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529 何連的心事

從神佛殿里逃出來后方明玉便逃到樹林里與妙西接上頭。接著妙西帶他們去阿壩村阿壩村村長她表叔那里住下來。
  “妙西村長會不會起疑心?”方明玉摟著妙西在床上小聲地說道。由于村長家的房子很大方明玉一個人住在一間房雷魔和電魔住一間房妙西與珊拉住在一起。現在妙西在方明玉的房間。
  “不會我跟表叔說你是我的男朋友是過來做生意的。來這里做生意的經常娶我們這里的女孩表叔是不會懷疑的。”妙西搖搖頭說道。
  方明玉高興地說道“那就好寶貝來讓我玩玩。”方明玉高興地摸著妙西豐滿的酥峰。
  “不要玉哥我們離開這里再玩明天一早我們還要趕路呢!”妙西按著方明玉的手不肯。
  “還是讓我玩一玩!”方明玉說道他才不會這么笨帶妙西離開這里。以他和雷魔、電魔的武功要離開西部是很容易的但加上妙西的話就會有點困難所以方明玉決定不帶妙西走。
  “玉哥你說的帶我離開西部就會娶我的。”妙西摟著方明玉癡情地說道。
  方明玉笑著說道“那當然你幫我做了這么多事情我不娶你娶誰啊?妙西來嘛讓我們玩一玩現在都這么晚了玩后你就回珊拉的房間睡明天好趕路。”
  “不要了玉哥我聽村里的人說黃教弟子在外面設有關卡且以前的紅教弟子也歸順仡桑達杰了。”妙西堅定地搖搖頭說道方明玉見妙西不肯與自己做那種事情無奈地讓妙西走了。他待妙西走后托著下巴想了一會然后他抬起頭陰陰地笑著。
  晚上十二點方明玉先溜進村長夫婦的房間點上他們的死穴然后再溜進珊拉的房間。他以前進過一次已經輕車熟路了。
  他進了珊拉的房間發現床上睡著珊拉和妙西他已經決定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妙西干掉免除后患反正妙西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于是他用力拉開床上的被子出手如閃電在她們倆人身上點了幾次穴道。
  “誰?”武功不錯的妙西見自己被人點中穴道已經醒過來她著急地叫道。
  “呵呵是我。”方明玉淫笑著上次干了珊拉她是在睡覺讓他不夠爽。現在他要玩一箭雙雕。
  “玉哥你干什么?快點幫我解開穴道。”妙西見是方明玉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珊拉見進來的人是表姐的男朋友覺得奇怪。
  “妙西我現在點你和珊拉的穴道都是麻穴只是讓你們動不了而已還有你也只是封住你的武功。一會讓我好好地玩一下你們倆姐妹。嘿嘿!”方明玉看著她們笑道。由于她們已經睡覺身上穿的衣服不多方明玉看著她們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玉哥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怎么說這樣的話?”妙西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方明玉笑道“妙西我老實告訴你上次**珊拉的人是我而你已經沒有利用的價值你說我會帶著你離開西部嗎?所以一會你和珊拉都得死村長兩夫婦已經在下面等著你們了。”
  “你你……”妙西想不到方明玉竟然是這樣的人不但**了自己的表妹冤枉陳天明還想殺了自己。
  “呵呵妙西你有點腦子好不好?你這樣人盡可夫的爛貨我會喜歡你嗎?我只不過是利用你而已。一會讓我玩完你們再把你們殺了!”方明玉說道。
  “方明玉你是個卑鄙小人。”妙西恨聲地罵道。
  方明玉拍著手說道“對我就是這樣的人不過你現在才發現已經遲了。這樣我先上你珊拉讓你好好地看一下表演一會再玩你。”說完方明玉伸手點了妙西的啞穴然后開始脫珊拉的衣服……
  天還沒有亮方明玉便叫醒雷魔與電魔。“我們走!”
  “這么早啊?”雷魔問道。
  “是的我已經把這里的人全殺了我們現在走可能早上這里會被人發現”方明玉說道。
  “怎么把這里的人殺了?”電魔問道。
  “這里一亂肯定會吸引別的人注意黃教的人過來這里查看時我們已經不知道逃到哪了。讓他們在這里折騰一下!”方明玉奸笑著。
  不一會兒三道人影消失在阿壩村。
  第二天早上坦卡便過來帶陳天明他們去參觀。“陳先生想不到你的武功這么高我還以為你是生意人呢?”坦卡羨慕地說道“呵呵沒有辦法我們怕別人知道我們的身份。”陳天明笑著說道。
  他們剛出門的時候黑神婆走了過來她看到陳天明身邊的大伯時眼睛一亮。大伯見黑神婆看著自己急忙看別的地方。
  “黑神婆你來找人啊?”陳天明邊說邊看著大伯。看來黑神婆想與大伯舊情復發來私會情郎來了。
  “是的我來找你。”黑神婆點點頭說道。
  “找我?”陳天明呆了黑神婆怎么找自己呢?
