起碼要做上一百幾十次才行啊!
  益西嘎瑪的臉紅彤彤的“這可以的我已經計算過沒有問題的。”
  天啊陳天明又叫了一聲老天原來益西嘎瑪一早就已經算計好了而自己就是被她算計的對象。
  “我可以不同意嗎?”陳天明心虛地問道。
  “不行因為你已經知道我們神堂的秘密你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按我們所說的去做。”益西嘎瑪說道。
  “那另一個呢?”陳天明問道。
  “另一個就是你得死。”益西嘎瑪咬牙切齒。
  “呵呵我開開玩笑我怎么會不幫你們神堂呢我就選第一個。”陳天明急忙改口說道。既可以活命又可以與自己心中的仙子玩玩這樣十全十美的事情上哪里找啊?
  “這可是你說的你不要后悔。”益西嘎瑪的表情有點狡黠她剛才是故意嚇陳天明。
  “不后悔。”陳天明搖搖頭。
  益西嘎瑪嚴肅地說道“你一會出去神堂后就要把這件事情忘了以后也不能來神堂我們之間也沒有什么關系。”
  這話說得也太絕情了畢竟自己還是下一屆圣女的爸爸啊她益西嘎瑪怎么能這樣呢?陳天明暗道。他剛想著突然發現自己的下面涌上一股熱流那是一種又熱又癢的熱流讓他心里有種想做那種事情的感覺。天啊春藥開始發作了。
  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的神情也知道藥性開始發作她害羞地走到陳天明的身邊扶起他然后吃力地往那張小床走去。
  “圣女你怎么有這種春藥吃了人麻麻的動不了?”陳天明又不是第一次吃春藥可這樣的春藥他可是第一次見。
  “我在里面加了一點麻藥對身體沒有害只是讓你麻醉兩個小時。”
  陳天明又差點摔倒這個益西嘎瑪對藥非常精通用上麻藥把自己內力都控制了。
  他躺在床上無奈地看著益西嘎瑪那美麗的身體。可惜自己不能主動好好地與她親熱一番。
  “陳天明我也告訴你我也喜歡你要不然的話我也不會選擇這樣的方法。我們是有緣無分就讓這一次的事情成為我們永恒的回憶。”益西嘎瑪癡癡地說道。
  “嘎瑪我也喜歡你你跟我回中原!”陳天明大聲地說道益西嘎瑪輕輕搖著頭然后慢慢地脫陳天明的褲子。陳天明只覺好像有眼淚掉在自己的大腿上。
  把陳天明的褲子脫了益西嘎瑪的臉更紅了。她不敢看陳天明她低著頭也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那潔白如玉柱的小腿讓陳天明不由得一陣亢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