  “你們是不是明天要走?”黑神婆問陳天明。
  陳天明點頭說道“是的。”
  “我們圣女有點事情找你想請你現在一個人去。”黑神婆說道。
  “噢”陳天明不知道益西嘎瑪現在找自己干什么?
  大伯見黑神婆不是找自己急忙高興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聽到沒有圣女找你你就快點和黑婆去不要在這里磨磨蹭蹭。”他邊說邊推著陳天明。
  陳天明白了大伯一眼點點頭說道“好我現在去。”
  大伯見陳天明都走了黑神婆還沒有走他奇怪地說道“黑婆天明都走了你怎么不走啊?”
  “不用了反正他知道神堂在哪里他自己去就行了。”黑神婆搖搖頭說道。
  “天天明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現在的壞人多還是我陪著你安全一點。”大伯急忙想追上陳天明離開這是非之地。
  “空無你想去哪?”黑神婆一個跨步擋在大伯的面前。
  大伯忙向黑神婆笑著說道“我陪一下天明那個拉達不是還沒有抓到嗎?且魔門的人也沒有抓到我怕他有危險。”
  “你剛才沒有聽我說圣女只要他一個人去嗎?再說了我找你有事情。”黑神婆白了大伯一眼。
  聽黑神婆這樣說大伯耷拉肩膀垂頭喪氣站在那里。
  陳天明看到后向大伯作了一個臉色便往神堂走去。到了神堂白神婆已經在門口等著他。
  “陳先生你來了圣女已經在上面等你。”白神婆對陳天明說道。于是陳天明跟著白神婆上樓一直上到三樓陳天明曾經進過的那個房間。
  進了房間益西嘎瑪便揮手讓白神婆出去了。陳天明見益西嘎瑪叫自己來她的房間心里疑惑了。益西嘎瑪叫自己來到底有什么事情呢?為什么到她的房間?
  “陳先生你不要奇怪你跟我來!”說完益西嘎瑪在左邊的墻壁上摸了一下那墻壁竟然開了里面好像是一個密室。
  陳天明看著益西嘎瑪進去了他也只好跟著進去。
  “陳先生你都看到了我們神堂這里機關重重敵人想進來是非常困難的。這間是密室是我們修煉的地方。當然進這里不止我房間的入口別的地方還有。”益西嘎瑪說道。
  陳天明打量了一下這間密室可能是建在房間與房間之間的密室不過像神堂這樣古老的建筑物肯定與別的不同。密室里有桌有椅還有一張小床地上還鋪著一些坐墊可能是用來練功用的。
  “陳先生請坐。”益西嘎瑪指著旁邊的椅子說道。
  “不用客氣圣女你找我有什么事情?”陳天明邊說邊坐下椅子問益西嘎瑪。她益西嘎瑪這樣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
  “陳先生我是有事情要找你且是想你幫忙不知道你答不答應?”益西嘎瑪看著陳天明說道。現在她的小臉有點紅潤直讓陳天明心里直癢癢可惜這樣的美女竟然是圣女不知道圣女是不是出家可不可以結婚?
  “那你圣女不是我陳天明吹牛只要是你圣女說的我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陳天明拍著自己的胸膛說道。說大話就說大話反正現在也沒有什么刀山什么油鍋。
  “你言重了。陳先生謝謝你救了我還有幫喇嘛教粉碎拉達的陰謀。”益西嘎瑪說道。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那是小事一樁你何足掛齒呢!”
  “你覺得我這個人怎樣?”益西嘎瑪突然問陳天明。
  “啊?”陳天明嚇得跳起來天啊這種話也是圣女說的嗎?難道是自己聽錯還是做夢?
  “是不是我很差啊?”益西嘎瑪低著頭小聲問道。
  “不不哪會呢?圣女你真的是美若天仙我第一眼看到你還以為自己是在天堂里了!”想起第一次陳天明心里就一直蕩漾。唉怎么那個古怪的湖不是天天都熱呢?
  聽陳天明說起第一次見面益西嘎瑪的臉紅得特別可愛讓陳天明好想沖過去親上一大口。“你你還說!”益西嘎瑪嬌叱道。
  “不說了不說了圣女請你原諒唉我也是情不自禁啊誰叫你長得這么漂亮把我深深吸引住了。”陳天明見益西嘎瑪雖然看似生氣但好像不是真的生氣。